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抗战元勋 > 第七章 东风赞(四)

第七章 东风赞(四)

        等了稍一会儿,罗荣桓与李剑生再次对视了一眼,罗荣桓便轻咳一声.会议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一下,似乎都知军、政首长有话要说,一齐往主席台注视而来。罗荣桓扫视一下,见人们都静下来了,便道:“请总指挥进行国内形势分析!”李剑生这会儿也放下了茶杯,继续了今天会议的第二项议程:分析当前国内形势,以及及未来一段时间的预判。

        李剑生开门见山,就讲到了眼下的情况,即,经过“双十二”西安事变后,国内两党前段时间内战将暂告一段落,因为眼下的当务之急,已由内部矛盾,转化为抵御外敌入侵了。国、共两党再有什么敌对行动,那都是兄弟之间的问题;但眼下日寇侵华,却是当务之急,而且需要兄弟抿弃隔胲、共抗外侮!

        接下来,李剑生认真分析了日本的情况。他认为,日本到经过连续发动“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并最终完全侵占中国东北,是在一步步灭亡中国的开端。李剑生分析认为,这种侵略,需要回溯到丰臣秀吉时代。

        早在1582年统一日本后,丰臣秀吉就决心抛弃中华文化。丰臣秀吉认为要征服中国,首先要征服朝鲜,最后再征服印度,充当亚洲霸主,建立一个包括日本、中国、印度、朝鲜在内的亚洲大帝国,这是此后数百年来日本征服亚洲思想的发端。1582年和1587年,丰臣秀吉两次发动所谓的朝鲜征伐战争,明朝万历帝两次分别派大将李如柏和邓子龙远征朝鲜迎头痛击倭寇,大破日军,丰臣秀吉病倒不起,终于1598年8月18日气病而死,日军也被迫完全撤离朝鲜,也换来了我中华300年的安宁和和平。

        后来,日本进行了明治维新,日本军国主义战略雏形和实践初步形成。1867年到1894年,日本经过明治维新的整合发展,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由军方控制的参谋本部控制了日本内阁,在1872年吞并琉球,同时完全否认清朝是朝鲜的宗主国。这等于扫清直接侵略中国的外围。

        1880年,参谋本部部长山县有朋编写了《领邦兵备略》,强调中日必有一战,必须加强扩军备战。十年后,即1890年3月,山县有朋专门奏折呈告日本明治天皇,抛出所谓“主权线”与“利益线”的侵略扩张理论,其所谓“卫国之道”即:一防卫疆域;二吞并朝鲜;三侵略中国。李剑生指出,就这个奏折和这个所谓“卫国之道”,被明治天皇定位为日本的根本之道!

        李剑生接着沉痛地回忆,日本军国主义在这种“战略之道”下,于1894年7月25日突然袭击中国运兵船,发动了甲午战争。最后,中国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日本强迫中国签定了《辛丑条约》,中国被迫割让台湾、澎湖列岛,同时赔偿战争赔款2.3亿两白银!相当于当时中国十年的国内生产总值!

        李剑生指出,日本正是利用这勒索中国的2.3亿两白银战争赔款,高速进行了资本积累,发展了近代教育和工商业以及军工业,为进一步侵略中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而中国,则利用自己的这笔资金,铸造了不共戴天的敌人!

        “我们中国,那个洋务运动,随着北洋海军的全军覆没,宣告完全失败!我们第一次走向现代化的努力就此折断!”李剑生满是感伤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需要舒缓一下自己胸中那股压抑的气息!

        在会议室的众人,无论是居于主席台的罗荣桓,还是坐在台下第一排的曾中生、云天、刘侨,也无论是第二排的杨至深、罗德凯、牛大力、白开山,再或是后排的沈雉、商芷媛等人,眼下无不是神情落寞、愤怒聚于心。但谁也没有做声,都知道,总指挥李剑生肯定还有话说。一时间,会议室里气氛异常压抑,一片沉闷,也一片寂静。

