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虽然李明珠没有消息过来,不过薛萝的锦绣服装算是彻底的传开了。

        自从电视节目之后,业务部这边咨询的电话就整天响个不停。这种状况对于薛萝的厂子来说,可是再好不过了。见于谢凯之前加盟项目做得好,薛萝干脆将这扩大招商加盟的事情交给了谢凯来办。

        这可让谢凯乐坏了,整天脚不沾地的接电话,谈业务。电话多了,来考察的人也多了起来。

        谢凯每天连出门的时间都没有了,带着自己的小助理整日里陪着加盟商到处去看。

        他心里明白的很,这股风头要是利用的好,他们的厂子可不止在省内了,走到南方和北方都是有可能的。一想到日后厂子的业务做到全国各地,他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毕竟他这可是有分成的,这得的钱可不少。

        想着这个,他暗地里算了算这笔收入,“乖乖,这算下来可比之前自己老爹贩卖赃物还多啊。我这下子可真是光宗耀祖了。”

        “你一个人在哪里傻乐什么呢?”袁晓珍抱着一堆资料从外面走了进来,将资料往谢凯桌上一搁。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谢凯,眯着眼睛道:“你不会是又在想什么坏心思吧?”之前谢凯倒卖厂子里的被盗赃物的事情,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的。要不是薛总把他保了出来,只怕他现在还在里面关着呢。

        “瞧你说的什么话,我这是那种人吗?”谢凯假咳几声,掩饰了心里的心思。他可不会告诉袁晓珍,自己是因为赚了钱高兴,这说出去多难听啊。

        袁晓珍瘪了瘪嘴,指着桌上的文件道:“挪,这个就是你要的最新的加盟服装样本。因为有些样子还没上市,所以暂时保密,等上市之后再来过来。”

        谢凯随手拿起了翻了几下,笑眯眯的抬头看了看袁晓珍,”晓珍啊,你晚上有时间不,我请你吃饭,然后去看个电影?”他现在功成名就了,特别想找个熟人乐呵一下。

        “啥?”袁晓珍一本书拍了下去,对着谢凯就骂道:“臭流氓!”

        说完就红着脸气匆匆的走了。

        谢凯摸着自己的脑袋,满脸迷茫道:“我这是咋了,我啥也没做啊?”他歪了歪嘴,满脸不在乎道:“不去就不去,我自己去,我自己吃个够!”

        没约着袁晓珍,谢凯一个人也没意思,干脆把业务部的薛邵给叫上了。

        薛邵一听,一口就爽快的应了。

        谢凯心道,这果然还是男人之间好沟通,女人的心思海底针啊。

        下午下了班之后,两人就一起去了附近的馆子,准备好好的吃一顿。这个时候已经热起来了,夜市是正热闹的。外面叫卖的小商贩也比往日里多。

        谢凯拿着菜单点了几个下酒菜,又叫了一瓶好酒。将菜单给薛邵递了过去。

        薛邵接了过来,随便的点了一个菜,就没要了。

        两人虽然平时也算不上是什么铁哥们,但是谢凯是个自来熟,嘴巴能说会道,一会儿就说的口沫横飞,不过一般都是他在讲,薛邵在听着。

        等谢凯说的口干舌燥了,灌了一口酒之后,就对着薛邵道:“我说兄弟,咱们干业务的,整天不说话可不行啊。这生意就靠着两张嘴了,你要是不说话,钱就不会自己跑过来。知道不?”

