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李长河和刘玲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们今天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玩着稍微晚了一些。

        林素兰给他们盛了甜汤。

        “吃点东西再去休息吧,外面光顾着玩了,肯定没吃饱。”

        刘玲拉着李长河坐在了餐桌旁,笑嘻嘻的端着热汤喝了一口,笑道:“还是在家里好啊。”

        “瞧你这出息。”林素兰看着她笑道:“要是长河有出息点,我也不能让你在娘家待着。”

        刘玲不以为然,“长河还年轻呢,我爸不是也到了三十岁才事业有成的?”

        旁边的李长河一句话没说,只安安静静的喝了汤,看着自己丈母娘和媳妇都挺高兴的样子,他才小声道:“妈,我和玲玲结婚这么久了,我想带她回老家去看看我爸妈。”这句话他憋了很久了,一直不敢说。

        他声音虽然小,但是林素兰和刘玲都听着清清楚楚的。一听这话,两人脸上的笑容都冷了下来了。

        林素兰脸板的直直的,沉声道:“当初说好的,你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现在又整天念着老家,你这是把我们玲玲放到什么位置上的?”

        李长河头低了下来,闷闷道:“玲玲是我媳妇,也是我爸妈的儿媳妇,总得回去认认亲戚啊。”

        “认亲戚,李长河你是忘了你自己当初说的吧,以后刘家的亲戚就是你嫡亲的亲戚,现在又念着那边的亲戚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素兰已经紧紧的皱眉,看着李长河还想说话的样子,她嘴一挑,“你别忘了现在的工作,车子,都是谁给你的。你要是念着那边的亲戚,也行啊,回去了让他们给你安排吧。”

        听到这话,李长河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他暗自握了握拳头,没有再说话。

        刘玲见李长河不高兴的样子,赶紧道:“妈,干什么吓长河,他就说说而已,我才不会去那家呢,你放心吧。”

        林素兰勾了勾唇,“哼,我是担心你太单纯了,被人骗了都不知道。”这个“骗”字咬的很重。

        果然,李长河脸上多了几分尴尬的神色。他知道,丈母娘这是说起他当初瞒着刘玲的事情了。

        后面三人而已没有再说起回老家的事情了。等李长河上楼休息了,林素兰才拉着刘玲,说了白天的事情了。

        刘玲一听,满脸气愤,“他们还有脸来?我是不在家,要不然肯定让他们没脸。”想着之前受的罪,现在心里就恼火。

        “好了好了。”林素兰赶紧安抚她,“你现在和长河也结婚了,这日子就好好过。反正平时看紧点,别让他和那边的人接触就行了。”说完了这个,她又问道:“长河的工资都有给你吧,这钱可得看好了,别让他寄回那边去了。”

        “我知道。”刘玲得意的笑了起来,“每月都按时交呢,他那单位的我都认识,我一打听就知道发了多少钱,他一分钱也别想藏着。”

        “这就对了,女人就得把钱给管好。”林素兰对于女儿的聪明很是满意。

        楼下母女二人相谈甚欢,李长河却在楼上蒙着被子一个人头疼。之前负气离家,现在结婚了也没给家里打招呼,也不知道他爸妈现在气成什么样子了。

        想着现在这副情况,他只觉得有心无力。心道日后赚钱了,给爸妈多寄点回去帮衬一下,他们肯定会理解自己的。

        李长河哪里知道,自己的大哥大嫂已经被自己的岳母挡在了家门外,正在桥洞下面挨饿受冻呢。

        李高山不用上工,薛萝也比往日里起的晚了,太阳出来的时候才起床摆摊子。现在李高山在家,她也让宋丽蓉晚点上工,免得一个人走夜路。

        早上薛萝还在摆摊的时候,李大海和范霞就来了。两人都是满脸的憔悴,嘴唇都发白了,看着很是落魄。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怎么了,快进屋坐坐。”薛萝赶紧着招呼两人进屋,进去后又喊着李高山,“高山,快出来,大哥大嫂来了。”

