笔趣阁 > 重生之抗战元勋 > 第八十二章 遵义会议

第八十二章 遵义会议

        王家烈想到这里,这一口气硬是舒不过来。

        再又细细一想,当下在心底不由得大骂起红匪来。你个红匪,哪里不好去,偏偏要往湘黔边界走,而且还进入了贵州?贵州有啥好的啊,九山半水半分田,到处都是刁民穷鬼,你们来什么来?你这一来不要紧,可是给我老王惹祸了。因为你们引来了蒋介石和他的中央军。嗯呐,你们不来,蒋委员长一会儿半会儿怕是不好意思直接动手占贵州吧,自己也可以腾出时间和兵力慢慢收拾那几个不听话的家伙么。可是,你们这一带,咱可就被动了!不但被动,咱眼下这部队,被你们这么一弄,根本就没什么实力了,哪还有与薛岳那几号人对敌的可能?

        一想到自己两个嫡系师的惨状,有心要发火的王家烈却实在提不起精神。要知道,老王同志原计划按蒋委员长的命令办,在锦屏、黎平一线阻击红匪,堵截红军进入贵州。结果不等自己的五个团去黎平,红匪已经占领了黎平。后来又想,自己在老锦屏一线建有碉堡,碉堡外面密布竹签,希望能让红匪知难而退,继续向湘西前进。哪知这红匪实力强劲,自己花两个月时间弄的各种障碍,红匪一个晚上便全部扫除,然后直接打过来。这一下可惨了,咱那些依靠这障碍物阻挡红匪、混没料着红匪动作如此迅速的部队毫无防备,一下子就给红匪占了先机,几乎是全军覆没!自己的双枪兵,实力如何,那还是清楚的。说实在的,明知敌不过这些红匪,便自己也确是打了些小算盘,即借红军的手把犹国材、侯之担、蒋在珍这三个家伙收拾了,自己再和桂系联手,把中央军堵在贵州以东。哪里想到,这红匪根本不象蒋委员长说的那么“已经被打得只余下一口气了”,而是生龙活虎。不瞧着,自己贵州5个师的部队,只十多天,便被打得只余下一个团了?那火力,咱肯定,足以比得下他老蒋的中央军!

        这老蒋啊,不是人!这个时候还在算计咱!自己不是一直很听他蒋委员长话的么?基本上是他蒋委员长让打谁自己就打谁!只是,上次那事有些玄乎啊!那犹国材一占领贵阳,蒋委员长就亟不可待地发表任命省主席公告,这不是明摆着随时都可能抛弃、吞并自己么?这红军一进入贵州,蒋委员长的中央军必定尾随而来,他是来打红军呢还是来打自己的?恐怕三分打红军,七分打自己啊!

        想到这里,王家烈苦开了!他中央军薛岳几个师数万人啦,咱眼下只有一个团了,这怎么敌得住?还好,咱的地方团、保安团来得快,何知重刚才汇报说,经过两天的整合,勉勉强强已经凑合成一个师了,李宗仁那边也够意思,昨儿个也来电了,说是一批武器已经运了过来,估计今儿个能到得咱这里。嗯呐,这样一来,咱暂时可以放一下心了!

        王家烈想到这里,还真是舒了一口气,又盘算待会儿怎么办。可是,刚才一直在房里转圈的他还没来得及坐下,何知重却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一见王家烈,便大叫道:“军长,完了,全完了!”

        王家烈原本身体不错,这一向心力憔悴,差点就有心脏病。何知重这么一来,他当下一呆。等何知重细细一汇报个中缘由,王家烈一呆,终于重重地坐到了地上!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何知重报告的一个噩耗!

        原来,就在刚才,红匪又来了,已经将他刚刚组建完成的那个师给全歼灭了;至于李宗仁运过来的武器,完全能装备一个整师的制式武器,还没来得及开封,就全部落入红匪的手中!

        又是红匪!

        王家烈一呆,先是大骂一阵,一会儿又后悔,悔不该当初答应蒋委员长去打红匪,结果如今引火上身,让红匪欺到头上来了!——只是,没有道理啊,这红匪都已经打过去了,怎么又可能打回来呢?

        再一问何知重,才知对手是红匪什么七军团。想想这个什么七军团可能是真的,王家烈真的不作声了,又想着自己的出路,那何知重却又劝说,道:“红匪进军速度很快,军座快走,再不走,咱们都得被红匪抓获!”