        他说的这话,薛邵自己也清楚,可是他这性子就这样。说不出什么讨喜的话来,平时见了啥子大场面,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之前是跟着邱经理,后来邱经理走了,他自己单干,也只能做些维护老客户的事情了。不过这谢凯也说的对,要是不能开口谈业务,以后业务无法扩大,他这也肯定干不长了。

        想着这个,他闷闷的喝了口酒。

        谢凯见他闷头闷脑的模样,这继续说下去的兴致也没有了。心道这薛总和眼前这兄弟是一个妈生的吧,怎么这胆识差这么多。当然,他是个聪明人,即使是喝醉的情况下,他也不会当着人家的面问这种不大好听的话的。

        才一瞬间,他就整理好了思绪,举着杯子道:“来来,为了咱们业务部更好的发展,咱们喝一杯。”

        薛邵闻言举起了杯子。

        刚要放到嘴边,就听着门外传来的混乱声了。

        他和谢凯一愣,谢凯更是看热闹一样赶紧勾着头往外面看。

        只见一个女人正被一个男人拖着走,那女人拼命的挣扎着,两人旁边还散乱着一些布鞋。

        不过这灯光下,那女人的脸咋有些熟悉?谢凯努力睁大了眼睛,然后拍了拍正喝着酒的薛邵,“哎,你快来看看,那是不是咱们厂里的张慧芬?”别人他还不一定都认全了,可是这张慧芬是厂里手艺最好的,他自然也见过几次面。

        薛邵闻言,赶紧站起了身子朝外面看去,只见张慧芬果然被一个男人拉着往旁边走,头发都散了,显得很是狼狈。

        那男人他也认得,是之前在厂门口闹事的宋大明。

        “他娘的,还敢闹事!”薛邵骂了一声,就冲了过去。

        “喂——”谢凯还没反应过来,就只看着薛邵远远的背影了,他愣了愣,也赶紧跑了过去。

        此时张慧芬真是求天无门了。旁边围观的人都以为宋大明是她男人,都不敢管,她这怎么说也说不清楚,只能凭着本能的反抗着。

        宋大明看着她,怒道:“你个臭婆娘,要是不跟我回去,我让你哥嫂亲自来抓你。现在不在你们厂子里,看谁来帮你。”想着之前被这婆娘服装厂那边送到局子里关了这么些天的事情,他心里就一阵阵的火大,手下的力度更大了。

        旁边的人也劝道:“小嫂子你就回去吧,这床头打架床尾和,犯不着这么闹,就算不为了自己想,也得围着家里人想想啊。这闹出去多丢人啊。”

        “他不是我男人,我们离婚了!”张慧芬忍受着发顶的疼痛,赶紧着解释着。

        宋大明一巴掌抽了过去,“离什么离,我说不离婚就不离婚,想去外面找姘头是不是?”

        ”宋大明,你个王八羔子还敢闹事!”薛邵一把抓住了他,将他往旁边一扔。刚想上去揍一顿,又猛然想起了薛萝之前的提醒。他紧紧握了握拳头,怒目瞪着宋大明,“你是没被关够是吧。”

        “怎么又是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宋大明认出薛邵就是当时揍他的那个人,心里顿时恨得牙痒痒。他指着薛邵的鼻子骂道:“上次是被你们阴了,这次我不在你们厂子门口,你要是敢打我,我就把你也送进去关关。”

        薛邵自然知道这个,可是这么让宋大明讨便宜,他心里又过不了这么一关。看着张慧芬怯怯的表情,他心里更是不好受了。赶紧道:“你们都离婚了,你这样做,就是犯法的。”

        宋大明见他顾忌了,得意道:”离婚咋了,离婚还能复婚呢。不管咋样,她都是我的女人,你们管不着。”

        “你这个泼皮无赖!”

        “咋地,你管不着。”宋大明扬着下巴笑嘻嘻的。

        “啧啧啧,你这个贱样子,我看着就忍不住想揍你了。”谢凯在旁边啧啧出声。他以前觉得自己够不要脸了,没想到眼前这个男的更不要脸,简直印证了那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的至理名言。

        他挑眉看了看薛邵,“哎,大兄弟,你先别动手,我去找警察。”

        宋大明一听报警,瞪着眼睛道:“警察管的了天,管得了地,管不了我教训我女人!”

        “她不是和你都离婚了吗?怎么就是你女人了?”

        “不是我女人,难道还是你女人啊!”宋大明一脸不在乎的看着他。无赖一般的笑道:“少管我们的闲事,又不是你女人,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干啥?”

        薛邵见不得他这个赖皮不要脸的样子,干脆道:“她就是我女人!”

