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孙来香发现自己的儿子和媳妇终于没有继续冷着脸了,还和以前一样的亲亲热热的,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和好了就好啊,一家人就要这么过日子。”

        李高山听着立马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媳妇,带着几分讨好的样子。这阵子冷战,真是让他憋着难受,眼下好了,恨不得好好的和自己媳妇亲近亲近。

        “阿萝,要不咱们今天出去玩玩吧,省城有一家新开的商场,里面卖的东西挺多的,咱们去看看,顺便给你和妈挑几件好看的衣裳。”

        薛萝笑着睨了他一眼,“你忘了我就是卖衣服的啊,咱们锦绣的衣服可比外面好,犯不着去买人家的。”

        “就是,”孙来香满脸赞同道:“我这衣服整天不重件的,还买回了干啥啊。”

        李高山见自己媳妇都没动心,有些小小的沮丧。

        薛萝看着他这样,笑了起来。“行啦,又不一定非得买衣服,咱们去看看有什么稀奇的东西也好。正好妈平时也没有怎么出去逛呢,咱们一起过去。”

        李高山闻言,高兴道:“好,待会咱们自己开车去。”

        省城比江城确实大很多,一些平日里的生活设施也比较丰富,光是这种商场,江城只有一家,而省城有三四家了。

        这几年南方发展的很好,再加上政策的宽松,很多新的产品都流到了中部地区来,省城这边也比以往多了一些新气象。

        孙来香一直生活在农村,后来到县城生活了一段时间开了眼界,现在看到省城的繁荣了,还是免不了有些惊奇。

        李高山任劳任怨的推着婴儿车,薛萝则挽着自己婆婆的手臂,婆媳两个逛着个个柜台。

        等到了二楼的时候,就看到里面的金饰柜台了。

        “妈,这些款式看着不错,咱们去挑一挑吧。”

        孙来香一看到那些亮晃晃的金饰,眼睛都亮了,但是听到这话后,就立马摇头了,“我这一把年纪了,就算了。还是你去看吧。”虽然这么说着,她的眼睛却还是直直的盯着那些金饰。

        薛萝笑着拉着她过去,“没事,咱们看看再说。”

        营业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着很是机灵。她见薛萝几人穿着都很不错,老太太虽然有些拘谨的样子,但是年轻的这位女士看着可是个大大方方的样子,就知道这肯定是有钱的主儿了。赶紧走了过来热情的招待。

        “请问是给哪位买的,我可以推荐几款我们柜台比较合适的款式。”

        薛萝笑着道:“给我婆婆买的,把你们店子里款式最好看的拿过来。”

        小姑娘一听,脸上立马笑开了,赶紧招呼另外一个小姑娘去拿新款过来。

        孙来香早在薛萝刚说那句话的时候就呆住了。等人家小姑娘过去了,她感激拉着薛萝小声道:“阿萝啊,你这是干啥啊,我这一把年纪了,带着也没用啊。你们才该趁着年轻多买点戴戴呢。”

        “没事,妈。这黄金也不贵,再说了,你为了咱们这么操劳,咱们也得孝顺您。你看别的老太太都戴呢,你要是没用,走出去了多不好意思啊。”

        后面那句话倒是说到了孙来香的心坎上去了。老太太之间,别的没有,就爱攀比。平日里谁家的儿子媳妇多有用,任你瞎吹牛都没人信,行不行就看着老太太身上有多少货了。一是零用钱,二是衣服,三就是这些首饰了。

        孙来香自从跟着老二一家过日子,这钱就没少过,衣服更是隔三差五的就添一件。可这首饰就一件也没有了。她也不是没心动过,可是一想到儿子媳妇赚钱也不容易,自己这吃好喝好的,也没必要为了攀比就去花这些冤枉钱,也就一直没有提过。眼下儿媳妇想到了这茬,她心里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

        她吸了口气,笑道:“啥不好意思的,我这吃穿不愁的,多少人能比我过着好啊。”

