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112章

第112章

        第112章

        “这也太突然了。”袁青有些没缓过神来。

        她接到电话后,就赶紧和袁晓珍一起回了家里收拾了行李。薛萝安排车子亲自送他们到火车站。

        袁晓珍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妈是去开拓一品香的市场的,我去干什么啊?”

        “你去好好学学设计,省城的设计到底不如南方那边好。听谢凯说,南方那边现在出现了很多新样子。咱们不能光靠李明珠,你也得学,要是在那边碰到合适的设计师,也可以招到咱们锦绣来。”

        袁晓珍一听自己身负重任,赶紧点头,“薛总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学。”

        薛萝笑道:“这次去南方,没有几个月是回不来的,去了那边有谢凯接你们,住的地方也都安排好了。就怕你们去了那边不适应那边的生活。”

        袁青道:“这倒是没事,我和晓珍一起,去哪里都习惯。”

        “那我就放心了。”薛萝笑着道。

        火车来了之后,袁青便领着袁晓珍上了火车了。

        这一去,可真是半年都看不到了呢。趁着这段时间,把省城这边的麻烦人物给处理干净。

        送走了袁晓珍他们之后,时间也不早了,薛萝没有回厂里,倒是直接回了家里去了。

        她回到家里的时候,阳阳正一个人在软垫上爬来爬去的。

        他听着开门声,见是自己亲妈回来了。他呵呵一声,露出了两颗小牙根。

        薛萝走过去把他抱了起来,亲了一口,笑道:“奶奶呢?”

        小家伙听不懂,只会咦咦啊啊的叫个不停。

        “小傻瓜,什么时候能讲话就好了。”薛萝又在怀里好好的亲了几下。

        孙来香正在厨房里做饭,听着声音跑了出来,“你回来了。”

        “妈,你忙不过来的时候,就等我回来做饭吧。孩子还小,一个人待着可不好。”虽然家里都铺着软垫了,但是在薛萝眼中,孩子还不满一岁呢,根本就离不开人。

        孙来香平时也是孩子不离手的,今天却也是没法子了,“长河中午没吃饭,刚说饿了,我就给他下了碗面条。孩子我看着呢,没事。”

        “……”

        李长河离婚之后,李老三就说不管这个儿子了,直接拎着行李就回去了。孙来香虽然生气,但是也心疼儿子过的不顺,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出去过,所以就没说让他走的话。

        孙来香没开口,薛萝这个做媳妇的自然不开口。倒是李高山提过,不想和李长河还住在一起。孙来香就说等李长河找到工作了,再让他搬出去,免得现在什么都没有的,出去受苦。

        但是这李长河整天跟个软骨头一样的躺在床上是个什么意思?

        她看着孙来香去把面条端上了楼,心里更加厌恶李长河了。

        这副软骨头,做给谁看呢?

        突然,客厅的大门开了,李高山从门外走了进来。他身上带着一点灰尘,显然是去过工地视察了。他顺手把外套脱了下来,挂在了墙角的挂架上面。

        见客厅里只有自己媳妇和日子,随口问道:“妈呢?”

        “刚给长河做了面条送上去了。”薛萝如实说道。

        李高山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他今天还躺在床上?他以为别人都欠了他的,该养着他是吧?”

        他边说着,边要上楼去。

        薛萝赶紧道:“你先别上去,待会惹得妈又难过了。”上去了也是揍人家几拳头,治标不治本。

        李高山心里气不过,直接坐到了沙发上。“待会非得和妈提提,这样惯着他,早晚要毁了。”

        薛萝无所谓的撇撇嘴,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儿,孙来香就下来了,见儿子回来了,高兴的打了招呼,又钻进了厨房里面了。

        薛萝见状,将孩子往李高山怀里一放,也去了厨房。“我去帮妈做饭。”

        吃饭的时候,李高山显得很不高兴。只吃了两口,就忍不住道:“妈,长河这事情不能拖了,得赶紧让他找个工作。这样下去,会越来越颓废的。”

        “我知道。”孙来香一脸为难,“你没看到,他这几天心情不好呢。咱们先顺着他几天,等他心情好点了,再和他说这事情。”

