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105章

第105章

        监狱斗殴事情经过这么一宣传,就彻底的闹开了。

        诈骗案本身就涉及到了很多人,大伙也在关注这方面的进展,如今传出了这种事情该,自然闹的沸沸扬扬了。

        只嚷嚷着这些人为了钱连人命都敢要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他们这钱难不成就要不回来了?

        都是大家的血汗钱,谁都不愿意就这么算了,直接把省城政府的大门都给堵住了。

        “省城报社竟然连这种标题都敢写,可真有你的。”

        李明珠闻言,笑道,“报社的主编和我认识,所以才帮忙写的,不用这样的标题,怎么吸引人。惊动这么大,我看他们还能有什么把戏。这次这个林素心别想被包庇。还有那个林素心,连灭口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简直就是毒妇。”

        “现在关键是看张兴国这边怎么样了,要是没人出来指正,林素心也就碍不着。”

        薛萝觉得,张兴国之所以不说出来,肯定是他和林素心之间有过什么约定。

        李明珠倒是觉得这个不是问题,“现在他自己都差点活不成了,难道还会包庇林素心?”

        薛萝微微垂眼,暗自思索着接下来的安排。

        “兴国,你怎么就不说呢,为什么不说啊,人家都不让你活了,你还这么闭着嘴巴干啥啊,你说出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宋丽蓉抱着孩子趴在张兴国的床边哭着,门边上站着一个警察。

        “你回去吧,我没什么好说的。”

        “兴国,难道你不为你的儿子考虑吗,他不能没有爸爸啊。”宋丽蓉把儿子抱近了几分。

        张兴国看着自己睡梦中的儿子,瞳孔一缩,有着挣扎。“儿子,壮壮。”

        宋丽蓉见他有反应了,赶紧劝着,“兴国,这是咱们的壮壮啊,你不是说以后要让他过好日子吗,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照顾他啊。现在外面追债的人都追到家里去了,要不是厂子里有保安,我们娘两连个安生日子也过不了了。你做出了这种事情,我们也快住不了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你和嫂子好好说说,她总会帮你的,你们两个以前也有交情。”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得出这种话。”宋丽蓉瞪着眼睛看着他,“你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我还怎么去求嫂子照顾我,你当人家都欠了咱们的啊。”

        张兴国闻言,闭上了眼睛。

        宋丽蓉还在一边继续说着,“我去求了嫂子了,她说现在这个状况,已经不是她说了算了。现在你犯法了,是国家绕不了你。兴国,你就把那些人说出来吧,要不然你就得做一辈子牢,你让我们怎么办啊?

        见张兴国还闭着眼睛,她泪水再次泛滥了。”兴国,求你了,就算是为了咱们的儿子想啊。我一个人咋带孩子,咋过日子。就算回去了,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在镇上怎么过日子啊。”

        听着自己媳妇说的这么多悲惨的可能,张兴国心里难受的不得了,他紧紧的捏住了床单,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次谁想要他的命,他清楚的很,但是即便是这样,他又能怎么办。人家有权有势的他说出来不一定会让人家被抓,还可能连累到自己的媳妇和儿子。

        如果……有高山大哥和薛萝嫂子帮他忙,他也不会这么为难了。

        现在,人家还怎么会帮他呢?

        宋丽蓉一连来了几天,都没有让张兴国开口,无奈之下,又去找了薛萝了。

        对于宋丽蓉,薛萝已经对门卫下了死命令,不让这个女人再进入厂房里面。

        宋丽蓉没法子,又在门口找了自己的妹子宋丽红。

        “丽红,你帮我的忙,去找薛总好不好,我实在是没法子了。”

        “姐,不是我说你们,自己没啥子能耐,去揽那瓷器活干啥。”宋丽红一脸责怪的看着她姐。

        她就想不明白了,本来过着挺好的日子,非得这么折腾。她这难得快得到自己的幸福了,被这么一闹腾,她以后还怎么进门啊。

        宋丽蓉如今被骂得多了,也麻木了,她只记得一句话,就是求薛萝。“求薛总再给我想个法子吧,我是真没法子了。”

        “我可不敢去,人家都不想见你了,我这去了还不得招嫌弃啊。万一人家记起我这么一号人,让我滚蛋了,我这上哪找日子去。”宋丽红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她见宋丽蓉满脸愁容的,还是生了几分不忍心。“行啦,你先回去吧,直接去找薛总肯定不行,我去找别人帮忙,看能不能帮忙说道说道。”