        李剑生内心叹了一口气,冷静了一下自己,从裤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自顾自地打开,弹出一支,也不管别人,轻轻地用火柴擦燃了来,重重地吸了一口。他原来并不吸烟,但现在却越来越习惯于这个动作。整个会议室里,除开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抽,包括几个老烟枪郭虎郭大个、许正方、老蔡中、牛大力等。曾中生倒一直不抽烟,典型的军人习性。罗荣桓这会儿也没抽烟,只是不声不响地从李剑生放在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放在鼻子前用力嗅了嗅,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李剑生顿了顿,又猛吸了一口,这才继续了他的讲话。平时浑厚的声音,这时似乎特别冷冰:“1904年到1905年的日俄战争,日俄通过《朴茨茅斯和约》将俄罗斯在内蒙古和东北划为日本的势力范围,日本将以上地区称为‘满蒙’,作为独占地盘和侵略中国的前沿基地。同志们,那是中国的土地,却被俄、日先后划为势力范围,天下之大,哪有这样的道理?但,偏偏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说完,李剑生再次猛吸了一口。不过,似乎这一口吸得太猛,一下子呛着了。咳嗽了两下,李剑生又喝了一口水,继续讲解:

        1915年,日本向袁世凯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1921年,日本原敬内阁制定《对满蒙政策》,1927年,日本在经过战后经济危机和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田中义一上台组阁,不久举行了东方会议,会上,田中发表了《对华政策纲领》,会后田中根据会议精神和上述纲领之实质上奏天皇称:“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

        “这便是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李剑生说:“这份奏折详述了实施以上侵略战略的步骤和方法。我认为,这个田中奏折,标志着日本对中国政策最终形成并大规模实施,日本视朝鲜和满蒙地区为日本的生命线,其根本战略和实质是最终侵略中国,征服世界!”

        李剑生接着指出,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利用日本传统的神道教和军方,强化了自己对全国的zhuanzhi统治和至尊地位;日本法西斯分子也鼓动建立以天皇为绝对权威的强权政治体制。日本天皇和军方的极权政治,和极端民族主义分子的结合,形成了日本的法西斯思想;日本最终走上了全面侵华道路!“这一切,打乱了我们中国第二次走向现代化的努力!”

        说完,李剑生停了停,又点起了一支烟,继续点数日本的罪恶:

        1926年7月,蒋介石领导中国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田中内阁组成后,阻挠国民政府北伐战争;

        1928年5月,日本向我山东派遣军队,制造济南惨案;

        1928年6月3日在皇姑屯炸死了张作霖。原因是张作霖不甘于做日本的傀儡,妨碍了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满蒙”政策。还好,东北当局张学良妥善处理了这一事件,并且于1928年12月29日成功实施东北易帜,日本这一次没有达到侵吞东三省的目的。但此时但日本既定的国策和战略没有改变,它是3年后九?一八事变的前奏和演习。

        1931年5月,日本参谋本部间谍中村震太郎在东北从是间谍活动被抓后逃跑被击毙,日本侮称中国杀害中村,大造侵华战争舆论;

        1931年7月,日本怂恿朝鲜人在长春万宝山侵占中国农田,并唆使朝鲜lang人故意大规模毁坏中国农民的农田,中国农民阻挠后,日本军警开枪打死很多中国农民,并且在朝鲜编造谎言“中国农民杀死朝鲜人,中国下令驱逐朝鲜人”,煽动排华风潮,平壤发生针对中国的暴乱,造成80多名中国人死亡,这就是历史上的“万宝山事件”。这一回,日本编造谎言,大造满蒙危机舆论,将事件推向战争边缘,为侵华战争做准备。

        说到这里,李剑生再次停了下来,一口气将烟全部吸完,又扫了一眼会议室在坐的每一个,李剑生才缓缓地讲起了“九?一八”柳条湖事件:

        经过中村事件和万宝山事件后,日本法西斯势力煽动了空前的战争狂热,并做了一系列战争准备,现在只差一个战争借口了,日本军部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和行动方案,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关东军按照军部的方案,在南满铁路柳条湖段点燃了预先埋置的炸药,炸毁了路轨,然后谎称为中国军队炸毁铁路,同时关东军猛烈炮轰和进攻东北军北大营,日本内阁发表声明:“关东军这次行动是针对中国的自卫行动”,日本天皇也批准了日本参谋本部的决定“军部希望一并解决满蒙问题”。可恨的是,东北数十万东北军,一枪未放,全部撤退,日本实现了举国一致,最终侵占我们中国东北三省。东北军留在东北的大量黄金、重型武器,包括一个兵工厂,全部被日本据为已有!

