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房间里,李高山已经脱下了鞋子,他将裤腿挽了起来,果然脚踝处已经肿的老高了。

        听着门开的声音,他赶紧将裤腿放下。

        “遮什么,真当我眼瞎了?”

        薛萝走过去一把扯开他的裤腿,只见脚踝处原本的伤口已经肿起来了。看着还有淤血。

        她眼睛一下子热了起来,看着李高山的时候,眼泪已经往下流了,“这是怎么弄的?”

        李高山就担心她这个样子,他伸手去扶她,却被薛萝给挡开了。他叹了口气,“阿萝,我没事。”

        “这叫没事?”薛萝伸手想要碰触一下他的伤口,却有担心碰疼了他。她紧紧的咬了下嘴唇,才忍住了心里的气愤,站起身子往门外走去。

        待片刻,就提着门口的热水进来了。她边低着头给他挽起裤腿,边道:“待会有你受的。”

        李高山伸手准备接过她手里的毛巾,“我自己来。”

        “躺好了!”薛萝此时的语气已经多了几分愤怒中的威严了。

        她拿着帕子扭干了,就着上面的热气,慢慢的将毛巾捂在了他的小腿部,避开了伤口。

        热气袭来,李高山原本冰冷的小腿顿时舒服起来,原先的尖锐的疼痛也带着一股又痒又麻的痛楚了。

        “疼不?”薛萝吸了口气,将泪意止住了。这腿成了这样,他一个人是怎么走这么远的。光是想着李高山一个人在这冷清的夜里,从镇上拖着疼痛的腿脚,一步一步的走回来,她心里就堵得慌。

        李高山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有媳妇疼我,我一点也不疼。”

        难得听他说几句甜言蜜语,薛萝一下子被他逗的又气后乐,最后纠结的没办法,只好笑着瞪他。

        等腿脚关节处都热了只好,薛萝将他的脚放到了床上,给他扯上了被子。

        家里也没有药,明天你别去上工了,我去镇上给你弄点药回来。

        “阿萝,我没事。只是干活干多了,累的,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薛萝秀眉一皱,“你当你是铁打的啊。我还没有问你你这伤是咋弄的呢,前几天也去干活了,也没有见着这样呢。”

        “今天力气用大了一点。”李高山显然不想说太多了。

        薛萝见他又是一副闷葫芦的样子,心里也气闷了,端着洗脚水出去倒了。

        等回来的时候,李高山已经躺下了。

        看着他眉宇间的疲惫,薛萝咬了咬嘴唇,伸手去抹了抹他的眉毛。

        她上辈子真正去了解的男人只有那个昏君。满心满意的以为,男人就是该那样俊朗金贵。如今到了这里来,见着这个男人了,她才算明白过来。原来还有这样的男子。对家人宽厚,对妻子爱护,对家庭重责。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这个男人,但是她心里却很清楚,这辈子,她就只想和这个男人一起过了。

        薛萝心里暗自心疼李高山,又担心他疼得慌,也不敢睡觉了。就着黑暗中给他按摩揉腿,只听着他舒服的叹息声,她的心才安定下来了。

        第二日一大早,薛萝醒的比李高山还早。她把点灯拉开了之后,就赶紧去瞧李高山的腿了。

        李高山也醒了过来,挣扎着要下床,却被薛萝伸手制止了。

        “别动,让我先看看,要是没有好,我可不让你出门。”

        薛萝边坚定的说着,边掀起了李高山的裤腿。只见那伤口上还有点红肿,但是已经没有昨天那么触目惊心了。

        “总算好点了。”薛萝松了口气,又不忘了瞪一眼李高山、“看你还敢不敢这么不要命的工作。那工作再重要,也不如你的腿重要,你怎么就这么拎不清?”

        这是二人相识结婚以来,薛萝第一次这么严肃的摆脸色怒斥。李高山心里知道媳妇这是心疼自己,也不说话,任由薛萝骂个痛快。

        只等薛萝说道完了,他才笑着哄媳妇,“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这么折腾了。”

        “知道就好。”薛萝掀起被子下了床来,快速的套上衣服,就去找衣服帮李高山穿上了。

        被自己媳妇当病患一样的照顾,李高山有些哭笑不得。却又担心他媳妇生气了,也不敢多嘴。等意识到自己心里的这些想法后,他忍不住暗自笑了笑,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真是跟以前听说的那些人一样,他就是个耙耳朵。

        两人吃了早饭后,就赶紧往镇上赶了。

        照例李高山帮忙安顿好了就去上工,薛萝等人多了就开始吆喝着卖麻花了。

        这次卖麻花比之前还要顺利一些。

        买麻花的人基本上都是十根十根的买,买回去放着好当零食过冬。在加上有些人喜欢喝酒的时候来一根,也是很好的。

        到了半上午的时候,薛萝看了看篮子,只见两个篮子已经开始见底了。

        “果然老百姓就喜欢这接着地气的东西。”

        等中午的时候,篮子里已经只剩下几根麻花了。薛萝也不准备再继续,只是去随便买了两个包子吃了,就想着去看看李高山了。

        她是实在好奇,到底这男人昨天是干了什么活了,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那个样子了。

        她将东西一收,就往供销社去了。还别说,这整个镇子,她还就和之前做过买卖的那个营业员大姐熟悉一点。

        那大姐看着薛萝进了门,以为她还有什么东西要卖。“小嫂子,咋又来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东西?”