        他这语出惊人,不止宋大明,连谢凯和张慧芬都瞪大了眼睛满脸大惊的看着他。

        “啥,你说啥?!”宋大明把张慧芬往旁边一扔,走近了薛邵,指着他道:“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薛邵本来还在犹豫,见着他这张狂的模样,干脆咬着牙道:“我说她是我女人,你要是再敢打她,我就能揍死你也不偿命!”

        “哟,你还真承认了是吧。”宋大明气的脸上青筋爆出,突然冲了上去,“老子揍死你这个奸夫!”

        薛邵也不是吃素的,一瞬江,两人就扭打起来。

        旁边看热闹的都退散开来。

        眼下都说的有道理,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都不大敢帮忙。

        谢凯在一边急的不得了,他冲过去扯了几下,愣是没有把盛怒中的两人给拉开,反而开挨了几下,实在没法子了,干脆去找个个最近的地儿打电话了。

        薛萝是在第二天才从谢凯那里听到消息的。赶到警察局的时候,薛邵已经在里面待了一整夜了。

        将人领出来后,薛邵一句话也不说。

        倒是谢凯在一边帮着说好话。

        “薛总,这事情不怪薛邵,他和张慧芬处对象呢,人家这被欺负了,他这一大老爷们肯定得出头,你说是不是?再说了,现在自由恋爱,人家这两个都是单着,处对象也不犯法是不是。”

        薛萝闻言,抿着唇紧紧的盯着薛邵。刚在警察局里,她就听人家说了,那个宋大明要告薛邵乱搞男女关系,不过人家这边没证据,所以才给放了出来的。不过这么一来,这薛邵和张慧芬还真有点什么了。

        见薛邵这个鲁莽的样子,她摇了摇头,“你要是真的看中了,就早点办手续,别这么没名没分的拖着,到时候还连累人家。”说实在的,要不是薛邵也算是被她带出来的,她还真是不想管这些闲事了。特别是薛兵这两天就要高考了,她还得去顾着那边呢。

        薛邵听着这话,满脸纠结道:“我不是看上人家了。”

        “你没看上?”薛萝睁着眼睛看着他,“你没看上这么积极干啥?”

        旁边的谢凯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是啊,大兄弟,你昨晚不是也说是你女人吗?还说你们要领证的。”

        “我是看她可怜,昨天也是因为被宋大明激怒的。”他现在也有些后悔了,昨天太过冲动,说了些胡话。现在这个样子,估摸着人家都传开了,想着这个,他心里就一阵的烦躁。

        “你们真的没处对象?”薛萝半信半疑的看着薛邵。

        “真没有。”薛邵驽定的点头。

        薛萝见他这副镇定的表情,倒是相信了几分,指着他的鞋子道:“这鞋子哪里来的?”

        “上次我出去逛街,碰着她在外面卖鞋子,正好我鞋子破了,她硬是要送我一双。我给钱他也不接,我没法子,就接着了。”

        原来是这样……

        薛萝扶额,心道这误会真是大发了。要是之前还好,现在薛邵说了那样的话,那地方离着厂子也近,附近可有厂子里的人住着呢,这只怕传开了。

        这种事情毕竟对女人的伤害更大,现在张慧芬只怕也不知道该咋办了。

        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薛邵,“你这真是好心办坏事,你让张慧芬以后怎么做人。上次都说了让你别冲动,这才多久啊。我看你怎么收场!”

        说完后,她愣是不想多看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一眼,转身就走了。

        看着薛萝走了,谢凯也是拍了拍薛邵的肩膀,摇头叹气道:“兄弟,不是我说你,这事情真不上道。”他说完就摇头晃脑的走开了,只留下薛邵一个人站在原地。

        薛邵紧紧的握着拳头,使劲的捶了自己一拳头,“怎么就总是办不好个事情呢!”