        李大海夫妻刚坐好,李高山就从厨房里出来了。看着两人这副模样,也是惊大了眼睛。

        “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李大海低着头叹了口气,还没说话,旁边的范霞就哭着道:“高山,你给我们弄点吃的把,我和你哥饿的都走不动路了。”

        薛萝闻言,对着李高山道:“你陪着大哥大嫂说话,我去弄吧。”说着便往厨房里去了。

        进了厨房后,她隐隐约约听着范霞还在哭泣,说这李长河和刘家什么的。虽然听着不大真切,薛萝却差不多也知道个几分情况了,这必定是被李长河老丈人家给欺负了。

        她手脚麻利的在锅里烙了几个饼,又盛了两大碗稀饭,放在托盘上端了出来。

        等吃的东西上了桌子,李大海和范霞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着两人这狠劲,李高山拳头握着紧紧的,“长河那个混蛋,竟然这么欺负自己的兄长,真是一点良心也没有了。”

        薛萝看着他这样,拍了拍他的手臂,“咋了?”

        “哎……”李高山重重的叹了口气,纾解了心里的火气。“大哥大嫂昨天根本就没有回来。他们去找长河,结果长河没给住的地址,好不容易找着地方了,人家连门的不让进,还把大哥大嫂赶出来了。两人一晚上没地方睡,在大桥下面过了一夜,今天早上才坐着车子回来的。

        “什么,他们竟然敢这样?!”薛萝也有些惊讶了。她是猜到这番去了肯定会受些嫌弃,但是没想到会受到这样的委屈。这刘家人看来还不是一般不懂礼的人家,估摸着也是很不好相与的了。

        看着范霞和李大海已经吃着噎了几次了,她赶紧道:“你们慢点吃,厨房里还有呢。”

        范霞吃着吃着哭了起来,红着眼睛看着薛萝,“二弟妹啊,还是你好啊,长河那小子连门都不让我们进。”

        薛萝笑着道:“都是妯娌,哪里计较这些。你们吃好了就歇息一会,待会再会去吧。”

        俗话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她虽然也不指望和李大海夫妻能够手足情深,但是在人家落魄的时候送点温暖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她也不会吝啬。

        果然,范霞和李大海脸上都有些动容。

        李高山在桌子底下握了握她的手,脸上还带着笑意。心道自己媳妇真是好,不记闲事,对着大哥大嫂也这么亲切。

        许是饿的厉害了,李大海和范霞又吃了两碗稀饭和一个大饼,才摸着肚子叹气了。

        坐了一会儿,李高山才和他们说起了正事。

        “这事情你们准备怎么和爸妈说,我看爸那个脾气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跑到城里去找长河的,到时候还得受刘家人的气”

        范霞气道:“就得让爸妈知道,要不然我们这气不是白受了。”

        李大海显然顾虑的要多点,“高山说的没错,爸年纪大了,要是去了城里受了气,到时候指不定要气成什么样子了呢。我看啊这事情不能说。”

        “不能说?”范霞瞪大了眼睛,“你是说这亏我们就认了?”

        “不是,我是说不能说的这么多。”李大海也有些纠结了。“刘家人对咱们这样,对爸妈肯定也这样,那爸妈得多冤啊。”

        范霞不依不饶,“不明说,那咋说?”

        李大海头疼的摸了摸脑袋,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旁边的薛萝笑了一下,“这事啊,你们别急。这次你们空着手回来了,爸妈肯定也猜出来了。我看就说几分,就说见着长河了,长河说过年回来。一来有个时间让爸妈心里缓和一下,二来不至于说的太直白,让爸妈气坏了。”最重要的是万一二老要往城里去,这一家子不都得去趟这个浑水啊。

        “那我们这委屈……”范霞听着薛萝的话就不得劲了,吃这闷亏她是不愿意的。

        “这委屈自然不能受了。到时候回去了,你们就直接说刘家人不让你们进门,不认这门亲戚,长河没法子,所以你们连住地方都没有了。”

        “那这不是一样吗?”范霞和李大海都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薛萝摇了摇头,“不一样,要是直接说连长河的面都没见着,爸妈肯定会觉得长河不要他们了。以爸妈对长河的期盼,这打击就大了。要是说是刘家人不留人,爸妈气的也就是刘家人了,不会那么激动了。”

        范霞听着连连点头,“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些名堂啊。我这脑袋不得劲了。”

        她调着头对着李大海道:“大海,你说二弟妹说的咋样?”

