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虽然李明珠掌握了林素心的存款的金额,但是却不能拿出来作为对付林素心的证据,毕竟这些都不是李明珠通过正规手段得到的信息,拿出来反倒会被她倒打一耙。

        李明珠心里也清楚这个情况,之不过心里有些意难平。她眉头紧蹙,“我觉得,这事情不止林素心参加,家里的那位老头估计也知道。”

        薛萝闻言,摇了摇头,“明珠,你打压林素心我支持,但是你如果想动你父亲,我倒并不是很赞同。你如今的成就和地位虽然是和自己的努力分不开,但是你要承认,这和你的家庭也是分不开的。如果没有你父亲的背后支持,外人会这么帮助你吗?”

        为了让李明珠清醒,她直接一针见血让李明珠认清事实。

        “那又怎么样,难道就让我妈这么白死?”李明珠的眼眶也变得红了。眼中满是愤恨。

        “明珠,这件事情你要理智一点。不说当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就说你母亲,也不一定同意让你走上这条路。他生养了你,你就不能动了害他的心思。林素心才是源头,打压她,才会让你母亲高兴。”她伸手握住李明珠的手,安抚道:“明珠,只有你过的开心,你的母亲才会高兴。答应我,暂时不要动你父亲。”

        李明珠低下了头,没有回应。

        薛萝知道,李明珠心中这么多年的怨恨,再加上知道真相那一刻的愤恨,一下子是不能平复的,眼下她能够这么平静,已经是难得的了。

        她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你先别冲动,从长计议。”

        没有家族庇护的女人,过的有多艰难,她比谁都清楚。当初她要是有个得力的母家,也不至于被昏君送去和亲了。如今李明珠为了报仇自断庇护,这种事情她一点也不赞同,

        比起幽怨的报仇,她更愿意选择现世的舒坦。

        也不知道李明珠到底听进去没有,自从这次之后,她就没有在薛萝面前说李父的什么话了。如今两家离着近,她来薛萝家中也方便,三天两头的过来找薛萝。

        这边难得有个熟人,孙来香也很是高兴。毕竟这小区里面都住的是有身份的人,一看这就不好接近。有了李明珠过来时不时的陪着说说话,她也觉得好多了。

        薛萝陪着孙来香在家里待了几日,等孙来香这边适应了一些了,就开始去省城厂子这边了。

        如今老厂搬过来,她也有一堆事情要处理。

        闫丽的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按着薛萝在电话里面的指示,把江城来的员工都做了妥善的安排。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安排起来也没有多大的困难。最重要的是现在刺绣的工人加入进来了,省城这边的刺绣工作也比之前轻松了一些。

        薛萝担心张慧芬管不来这么多人,准备再安排一个人一起管理。不过来到厂子之后,看这张慧芬管理的有模有样的,就打消了这个心思了。

        这次见到张慧芬,倒是和上次又不同了。不止气色好多了,心情看着也比之前愉快。

        “待会你把家里的地址给我吧,得空了,我和你哥去看看你们和婶子。我还没看过孩子呢。”说起来她这也是孩子的大舅母,这么长时间都没去看过,确实不像话。

        薛萝听到这个,才知道她这么高兴的原因了。如今薛邵也跟着老厂子的人过来了,两夫妻在一起,张慧芬自然也比之前高兴多了。

        “行,我待会把地址给你们。不过嫂子如今这工作任务加重了,可得比之前受累一些,要是有困难,就和闫丽说,到时候给你加个助手。刺绣的工作可是咱们厂里的重点,可不能有半点马虎。”她这也算是变相的提醒张慧芬,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到工作安排。

        张慧芬愣了一下,才道:“我现在倒是没遇上什么事情,要是以后有事情,肯定和闫厂长说的。”