        后面的事情,薛萝也没有打算管了,她对于薛邵这个人,真是打心眼里气的咬牙。你说你帮人就帮人,这瞎放什么话啊,你自己爽快了,谁给你善后啊。特别是张慧芬本身就是个刚离婚的小媳妇,又被宋大明纠缠,现在有了这些流言蜚语,以后这日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第二天她也没去工厂,在家里做了些吃的,就准备去薛兵的学校,给他送午饭了。

        刚出门下了楼梯,就碰上正准备上楼来的袁青。

        “婶子?”薛萝惊讶的看着她。“婶子今天是来找我妈的吗,她今天一早就去我大哥大嫂那边了。”

        袁青笑的有几分尴尬,“我是来找你的,是关于……慧芬的事情。”

        听着这话,薛萝心里就明了了,只怕是为了张慧芬和薛邵之间的事情。

        “咱们先上楼进屋坐坐吧。”

        两人进了屋后,薛萝就放下了手里的保温瓶,给袁青倒了水。

        袁青紧张的喝了一口,才道:“薛萝,慧芬这孩子虽然嘴上说不嫁人了,可是我知道她心里还是盼着的,毕竟她一个人,家里人对她也不厚道,要是没个好男人,以后怎么过日子啊。她这人也好,性子好,吃苦耐劳。谁家有这样的媳妇,这样日子肯定越过越好。现在她这样子,也是怪宋大明没有良心。”

        张慧芬的人怎么样,薛萝倒是也有几分认识,不过这事情可不是她能做主的。

        她叹了口气道:“婶子,说实在的,张慧芬的为人我了解,但是这是她和我哥的事情。这事情还得他们自己解决。我也不瞒着你,之前也问过了,我哥对她根本没想法,之前帮着忙,说那样的话,都是因为宋大明做的太气人了。他又是个沉不住气的,就多说了几句。”

        “没想法?”袁青惊讶的反问,又道:“可是我听着大伙都说……”

        说到这,她又反应过来,看来这一切都是人家以讹传讹了。想到这,她面露尴尬的看了薛萝一眼,“薛萝,对不住,我还以为他们都是有想法的,只不过要个人主动说而已,还准备来找你劝劝薛邵,毕竟男人都要先走这一步。不过现在看来,都是一场误会。”她深深叹了口气,“难怪慧芬一直和我说他们没关系。”只不过慧芬以后的日子,也不知道怎么过了……

        如今厂里都在说着薛邵和慧芬的事情,现在薛邵竟然是没想法的,这以后成不了,让慧芬怎么办啊。

        她心里虽然着急担心,但是又不想给薛萝增加心里负担,也一个字不再多说,直接起身告辞了。

        “我还得出去赶工呢,就先走了。”说完就准备出门。

        薛萝道:“婶子和我一起吧,现在正好要去学校看我弟弟呢。”

        “哎,好。”袁青有些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

        下了楼梯后,两人就分开走了。薛邵看着袁青的背影,心道只怕是厂子里都传开了,要不然袁婶子这样的人也不会硬着头皮找上门来了。

        她暗自摇了摇头,转身就往薛兵学校去了。

        薛兵这两天高考,薛萝担心他来回的折腾,学校食堂又没有什么营养,就给他炖了汤做了几个好菜送过去。

        学校虽然高考了,好在平时通往宿舍的楼道这边还是通的。

        薛萝在宿舍门口等到薛兵后,就领着他去食堂的桌子那边吃饭了。

        对于薛兵来说,能在这个时候得到家里人的支持与关怀,就是最大的鼓励了。吃饭的时候,他一个劲儿的讲着以后希望报考的学校,想要让薛萝高兴一些。

        “好了,快点吃,要不然愣了就不行了。”她心里知道,现在薛兵的压力比谁都大,她可不想再让他增加心里负担了。

        “姐,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上午的题我都会做。”

        薛萝笑着点头,“不管之前考的有多好,后面也要稳住,不要想太多了,知道吗?”