        薛萝摇了摇她的手臂,”哎呀妈,咱们能过着更好,干啥委屈自己。既然你跟着我们过日子,我们就不能让你受委屈。”

        李高山也在一边劝道:“妈,就添几件首饰吧,也用不了多少钱。”

        孙来香见儿子媳妇都这么说,心里心动的不得了,待看到小姑娘拿过来的首饰之后,终于没有任何抵抗力的点头了。

        “那就添一件吧。”

        营业员拿过来的是店子里最新款式的手镯,上面的纹路是牡丹花的花纹,看着重量也不小。

        薛萝拿起来看了一眼,又道:“还有耳环、项链、戒指配一整套看看。”

        这可是来了大客户啊!小姑娘脸上的花开的更灿烂了。赶紧又让人拿了一整套过来了。

        孙来香眼睛都直了,“这么多啊……”

        “要买就买齐全了,这样才好看呢。人家老太太都戴耳环呢。”

        薛萝一锤定音,让人把整套的收拾都抱了起来,至于手镯就直接套到了孙来香的手腕上了。

        孙来香看着手腕上的镯子,顿时抬不起手来。这么大的金镯子,这是不是在做梦啊?这要是拿回去给那些老太太看到了,还不得羡慕死啊。

        一种骄傲的感觉慢慢的将那些不舍得的心思都给冲淡了。

        薛萝拿过包好的首饰盒刚要走,就看着林素兰和刘玲挽着手过来了,李长河跟着后面抱着孩子。

        几人打了个照面,都愣了一下。薛萝最先反应过来,直接当做没看到。

        林素兰撇了撇嘴,显然也是准备当做没看到的。她和刘玲走到柜台边,就对着里面的小姑娘道:“把我前几天看到的那套牡丹花的首饰套装拿过来看看。”

        小姑娘闻言,脸上立马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这个刚刚已经卖出去了。”

        “卖出去了?”林素兰眼睛都瞪大了,“怎么就卖出去了。什么时候卖出去的,我不是说我要吗?”

        你说要,又没有买!小姑娘很想来这么一句,不过她面上还是带着赔礼的笑容道:“这东西之前没有出售,所以我们只能按照正常的销售程序走。”言外之意就是你又没有买,这东西当然能卖出去了。

        “我都和你们说了,这两天来买的!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林素兰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

        薛萝他们也不准备看热闹了,直接扶着孙来香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孙来香看了眼李长河的方向,见李长河低着头没说话,她眼神黯淡的摇了摇头,就跟着薛萝他们直接走了。

        这边林素兰还吵得正凶。“什么时候卖出去的?”那东西价格可不低,她倒是没想到能这么快卖出去。

        那小姑娘赶紧道:“就是刚刚卖出去的,人家刚还在边上呢,那年轻的女士一过来,就直接拿走了。”

        林素兰闻言,顿时跟吞了苍蝇一样。她转头看着薛萝他们离开的方向,暗自咬了咬牙。片刻后,才对着营业员讽刺道:“果然黄金就是这么俗气,也只有那些农村来的老太婆才喜欢。幸好我当时没买,要不然岂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低俗了。”

        她转身对着刘玲道:“玲玲走,咱们去看看玉器,黄金有价,玉可是无价的。”说完就冷笑了一下,拉着刘玲往另外一边的玉器柜台走去。

        等他们走了,小姑娘的脸也垮下来了,“呸,真是买不起还酸起人来了。狗眼看人低!”

        要买的东西没买成,林素兰而已没有逛街的心思了,直接领着自己的女儿女婿回了家。

        到了加厚,她才终于憋不住的将包袱重重的放到沙发上,“真是气死我了,才晚了一步,就被那个老太婆抢走了。”

        刘玲无所谓道:“妈,你之前既然看上了,干啥不买啊。非要等人买了才后悔。”

        “你以为我不想买啊。你爸就那些工资,平时这么多花销的地方,我能不考虑清楚吗。”

        刘文书虽然是省城文化局的局长,但是为人比较清高,又是高搞文化的,所以除了这套分的房子之外,还这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想到自己如今输给了一个农村来的老太婆,她心里更是气不过了。一股恶气直接撒在了李长河的身上,“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到头来一点回报也没有。人家有钱给自己妈买金饰,你怎么就没有?”