        “砰!”的一声,李剑生的话音还未落,却只见牛大力猛地拍了一下身边的桌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那桌子“哗”的一声,在牛大力的一掌之下,当时便被震散了去。李剑生一瞧牛大力,只见那小子眼下哪像个师长的样子?眼睛通红,鼓得圆瞅瞅的,显然被自己刚才说的情况给气得难受,这才在情急之下失态。再一扫,其他个哪个不是气极?只是没发作罢了。而牛大力性格一直如此,倒也可以理解。坐在李剑生旁边的罗荣桓当然也知牛大力此举原因,伸手示意牛大力坐下来,杨至深、李清两个就坐在牛大力两边,一齐用力劝他坐下。牛大力也知自己失态,一把坐了下来,只是气喘吁吁。

        李剑生却毫不停歇,继续讲“一?二八事变”。不过,这一回李剑生决定花些时间认真给大家介绍下日本人的无信、无耻,以使日后自己的部队遇得日军时,该怎么干就怎么干,省得吃亏。于是,便详细介绍起这个同样让他义愤填庸的事变来。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为掩护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府的阴谋,由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串通日本上海公使馆助理武官田中隆吉,蓄谋在上海制造事端。田中隆吉与女间谍川岛芳子策划,于1932年1月18日,唆使日僧天崎启升等五人向马玉山路中国三友实业社总厂的工人义勇军投石挑衅,与工人发生互殴。田中操纵流氓汉奸乘机将两名日僧殴至重伤,日方传出其中一人死于医院。随即以此为借口,指使日侨青年同志会一伙暴徒于19日深夜焚烧三友实业社,砍死砍伤三名中国警员。20日,又煽动千余日侨集会游行,强烈要求日本总领事和海军陆战队出面干涉。21日,日本总领事村井苍松向上海市长提出道歉、惩凶、赔偿、解散抗日团体四项无理要求。22日,日本驻上海第1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发表恫吓性声明,以保护侨民为由加紧备战,并从日本国内向上海调兵。27日,村井向上海市当局发出最后通牒,限28日18时以前给予满意答复,否则采取必要行动。国民党政府为集中兵力在江西“剿共”,对日继续执行不抵抗政策。军政部长何应钦急电第19路军忍辱求全,令上海市长吴铁城于28日13时45分全部接受日方提出的无理要求。暂时下野的蒋介石委托国民党元老张静江说服蔡廷锴避免与日军冲突,并调宪兵第16团接替上海第19路军防务。日方接到吴铁城答复表示“满意”,却又以保护侨民为由,要中国军队必须撤出闸北,不待答复便于当晚突袭闸北。

        事变之初,驻上海日军有海军陆战队1800余人及武装日侨4000余人、飞机40余架、装甲车数十辆,还有分布在虹口租界和杨树浦,另有海军舰只23艘,游弋在长江口外和黄浦江上,由海军第1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指挥。在1月28日午夜,分三路突袭闸北,攻占天通庵车站和上海火车北站。我国军民在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指挥下奋起抗战,我党当时就组织了工人、学生全力支援这支抗战部队。最后,我军民打退了由横浜路、虬江路、宝山路进攻的日军,29日夺回天通庵车站和上海北站。日军败退租界,通过英、美等国领事出面“调停”,达成停火协议。

        但这只是缓兵之计。一方面,日本于29日发表声明威胁中国政府,诬指上海事件是中国排日运动引起的。至2月2日,日军从国内增调航空母舰2艘、各型军舰12艘、陆战队7000人援沪。3日,日军破坏停火协议再向闸北进攻,被守军击退。日本内阁遂增派第3舰队和陆军久留米混成旅援沪,由第3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接替盐泽指挥,结果又被击退,由英、美等国领事再次出面“调停”。以待援兵。中国再次上当,让日军有了增兵的可趁之机。