        “嗯,我肯定能行。”他这样说着,也顺便给自己鼓了鼓气。

        为了让薛兵保持好的精神,吃完饭后,薛萝就收拾了碗筷,让薛兵赶紧去宿舍休息。

        看着自己姐姐大着肚子来给自己送吃的,薛兵心里止不住的感动和愧疚。“姐,你明天别来了,就明天一天了,现在天气热,你这身子也不方便,出来了我也不放心。其他同学都是去食堂吃的,挺好的。”

        “哟,这还嫌弃我了是吧。”薛萝故意逗着他。

        “不是,”薛兵急了,解释道:“我就是不想你这么折腾。而且今天吃好了就行了,明天考完试后,我再去你那好好吃一顿。”

        “真的不要我明天过来了?”

        “真不用!”薛兵肯定的点头。

        薛萝见他坚持,也不给他增加心里压力了,笑着道:“行,我明天在家里给你做点好吃的,你过来吃。家里有沙发睡呢,明天过来的时候多带些行李,暑假就别回去了,在我这边过。正好你姐夫去省城办事了,你还能陪我说说话。”

        薛兵虽然不大想去麻烦自家姐姐了,但是又不好再多回绝,只好暂时应了。“嗯,我明天考完了就过去。”

        薛萝笑道:“行了,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下午好好考试。”

        “嗯。”薛兵乖乖的点了点头。“我送你上车。”

        两人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有车子在那边了,薛萝上了车子,对着薛兵摆手,“赶紧进去吧。”

        薛兵却不动,只是招了招手,等车子开动了,他才转身往学校走去。

        薛萝从车子的后面的玻璃窗,看着薛邵进了屋子,才转过了头来。心里只盼着薛兵考上了就好了,这样也算了了她一个心事了。

        第二天薛萝也没去厂子里,在家里准备好吃的,准备晚上做给薛兵吃。

        孙来香知道薛兵要过来的事情,也没有多想,但是看着自己儿媳妇大着肚子忙前忙后的,心里有些不舒坦了,埋怨道:“你这忙啥子呢,小孩子有啥吃啥,白费这些功夫。”

        薛萝知道孙来香的为人,知道她也没坏心思,也不恼怒,笑道:“没事,他这阵子高考,一直没好好休息,我这做姐姐的也没为他做什么,就做顿好吃的慰劳一下。”

        孙来香闻言,心里舒坦了一点,当初她儿子李长河高考完了回来,她倒是也是当个菩萨供着的。

        不过看着自己儿媳妇拿着大锅铲的样子,她心里还是不得劲,干脆走过去抢过薛萝手上的锅铲,将她往旁边推了推,“行了行了,我来做,别累坏我孙子了。虽然没你做的好吃,好歹也能下口。”说着就拿着大锅铲挥了起来。

        薛萝见她这样,笑着挽着她的手臂道:“谁说的,我妈做饭最好吃了。”

        孙来香闻言,嘴角微微的翘起,脸上却还故意板着,“就知道贫嘴,赶紧去休息,待会做好了喊你。”

        “哎,谢谢妈。”薛萝笑眯眯的出去了,准备去备些饭后水果。

        两人忙活了一阵子之后,终于做出了一顿丰盛的饭菜。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都七点半了。

        “怎么还没到?”薛萝纳闷的打开了大门看了一会儿,没听着声音之后,又关上了门。

        孙来香可不让她挨饿等着,赶紧去厨房里端了一碗汤出来。”他是个大小伙不怕饿,你可不能干等着,先喝点汤,待会来了再跟着一起吃一点。”

        薛萝也知道自己身子不能挨饿,接过汤碗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等一碗汤水见底了,薛兵也没见着人影。这下子她开始担心了。以她对薛兵的了解,是绝对不会突然就爽约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想着这个,她也坐不住了。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出门去。转了两圈之后,她转身对着孙来香道:“妈,我去楼下打个电话,让我哥去找找去。”

        孙来香见她要出去,赶紧道:“你等着,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匆匆忙忙的去楼下打了电话。

        薛邵听到保安传的消息后,也赶紧穿了衣服,往薛兵的学校去了。

        一直很晚了,薛萝都没有等到薛邵这边的消息。

        孙来香劝道:“你哥都去找了,你别担心,赶紧着回去休息去,明天一早,咱们再去学校看看。”

