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自从在张菊花那里听到了代销店的事情后,薛萝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了。

        她直觉认为这是个好门路,至于怎么用,她却有些拿不准。但是她相信,如果用好了,肯定是比自己这摸黑起早的去摆摊要强许多的。

        为了弄清楚这个,她刻意的去了村里的代销店去看了看情况。

        村里的供销社都是在村委会的院子里面,卖东西的也是和村委会有些关系的人家。里面卖的东西没有供销社的种类多,都是些日常用的东西。但是有一点很特别,这代销店是属于私人的,这代表如果她有什么想法,只需要和这店子里的老板说了就行,不用经过公家。

        知道这代销店的情况后,薛萝就开始琢磨着往后的生意发展了。

        就如同张菊花说的,镇子太远了,老百姓难得上一次镇子,买东西的时候自然就少了。现在村子里有了代销店,离着近了,买东西的想法肯定也多了。如果她的麻花能在村子里卖,这卖出去的量肯定能翻倍。

        她心里慢慢形成了一个想法。

        “你想我帮你和那些代销店说这麻花代销的事情?”张菊花睁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微笑的薛萝。见对方点头,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哎,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也是给人家打工,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力?”

        事在人为,没有办不成,只有想不想去办。薛萝对这个道理很懂,而她也很愿意给人家一点甜头。

        她笑着道:“菊花姐,我说个实在话,你这工作确实舒服,也体面。可是这谁能嫌钱烧手的,是不?”

        张菊花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生意可不是我一个人干,我是想菊花姐一起呢。”见张菊花皱着的眉头松开了,她继续道:“我这麻花卖价是三分钱一根。菊花姐你要是愿意,我给你的一分五一根。到时候代销店的到你这里来拿货,两分钱一根,那是好卖的很呢。”

        “到我这里来拿货?”

        薛萝笑着点头,“我这也是学着你们来的,你们跟人家那边拿货,再转给代销店,不是也是一样的道理吗?只不过你们这卖给代销店的是给供销社挣钱,我这里中间卖多少,都是菊花姐你拿钱,你看这样成不?”

        听着这设想,张菊花心里也亮堂起来,甚至带了点微微的激动。

        真要干下来,这事情她也不用出多少力,就是中间联系代销店,然后发货出去,这都是工作上能带着做的事情。而且这其中的利润,她可是最清楚了。想到这里,她脸色也带了几兴奋的神色了。

        薛萝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就知道这事情成了。

        “怎么样,菊花姐?”

        张菊花一咬牙,拍掌道:“成,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薛萝笑眯眯的点头,“那咱们以后就一起合作挣钱啦。”

        张菊花的这条线安排好了之后,薛萝总算是有了一个专门的业务人员了。

        她倒是考虑过自己去直接联系代销店的,只不过一番考虑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首先这十里八村的,她跑断了腿也不定能全部联系上。而且这个时候,代销店是认准了供销社的货的,对于她这私人的东西压价不说,不定要不要都是一说。索性都给张菊花去办,啥子问题都解决了。

        用人嘛,当然要用在刀刃上。

        在利益的推动下,张菊花也开始帮着薛萝把这麻花生意推销到各个来拿货的代销店了。

        能在供销社上班,她自然也是有些门路的,直接在供销社弄了个小柜台,专门的摆放从薛萝这里进的麻花了。有些代销店听说麻花能批发,也进一点回去试试。

        一次两次的,味道好了,来进货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了这个销售的路子,薛萝也干脆不在供销社摆摊卖麻花了。直接把摊子一收,回去专门做麻花。

        入冬之后,准备年货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麻花这种能当菜,又能当零食的东西自然也受到了喜爱。

        薛萝的生意也越发的好了,张菊花这边来拿货的时间越来越紧,薛萝自己一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了。

        孙来香知道二媳妇生意忙,虽然有些拉不下脸来做生意,但是到底也是心疼二儿子,所以也干脆每天跟着薛萝过来帮忙了。

        看着每次张菊花来拿货的时候,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拿钱,孙来香眼睛都直了。只觉得这做生意其实也不是那么丢人的事情了。

