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李高山心里警惕心重,干脆调了一个班次,专门找了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来守夜,每天两个人,防止有人捣乱。

        大伙虽然不知道咋回事,不过也知道现在城里人精着呢,又听张兴国说有人眼馋他们这个项目,担心有人作怪,所以也都有了防备的心思,有些年纪大一点的老汉,晚上睡觉都恨不得睁一只眼睛。

        有了这些防范措施,李高山才放了些心思。

        为了不想薛萝担心了,他也没将这些事情告诉薛萝,只是每天出门比平时更早了,回家也更晚了。

        薛萝对于他的早出晚归已经习惯了,再加上自己也整天忙的不得了,也不管他了,整日里只埋头刺绣。

        现在她日夜赶工,一天当着两天用,进度越来越快了。才十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四君子中的梅兰两图。

        她有心想试试这个行情,直接将两幅图用软布包着,寻了个时间,直接去了城区杜家老店了。

        这次薛萝进门,大伙也都认识她了。

        这次小姑娘照顾她比上次还要热络。听老板说了,这可是自己店子里的顶级大师傅呢。

        “薛师傅,你等一会儿,我去喊老板下来。”小姑娘笑着赶紧往上面去寻杜老板了。

        只过了一会儿,杜老板就下来了。

        她看着薛萝手里拿着东西,有些惊讶,“这么快就绣好一幅图了?”

        “确切的说是两幅。”薛萝将东西摆到了台子上,将东西慢慢展开,露出里面的百绸布来。

        随即轻轻的将里面的画布放开,将李牧的绣图展现出来。

        只见白布之上,寒梅傲骨,雪压枝头,色泽交相辉映,看着栩栩如生。杜老板一激动,赶紧让人将布拿着远一点,她稍微站远了有点,看着那布上的雪中寒梅图,只觉得更是如身临其境一般了。

        “好,真是技艺精湛。”杜老板忍不住喝彩了一声。圆润的脸上满是惊喜。

        她激动打开拿着薛萝,“妹子,你这开价多少钱?”

        “九百。”这是她来了之前就自己想的,她自认为自己的这副画比之前那个所谓的镇店之宝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价钱必然要高山一筹,但是自己这毕竟是观赏的画,所以做工上也少了一些,边也没有开那么高的价格。

        不过杜老板却有些不乐意了。“这价钱也太高了。妹子,我说个实在话,你这我开价五百,你看怎么样?”

        “九百。”薛萝斩金截铁。她笑着看了眼杜老板,见她满脸的纠结,轻轻笑了一下,“我这里这里只是两幅图,另外还有两幅,是完整的四君子图。你若是全收了,我这价钱给你便宜一百,四幅图三千五百块。”

        若是在了解行情之前,薛萝是万万不会开这么多的,不过光看着这些记忆普通的刺绣都能卖上大几百了,她对自己的这几幅画也很是有信心。

        杜老板一听是一整套的,心里就痒痒了。

        这幅图如果拿出去卖,她这还能往上面抬点价格,真正算起了,赚个中间的差价倒是不亏,只不过这样白白的少赚了几百块,她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

        薛萝见她这还在犹豫,就知道这杜老板又在动着什么脑筋了,她也不急,只是将画布收了起来,边收边笑道:“这东西就担心有市无价。不过杜老板这里倒是正好相反,有价无市。既然这样,我也得换个地方了,好在不是我不卖,是你不收,也不算是坏了合同的。”

        杜老板闻言,哪里还敢犹豫,赶紧着道:“行,就三千五,不过我得说好了,这只能先付两幅图的,后面的后面再给你。”

        “这个是自然的,和气生财,我也明白这个理儿,自然不会强求。”

        她这话一出,倒是显得杜老板刚刚讨价还价的显得得寸进尺了。

        杜老板抿了抿嘴,暗道这年轻姑娘心眼也忒足了,说话都能让人膈应的无地自容。不过谁让人家有手艺呢,这可是凭本事吃饭了,硬气着呢。

        将货款付清了,杜老板让人把薛萝的两幅画直接裱起来,挂在了玻璃橱窗的正面,作为新的镇店之宝展示了。

        看着挂在橱窗里,更显大气的两幅画,杜老板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妹子啊,你那两幅图可得赶紧着啊,等我这四幅图放齐全了,那可就好看了。”

        口袋里揣着这么多钱,薛萝干劲更加足了,“你放心吧,二十天给你送来。”