        薛萝在各个部门视察了一遍之后,又去让人找了袁青到办公室来。

        袁青这次是跟着薛萝他们一起来省城的,不过她暂时和袁晓珍住在厂子里,准备后面和薛萝一起把一品香在省城的市场给稳定了。

        一品香如今在省城这边有了好几家分店了。袁青和张菊花平时都会过来视察,对这里的环境也很熟悉了。按着薛萝的想法,如今张菊花这边主要在江城,管理周边的生意,但是要发展省城以外的生意,她还得培养一个人起来。袁青虽然没有张菊花这样爽朗的性格,但是胜在有文化,而且很是稳重,最重要的是,袁青这人见着大场面很淡然。就像之前去政府办事,张菊花总是束手束脚的,袁青虽然客客气气的,但是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慌乱。这样的人只要朝着这方向培养,以后还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人员的。

        要发展事业,她必须有自己信得过的左膀右臂。

        “薛总。”袁青从门外走了过来。

        薛萝伸手让她坐到了一边,“这几天来省城适应了没有?”

        袁青笑着坐了下来,温和的笑道:“晓珍在这边,我哪里有什么不适应的。这几天我也顺便去一品香看了的,生意都挺好的。附近虽然也开了一些其他的点心店子,抢了一些生意,不过咱们还是比别的店子客人多。”

        薛萝闻言,笑道:“让你先休息几天的,你倒是先忙上了。不过婶子你这样,我以后可能少操不少的心思。如今一品香的铺子虽然越开越多,但是缺少管理,我担心以后越做越大了,咱们就更加不好管了。所以想和婶子你商量一个解决的法子。”这也是她不敢贸然将一品香搬迁扩大的原因之一。

        袁青显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她点点头,“是啊,前阵子我和菊花轮流去各个店子看,难免有些师傅偷工减料,中饱私囊。有些人短秤,把多余的钱往自己的口袋里放。这样的事情不止给公司造成钱财损失,也把名声弄得不好了。”

        薛萝认真道:“这些弊端都是管理上面的事情,咱们摊子大了,又没有那么多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我想改变一下管理策略。”

        “薛总的意思是?”

        “和锦绣一样,加盟管理。当初锦绣是因为要打响品牌,所以才使用了这种加盟的法子,结果这法子施行以来,不止管理上面简单许多,而且也不担心会有人从中做手脚。那些加盟商自己为自己做生意,也更加尽心尽力了。如今一品香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完全可以用这种法子来做。当然,锦绣可以直接提供成衣,但是一品香就只能提供原材料了。所以后面我们会在每个省份设立分公司管理这些加盟商。总部设在省城。”

        袁青听了,仔细一琢磨,脸上露出了赞同的笑意,“这法子虽然新鲜,但是有锦绣这边的成功经验,咱们实施起来也很容易。薛总什么时候想用,咱们和菊花说说。”

        “菊花姐这边就负责县城公司那边,这件事情,我想让婶子你来做,你有没有这个信心?”

        “我?”袁青惊讶道。

        薛萝点头,“嗯,菊花姐这边如今家里人才到县城来,所以以后肯定顾不过来,婶子如今正好在省城,这事情你来办还是比较合适的。当然,也要看婶子有没有这个想法了。”

        “我倒是没问题,只不过菊花这边……”袁青有些为难,毕竟之前都是张菊花主持大局,如今把重担落在自己身上,到时候张菊花这边难免会有想法。

        薛萝看她这样子,也知道她顾忌什么了,笑道:“菊花姐这边我来管,只要婶子有信心办好这个事情就行。”

        袁青轻轻颔首,“嗯,这个事情我会尽力办好的。”

        后面薛萝也给张菊花那边去了个电话,说明了这件事情。

        张菊花听完后,沉默了一下,才憋不住道:“妹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能力不行,所以才不让我干这事情的。”

        “瞧你说的,江城公司是咱们的老根据地,你在那边坐镇,我才能放心。袁婶子如今就是负责业务方面的事情,这是两头分工,谁也不耽搁。我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我姐夫不得怨我啊。”

        听薛萝这么说,张菊花心里才好想一些了。“妹子,你心里没这么想就好啦,我这个人性子直,啥子做的不好的你也直接说。”

        “行,我肯定什么都说。”薛萝笑着应道。

        挂了电话后,薛萝眯着揉了揉额头。她和张菊花相交这么久,自然也有真心。但是一码归一码,张菊花这能力自己捣鼓些小生意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想要管理一个发展快速的公司,还是欠缺了一些。