        李长河闻言,暗自的将拳头握了握,“妈,我的工资都是玲玲收着的。”

        “你交给玲玲的才多少钱。估摸着连你哥平时一顿吃饭的钱都不够。”原本还以为是把人家家里最优秀的儿子给弄过来了,没想到到头来,找的还是最没用的一个。

        旁边的刘玲见自己男人被批评了,心里有些心疼,赶紧帮着说话,“妈,长河是正经单位上班的,吃的是国家的饭,怎么能和做生意的比。再说了,我们现在不愁吃不愁穿的,犯不着和人家比。”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啊。哎,咱们娘两怎么都带着这股子傻劲儿呢。”林素兰重重的叹了口子,“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爸这边也没有个可靠的兄弟能够帮衬。如今你可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了。长河虽然到我们家来了,可是到底也是李家出来的,李家的东西自然有他一份了。”

        李长河闻言,瞪着眼睛抬起了头,“妈,那都是我哥他们自己创造的。”

        林素兰闻言,翻了个白眼,“亏你还是个读书人,手足情深这种事情就不知道了?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你平时带着玲玲多去走动走动的,把这么亲戚连起来。这别的不说,日后你们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还是行的。我听你大姨说了,那个李高山如今的建筑公司名头可不小,咱们省城很多大工程都是他们的,自己还买了地在造房子。”说到这,她看了一圈自己的房子,叹气道:“咱们这房子虽然不差,但是到底不是属于咱们家的。以后我和你爸要是不在了,你们岂不是连个房子都没住的。”

        “妈,你瞎说什么呢,你和爸怎么可能不在。”刘玲有些不愿意听到这些。

        林素兰点着她的额头,“反正多个能依仗的亲戚不是个坏事。这两天你们就去看看吧。也别再吵架了,免得越弄越僵。”认清了两边财力上面的差距,她也只好咬着牙放下那些身段了。

        刘玲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听了这么一番分析之后,也知道和李家那边闹翻了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若是处着好了,兴许能有些好处。

        沙发上坐着的李长河却一直沉默着,对于这件事的安排都是听之任之。

        为了保险起见,林素兰决定这次不让自己女儿女婿单独去了,而是和刘文书一起作为亲家,带着李长河的闺女,去李家拜访。

        刘文书本来就赞成以和为贵,对于这件事情自然是赞同的。

        “咱们家亲戚本来就少,以后和好了,玲玲他们也多个亲戚走动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想着咱们这两天找个机会上门去看看吧。”

        刘文书看着林素兰一副识大体的样子,很是欣慰。“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咱们是读书人,就得明事理。”

        林素兰笑道,“我心里都明白。”

        过了两天,刘玲他们就去县城去找薛萝他们了,去了之后才知道人家已经举家搬到省城了。

        一番打听下来,才拿到了薛萝他们的地址。

        “竟然和大姨他们是一个小区的。”刘玲抽了抽嘴角,看了眼旁边的李长河,“看来他们这还真赚了不少钱了。”她大姨那边住着的可不是一般人,那边的房子虽然年代久远了,但是房型和地段,价格绝对是不便宜的。

        李长河闷着头不说话。此时他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之前对家里人说了那些话,做了那些伤他们心的事情,现在却又要回去和他们和好,还得靠着人家过日子。光是想想就觉得抬不起头,觉得憋屈。

        刘文书倒是挺诧异的,他向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也不知道李家这些变化了。不过听到李家搬到省城了,还是很高兴的。“这样就好了,以后离着更近了,也方便走动。”