        李大海也跟着点头,“我看能行,就这么说。”

        休息好了,吃饱喝足了,李大海他们也不多待着了,两人提着东西刚走出门,范霞就站住了,从包里一阵的掏来掏去,终于掏出一块咸鱼出来了。

        “这是我们过年那会子腌的,还准备给刘家人呢,现在正好,他们不吃就咱们自己吃了。你们留一块,剩下的我们带回去和爸妈吃。”

        看着这咸鱼,薛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了,伸手接了过来,“行,那就谢谢大嫂了。”

        “哎,谢啥,反正都是要吃的。”范霞脸上有些别扭,提着东西就走了。

        等人走了,薛萝才将手上的咸鱼递给了李高山,“中午加菜了。”

        李高山满脸笑容的接了过来,笑道:“大嫂那个人那么小气,她都能主动给咸鱼,可见是诚心喜欢你了。”

        “嗯,你也知道你大嫂小气啊。”薛萝笑着挑眉打趣他,走到桌子边上开始收拾碗筷了。

        她边收拾桌子,边笑道:“大嫂之前一心想和长河处好关系是为了啥?就是为了长河在城里过好日子呗。如今长河这边路不通了,又想着咱们的好来了。所以啊,这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谁跟你这个榆木疙瘩一样啊。”

        李高山闻言,皱了皱眉,“你咋知道?刚你还对她那么热情。”

        薛萝偏头看了他一眼,“女人的心思,自然要女人来猜了。不管大嫂打着什么心思,只要不是害我们的,我自然也能和她面上和气一点。我又不是不懂事的人,天天和她挑事干啥。大家平时过日子互不相干,见面和气一点也不碍事。”

        听着自己媳妇条条是道的,李高山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清晰了。他之前生活的地方太过单一了,如今回来了,就感觉总是想不通这些人情世故。如今她媳妇这只几句话,他似乎也懂了其中的奥妙了。

        想着这些,他笑着道:“还是我媳妇聪明。”

        “那是自然。”薛萝得意的翘了翘嘴唇。心里暗道,若是之前,她可不会将这心里话说出来,难保这男人不会心生反感,如今他一心一意的喜欢自己,自己做什么都是好的,她也要开始教教这男人为人处事之道,免得日后出去了被人欺负了。

        两人一起起了碗筷,将东西收拾妥当了。宋丽蓉便来了店子里上工了。

        李高山看两人忙的过来,自己也不闲着,去了后院劈材了。准备在去县城之前将柴火多准备一些,免得自己走了之后,家里没有柴火了。

        薛萝领着宋丽蓉在门口守着摊子,一边聊着天。

        “嫂子,兴国和我说了,他和大哥要去城里找赚钱的路子,让我到时候来和你一起住呢。”宋丽蓉满脸高兴,显然对这个事情很是期待。

        薛萝笑道:“高山和我说了,以后可得麻烦你了。”

        “哪里麻烦啊,是我麻烦嫂子才对。”宋丽蓉叹气道:“嫂子你是不知道啊,兴国在家里的时候还好,平时要是不在家,我在家里真是憋屈死了。兴国三兄弟和爸妈住在一起。两家都有孩子,媳妇们除了带孩子啥子也不干,就我天天照顾里里外外的,我娘家离得远,也没个说的地方。要不是在嫂子这里上班,我这还得憋着呢。”

        宋丽蓉这一串说了好大一通,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不好意思道:“嫂子,真是对不住,我这心里事情多了,就忍不住多说了点,让你见笑了。”

        薛萝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谁家没个糟心事啊,咱们做媳妇的难处多了去了。”

        “哎,还是嫂子体贴人。”见有人体谅自己的难处,宋丽蓉心里这才舒坦了些了。

        薛萝看着她笑了一下,便低着头继续看书了。

        她和宋丽蓉相处了这么些日子,对她的为人差不多也十分了解了。这人脑袋不够聪明,但是胜在手脚勤快。而且这样的人老实可靠,基本上没什么大的坏心眼。若是按着以前选人用人的标准来看。宋丽蓉不至于放到内宫做心腹,但是做贴身伺候的人也是能放心的。