        薛萝摸了摸肚子,叹着气点头,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有心无力。

        虽然躺在床上,倒是到底半天也睡不着。心里想着薛兵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

        辗转到第二天早上,李家的大门才被敲响了。

        薛邵带着两个黑眼圈,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口。

        一进了屋子,他就满脸有气无力道:“薛兵出事了。”

        薛萝和孙来香闻言,都大惊失色。

        “出了什么事了?”薛萝提着一颗心,心里想着各种可能。

        “学校说他在考场作弊。从昨天下午之后,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原来薛兵在考场上考试,结果有个小姑娘扔了个纸条给他,当时就被监考老师抓到了。

        证据在手,那姑娘也说是给薛兵的,薛兵百口莫辩,当时就被带出了考场,考试结束的时候,处罚结果也出来了。薛兵因考场舞弊,被取消高考资格。

        “怎么会这样,薛兵怎么可能抄袭,肯定是被人陷害了。”薛萝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抄袭的。

        “可是现在人证物证的,谁也说不清楚。反正薛兵现在是不能再参加高考了。他本来就一心想着读大学,现在没了这个念想,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这孩子,就是自尊心重,现在肯定不知道躲在那里呢!”薛萝紧紧的皱着眉头。她对着薛邵道:“你先回去休息,我现在去找几个朋友帮忙找找。”薛萝说的朋友,自然是宋国柱了,想着他人脉广,又对县城熟悉,找人自然容易多了。

        薛邵虽然和薛兵关系不大好,可是这种时候也念着兄弟情分,哪里还有心思休息,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们一起去找吧。”

        宋国柱虽然不是管警察这一块的,不过也是能说得上几分话,当即就打了电话人,让人帮忙留意。

        只不过这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找一个人可是跟大海捞针一样。

        等了两天都没找着人之后,宋国柱也没法子了。

        “他会不会回老家去了,年轻人嘛,出事了肯定是会想着往家里跑的。”

        “这个也有可能。”薛萝点了点头,转身对着薛邵道:“大哥,村里也没有装电话,联系不上,要不你回家去一趟,不管在不在,都先回来再说。”

        “那个小兔崽子,要是被我找到了,肯定要好好揍他几拳头。”薛邵嘴上说着气话,眼里也是一片的担心。想着这个兄弟平日里虽然和自己不咋样,可是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哪里真的一点情分也没有。只要想着他怎么样了,心里就一阵阵的害怕。

        两人也不敢耽搁,出了门之后,薛邵就直接去了车站。

        薛萝这边心里放心不下,又想了法子,去复印店弄了许多寻人启事,准备先用用老办法再说。找人帮着贴了寻人启事后,她又去了一趟报社,花钱买了个版面,登了一则寻人启事。

        等这些事情安排好了,薛萝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薛兵是她来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认下的亲人。她实在是不想他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她心里暗暗叹气,只希望薛邵那边能有好消息了。

        不过下午的时候,薛邵这边就来了。同时来的还有李兰花。

        李兰花一进屋子,就闹开了,坐在椅子上抹着泪大哭,“这个混小子到底去哪里了啊,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说着又指着薛萝骂着,“都是你这个惹事的,当初说不让他考大学,你非要他考,现在考的人都不见了。你说该咋办啊?!都是你个惹事的啊……”

        旁边的孙来香一听,桌子一拍,叉着腰道:“你个老东西,凭啥子说我儿媳妇,你要是再闹,老娘就把你扔出去!”

        这下子李兰花也不怕她了,抹着鼻涕哭道:“你扔就扔,反正我儿子不见了,我也不想活了啊。”她说着越发的哭闹起来。

        薛邵看着她这个样子,一阵阵的头疼,又看着薛萝冷着脸,就知道自己妹子心里肯定不舒服了,赶紧扯着李兰花,“妈,你别闹了,大妹也不想这样的。”

        李兰花不依不饶,“她不想,你倒是让她赔我儿子啊。要不是她非要兵子去考大学,兵子也不会考试作弊了。呜呜,都是她害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