        林素兰却有些不高兴,这搬家也不知道打声招呼,让人家白跑一趟,真是不知道礼数。

        薛萝自然不知道,她就是给她婆婆买了一套金饰,就被林素兰这边给盯上了。在她看来,两边应该是这辈子都不往来的。但是看着大门口出现的几人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感慨,看来自己高估了刘家人的骨气了。

        “你们怎么来了?”语气直接。

        刘文书以为薛萝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生气,脸上带着笑容道:“我们听说你们搬到省城来了,看到这么近,就回来看看的。”

        薛萝闻言,冷笑道:“我看就不用了,省得有人又说话气我婆婆。”

        “怎么会呢,这次我们是专程来拜访的。”刘文书脸上还带着文化人的温和。

        ”阿萝,是谁啊,怎么还不进来?”孙来香抱着孩子从客厅走了过来,待看着门口站着的人后,愣了一下,片刻脸色就变了,板着脸道:“你们来干什么?”

        见孙来香出来了,林素兰就松了口气了。这老太太可比这个精明的女人好糊弄多了。

        她抱过李长河怀里的孩子,脸上带着三分笑容道:“我们听说你们搬到城里来了,就带着玲玲他们的孩子过来看看了。孩子出生这么久,可怜长河这边的人都没看过呢。”

        孙来香听着孩子,脸色顿时好转了一些了。她能对着外人冷脸,但是对自己李家的人却狠不下心来。

        趁着这个机会,林素兰对着李长河使了个颜色。李长河先是有些犹豫,待看到林素兰那眼中的警告后,赶紧抬头道:“妈,我带着孩子来看你了,也得让我们进屋吧。孩子还小,不能吹风。”

        林素兰也在一边帮腔道:“是啊,孩子前两天还有些着凉呢。”

        这话一出,薛萝这到嘴边想要赶人的话,也给塞回去了。不得不说,刘家人拿孩子来说事,真是够聪明,够无耻。

        她看了眼孙来香,果然见孙来香脸上松动了。趁着孙来香还没有开口,她先一步道:“先进屋去坐坐吧。”说着就拉着孙来香往客厅去了。

        到了客厅后,脸上最自然的就是刘文书了。他对这其中的过节都不清楚,觉得两家人唯一的矛盾就是自己的妻女不同意这门亲戚,如今他妻女都想开了,两家人自然是能够在一起和平共处的。

        孙来香本来对他们很是反感,但是看在自己大孙女的份上,也就没有那么给脸色。

        “孩子叫啥名字?”

        “叫李晶。”李长河小声道。

        听着是姓李,孙来香的脸色就更好了。她点点头,“虽然是个闺女,不过咱们家已经有了两个大孙子了,也不讲究这个了。”

        孙来香这直白的话,直接让刘玲变了脸色。她正要说话,就被林素兰暗暗扯了一下。

        刘文书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笑道:“现在是新社会了,女儿也是传后人。晶晶这孩子挺好的,比她妈妈小时候乖多了,我看是随了长河这边了。”

        “那倒是。”孙来香被这一句话挑起了曾经的回忆,“以前长河小时候最乖了,几个兄弟里面,性子也是最安静乖巧的。”

        刘文书笑道,“是啊,长河是个好孩子,咱们家里都喜欢他。”

        这么几句话下来,之前那种僵硬的场合慢慢软化下来。

        薛萝给他们倒了热茶,就抱着孩子坐到了一边。既然刘家人打着来见自己婆婆的名号,她自然也不会多半句嘴了。

        林素兰见她这样,心里有些不得劲。心道自己都这么放下身段了,还在这摆谱,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呢。

        不过她倒是稳住了,知道这个时候可不能再闹僵了,要不然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只好暗自调整了一下心情,才笑着对薛萝道:“这孩子应该是比晶晶大吧,我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就准备了一个红包了。”说着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包放到了孩子的怀里。

        薛萝暗自撇了撇嘴,将红包拿了起来。“这怎么好意思,你们这来的这么突然,我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

        “不碍事的,大家都是自家亲戚,不用分的这么清楚。”林素兰笑着说完,又对着刘文书道:“文书,你说对不对?”