        宋丽蓉一听,眼睛一亮,生出了几分希望,“真的行吗,你找的谁,可靠不?”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宋丽红想着那个人,眼中带着几分甜蜜。

        等宋丽蓉回了宿舍之后,宋丽红就赶紧回车间,找车间主管请了假。又到了厂子外面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那边传来低沉的男声。

        宋丽红脸上一喜,“长河,是我,丽红啊。”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你怎么又打过来了,这边是办公室,你别经常打这边来。”李长河真是后悔一时冲动,就将电话号码给了这个宋丽红了。

        “我知道。”宋丽红有些委屈,“我没法子啊,长河你有时间吗,能不能出来见见面。”

        李长河犹豫了一会,听着她委屈的声音,心里一软,“好吧。”

        两人约在了离自己工作都比较远的一个餐馆。

        李长河到了的时候,宋丽红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温温顺顺的样子,让他心里舒坦了几分。

        “长河,对不起,你上班的时候还找你。”宋丽红红着眼睛站了起来。

        看着宋丽红这副模样,李长河心里微微有些发热,一种自我感觉油然而生。他赶紧安抚着看起来脆弱的宋丽红,“没事,你先别急,有什么困难慢慢说。”

        “嗯。就是关于我姐和我姐夫的事情。”

        宋丽红将张兴国如今遇上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当然,把张兴国陷害李高山这件事情还是扯了谎。

        李长河自然也知道她没说实话,不过又觉得她这种小女人的心态倒是无伤大雅。反而认真的思量起这件事情来了。

        关于张兴国陷害他二哥的事情,他也从他娘孙来香那里听了些,又从新闻报纸上看了。虽然并不是十分了解内情,但是张兴国做了对不起他二哥的事情,这是贴板上钉钉的,抵赖不了。

        “你姐夫的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我虽然在单位里上班,但是这种事情也管不着的。”

        宋丽红赶紧道:“我知道这事情不归你管,我只是想让你帮忙和薛总说说好话,让她能帮帮忙。我姐说,她有法子的。”

        李长河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件事情,恐怕没有可能。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嫂子那个人,我了解的很,她向来爱憎分明,这次张兴国坑了她,她肯定不会帮忙的。”他觉得,要么是这些人太天真,要么就是他们把他嫂子想的太天真了。

        这个女人,惹了她,不被她剥层皮就算不错了。就连他家里两个那么厉害的女人,都没在他嫂子手上讨得了好呢。

        “好啊李长河,你竟然在这里和狐狸精约会!”

        李长河正想着刘玲,就听到这声熟悉的暴怒声了。他赶紧看过去,就见着刘玲正和几个女人站在旁边,李长河认出,这些人都是刘玲的闺蜜。

        他赶紧站了起来,满脸紧张道:“玲玲,你别误会,我和她没什么,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你以为我会信?!”刘玲冷笑一声,看了眼宋丽红,一脸鄙夷道:“这样的货色,你竟然看得上!”

        李长河见她这么口无遮拦的侮辱人,忍无可忍道:“玲玲,你太过分了!”

        旁边的宋丽红见状,哭了起来,“长河,对不起,是我惹得你们误会了。”

        李长河见她这个识大体的样子,就更加瞧不上刘玲这个不讲理的模样了。他满脸厌恶的看着刘玲,“玲玲,你今天要是不信我,我也没话说了。咱们做夫妻这么久了,你如果连这点子信任都没有,咱们也没有必要过下去了!”

        “你要离婚?!”刘玲瞪大了眼睛。“李长河,你没良心啊。”

        她身后的几个没说话的女人也开口指责李长河,“李长河,你真是个白眼狼,玲玲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看上了你。”

        “就是,你一个一无所有的,靠着玲玲才有了今天,还敢找情人。”

        “找的还是这么个乡下妹,果然该配什么样的人,就该找什么样的人。癞□□吃不起天鹅肉。”

        “够了!”李长河突然暴怒一声,眼睛红彤彤的看着她们,然后气笑了道:“好,原来你们都是这么看我的,既然这样,那我们离婚,以后我李长河谁也不靠!”