        如今她这边有别的计划,镇上的事情若是托付给她,倒是可行。

        不过薛萝也没有现在就说,得先把张菊花那边说好了,自己这边才能动。

        李高山在家里待了几天,便也待不住了。他将家里的柴火都安排好了,又把门窗该修补的位置也都看了一遍。等确定都无误了,才和薛萝说了要走的事情了。

        薛萝听着他要走,心里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却还是很不舍。特别是自从成婚后两人就是生活在一起,从未有一天分离,如今这冷不丁的要分别一段时间,她心里一时间还真是放不下。

        一整天,她都有些心绪不宁,甚至带着些小小的烦躁。连做生意也是没精打采的。

        宋丽蓉以为她不舒服,劝她去休息。

        薛萝心里不舒坦,干脆也不干活了,直接上了楼去盖被子睡觉。

        等李高山把水缸灌满了,出来厨房后,才发现自己媳妇不见了。

        “宋妹子,阿萝去哪里了?”

        宋丽蓉真在给客人拿麻花,听着这话,赶紧回头道:“去楼上了,嫂子好像不舒服呢。”

        一听自己媳妇不舒服了,李高山心里急了,赶紧大步往楼上去了。

        房间里,薛萝正闷着被子生着闷气。

        她倒不是气李高山要走的事情,而是气自己太没出息了。怎么离开男人了就这么难受呢,不就是一段日子的事情吗,犯得着这么矫情吗?

        想当初在深宫当中,最平常的便是要耐得住寂寞,如今来了这里之后,反而软弱了许多了。

        她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不止高山在变,自己也在变了,变得自己慢慢的也不认识自己了。

        “嘎吱。”突然门被推开了。紧接着就是一下一下的脚步声。

        这样一轻一重的声音,对薛萝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薛萝故意闭上了眼睛,现在她也不愿意费脑子了,就等着这男人来哄哄。她心里暗暗数到三的时候,李高山就坐到了床边了。

        “阿萝,怎了,哪里不舒服?”随着这声担忧道问话,他的打掌也覆到了薛萝的额头上。

        感觉到温度正常了,他心里才放了心,低下头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要,就是想睡觉。”薛萝撅着嘴巴翻了个身,背对着李高山。

        “想睡觉?”李高山挑了一下眉,又凑近了点,“是头晕吗,要不起来去看看吧,别拖着了。”

        薛萝见他还较真了,心里生了几分喜意,翻过身来,笑意盈盈的看着李高山。

        “我是不舒服了,我心里不舒服。你都要去城里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呢,我心里堵着慌。”

        李高山闻言,先是犹豫了一下,才道:“你不想我去城里?”

        “是又咋样,你还能不去?”

        “嗯。”李高山点了点头。

        薛萝哪里信他,只点着他的脑袋,“就拿这些话哄我。”

        “不是哄你的。”李高山显得很认真,“我是说真的,你要是不高兴,我就先在镇上找小的工程做也行。等以后钱存够了,我带着你一起进城里。”

        “可是这样得好久呢,你不怕耽误了你的前程啊。”薛萝心里有些触动了。

        李高山笑道:“什么前程不前程的,我赚钱本来就是想让你过着好一点呢,你要是不高兴了,我赚钱还有什么意思。我是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让你不高兴。”

        我是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让你不高兴。听着这句话,薛萝心里升起了一股强烈的热浪,慢慢的从心里蔓延至全身,最后到了眼中。这句话虽简单,却比往日里听的再多的情诗,得到再多的珍宝,都要让人欢喜千百倍。

        她眼带湿意的看着李高山,“我才不要你这么干呢,你得好好的发展前程去,日后可得让我过好日子。”

        “那你舍得我进城了?”李高山得寸进尺的凑近了。

        薛萝斜眼撇了他一下,满脸无所谓道:“不就是几天看不见吗,你还真当我是小性子的媳妇了啊。告诉你,你去了城里之后只管好好的工作,不许找小姑娘说话,我到时候可要问张兴国的,你可瞒不住我。”