        刘文书点点头,“是啊,都是一家人,这些礼节不用讲。”

        薛萝闻言,淡淡的笑了一下,“那我就先谢谢了。”然后又直接不说话了。

        面对薛萝这么不给面子,刘文书也有些不得劲了。不过一想到李家人之前是在农村的,受的教育少,自然没这么多礼数,所以心里也没有怪她。

        他对着孙来香道:“亲家母,现在两家离着这么近,我想着以后还是可以经常走动的。毕竟都是亲戚,也不该总是这么远着,你说是不是?”

        孙来香闻言,看了眼李长河,见李长河眼中带着几分请求。她心里也有些软了。再看看怀里的大孙女,那眉宇间几分像李长河的神态,鼻子也有些发酸。

        要说不怪自己的儿子,那是假的。可是怪又能有什么用呢,到底是从自己的肚皮里出来的,自己养大的。就算他做出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如今他愿意回来,祈求自己原谅,还有什么好拗着的?

        孙来香叹了口气,“以后得空了,带着孩子来看看我吧。”

        她这话一出,刘家众人都明显的放松了几分。李长河高兴道:“妈,以后我放假就带玲玲和孩子回来看您老。”

        旁边的刘玲在林素心的眼色下也勉强笑道:“是啊妈,我们会经常回来看看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薛萝是意料之中的。自己婆婆什么心性,她清楚的很。刘家这样放低身段,又有李长河和孩子为筹码,不和好就怪了。

        两家和好了,孙来香自然要留客人吃个午饭再走了。

        薛萝没有下厨的意思,孙来香觉得自己手艺有些上不得台面,只好让外面做了送过来的。

        大伙坐在一个桌子上,算是和乐融融的吃了顿午饭。

        等刘家人高高兴兴的走后,孙来香一边叹气,一边收拾碗筷。

        “阿萝,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别好打发,就这么被他们几句话就哄好了。”

        薛萝哄着孩子,听着这话,惊讶的看着她,“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这么想。”

        孙来香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知道刘家那两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可是我心疼长河啊。长河现在在他们家,就跟嫁过去的媳妇一样,还没有个娘家撑腰,这受的罪我清楚的很。以后和好了,他们也不敢对长河太过分了。”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儿也有些红了,语气哽咽道:“我知道你们都对长河死心了,可是他是我儿子啊,我不能放弃他。他走了一条错路,我总得想法子掰回来。”

        “妈……”看着这样的孙来香,薛萝心里有些动容。如今她做了母亲,就更能体会到自己婆婆的心情了。日后若是阳阳干了什么让自己伤心难过的事情,她自己也舍不得怪他半分的。

        将心比心,自己婆婆做出和好的决定,也是无可厚非的。

        “妈,我和高山都理解你的心情。你想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咱们就好好相处。你别担心了。”最多她以后多防着点,要是刘家母女真的有什么坏心思,她也不介意让他们后院失火。

        下午李高山下班回来了之后,薛萝就偷偷把这件事情和李高山说了。

        李高山对于刘家人的印象很差,对于李长河也不待见了。听到这事情后,眉头皱的紧紧的。

        薛萝伸手抚平了他的眉头,“好了,这事情妈都做主了,咱们也别多说了。不过我觉得刘家人不会这么好心,这其中肯定有些小算盘的,以后你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注意点,别太放心了。在妈面前就做做戏。”

        “我就压根没想过他们会来咱们家。以后就算是和好了,我也不可能和他们真的有什么来往的。就是我肯,我估摸着大哥大嫂都不愿意。”李高山对于刘家人之前的狗眼看人低印象很是深刻。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着自己有些文化就看不起别人的人了。