        他说完,就直接伸手一拉,将宋丽红一起拉了出去。

        刘玲眼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终于哭了起来。

        “李长河,你要遭报应的……”

        刘玲是一路哭回家的,她的几个闺蜜本来要送她,都被她赶走了。

        到了家里的时候,林素兰正在和林素心打电话,见着刘玲进门了,她赶紧匆匆忙忙的和林素心那边说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这是,怎么哭的这么厉害?”林素兰满脸心疼的看着她。

        刘玲一把扑到了林素兰的怀里,大哭着,“妈,长河要和我离婚,呜呜……他爱上了别的女人,要和我离婚……”

        “他敢!”林素兰咬牙切齿的吼道。

        “你先别哭,等李长河回来了,我好好问问他,看看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母女两都等着李长河回来之后兴师问罪,可是李长河却一连几天没有回来。林素兰没法子,只好去了单位那边问,才知道李长河已经打电话请了长假。

        这下子,林素兰心里着急了。

        她想着家里不吃不喝的女儿,咬了咬牙,直接奔到薛萝家里了。

        “李长河,你给我滚出来!”一进了屋,林素兰就吼开了。

        孙来香见状,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了,赶紧追了上来,“你干啥呢,在我们家大吼大叫的。”

        林素兰转身对着她冷笑道:“哼,你问我干什么,你得问问你的好儿子,他在外面找了小情人,还要和我闺女离婚。这种没良心的人,你们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

        “你别瞎说!我们长河才不会干这种事情呢。”孙来香是不相信的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的。

        “会不会做就只有你们自己清楚了。”林素兰看了一圈,见李长河不在这边,她也不准备耽误时间,直接对着孙来香横了一眼,就出去了。

        等薛萝回来听了这件事情之后,只当做个笑话听了。这李长河这个窝囊样子,他能敢做出这种事情来才怪。

        李高山也不大相信,他这弟弟虽然品行不大好,但是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应该不会做的。

        见儿子和儿媳妇都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孙来香松了口气,“我也觉得长河不会干这事情。虽然那个刘玲不大和我心意,但是到底都是结了婚了,长河要真是做出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啊。”

        薛萝点头,“放心吧,长河过几天应该就会回去的。”不过李长河那个传说中的‘情人’到底是谁啊?

        要知道,在刘家母女的两座大山之下,还能让李长河冒着风险交往的,还真是有能耐啊。

        没几天,薛萝就知道这女人是谁了。

        “有人去了宋丽蓉的宿舍把宋丽红给打了,宋丽蓉也被误伤了,孩子也受到了惊吓。”

        由于这件事情比较特殊,闫丽亲自来跟薛萝反馈了。

        薛萝皱了皱眉头,“在宿舍里被打,我们的保安部门这么差?”

        “不是的,因为带人的人是薛总的亲戚,所以当时就放进来了。”

        “我亲戚?”薛萝挑眉,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凶残的亲戚了?

        闫丽小心翼翼道:“是薛总您的妯娌,叫刘玲的。”

        这件事情闫丽有些心虚,本来人家是进不来的,她当时在巡厂房,经过的时候,看到刘玲他们在门口,因为之前在江城厂房这边见过一次,所以有些印象。当时就让人放了进来了,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好在薛萝也没有追究这事情的原因,只是问了伤势情况。

        两人都送到医院了,宋丽蓉还好,只是脸上挨了几巴掌,头撞到了墙上,弄了个皮外伤。倒是宋丽红结结实实的挨了揍,脸上都抓伤了,身上也被打的青青紫紫的。

        薛萝一听宋丽蓉手上,眼睛一眯,想了想,然后吩咐道:“我们去看看人去,毕竟是在这边受伤的。”

        到了医院的时候,宋丽蓉已经包扎好了,正在照看宋丽红。

        不过看着她惊魂未定的样子,也知道是被吓得不轻了。见着薛萝来了,她眼中带着激动,“嫂子,你终于肯见我了。”

        薛萝叹了口气,坐到了床边,“哎,咱们女人都难做。但凡你男人在身边,谁能这么对你。”

        这句话说得宋丽蓉十分动容。当初张兴国在家的时候,她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罪,特别是当时孩子吓得躺在床上哭,光是想着就心疼。

        薛萝继续下着猛料,“再去看看兴国吧,把你这个样子给他看看,让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他有多失败。”

        她就不信了,张兴国看着这样的宋丽蓉了,还能够不说实话。

        在宋丽蓉再次去看了张兴国之后,没多久,李明珠就从朋友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机密。

        “张兴国终于招出来了。说出了好多人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林素心!”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