        李高山闻言,低头猛的亲了她一口,笑眯眯道:“我的好媳妇,你这么厉害,我可不敢。”

        经过这么一出,薛萝心里倒是舒坦了。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男人不想做个平庸的人,她自然不能扯后腿了。

        李高山走之前,领着薛萝又回了一趟老家。毕竟去县城也不是个小事,总要和家里的老人交代一下去向的。

        两人到了家里的时候,正赶着家里吃午饭。

        因为正是春耕的时候,家里忙的很,两老身上还带着泥土的痕迹。

        一家子人见他们回来了,显得很高兴。特别是范霞,比以前可要主动热情多了。

        “你们赶紧坐,我去给你们盛饭去。”范霞难得的主动招呼人,倒是让孙来香两口子有些吃惊。

        等范霞去了后院厨房,孙来香才好奇道:“你嫂子这是咋了,看着和以前不大一样。”

        薛萝笑道:“肯定是想通了呗。”

        孙来香点头,“那就好,这一家和气才能万事兴。”

        两老又问了李高山他们工作和生意的事情,没一会范霞就出来了。手上端着两大碗饭。

        一家人坐着吃饭了,李老三显得很高兴,“自从你们搬到了镇上,一家人就很难再坐在一起吃个饭了。今天不管咋样都得喝一口。”又吩咐李大海去拿酒。

        李大海赶紧去拿了酒来,一人拿了个小杯子。

        等喝了一口,李高山才道:“爸,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们说个事情的。”

        孙来香听了,歪了歪嘴,“就知道你们这没事就不会回来的,这次是啥事?”

        “我和阿萝想好了,我们要去城里发展。”

        “城里?!”其他人听的都满脸大惊。

        孙来香最先发话,“高山,你这咋突然要去城里,去了咋生活啊?”

        李老三也点头,“这城里可不比镇上,到时候啥子都不干也要花钱,这住的地方听说也贵呢。”

        李高山道:“我已经想好了,阿萝暂时还在镇上,我先去城里把房子安排好了,工作稳定了就来接她过去。现在国家政策好了,收音机里不是天天说要勤劳创业吗,咱们现在机会大着呢。”

        听了这话,国家政策这事情,大伙自然也都听过了,但是这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李老三和孙来香对于这一点尤其不看好。

        李老三叹了口气,“咱们种田种地的就行了,干啥要去遭那个罪,你又不是不知道前些年那个情况,现在虽然越来越好了,可是谁知道啥时候又闹腾起来了。”

        “是啊,高山,咱们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就好了。”孙来香对于儿子去城里工作这事尤其担心,特别是看着三儿子进城就成了别人家的儿子了,她心里就更难受了。“高山啊,你就待在我和你爸身边吧。”

        薛萝看着两老这样,心里暗自叹气,就知道会这样。她也不想让李高山难做,这还得自己这个做媳妇的说话了。

        “爸妈,不是我们多想了,现在有些人家已经进城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们啥子也没有,大不了就是再回来呗,也不吃亏。要真是成了,以后日子也好过了。”说着她又看了眼范霞和李大海,叹了口气继续道:“这次大哥大嫂去城里受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们老刘家往上面数三代,那也是泥腿子出身,干啥瞧不起咱们农村人啊。咱们就是要争口气,也得过上好日子,让他们眼红去,要不然以后总是被他们瞧不起。”

        她说这话,范霞和李大海深有感触。

        范霞想着之前受的委屈,心里也不得劲了,气愤道:“那些城里人就是瞧不起咱们,以后咱们有钱了,也瞧不上他们了。”

        “得了得了,就你这样能瞧不起谁啊。”孙来香见不得她说大话,只是对于二儿媳妇这些话也考虑了一番。

        她看着老伴道:“老头子,你咋说?”