        “这样也行,你平时忙工作,估摸着也不会和他们见面的。妈这边你就不要说什么了,免得她心里不好受。”

        “这个我知道。”

        不过明显薛萝低估了刘家人的决心了。

        原本说好的过年过节的过来看看,没想到刘玲他们隔三差五的就拿点东西过来看孙来香,每次来了都赶上饭点,那面和薛萝他们一起吃晚饭。

        饭桌上刘玲虽然谈不上热切,但是也没有摆脸色。李长河倒是像一个儿子一样的和孙来香说着平时工作上的事情。偶尔还和李高山一起说说话。

        李明珠在薛萝家里碰到过一次刘玲之后,就没有再来过了。

        有事情要说的时候,也是直接打电话给薛萝,两人到外面去说。

        “你怎么和那个刘玲和好了啊,那样的人本性难移,就没什么好心眼。”李明珠因为林素心的事情,连刘家母女也给一起讨厌上了。

        薛萝喝了口茶,笑道:“人家送上门来的,推出去也不大好。反正有好处拿,我也不亏什么。”

        李明珠翻了个白眼,“我可不认为你是为了这么点好处才和好的。”

        薛萝不置可否。

        李明珠见她不想多说,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她也不相信薛萝是这种会受刘玲他们糊弄的人。她对着薛萝道:“前阵子林素心去了一趟江城,也不知道是去见了什么人了。我怀疑和她户头里面多出来的那笔钱有关。”

        “江城?”薛萝挑了挑眉,“这么多地方不去,偏偏去江城。”

        李明珠点头道,“我也觉得奇怪。”

        薛萝觉得这事情很有蹊跷,林素心之前也在她的生意上耍了手段的,但是她的生意是经过b市,又在国际上露了脸,所以没受什么影响。不过她也不相信林素心会善罢甘休。

        “她去江城能干什么呢?”薛萝眯起了眼睛细细的猜测起来。

        李明珠满脸可惜道,“可惜我之前找人查她,她似乎有些警觉了,所以很谨慎,我找的人没好跟上去。”

        薛萝闻言,笑道:“没事,狐狸总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谈完了事情后,薛萝就直接回去了,李明珠却没准备走。

        “我等人。”

        薛萝眼中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李明珠脸红的笑着没说话。

        薛萝知道她脸皮薄,也不继续打趣了,笑道:“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下次有事情就打电话,还是这里。”

        李明珠站了起来,“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薛萝走了没多久,一个身姿修长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留着板寸头,五官深邃而英俊,带着几分沉稳凌厉的气质。

        即便是最普通的米白色休闲外套穿在他身上,都显得英俊逼人。

        看到李明珠之后,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明珠,等很久了吧。”

        李明珠闻声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惊喜,“靳浱。”她微微低了头,笑道:“没等多久,刚刚和薛萝谈了会事情呢。”

        靳浱坐在了李明珠的对面,闻言,道:“薛萝?你说的就是那个画出骏马图的薛萝?”

        “就是她,你要是来早点,兴许还能碰上一面呢。”

        “是吗,那就可惜了。”他端起了一边的茶杯,放在手中把玩,“我倒是很欣赏她的画工,若是以后有机会,倒是想见上一面。”

        李明珠笑道:“你要是相见她,下次我和她说说,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靳浱轻轻笑了一下,“没事,这种事情没那么重要。对了,你上次和我说的那件事情,我找人查过了,和林素心见面的这些人,之前在江城附近的一些县城活动频繁,这段时间去了南方那边。”

        李明珠皱眉,“她到底是在做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认识这些奇奇怪怪的人?”