        出了门后,薛萝就直接去信用社里把钱给存了。

        钱财不能放到身上这个道理,她还是很懂的。

        把钱存了后,薛萝就称了几斤肉,准备回去加菜了,顺便又给李高山买了双军绿色的球鞋,这男人整天在工地上跑,这鞋子都不知道破城什么样子了。

        买完了东西,她就叫了个车子直接到了住的地方。

        刚进了门口,就看着院子里坐着一个年轻姑娘,正认认真真的坐着袁婶子之前的位置上,帮着做头花。

        许是感受到薛萝的视线了,那姑娘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明媚的脸来。浓眉杏眼,很有几分好看。

        一恍惚间,薛萝突然觉着这张脸有些熟悉,却想不清楚哪里见过。

        “是阿萝回来了啊。”袁青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薛萝在院子里,赶紧招呼着,又笑道:“这是我闺女晓珍,和你差不多大呢。”

        袁晓珍见着薛萝了,也笑着站起来打招呼,“你好,我叫袁晓珍。我妈说你经常帮着她呢,真是谢谢你了。”

        她声音清脆,让人听着带着几分真诚。

        薛萝心里生了两分好感,笑道:“你太客气了,婶子也经常帮着我们呢,”

        她边说着,边对着袁青道:“婶子,我今天去市区里买了点菜,今天中午一起吃吧,正好晓珍回来了,热闹热闹。”她天生自带自然熟的属性,只要是她愿意交好的人,用不着片刻功夫,就能跟熟人一样了。

        果然只一做饭的功夫,袁晓珍就和她熟悉的姐妹相称了。

        吃饭的时候,袁晓珍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花。

        平时里只和袁青一个人吐苦水,如今多了个说话的人,她也有些收不住嘴,再加上薛萝有意无意的引导,这说的话题都是围绕着这厂子的事情来了。

        “阿萝姐,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厂子里面的那些管人的可凶了,厉害着呢。不过他们也威风不了多长时间了。”

        薛萝笑着道:“我是听婶子说那厂子效益不好。”

        “何止不好啊,我们厂长都不想干了,从去年开始就亏损了。现在大伙都在怨着呢,说现在那些私人的厂子赚钱,咱们倒是亏钱了。不过我们暗地里都说是他们没本事。”

        这个他们,自然就是厂子里管事的人了。

        对于这个现象,薛萝倒是也很清楚,就像以前朝中的一些人守旧之人一样,担心自己的利益被侵害了,就阻止改革政策,所以朝廷才会越来越*。

        眼下大局已定,这国有的厂子要是再不跟上政策,迟早也会灭了。

        薛萝现在感兴趣的就是这个。她心里在暗自琢磨着一件事情,不过此时自己尚且实力不足,也不敢露出半点风声出来。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薛萝也没有引导袁晓珍说工作的事情了,倒是聊了聊家里的事情。

        袁晓珍对薛萝显然印象很好,她性子也很单纯,说话都直来直往的,有几分没心没肺的感觉。

        薛萝心道,这样的环境中能长成这样的性子,也是十分难得了。

        吃完发后,薛萝跟着袁晓珍一起收拾了厨房。

        袁青下午要出去摆摊子卖头花,袁晓珍也跟着一起出去了,母女两人手挽着手的,倒是有几分相依为命的感觉。

        等他们走了,薛萝才关着门开始刺绣了,有了之前的两幅图打底,这剩下的自然要得心应手了。

        这次袁晓珍只请了三天假。他们厂子在市区的另外一头,离着家里远,厂子里有吃住的地方,再加上为了节省点车费钱,所以平时难得回来一次。

        走的时候,袁青显得很舍不得,又不好在姑娘面前表现出来。只等着人走了,才暗自的抹泪。

        薛萝对于这种亲情并不十分懂,不过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让她和李高山分开,她肯定得更难过。

        不过此时她也没时间感慨这么多了,手里可还有两幅图等着绣完呢。

        毕竟四幅图一起卖,才能卖出口碑来。

        就在薛萝紧赶慢赶的将剩下的两幅图绣出来了,送到店子里的时候,那之前的两幅图已经卖出去了。而且还是同一个人买走了。

        “这么快就卖出去了?”

        她那价钱不低,这么快就卖出去了。这县城里谁这么大的手笔?薛萝心里不禁有些好奇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不好意思,晚上脑袋有些打结了,所以就这些哦,么么哒,亲们不要嫌弃哈。

        另外,明天白天要出去帮公司租房子,所以没时间码字了,更新还是得到晚上,希望亲们不要见怪哦,我是真的爱你们,求花花花花花……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