        李老三摇了摇头,“算了,你们也是成家的人了,自己做主吧。”

        李高山闻言,眼睛里染满了笑意,高兴道:“谢谢爸,我会努力的。”

        得到两老的支持,李高山心里也松快了。虽然不管他爹妈同不同意,他都得去奔一次,但是这能得到老人的理解和鼓励,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激励。

        吃完饭后,大伙又要准备下田地了。

        李老三把李高山叫到了房里,说是有些话要单独交代一下,免得日后出去了吃亏。

        等李高山和李老三进屋了,薛萝便去了厨房帮孙来香的忙。

        孙来香拦着她,免得她脏了衣服。

        “妈,没事呢。我们回来的少,该给你和爸分担的。”

        范霞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状赶紧走了过来,“我来我来,二弟妹现在可是客人了,可别干活啊。”她边说着,边将薛萝挤开了。

        薛萝也不跟她抢,退到了一边,端了个板凳坐着陪孙来香说话。

        范霞朝她看了一眼,笑道:“二弟妹啊,现在二弟要进城了,以后你是不是也得跟着去啊。”

        薛萝本来正和孙来香说着家常,听着这话,眼睛一眯,笑道:“是啊,我连看店子的人都找好了,准备到时候去了之后,也能帮我把这生意继续做着。”

        范霞脸上笑容一僵,惊讶道:“这么快就找好啦?”合着她这没有开口,人家这话都给说死了啊。

        “是啊,之前就请了人帮忙,现在人家干了好久了,手艺也活络了。我们签了个协议,日后就专门给我干,不能另外起炉灶呢。”薛萝脸上笑得自然,大大方方的,让范霞看着也信了她的话,只暗暗道自己动作太慢了,早知道之前就该开口的。可恨还是李长河那边给了自己希望,结果白白耽误了好时机。

        话都这份上了,范霞也不会自讨没趣,只闷闷的洗了碗。

        没一会儿,李高山就来找薛萝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孙来香还在嘱咐着儿子,“去了城里好好照顾自己。要是不行就回家来。”

        李高山笑着点头,“妈,我知道了。”他话不多,但是脸上永远都是镇定的,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

        孙来香挥了挥手,“赶紧回去吧,把家里事情都安排一下。”

        说来说去,她还是舍不得儿子离开自己身边的。但是就像老头子说的,孩子们长大了,总不能这么关在自己身边,要不然以后得生怨了。

        “爸跟你说什么了?”回去的路上,薛萝忍不住问道。

        李高山握住了她的手,大掌抱着稍小的手,“爸给了我两百块钱。”

        “啊,怎么突然给钱了?”不怪薛萝惊讶,她心里可明白这两百块对于李家来说有多重。

        “爸说担心我们去城里没钱用,说是出去闯没钱不行。我本来不想拿的,可是爸很坚决,说不拿就不让去城里。所以我就接过来了。”他看了眼旁边的薛萝,“阿萝,这钱咱们存着吧,以后爸妈要用到时候还给他们,他们年纪大了,赚钱不容易。”

        薛萝闻言,斜睨了他一眼,“咋了,还担心我稀罕这钱呢。这钱咱们肯定不能用啊,咱们自己存钱了,这钱留着,以后还给他们。不过这事情你可不能让大哥大嫂知道了,要不然家里又要闹。”

        李高山点了点头,“我知道,爸也交代了。”

        薛萝心里暗道,儿行千里母担忧,李家两老在做父母的份上,也算是好的了。他们虽然没能让孩子们过着更好的日子,却也在尽力的帮扶孩子们。

        不得不说,李家两老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父母的恩情。以后挣钱了,也要还这份钱。

        回家后,李高山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进城去了。

        晚上薛萝又亲自给他清点了带着的东西。等确定用的都在,才放心的关了箱子,从床头的盒子里拿了三百块的现金给他,让他该花用的别太省了,又给他准备了两套体面的衣服,免得到时候进城了被人瞧不起。

        李高山看着这崭新的衣服,满脸的惊讶。

        “这是什么时候买的,怎么我都不知道?”

        “哪里是买的,我自己做的。我平时守摊子的时候做点,都做了好久了,本来想等你工程做完了在家里穿,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薛萝帮他把衣服穿上了身,看着越发精神英挺的李高山,薛萝满意的点头,“嗯,还挺合身的。”

        李高山摸了摸着新衣服,问道:“媳妇,家里没缝纫机,你咋做的啊?”