        晚上回去后,薛萝就和李高山说了自己的打算了。

        李高山倒是觉得没什么,男人总是觉得女人的小心思太多余了。

        不过见自己媳妇心里有心事的样子,他赶紧拥着她,笑道:“这样吧,你既然觉得心里有亏,等我们省城这边的房子建好了之后,到时候分一套给菊花姐他们,也算是补偿了。”

        李高山之前在省城买中了几块地,除了给薛萝这边盖了厂房之外,还剩下一大块正好做地基。李高山准备把这个地方建成一个小区,一部分用来做员工福利房,另外一部分就用来出售。

        薛萝对于这个提议却并不赞同。“房子倒是小事,但是我担心……”人心会变。如果一直对一个人好,她便越发习惯了,日后要是有一丝一毫的不好,这心就会变的越发的可怕。

        她对张菊花固然有真情,但是若是在有可能危害自己的前提下,她便要多考虑一些了。

        李高山不明所以,问道,“担心什么?”

        “没事,我就是担心菊花姐不喜欢省城呢,以后再说吧。”

        “也是,她才在县城稳定下来呢。”

        旁边的摇篮里面的孩子在咦咦啊啊的叫着。李高山赶紧站起来去抱着孩子。

        小包子如今已经长开了,眉眼间有几分李高山的影子,嘴巴却继承了薛萝的,看着红润润的,煞是可爱。

        薛萝接过孩子,随手撩起衣服,就开始喂孩子了。

        “咿呀。”小包子张嘴就含住了。

        李高山在一边,眼睛都直了,带着几分醋气道:“待会送到妈房里去吧。”

        薛萝瞄了他一眼,“妈平时也没睡个好觉,咱们自己带两天,让妈好好歇息。”她伸手摸着自己孩子的脸蛋,心都软成一滩水了。这可是她的宝贝呢。

        自己媳妇都说这话了,他自然不能做一个不孝子了。只好满脸哀怨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霸占自己的位置。

        薛萝见他这副黑脸的样子,笑道:“和你自己的儿子吃醋,你羞不羞啊。”

        李高山凑了过去,在自己媳妇脸上亲了一口,满足道:“媳妇,咱们现在的日子可真是好,真是什么也不缺了,有时候想想,真是跟做梦似的。”

        薛萝靠在他的身前,挑起嘴角温柔的笑了起来,“是啊,真的跟做梦似的。”这若真是做梦,也希望长睡不醒。陡然间,她脑袋里又想起了之前在饭店看到的人。就算是那个人,如今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了,又有何惧?

        为了一品香顺利转型,薛萝在省城这边暂时城里了一品香业务分公司。袁青作为分公司的负责人,专门负责公司转型加盟商的项目。

        为了招入有能力的人,薛萝准备去省城大学那边联系一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这个时候,大学都是包分配的。基本上一毕业,也能有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很多大学生宁愿去国营的单位抱着铁饭碗,也不愿意到这种私人的公司来打工。

        好在薛萝的一品香曾经也是出了大风头的,又是在国宴上路过面的,这样的企业和别的公司又有不同了。

        对于薛萝的到来,省城大学周校长还是很重视的。如今国家政策变了,文人们也都慢慢的放下了自己的清高。锦绣和一品香是全国闻名的大公司,他们自然也更加高看几分。

        薛萝说明了来意后,省城大学周校长有些犹豫。

        “现在出一个大学生也是很困难的,我们要充分考虑学生的想法,不能随便的分配。”

        “这个我知道。”薛萝笑了起来,“但是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留在省城的,所以我想这个还是有可以商量的余地。”见周院长还有些犹豫,她又道:“当然,就像周校长所说的,要顾忌学生们的想法。所以我想可以在学校里面宣传一下这个事情,兴许有学生愿意。”

        她不动声色的端着茶杯喝了口茶。

        “我们公司虽然不如国企那样,但是发展也算是迅速的,只要学生们有想法好好干,日后的机会不会少。而且待遇方面,我自认为我的公司员工待遇不比别家的差,甚至更好。而且现在国企每年都有很多的学生分配,这种压力会越来越大。学校这边是否也需要寻找新的分配单位?”