        一听何知重的这般言语,王家烈终于无言了,赶紧通报夫人,然后在仅有的一点卫队的护助下,惶惶不可终日地逃离贵阳。只是,李剑生所部却并没有进入贵阳,而是在灭了这个师、又取了那个整师的武器后,转向,直往遵义而去。如今,贵州全是红军的天下,黔军主力已经全部消灭,走到哪里都有自己人接应,而后路追击的敌人也隔得远远的,李剑生所部进军速度很快。仅仅十天,李剑生所部便已经越过剑河、直往遵义而来。

        路上,李剑生将军团的所有工作交给了罗荣桓,自己率领骑兵团和警卫团一部,先行往遵义而去。遵义会议如期在柏辉章公馆举行。参与了会议的李剑生很惊讶地注意到,会议过程中没有发生凯丰同志对毛伟人的那句名言:“你懂什么,不就是靠那部《孙子兵法》指挥红军打了几次仗么?”相反,凯丰同志虽没有明确支持毛伟人,但凡是毛伟人谈说,他大多一言不发,不发表相反意见。这倒是大出李剑生的意料。

        与李剑生知道的正史一样,会议仍是由博古主持,他首先在会上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的总结报告。接下来是与会者围绕着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展开了讨论。毛伟人作了长篇发言,集中讲了当前最迫切的军事问题,批判了“左”倾机会主义者在军事上的错误。他说:如果说敌人力量强大,为什么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取得了胜利?他列举了许多事实说明根据地的政府和群众对反“围剿”战争是大力支持的,驳斥了博古关于根据地政府和群众支持不够的说法。王稼祥发言同意***的意见,并表示拥护由***来领导红军。张闻天发言同意***、王稼祥的意见,并且强调指出:在目前这种险恶的情况下,只有***同志出来领导红军,才可能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周恩来发言明确提出要撤换博古的领导职务,建议***同志出来领导红军。李富春、聂荣臻、朱德、***、陈云等也在会上发了言,支持***的正确意见,赞成王稼祥、张闻天、周恩来的正确建议,同意撤换博古的领导职务。博古一如历史上一样,并不认为自己的错误有多大,凯丰同志也不同意大家的批评,李德则拼命地为自己的错误辩解、拒绝大家对他的批评,逸朗同志则沉默不语,也不知想些什么,只有李剑生感觉到,这位逸朗同志的目光经常往自己这个方向瞟。不过,也不知什么原因,四个人这一回的态度绝不如历史书上所说“气势颇足”,相反,以李剑生的感觉来看,几个人说话时大多是小心翼翼、只是辩解自己的主观想法、较少涉及客观情况。这倒让李剑生看不懂,也不知是历史真是如此,还是那历史书和电影有了各种的演艺,还是自己来了后历史发生了一定的改变,让原本是剑拔弩张的遵义会议态度如眼下这般缓和了!

        这怪不得李剑生有些看不懂,要知道,博古、凯丰、李德、逸朗同志等几个,正是因为通道城门口被李剑生狠狠训了一顿,才有了今天的结果,否则按正史来,绝不会如此缓和的!

        会议争论激烈。毛伟人眼下的地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尽管大伙争得面红耳赤,但他却一直是面带微笑。这个时候看会议都开了一上午,大伙还在争论,又瞧了一眼列在旁边一排坐着的几位军团长,似乎是想了想,这才笑吟吟地道:“咱们的小英雄李剑生同志也来参会了,我看就他没发言。大家是不是也听听他的意见?”

        毛伟人如此一说,大伙一齐静了下来,都来看李剑生。李剑生这会儿还在感叹呢,一是思考大伙的态度与历史上有些不同,一是思考历史上的遵义会议本没有自己的,这一回自己却参加了,真是让人意外!因此一听得毛伟人说话,初时还没反应过来。还好,他反应够好,只一闪电间便恢复正常。当下一站起,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道:“红七军团长李剑生向各位首长问好!”

        亮了一个相以后,李剑生也不说多的,只是平静地道:“各位首长,该说的,我在通道都已经说了!第五次反围剿到底如何,只凭中央红军几万战士的鲜血便可明证,何须多言?我是军事指挥官,不懂政治,我只知道,我坚决跟着一直带我们打胜仗的毛伟……委员行动!”

        这里,李剑生差点说出了“毛伟人”这个概念,还好他反应快,改口使用了当年在井冈山对毛伟人的称呼“毛委员”。李剑生在大伙心目中的地位,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要知道,他原来是红三方面军的一把手,手下数万将士,而眼下中央红军的一半将士就由原红三方面军补充。在中央红军最紧要关头,他的红三方面军跟了上来,力挽狂澜;更重要的是,当中央红军在贵州遍地开花时,他的红七军团作为后卫,给全军的行动创造了极大的空间。很多在场的老将们都记得,半个多月前,当全歼中央军三个师、歼湘军63师的报捷电报报到中央时,第一个接到电报的朱总司令,一改往日稳重平和的态度,当下带着卫兵直接奔出指挥部,一路狂呼“黔东大捷,歼敌四个整师”,结果所有人都知道了。当时正在一起商量其他事务的泽东同志、恩来同志等,也给惊动了,一齐从房中出来,闻知此事,都是大喜。再后来,才从朱老总手中拿来电报看,才知道个中细节。就连老毛这样善于用兵之人,也对李剑生在黔东的所作所为击掌称赞!