        “要缝纫机干啥,我自己一针一线的缝的。”薛萝指了指衣服的内里,“这里给你做了个口袋,以后大钱放这里,省的出去了被人惦记。”

        看着这整整齐齐的针脚,还有内里的口袋,李高山心里忍不住感慨,自己媳妇不止心灵,这手也特巧了。

        他刚硬的脸上越来越柔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薛萝看他傻傻的笑,伸出双手扶着他的俊脸,“笑什么?”

        “媳妇儿,你真好!”

        听着这话,薛萝笑弯了眼。

        看着那红润润的唇,李高山眼里一热,慢慢凑了过去,一口含住了,慢慢的吸允起来。

        若是在平时,薛萝定是要稍微闹闹的,只是明日即将离别,她也随了李高山高兴。凡事也是诸多配合,只让他高高兴兴的。

        一晚上都是温柔似水,柔情四溢。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张兴国和宋丽蓉就来了。

        两人一人带了一包的行李。张兴国身上穿的衣服也比平时的要新一些。

        担心错过了第一趟车,两家人也没多呆,薛萝给他们带了一大袋的麻花后,就跟着一起送他们去车站了。

        他们去车站的时候,车子已经快要开动了。

        也没有来得及说话,两个男人就提着行李上车去了。薛萝站在车站里,看着车子开始开动,她追着车子和车里的李高山挥着手。等车子出来车站的位置,她才站在了原地,看着车子慢慢的走远。

        宋丽蓉也很是舍不得自己男人,她心里心酸,又不敢面上不高兴,免得带来了霉运,只要强颜欢笑,“嫂子,回去吧。”

        “嗯。”薛萝静静的看了眼车子离开的方向,才转身往回走。她心里暗自想着,现在高山出去闯生活了,自己也得赶紧了。

        这次宋丽蓉东西都带过来了,以后就陪着薛萝一起在镇上了。

        薛萝给她把空着房间收拾出来了,以后就让她住在西边的屋子里。

        两人现在离着近了,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薛萝每天上午收摊子学习,下午就赶制麻花。特别是张菊花这边拿货拿着越来越多了,麻花的量又增加上去了,每天都得弄到晚上才能够数。

        薛萝有心培养宋丽蓉日后帮她把这生意给管下来,所以准备找个时间和张菊花说说这后面合作的事情。

        不过薛萝还没去找张菊花,她就找上门来了。

        宋丽蓉看着张菊花过来了,惊讶道:“嫂子,咱们这还没到提货的日子呢。”

        “我来看你们的,可不是来催货的。”张菊花笑着给她抓了一把瓜子,又对着一边看书的薛萝道:“妹子,咱两去街上逛逛去。”

        薛萝闻言,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才笑着点头,“行。”她将书合上了放到屋里的桌子上,才跟着张菊花一起往外走了。

        两人在街上走了一小会儿,张菊花就忍不住开口了。她满脸严肃的看着薛萝,“妹子,我和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可别激动啊。”

        薛萝知道张菊花单独叫她出来肯定是有事,倒是不觉得稀奇,不过看她这样子,这事情还不小呢。

        她挑了挑眉,“什么事?”

        张菊花两边看了一眼,见没啥子人了,干脆拉着薛萝站到了一边,小声道:“这事情我本来也不打算和你说  ,不过我也不能让你们家吃这个闷亏。自从明亮的这件事之后,我就记着你嫂子了,有几次我看着她从供销社门口经过,我还以为她是去找明亮的,就偷偷的跟着过去了,结果你猜我看到啥子了?”

        见薛萝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张菊花紧张的吞了口口水,“你嫂子和人私会啊。”

        薛萝睁大了眼睛,“姐夫他……”

        “不是你姐夫。”张菊花赶紧解释,“是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万字更奉上哦。

        话说,上门女婿可真是不好当的,一点人权也没有,比女人做媳妇都要憋屈呢。李长河这小子要荣华富贵,就得受这个闲气。

        亲们,影子打滚卖萌求收藏和评论了。(づ ̄3 ̄)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