        等下雪的时候,各个代销店也开始停止进货了,薛萝的麻花生意也暂停了。

        她将这些日子赚的钱算了算,满打满算的已经有三百八十块的进账了。再加上之前折子上的两百二十块,他们家可是有六百块了呢。

        离一千块钱还剩下不到一半的距离,薛萝心里也更加有盼头了。

        雪下的大了的时候,李高山他们的工程也要停了,一大早,李高山就去工程队那边领工钱了。

        薛萝担心他冻着,给他穿了厚厚的棉袄,又用围巾将他的半张脸都给围进去了,才放他出门。

        “记住了,早些回来,下午雪还得大呢。”

        “知道啦,你也别出门,在家呆着休息。”李高山也反过来嘱咐自己媳妇。

        薛萝笑着捂了嘴巴,然后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啰嗦。”

        等李高山出门了,薛萝就开始准备家里过年用的东西了。

        如今他们已经和老宅子那边分家过了,到时候吃年夜饭的时候去吃一餐,平时可只能在自己这边过了。这是她和李高山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她也是很是看重,除了准备一些家常的鱼肉之外,她自己又准备了一些精致的菜色,希望这个年过的红红火火的。

        吃午饭的时候,李高山还没有回来。薛萝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雪,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了。心道这拿个工钱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啊。

        此时李高山和一群工人们正在镇政府的大院里站着,他们正等着发放发工钱。

        不过已经等了一上午了,却没有见着主事的人。

        又冷又饿,大伙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有些脾气暴躁的人,甚至已经开始骂骂咧咧的了。

        李高山站在人群里没有说话,不过此时的这种形式让他隐隐约约的猜测到,肯定是有问题了。

        张兴国跟人家那边聊了一会天,发现李高山安安静静的站着,赶紧靠了过去,“高山哥,你说这是咋回事,说是今天发工钱的,大伙都来了,咋又不给钱了呢。”

        “先别急,要是过了中午还没有情况,咱们再进去找人问问。”

        “哎,咋不急啊。”张兴国脸上有些担心。“家里收成没多少,我这还等着拿钱回去过年呢。”

        事实上不止他一个人等着拿钱过年,这里的人都等着拿钱过年。所以急切的心情可想而知。

        中午的时候,政府还是没有人出来。

        有些脾气暴躁的已经要往里面冲了。李高山担心到时候有人闹事,赶紧说话拦着大伙。平时李高山虽然不说话,但是他一向都很沉稳,再加上身上有一股带头人的气势,所以其他人也能听几句。

        “高山,你说咋办吧。大伙等着要钱回去过年呢。”

        “我也知道大伙着急,我也一样等着这钱回去,可是咱们不能冲动,这里是政府,咱们先进去把情况弄清楚了再说,你们觉得怎么样?你们要是相信我,我先进去问问情况。”

        大家只想要钱,也不是真的想去闹事,见有人出头,也都消停了,纷纷道:“行,咱们在外面等你的消息。”

        见大伙冷静了,李高山和张兴国就往政府楼里面去了。

        只不过进去后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负责人的影子。

        张兴国这下是真的着急了。“高山哥,这可咋办啊?”他到底年轻,遇着这是,急的红了眼睛了。

        李高山大概也猜到了可能了,镇政府这是要拖欠工钱了。

        外面的人一看他们出来了,都围着过去问情况。

        李高山还在想着如何说比较好,张兴国就咋咋呼呼起来了,“别提了,那些人都走了,赵镇长都不见人影了,我看这是不发工钱了。”

        他这话一出,大伙都开始激动起来。

        “张兴国,先别瞎说。”李高山沉声阻止他。此时不管情况怎么样,都不是闹事的时候。

        “咱们先别慌,镇长不在,有可能是忙了。事情没搞清楚前先别闹大了。咱们的目的只是拿工钱,不能做出犯法的事情。”

        这个时候人们对于政府是敬畏的,心里虽然慌张激动,但是也不是十分的敢冲进去闹事,听着李高山这么说了,也都冷静了几分。

        有人提议要在这里守着,等镇长回来,也有些人要回去,改天再来。

        大伙意见不一,一时间都争吵起来。

        有些人也知道吵着没有用,提议找个带头的出主意。

        “咱们不吵了,咱们听李高山的,他在外面当过兵,见过世面。”