        “妈,离婚这事情是长河提出来的,心情不好的怎么着也轮不到他吧。”薛萝觉得自己再听之任之的下去,这李长河估计就不走了。

        “话是这么说……”孙来香眉头皱了起来。

        薛萝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妈,长河是个大学生,怎么着也得出去工作,要不然,人家多笑话咱家。大哥大嫂那么辛苦,都能种菜挣钱呢。”

        孙来香想了想,道:“要不,你们给他寻个工作?他是个大学生,啥子活都能干。”

        “……”薛萝嘴角抽搐。

        “砰!”李高山把筷子拍到桌上,斩金截铁道:“妈,我是不可能给他工作的。”这样的品性,就算是自己的亲弟弟,也绝对不要想到自己的公司里去。

        见儿子媳妇都不大乐意,孙来香也不好再提了。

        孙来香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这毕竟不是自己的祖宅,自己也是跟着二儿子一家子过日子的,这把成了年的小儿子放到二儿子家里养着到底不是个长久的事情,平时也少不得劝他出去找工作。

        “长河啊,你也是个大学生,总得出去看看工作吧。”

        李长河从被子里露出了一个脑袋,满脸的胡子邋遢道:“妈,现在单位都是靠分配的,我都辞职了,哪里还能回到单位啊。”

        孙来香一听,又道:“那去找个普通的工作做着呗,反正能挣钱养活自己就行。”

        李长河一听,皱着眉头道:“我哥嫂不是有公司吗,到时候让他们给我安排一个工作不就好了,这事情不用急。”

        “你这是咋想的?!”孙来香终于气不过了,“好好的一个大学生,工作不去找,还想着靠你哥嫂,这像话吗?”

        “那你要我怎么办。要不是有这个婚姻,我现在过的好得很。咱们家要不是穷,我能过的这么憋屈吗?”

        孙来香一听他还怪被人了,索性也不管了。“你哥嫂是不会管你的,你要是不出去找工作,就回老家种地去。家里啥子都有,能养活你,别在这里拖着你二哥二嫂。”

        说完转身就端着碗筷出去了。她这儿子啊,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李长河到底还有几分颜面,被他娘这么一骂,索性也不躺着了,直接爬了起来,把自己收拾了一番,就出门了。

        孙来香见他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幸好还能听进劝。

        晚上李高山和薛萝到了家里的时候,就听孙来香讲了这事情了。

        “上午就出去了,这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工作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薛萝笑道:“妈,他这么大个人了,出去找工作是好事。至于其他的,他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情啊。”

        孙来香想想,觉得也是。兴许是被自己说了几句来脾气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想着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她叹了口气,“哎,现在看来,幸好孩子跟着她妈一起过日子,要不然得跟着受苦呢。”

        薛萝却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跟着谁都不安生。她可听说了,这刘家正闹着离婚呢。

        刘文书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薛萝那一席话的影响,回去想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和林素兰提出离婚了。

        “我不离婚!”林素兰哭喊着道。

        刘文书却已经坚定了心思,“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决定了。当初我们结婚,也是因为你的算计,现在离婚,也是因为你总是吵吵闹闹的。这样的家庭,我们怎么继续过下去。”

        林素兰一听,哭着冷笑道:“过了二十多年,你怎么就等到这个时候提离婚?还不是看了旧情人,想旧情复原啊。”

        被林素兰说中了心事,刘文书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半响,他还是道:“素兰,离婚吧,我们不要互相折磨了。”

        听到李明珠说起这个消息的时候,薛萝觉得这林素兰母女还挺倒霉的,遇上的都是同样的男人。

        这眼光也特像了些。

        李明珠知道薛萝要对付林素兰,平时也利用自己的关系网来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现在刘文书已经决定要和林素兰离婚了,但是林素兰这边死拖着,这婚还离不了。”

        薛萝笑道:“他毕竟也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这种事情,他也不会硬着来。”

        “那你准备怎么做,一直这么耗着?这个情况,他们这婚恐怕不是这么容易离的。”

        薛萝喝了一口咖啡,眼眸微眯,“我也没打算让他们离婚。什么锅配什么盖,合该一辈子纠缠。”

        李明珠闻言微愣,“那你做这么多不是白费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让他们别这么痛快的过日子。”两个人互相折腾,总好过各自去折腾别人的好。

        她抬头看着李明珠,“明珠,你有认识一些可信的官场家眷吗,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李明珠点头,“什么忙?”