        周校长闻言,静默片刻,才轻轻颔首,“好吧,我会把这个消息在各个班级说清楚。如果真有学生愿意去,我们也会支持的。”

        薛萝轻轻笑道:“那就先多谢周校长的帮忙了。”

        周校长无奈的摇头,“哎,一切都是为了学生们,只希望贵公司日后能够说到做到,别让这些学生们埋没了。”如今政策慢慢的变了,按着这样的趋势,日后分配制度会不会取消还真是一说,如果真的没有分配了,给学生们都谋求一条出路也是好的。

        谈完了事情之后,薛萝又顺便去看了薛兵。

        薛兵一听门卫说有人找,赶紧从教室跑出来了,看到薛萝后,他惊讶道:“姐,你怎么来了?”

        “我和你姐夫都到省城了,以后就住在这边了,你这星期放学后就去我那边,家里房间多,不用你睡沙发了。”

        薛兵闻言,腼腆的笑了起来,“睡沙发也挺好的。”他又道:“阳阳也来了吧。”他上次匆匆忙忙的逃课回去看了一眼,愣是被骂回来了。都没有好好的看过自己的外甥呢。

        “都来了,你要是不想住学校,回家住也挺好的。家里有书房,不影响你学习。”薛萝自来就把这个弟弟当做至亲的人,如今日子过得好了,也想要好好照顾他。

        薛兵却不大乐意,“同学都住校,我在这住着也挺好的。以后周末去你那边就好了。”

        “行吧,你都长大了,我也不迫着你。”薛萝又掏出了一些钱来,“这次是来你们学校谈事情的,所以没带东西过来,这些是生活费,平时别舍不得花。”

        “姐,我可不要,我这有钱呢,”

        “你哪来的钱,又干啥了?”她可不信李兰花舍得给多少生活费。

        “是学校有补贴。”对于他们这些从农村来的孩子,学校不止会发放生活用品和衣物,还会给一些生活费。“我还找了份家教的工作呢。平时也能挣些钱。”

        薛萝闻言,皱着眉头道:“家里又不是没钱,干什么把自己弄的那么辛苦,给你钱就拿着,以后你有出息了再还给我。现在你最主要的是读书,别的心思就别操了。”

        “姐……”薛兵抿着嘴,眼神坚定。

        薛萝看着他这个样子,叹了口气,“你长大了,也不听我的了。”她突然觉得有了一种吾家少年初长成的感慨了。

        “不是。”薛兵急了,“我就是想靠自己了。我已经读大学了,我要自立。”

        看着他这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薛萝忍不住笑了起来,“得了,大学还没毕业呢,就在这里充大人。”她摆了摆手,“行啦,你不要钱也行,这周去我那里,我给你做些好吃的,对了,厂里的衣服都做好了呢。这换季了,你也该换换衣服了。”

        “……”他整天穿着锦绣的衣服,人家还都以为他家境富裕呢。

        “薛兵,刚刚那人是谁啊?”薛萝刚走,就有人过来问薛兵了。

        问话的是薛兵系里面的女同学,叫白茉莉,长的很有江南女人的温婉秀丽,平时性情温和,在同学中口碑非常不错。不过薛兵对她印象却很模糊,事实上,他对每个女学生的印象都不大清楚。

        不过他还是客气的笑道:“是家里人。”

        “哦,难怪看着你们有点像呢。”白茉莉笑着道。

        “嗯。”薛兵腼腆的笑了笑,秀气的脸上带着几分红晕。他一向不大习惯和女孩子接触,眼下难免有些不自在,笑道:“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大步的离开了。

        白茉莉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眯。

        锦绣和一品香在省城大学招聘的事情第二天就在学校传开了。

        不止快毕业的学生,就连一些低年级的学生也在讨论这件事情。读了大学,大家最在意的就是以后能分配到什么单位去。

        薛兵在食堂里吃着饭,听着大伙谈论这些事情,才知道原来他姐姐昨天说来谈事情,说的就是这件事。想到这,他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能够到省城来发展,还能招聘大学生,这说明他姐姐的事业发展的已经非常的大了。