        靳浱眼中暗光闪了一下,笑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你离着她近,能够得到的消息比我多,以后有这方面的消息可以告诉我,这样我查起来才方便一些。”

        李明珠闻言,脸上带着感激道:“靳浱,让你为了我的事情费心思,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是好朋友,这么客气做什么?”再说了,李叔一向疼我,为了你做事情是应该的。他突然道:“对了,李叔最近在忙什么,我来省城这么久,都没有去拜访他呢。”

        “我也不知道,他的事情,我一向很少过问。不过这阵子听说好像是在忙着省城工程建设的事情。”

        “也是,如今国家要发展,李叔如今责任重大,压力肯定也不小。也不知道林素心这些事情,他清不清楚。”

        “应该是不清楚的,平时也没看他过问林素心的事情。”

        靳浱笑道,“是吗,看来李叔也是顾着工作不管家的人,和我爸倒是有的一拼。”他微微眯着眼睛靠在了椅背上,笑道:“不过等这边事情忙完了之后,我估摸着也要被老头子抓回b市去了。”

        李明珠偷偷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几分喜悦。

        李明珠这边春心萌动,薛萝这边却是有些头脑疼痛。

        这刘玲和李长河要不要来的这么殷勤。就算是做戏,也不用这么当真吧,谁都知道这里面有多少真情假意的。

        此时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饭,孙来香显得很开心,给李长河夹了几筷子菜。

        “多吃点,我看你倒是比以前读书的时候瘦了。”

        她说话的时候看了眼刘玲。

        刘玲暗自撇了撇嘴,然后皮笑肉不笑道:“妈,长身体的时候,就显胖。现在工作了,很少能胖起来的。”

        “是吗?”孙来香淡淡道。对这个儿媳妇,她热情不起来。

        刘玲大概已经习惯了孙来香的态度了,也不生气,只是闷着头吃饭。她扫了眼正在吃饭的薛萝,想着出门之前自己老娘的交代,眼珠子转了一圈,对着薛萝道:“二嫂,我大姨家里也住在这边,我看平时你们也方便走动走动,毕竟都是一家人。咱妈在这边也多个人说话了。”

        薛萝闻言,心里一动,“是吗,这样是该走动走动的,就是我们从县城来的,也不知道你大姨他们有没有别的想法。”

        见薛萝顺杆子来了,刘玲心里一喜,笑道:“这个当然不会了,我姨夫是省里的书记,他们平时对人都很好。你要是担心这个,改天我带着你们过去看看,认认门,以后来往也方便一些。”

        “这样倒是挺好的。”薛萝对着她笑道。

        旁边的李高山闻言,抬头诧异的看了自己媳妇一眼,见她笑的一脸真诚,忍不住挑了挑眉毛。随后又若无其事的低着头继续吃饭。

        他媳妇能这么爽快才怪!

        等刘玲他们走了之后,李高山就忍不住问她了。

        “刚你说要去和刘家的亲戚走动,说的是真心话?”

        “当然真心了。”薛萝满脸无辜的看着他,“没听人家说吗,人家的姨夫可是省里的书记呢,这得是多大的人脉啊,咱们在省城里面,以后也多个人照顾了,你说是不是?”

        “……”李高山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显然不大相信她的话。不过他又想不出别的原因来,只好选择认同自己媳妇的想法,“好吧,虽然人家是大官,但是咱们做正经生意,也不用太委屈自己了,就算以后和人家来往,也别受委屈,知道吗?”

        “我知道啦,啰嗦。”薛萝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就上楼去了。想到心里的计划,她暗暗勾了勾唇角。要不是刘玲说起这事情来,她还真是差点忘了,这林素心和林素兰可是亲姐妹呢。

        有了这层关系,想要查林素心就有眉目了。

        李高山看着自己媳妇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他心里如今总有一些错觉,感觉自从日子过好了,生意做大了之后,和自己媳妇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平时也都是聊着工作上面的事情,不像以前在乡下的时候那样,做什么都是亲亲密密的。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自己媳妇为了这个家这么辛苦,又给自己生了儿子,自己这样想就真的太没良心了。

        他一连拍了几下脑门,才停了手。心道,罢了,以后多关心关心自己媳妇吧,以前都是媳妇对自己温柔,关心自己,现在换自己来关心她也一样。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9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