        薛萝凑了过去,小声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番。李明珠听完后,瞪大了眼睛,“这样啊,好吧。”

        刘文书和林素兰闹离婚这件事情,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一传十十传百的,总有人听说这事情。

        平时玩的好的一些太太也会来劝劝林素兰,其中也不乏一些替她打抱不平的。

        “要我说,这事情还真是老刘不对,你们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他这说离婚就离婚,太不像话。”说话的是文化局的副局长夫人徐静,平时两人关系还不错。

        林素兰正在气头上,听着这话,心里的火气也跟着上来,“当初他要不是靠着我姐那边的关系,他那个背景,哪里能够有现在的地位。现在这么对我,真是忘恩负义。”

        徐静叹气,“哎,当初那么多好人家,你非不要,偏偏看中这个人,现在好了吧,人家有权有势了,就开始嫌弃你了,你说你这怎么办。他要是抱着离婚的心思,这婚估摸着也早就离了。”

        “我能怎么办啊,我这也只能死拖着了。”林素兰也是愤愤不平。

        “要我说,就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道厉害。你去他单位那边闹一回,让他知道个厉害。”

        一听这主意,林素兰犹豫了,“这可不行,多丢人啊。”

        “比起你这个婚姻,丢人可不算什么,要不然就等着被他嫌弃了。我们家老赵要是这么对我,我早就去闹腾的他抬不起头来了。”

        “这样可不好。”林素兰皱着眉头,暗自想了起来。

        “刘文书现在在接受调查了。”李明珠又带了消息来了。

        原来林素兰后来还是没忍住,在刘文书再次提出离婚后,徐静就带着她跑到文化局那边大闹一场。省里那天许多干部都在那边去视察,见到这个情况,又听林素兰说刘文书有情人,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省长当即表示,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这一下子查起来可就查的清清楚楚了。刘文书当年在农村是结了婚的,那时候没有领证,但是是在家人的见证下结婚的。结果到了城里来了之后,就和林素兰又结了婚了。

        虽然刘文书坚称自己当年是在离婚的情况下和林素兰结婚的,但是他多年不管父母,不养孩子,再加上可能重婚的罪名,已经让他这个在位多年的局长位置,彻底坐不稳了。

        “被自己的媳妇害的没了前程,这也真够丢人的,以后就算不离婚,两人过的也不可能毫无芥蒂了。”李明珠觉得,薛萝这一招可真是够高的。不过因为林素心的关系,所以她对林素兰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当初这林素兰可没少借着李家的势力,在外面瞎胡闹呢。

        没多久,刘文书的处罚结果就出来了,直接开除公职。

        “老刘,我没想到会这样啊。”林素兰听了消息后,愣是惊的不得了。

        刘文书坐在沙发上,重重的抹了抹脸,“你为什么去单位里面闹,素兰,这些年来,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我只是不想离婚,老刘,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咱们过了这么多年,你要是和我离婚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刘文书痛苦的摇了摇头。如今他一无所有,还有什么资格去见袁青他们母女啊?

        第二日,刘文书一大早又去了一品香这边,不过却没有见到袁青的人。

        店子里的员工见又是他来了,嫌弃道:“你以后别来了,咱们袁经理去了南方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人家过得好好的,你总是来干什么啊,真是烦死人了。”

        去南方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听着这话,刘文书整个人都懵了,一直到回到家里,都是浑浑噩噩的。

        等到了家里的时候,林素兰却站在大门外,腿边上还放着几箱行李。她已经没有了往日里的高贵优雅的模样了,脸上一脸的憔悴,整个人都颓靡了。

        没了公职,分配的房子也被收了回去。

        刘文书叹了口气,“走吧,去玲玲那边先暂时住着。”

        如今他们能依靠的,就只有这个女儿了。

        林素兰哭着骂道:“都是你闹着离婚,现在咱们什么都没有了,你要是想离婚,咱们现在就去,你去找你的情人去,反正我还有姑娘,死不了!”

        “不离了。”刘文书满脸沧桑的摇了摇头。

        “阿萝,我今天去菜市场,你猜我看着谁了?”孙来香提着菜篮子,一脸神神秘秘的走了进来。

        薛萝正给孩子喂着牛奶,见自己婆婆这样,好奇道:“谁啊?咱们老家的人?”