        大伙纷纷看着李高山这边。

        李高山认真的想了想,“这样吧,现在雪下大了,咱们先回去,明天上午再过来。我明天先去想法子找赵镇长问清楚情况,等有了消息,我就到这里来找大伙。”

        “好,高山这个提议好,免得咱们到处瞎撞。”

        “行,就听高山的。”

        “我们明天在这里等。”

        有人应了,也有些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看着越来越大的雪,饥肠辘辘的工人们也开始往家里赶路了。

        李高山看了眼风雪中的镇政府,也转身出了院子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薛萝正在做着盐焗肘子,看他进门了,赶紧在毛巾上擦了手迎了出去。

        “高山,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看着李高山身上一身的白雪,她赶紧拿干毛巾给他擦干净了。等弄干净了,忙让他在堂屋里的桌子上坐着,又转身去厨房拿了吃的出来。

        见李高山吃的高兴,她又去厨房里拿了炭炉出来放在李高山的脚下,给他暖着。

        李高山见她忙活了,忙让她休息,“你别忙活了,我现在挺好的。”

        “你还说呢,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才回来。”薛萝撅着嘴看着他。

        李高山笑道:“出了点问题,在政府耽误了一下。”

        薛萝一听,就知道有事,“出了啥事,问题大不,你有没有吃亏?”

        “是工钱的事情。”

        李高山把政府拖欠工钱的事情给薛萝说了一通。

        薛萝一听可能是要拖欠工钱,脸上立马一脸气愤。

        “这不是贪污吗?”她现在学的新思想越来越多了。在以前要是贪官污吏克扣了老百姓的赈灾银子或者工钱款,那可是要砍头的。

        “不一定,赵镇长没有这么大胆。”这么明目张胆的贪钱,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干。

        薛萝撇了嘴叹气,“反正这是你的血汗钱,咱们说什么也不能吃这个亏。”

        李高山见她又生气又担心,赶紧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现在是好社会。”

        他脸上有着几分愧疚,“还本来想着今天发了工钱,明天买点年货到老丈人家去看看的,恐怕要耽误几天了。”

        “没事,他们也不差咱们这点东西。”对于给娘家买年货这件事情,薛萝觉得自己还需要考虑一下。孝敬自己爹妈还行,可是给薛邵两口子,她也不大愿意。

        想着明天李高山要去代表大伙要工钱的事情,她又免不了有些担心,“俗话说民不与官斗,明天要是实在不行,咱们不要硬拼,回来一起商量法子。”

        李高山笑着捏着她的小手,“我怎么越发的觉得,你把我当孩子了。”

        “想的美,我才没那么老呢。”薛萝撅嘴瞪着他。

        她眼中含情,又是水灵灵的,让李高山有些热热的。

        他刚刚吃饱了,眼下大雪纷飞,大门紧闭,家里烧着暖暖的炭炉子,这不正是好时机不。

        有了这个认知,他伸手将媳妇往怀里一扯,站着横抱起来。

        “哎呀,你干什么呢?”薛萝在他怀里,轻轻的捶打着他的肩膀。

        李高山抱着自己媳妇,大步的往房里走去,“我要你做我孩子的妈。”

        第二日一大早,李高山吃了早饭,就穿了大棉衣围了围巾出门了。

        薛萝担心他和别人打起来吃了亏,嘱咐他千万别动手,记得回来想办法。

        “知道啦,外面冷,你快点进去。”李高山朝着门口的薛萝招了招手,笑容满脸的往镇上去了。

        外面大雪纷飞的,薛萝看着自己男人这个样子,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暗骂那些拖欠工钱的无耻之徒。

        她气的跺了一下脚,转身便关门进屋了。

        李高山一路上都在想着这次工钱拖欠的问题。

        刚到了镇上,便看着张兴国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了。一见着李高山,他眼睛都睁大了,老远就招手大喊,“高山哥,出事了,大伙在政府那边闹起来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