        要知道,进入贵州后,中央红军在老毛同志的率领下,可是打了不少好仗,从巧战遵义到强渡乌江,既有巧仗也有硬仗,把个追进贵州的中央军廖磊部和王家烈的部队打个稀巴烂。虽说与他一起行进的只有军委纵队和红一军团,不能算作整个中央红军的力量,但这仍旧大大牵制了贵州敌人的部署,吸引了敌人的目光,让红三、五、八、九四个军团得以纵横驰骋于贵州大地,并最终占据贵州全境!老毛厉害也就厉害在这里,这一仗,他亲率的部队并不多,虽才一个军团另一个军委纵队,但所消灭的敌人却比另外几个军团多得多!至少,中央军廖磊部就是被老毛同志亲率的部队给打垮的!如今,这支部队仅余的那个把团,怕已经退回湖南,与薛岳部主力汇合了!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用兵高手,亲眼目睹了老毛同志的用兵如神,后来又亲眼所见老毛同志对李剑生同志用兵的赞叹,因此眼下对李剑生同志早有认同。李剑生却不知道,他眼下在这些历史人物面前,绝对是“说话算话”。结果,原以为他会长篇大论一回的,哪料得他只说出了了几句话。让人想不到的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刚才虽然语气尚属平缓、却仍在据理力争的博古、凯丰、李德、逸朗等几个,闻听李剑生所言,这会儿一齐住声,什么话也不说了,一齐看了李剑生一眼,再看了老毛一眼,又扫了大伙一眼,全部沉默下来。再过稍一会,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凯丰同志站了起来,大声说:“我宣布收回我刚才的话,我坚决支持老毛同志!”他这话一说,大伙都是一愣,包括李剑生。李剑生虽然知道历史上的凯丰同志最终虽然说了这句话,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说的,而是以后的某个时候。看来,这遵义会议与历史上的有些不同了。至于其他的几位同志,都料不得凯丰同志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齐呆呆地看他。待凯丰同志坐下,大家才完全反应过来!

        凯丰同志的表态显然有一定的作用。逸朗同志稍后也作了明确表态,支持老毛同志。博古和李德同志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缓和。接下来再开会,可就顺利得多。结果,经过激烈讨论,根据绝大多数人的意见,决定主要根据***发言的内容,委托张闻天起草《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这个决议,李剑生太熟悉不过了。张闻天起草,后于“一九三五年二月八日政治局会议通过”,并于2月16日中央油印印发了这个决议。

        李剑生是在率部开往四川的路上接到这份《决议》的。

        原来,开完会议后,毛伟人单独约见了李剑生,除开对他前一段时间率部获取节节胜利表示赞赏外,更提出新的要求:在刚刚结束的遵义会议上,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一致决定,改变黎平会议上作出的“以黔北为中心来创造苏区根据地的决议”,改为“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因此,中央红军将往四川或是西北发展新的苏区。这样一来,中央红军各部便有了新的部署。眼下,中央红军一、三、五、七、八、九六个军团全部在贵州境内,其中一、三、五、八、九五个军团已经分布在贵州全境各战略要地,只有李剑生所部红七军团进入贵州不多久,可以先行一步,即,按中央的部署,先行进入四川,歼川军一部,又或者占领成都和重庆两地中的一地,在打开局面后,现位于贵州境内的中央红军其他主力全部进入四川。如此,既可以在四川在成都为中心建立新的苏区,也可以继续北上,往西北或是陕北一带开辟新的根据地!

        李剑生一听,当即表示坚决完成任务,又想:这倒与历史上的史实大体相当。想到这里,又记起一事,李剑生便又道:“主席,我部在打击中央军薛岳所部时,全歼了他们的惠济支队,倒料不处这惠济还是个文化人,喜读报纸,我们收缴了他们的报纸,上面有一条这样的消息,说是中央军另一部和杨虎城的西北军在陕北一带攻击红匪刘志丹部获得胜利,可望在半年时间内全歼该部红匪。我的意思是,这个消息虽然对刘志丹部很不利,但不得不承认,对我们却提供了一个好的消息!”

        李剑生记得,历史上中央红军进入四川后,受到敌人的围堵,一时不知往何处去,恰好战士缴获了敌人的报纸,老毛同志正是从报纸上获悉刘志丹部的消息,这才大喜,并最终确定了北上与刘志丹部会合的方针,眼下李剑生决定自己先行提出来,看对毛伟人的决策有没有效果?

        果然,李剑生一提出,毛伟人眉发一动,反问道:“有这回事?”得到李剑生的肯定后,毛伟人一下子陷入深思,狠狠地吸烟,好一会才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对李剑生道:“你提供的这个信息很重要。这样吧,你率部先行出发吧,先进入四川再说!”

        李剑生再是庄严地敬礼,转身离去,率部开始了新的一轮转战!

        (各位老大,今天只有此一章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263/7592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