        “是刘玲她妈,那个女人在菜市场买菜呢,我看着她买肉都只买了一点点。”孙来香心有戚戚,“我前几天去听戏的时候,听人说她去刘玲她爸单位闹,结果闹得人家没了工作了,你说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很要不得。”

        薛萝笑道:“妈,人家和咱们家都没亲戚关系了,以后咱们也别管他们了,免得她一身气没地方发,又来瞎找麻烦。”

        孙来香道:“我都知道,今天看着她,我都当没看见呢。”

        她又道:“不过晶晶那孩子,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赶明儿得去看看,看她过的怎么样。按理说,长河这个做父亲的,总得给点生活费养孩子的,可是他现在自己都养不活,我也不指望他了。”

        说起那个孩子,薛萝倒是也有些心疼,摊上李长河这么个父亲,现在又跟着刘玲和林素兰,以后只怕要被教成第二个刘玲了。

        林素兰的事情解决了,薛萝心里也算了了一件事。如今没了金钱地位的林素兰,就是一只没有牙齿的纸老虎。再也不会对她造成威胁了。

        而且,恐怕林素兰一辈子都不会想到,造成这些事情的人是谁吧。

        薛萝这边清静下来了,李高山这边倒是忙的不得了。

        公司改革之后,又招入了更多的人,还有一批从省城大学招的大学生。有了人才的加入,远大建筑也越发的走入正规化了。

        “阿萝,这阵子我得去南方一趟。”

        薛萝正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李高山的大腿,一口一口的吃着他喂得苹果块。听着这话,她也不吃苹果了,直接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是生意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李高山摇头,“不是,我这次接的是个南方来的承包商。我看到他从南方那边拿来的建筑图纸,觉得很不错。咱们公司都是从政府里面拿的图纸,但是样子都不怎么好看。我听说南方现在已经有一些正规的设计公司了,专门设计建筑。我想去找一些好的公司,和咱们长期合作。”

        薛萝皱了皱眉头,她和李高山虽然平时都忙着自己的事业,但是可是很少分开的。而且去南方那么远。

        “要去多久?”

        李高山想了想,道:“一来一回,总得一个月吧。”

        “这么久?”薛萝有些不乐意,但是一想着,李高山也是为了发展事业,她也不好说不让人去。

        “你什么时候动身,我给你收拾东西。”

        李高山笑道:“就这两天。”他亲了口自己的媳妇,“媳妇,我不在家,家里就靠你了。”

        “知道我辛苦就好,在外面要是敢有什么坏心思,我饶不了你。”

        李高山赶紧双手一举,“媳妇,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有别的心思的。”

        “这才差不多,我会让人看着你的。”薛萝眯着眼睛,满是笑意的看着他。

        “媳妇,其实你不用找人看着我的,我有个好法子,保管让你放心。”他说着,偷偷凑了过来。

        薛萝眉头一挑,“什么法子?”话音刚落,就被李高山一口含住了。

        “嗯……“薛萝喘不过气来,半响才在他的唇间模模糊糊道:“待会妈就回来了。”

        “没事,咱们回房去。”李高山一把抱起自己的媳妇,大步的往楼上走去。

        李高山饱餐一顿之后,嘚瑟的抱着自己的媳妇,又在她的香肩上啃了几口。

        “媳妇,我这法子好吧,趁着我在家这几天,你把我榨干了,我这哪里还有力气去想别的?”

        薛萝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真像他说的这番,自己只怕连命都没了。

        只是自己的男人要出远门了,到底还是舍不得的。她伸手好好抱住了李高山的身子,“咱们现在的财富已经很多了,等公司发展稳定了,咱们就不扩张事业了,好吗?到时候一家人就在省城过日子,这样多好啊。”

        李高山闻言,紧紧的回抱着自己媳妇柔软的身子。

        两天后,李高山就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薛萝预感,这次李高山的南下,会给公司带来更加不一样的前景。以后的远大,一定会向它的名字一样的。

        李高山不在家里,薛萝心里总是闷闷的,为了让自己赶紧适应这种生活,她也投入更多的时间到工作中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