        对于在去私人企业工作这件事情,大部分的学生还是排斥的。不过少部分的学生却选择去试试。

        一来是薛萝开的福利待遇都不差,二来,也是考虑到国营企业不缺大学生,他们去了也不会受到重视,如果去了这种正在发展中的企业,发展机会肯定会更多。

        抱着这样的想法,倒是有些人选择去报名了。

        周校长见果然有学生愿意过去,也开始重视这次的学生分配。专门安排了两个老师负责这件事情。

        薛萝得到消息后,专门和袁青来学校办了一场面试会议,从这批学生里面择优录取了一些人。因为已经是大四了,课程并不多,薛萝按着他们上课的时间,让他们空余的时间来公司上班,算是提前熟悉公司,等毕业后,就正式开始参加工作了。

        这种安排对于学生们来说无疑是个惊喜。他们先出来熟悉公司,就比在学校的同学提前半年走入社会了。

        薛萝把这批人分成两拨,一拨分到了锦绣服装厂,另外一拨交给了省城这边的一品香业务部。

        有了这些人的加入,袁青开展加盟商项目就容易多了。

        这些人虽然都是学生,但是毕竟文化程度高。接受新东西也比别人容易一些。袁青本身也是文化高,和这些学生交流起来也没有问题。

        业务部这边有了袁青来做,薛萝也算是可以暂时撒手了。袁青虽然年纪已经不年轻了,但是做事却很是稳重。

        周末的时候,张慧芬和薛邵提着东西过来了。

        孙来香看着他们大包小包的,笑着眯了眼睛,“你们来就行了,干啥拿东西来,多见外啊。”

        张慧芬笑着道:“都是一些补身子的,也不值什么。”

        进了屋里,见到薛萝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她笑着坐了过去,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她眼中也露出了几分艳羡,“这孩子可真好看。”

        薛萝闻言笑了起来,她心里虽然乐呵,嘴上还是谦虚道:“还小呢,这以后还不知道长的好不好看。”

        孙来香不乐意了,“我大孙子肯定好看呢,你和高山都好看,他还能不好看?”

        “婶子说得对,这孩子肯定好看。”张慧芬在一边笑着接话。

        薛邵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薛萝见状,笑道:“哥哥嫂子现在都在省城,倒是可以要一个了。”

        张慧芬下意识的看了眼薛邵,然后红着脸低下了头。“以后再说吧。”她也想要啊,都这个年纪了,人家的孩子都满地跑了,她这还没个影子呢。

        薛邵在一边没说话,不过他偷偷的看了几眼孩子,显然也是想要的。

        薛萝见状,心道要是张慧芬和薛邵能有孩子了,兴许薛邵这心就能定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孩子就睡着了,薛萝抱着孩子回了房间,张慧芬见状也跟了上去。

        到了房间的时候,张慧芬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阿萝,你说你哥心里有我不?”

        薛萝正在给孩子盖被子,听到这话手一顿,“怎么了?”

        “不是的,这几天虽然他在我身边来了,可是我心里总不踏实。之前我也提过孩子的事情,他没有很想要的意思。”

        “是不是不想给你压力?”薛萝开始睁着眼说瞎话了。

        “我也不知道,虽然他一直对我很好,平时生活上也挺照顾我的,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踏实。”她叹了口气,低着头道:“可能是我太贪心了,总想得到更多的。其实能遇上你哥,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了。”

        “嫂子,不是你贪心。”是他给的太少了。

        吃饭的时候,薛邵总有些心不在焉的,不过却问了一些薛萝关于孩子的喜好方面的东西。张慧芬以为他喜欢孩子,心里也开始期待起来。

        薛萝也觉得他这是想要孩子了,心里也替张慧芬高兴。

        过了几天,张菊花从江城打电话过来了。宋丽蓉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

        听到这消息,薛萝又和李高山特意的开车子回去了。

        医院里,宋丽蓉满脸幸福的抱着自己的儿子,脸上是初为人母的欣喜。

        宋丽蓉总归是个女人,李高山也不好多待着,拉着张兴国一起去了走廊说话。

        “这阵子弟妹身体养好了,你们就去省城那边吧。咱们那边到时候也有房子,给你也分一套,好好在那边过日子。”