        薛萝笑着道:“倒真是有好东西,只不过不要钱。”她边说着变从篓子里拉出两根麻花来。

        “你尝尝看这个,我现在在街上摆摊卖这个,要是喜欢也去看看。”

        营业员一见有便宜占,脸上刚刚的三分笑容也增加到了五分了。

        “这怎么好意思拿你做生意的东西。”

        她虽嘴上这么说,动作却一点也不推迟。接过来咯咯的咬了起来。“哟,还真行。”

        薛萝笑道:“都是一些零嘴呢,味道过得去。”见这营业员吃着东西,她又笑道:“大姐,我待会要去办点事,我这箩筐放你这里放一小会成不,待会就过来拿。”

        得了便宜,哪里有不应的道理,“行,你去吧,我帮你看着。”

        “哪用看着,不值钱,就是有个地方放着就好。”薛萝笑着把箩筐放到了靠墙的空地上,“行,那我先过去了哈,你要是吃着喜欢,下次我还给你带。”

        营业员笑的更高兴了,忙摆了摆手,“客气啥,快去吧。”

        出了供销社出来,薛萝就径直往工地那边走了。

        她是实在不放心李高山那个闷葫芦。这男人估摸着就是那种痛死了也不会吭一声的,不像当初那个昏君,哪里磕着碰着了,就跟天塌下来一样。现在看来,男人就得是她男人李高山这样顶天立地的汉子。

        到工地的路果然不好走。虽然已经修出来一条路了,但是上面用东西盖着,写了个牌子不让走。旁边的小路坑坑洼洼的,薛萝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面走。走了大概三十来分钟,终于看到工地的上的人影了。

        此时工地上的人正在吃午饭了,场面很热闹。

        薛萝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的李高山了。看他好好的坐在那里,她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赶紧走了过去。

        “高山。”

        李高山正吃着午饭,突然听到了自己媳妇甜甜的声音,陡然以为是幻听,抬起头来,竟然真的看到自己媳妇了。

        他赶紧将碗放到了一边的石头上,站起来走了过去。“阿萝,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担心你的腿脚。”薛萝笑着指了指旁边的石头,“你赶紧坐着,我看看你的腿咋了,要是没事,我马上回去成不?”

        李高山看了看旁边,发现已经有些人看着他这边了,他有些不好意思。“阿萝,回去再看吧,这里人多。”

        “没事,我就只看一眼。”笑话,不看清楚,她这心怎么放的下来。

        边说着,边将他往边上拉着,让他坐在石头上。

        见自己媳妇这么坚定,李高山没有法子,只好坐在了一边,任由着她媳妇撩起他的裤腿,等看到腿部确实没有受伤之后,她才满意的将裤腿放了下来了。

        “这还差不多。”

        她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男人,只觉得心里松快多了。见他午饭还没有吃完,她赶紧去端起石头上的碗筷,递给李高山,“快吃吧,我先回去了。”

        李高山动作迟疑了一下,在薛萝的眼神下,还是伸手接过了她手上的碗筷。

        只这么一瞬间,薛萝就看着他通红破皮的手掌,。

        她将碗筷往地上一放,握着他的手掌,“高山,你这是咋了?昨天是脚,今天是手的。”

        “没事。”李高山收回自己的手。

        “高山哥,你咋连嫂子也骗。”旁边的张兴国忍不住走了过来,他对着薛萝道:“嫂子,我叫张兴国,是高山这边认识的工友。你不知道啊,高山干活可吃苦了,结果咱工程队的头头不知道咋了,就是让他干铲土的工作,还不能慢了。”

        “张兴国,别说了。”李高山阻止张兴国继续说下去。他皱着眉头对薛萝道:“没事,出来工作不能挑东挑西的。”

        “我又没说错。本来就是,干啥别人不去,非要你去。你之前挑石头子,可比别人都干的好。”张兴国撇了撇嘴,显得有些气愤。

        薛萝见状,忙笑道:“这位兄弟,你可别生气,高山这是怕我担心呢,他就是个闷葫芦。平时在家里可总是念着你的好呢。我就在镇上卖麻花,改天给你带点尝尝我们家的手艺。”

        张兴国听了这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道:“呵呵呵,嫂子,这咋好意思。”

        “没事,你和高山处着好,就是他兄弟。”

        薛萝见他不生气了,又回过头来看着李高山,“你这工作不做了成不,回去和我一起卖麻花。”

        “阿萝,我是个男人。”李高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看着他这样,薛萝也知道自己犟不过他。只好抿了抿唇,“好,那我先回去了,你下午做事悠着点。”

        见她没有继续,李高山也松了口气,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吧,没事的。”

        薛萝但笑不语,心道没事才怪!

        薛萝转身走的时候,往工地那边的棚子看了一眼,看到棚子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在那里睡觉。

        她嘴角微微勾了起来,路出一个冷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