        上海战况于日军不利,日本内阁于2月14日又调陆军第9师参战,改由第9师师长植田谦吉统一指挥。同日,中国政府派请缨抗日的张治中任第5军军长,率所部第87、第88师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增援上海,归第19路军统一指挥,接替从江湾北端经庙行至吴淞西端的防线,为左翼军。第19路军为右翼军,担负江湾、大场以南及上海市区的防御。18日,植田发出最后通牒,要挟中国守军于20日17时前撤退20公里,被蔡廷锴严词拒绝。20日植田令日军全线总攻,采取中央突破,两翼卷击的战法,以第9师主突江湾、庙行结合部,企图北与久留米旅围攻吴淞,南与陆战队合围闸北。守军第19路军与第5军并肩作战,密切配合,利用长江三角洲水网地带及既设工事顽强抗击,并组织战斗力强的部队夹击突入江湾、庙行结合部之敌。经过6昼夜争夺战,日军遭受重创,由全线进攻转为重点进攻,再由重点进攻被迫中止进攻。

        淞沪抗战激励全国,后方官兵纷纷请缨抗战,蒋介石拒绝再向上海增兵。而日本内阁决定组建上海派遣军,派前陆军大臣白川义则任司令官统一指挥。2月27日起,上海日军又得到陆军第11、第14师的增兵,总兵力增至9万人、军舰80艘、飞机300架,战斗力骤增。当时中国守军总兵力不足5万,装备又差,而且经一月苦战,伤亡比较严重,左侧浏河地区江防薄弱。白川汲取前三任指挥官正面进攻失利的教训,决定从翼侧浏河登陆,两面夹击淞沪守军。3月1日,指挥第9师等部正面进攻淞、沪,以第3舰队护送第11师驶入长江口,从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突然登陆,疾速包抄守军后路。淞沪守军腹背受敌,被迫退守嘉定、太仓一线。2日日军攻占上海,3日战事结束。

        “这就是一?二八事变的全部经过。”李剑生总结道:“是役,我国军队在人民支援下浴血奋战,连续击败日军进攻,使敌三易主将,数次增兵,死伤逾万,受到沉重打击。”顿了顿,李剑生沉痛地说,但可惜国民政府当局妥协退让,不继续派援兵,守军寡不敌众,防线终被日军从翼侧突破而被迫撤退。后在英、美、法、意等国调停下,中日双方经谈判,5月5日中国政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

        在会议室一片叹息声中,李剑生喝了一口水,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道:“1933年3月,日军又出兵占领热河,并进攻长城各关口,宋哲元指挥的国民革命军29军奋力抵抗,但日军仍然攻破冷口、古北口,进入关内。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古北口是由于汉奸带领日军从山路经豁口越过长城包抄才得以攻破的。到这个时候,日军也希望能稳定一段时间来巩固东北。经当时北平政务委员长黄郛和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冈村宁次秘密交涉。最终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委任的全权代表陆军中将熊斌和冈村宁次,于1933年5月31日上午,在塘沽签署了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时候,冈村宁次首先提出停战协定草案,并说明这是关东军的最后案,一字不容更改,要求中国代表在上午11时前作允诺与否的答复,对中方代表熊斌提出的《中国军代表停战协定意见书》,弃而不顾。冈村强硬表示,中方对日方所提停战协定草案,只能回答“诺”与“否”,一切声明必须等待停战协定签字以后再行商议。双方相持到10时50分,离最后时限只有10分钟,熊斌被迫在一字不容修改的日方提案上签了字。

        扫视了一下会议室中一双双血红的眼、一张张近乎扭曲的脸,李剑生稍停了一下。然后让他意外的是,每一个人竟然都没有意外的举动,只是沉默。沉默呵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灭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想想鲁迅的名句,李剑生心头一声慨叹。继续开口:不可否认,我国各军队对日的拼死抵抗,让日本看到了我中华反抗之决心,同时,因为要巩固已经侵战的土地,因此日本一段时间内没有再连续发动侵华战争。“但是,这不是日本不再侵略我们了。而是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一旦准备好了,就会全面侵华!”李剑生指出,经过三年时间的准备,眼下日本已经作好了全面侵华的准备。他断言,长则三个月,短则半年,日本将全面侵华。如果我们不作好准备、不全面抗战,我们在坐的每一位,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将永远冠上一个名字:亡国奴!

        (本章为过渡段。较多引用。致歉!)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263/89302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