        李高山心里对这个兄弟十分的感激。当初是张兴国支持他帮助他,他才能一路上走得这么顺。他这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张兴国是分不开的。

        张兴国闻言,愣了一下,才笑着道:“谢谢高山哥。”

        “谢什么,咱们之间的交情和亲兄弟一样的。以后咱们一起好好奋斗,把远大做的更好。”

        张兴国点头,“高山哥,放心吧,以前咱们能做起来,以后就一定能做大。”

        李高山笑道:“你有信心就好。等弟妹身体好了,你们就赶紧过去吧。那边的工程可离不开人。”

        张兴国听着这话,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会尽早过去的。”

        夫妻两回去的时候,李高山顺便和薛萝提了提张兴国他们的事情。听到李高山要给张兴国分房子之后,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决定就好了。只不过以后这种事情,咱们总得商量商量的。”事情都和人家说了,再反悔也不是那么回事,她也不打算为了这事情和李高山吵架,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李高山闻言,以为是薛萝不高兴了,赶紧道:“我看就一套房子的事情,所以就没放在心上。”

        薛萝闻言,脸上的笑容冷了几分,“一套房子的事情?大哥大嫂可是你亲兄弟呢,这房子都没有给的这么爽快。兴国虽然帮了咱们忙,但是平时该得到的,咱们一分钱都没少。以后要是大哥大嫂知道这件事情了,难道不会有别的想法?”

        李高山叹了口气,“阿萝,兴国他们当初在咱们创业的时候,也帮过不少忙。”

        “我都记得。不过,当初就算是没有他们,也会有别人。高山,我不想你总是觉得亏欠别人的,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互惠互利的,我们没有欠谁的。你想对他们好,可以平时多照顾一点。但是这样大方,以后人心都会变的。”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她比谁都清楚人心的可怕。那种*会不受控制的越来越膨胀,最后甚至会泯灭人性,做出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

        “阿萝,你别想太多了。”李高山突然觉得有些不理解自己媳妇的想法了。他知道商场上面要精明,不能优柔寡断。他也在慢慢的改变,这几年,他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但是让他整天的去猜忌一个自己的好兄弟,他实在是办不到。

        薛萝见他说不通,也懒得说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以后我不会管了。”

        说完后,她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不说话了。

        李高山见状,心里有些后悔刚刚的语气有些冲了,想要道歉,又担心自己笨嘴笨舌的惹着自己媳妇更加生气,也干脆不说话。

        一个生气不想说话,一个顾虑着不敢说话。夫妻两就这么冷战起来。

        连着几天,薛萝都没有怎么搭理李高山了。

        一向享受了自己媳妇的温柔缱眷,李高山哪里受得了。整日里想着法子去逗他说话,薛萝直接爱理不理的,把某人当成空气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想给李高山一点点深刻的‘教训’了。与其以后让外人给伤了,还不如她先来‘伤害伤害’。

        不止孙来香发现自己儿子媳妇不对劲儿了,就连经常过来玩的李明珠也发现问题了。

        “你和李高山怎么了,我刚看他脸色黑黑的样子,和他说话,他也有气无力的。”

        薛萝喝着刚刚李高山端过来的热茶,闻言笑道:“没事,男人总是有些小脾气的。”

        李明珠笑道:“我看是你发脾气吧。李高山怎么可能和你发脾气。”

        “我这是先发制人。”

        “行了吧,在家里也动脑筋,你累不累啊。”李明珠笑着摇头。她将茶杯放到桌上,笑道:“阿萝,咱们之前约定的骏马图,你还记得吗?”

        薛萝闻言挑眉,“记得,怎么了?”

        李明珠有几分不好意思了,“你要是有时间,能不能抽时间慢慢绣出来,我之前答应了一个朋友,说要送给他做礼物的。他这阵子正好在省城来了,前几天还问起我呢。”

        薛萝看她眼中含情,脸色还有些腮红,明显的就是红鸾心动了啊。

        她心里不免好奇起来,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能够夺走李大小姐的芳心。不过李明珠没有主动提,她也不好去过问人家的私事,只是道:“行,你要的话,我这阵子就綉起来,不过这幅图太大了,估摸着短时间是难以绣完的,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吧。”

        李明珠见她答应了,笑道:“没问题,只要能绣出来就行了。”说完后又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知道你这阵子忙呢。要不是他问起来,我也不会主动提这事情的。”

        见她语气中带着几分尴尬,薛萝忙笑着打趣道:“看来,这个人倒是很特别哦。”

        “是我儿时认识的一个人。”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既然李明珠开口了,薛萝也不能偷懒了。之前忙着生孩子和发展事业,动了开头之后,就没有继续了。这次她又重新把图拿了出来开始做刺绣了。

        孙来香见她又开始操劳这些,有些不同意。“现在咱们家又不是没有钱了,干啥要做这个,伤眼睛的厉害。”

        薛萝笑道:“没事呢,之前欠了李明珠的,她都答应了朋友了,我可不能因为我,就让她失信于人。”

        “哎,你自己好好的注意,别累坏了。高山也是的,这阵子整天都不开心的样子,你做媳妇的,也开导开导他。”借着这个机会,孙来香也忍不住提醒自己的儿媳妇。

        她对自己儿子清楚的很,这还有谁能让她儿子不高兴的,除了媳妇就没有别人有这个本事了。

        薛萝却揣着明白装糊涂,诧异道:“是吗,可能是工作忙吧,男人嘛,难免事业心重。”

        孙来香闻言,顿时噎住了。

        媳妇这招行不通,晚上等李高山回来了,她又去找了自己儿子来劝。“高山啊,阿萝是个好媳妇,你可不能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她这是真的心里有气了。我看肯定是你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了吧。”

        李高山闻言,闷着头不说话。

        孙来香见他这默认的样子,顿时来气了。“好啊,还真是你干了对不起阿萝的事情了吧。我就知道,你这有钱了肯定就会有花花心思,之前听那些老姐妹们劝说,让我看着你,我还没觉着,现在看来是真的了。你是觉得你赚钱了就了不起了,就学人家在外面胡来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了,除了阿萝这个媳妇,别的野女人我都不认。”

        “妈,我没有,你想哪儿去了?”李高山见自己老娘想这么多,他顿时哭笑不得。

        “你没啥子?我告诉你,阿萝为了咱们家生了大孙子,又会挣钱,还对我和你爸这么好,连你大哥大嫂都念着她的好,你要是做出对不起她的是,我们就不认你!”

        李高山见自己老娘激动了,赶紧指天发誓,“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孙来香闻言,眯着眼睛满脸危险的问道:“那是什么原因?”

        “反正是我不对,惹她生气了。妈你就别掺合了。”李高山觉得这事情要是自己老娘也掺合进来,就真的越来越乱了。

        孙来香见自己被嫌弃了,干脆的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去,反正我这有眼睛看着呢。”

        好不容易回了房间,薛萝正在床上坐着看书,见他进来了,直接当做没看见。

        李高山见她这个冷淡的样子,心里顿时酸酸涩涩的,有些委屈。

        他自己脱了鞋子上了床,鼓着勇气坐了过去,“阿萝……”

        “……”没人回答。

        “媳妇儿……”

        “……”静默无声。

        “我错了。”

        “……哪里错了?”薛萝放下了手里的书,一本正经的看着李高山。

        “哪里都错了。”这次李高山学了个乖。

        薛萝看着他这个满脸委屈求饶的样子,心里也软了。她叹了口气,对着李高山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小气的人,觉得我舍不得房子,所以才和你生气?”

        李高山闻言,赶紧道:“没有,媳妇,我没这么想过。”

        “罢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薛萝还是狠不下这个心肠了。她心里只盼着,日后能够证明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她也渴望这些干干净净的感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