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183章 会面

第183章 会面

        在一个强者林立的环境中,无非只有两种人,强者和弱者。

        强者自不必多,而弱者又会有两种,一种是将那些强者最为猎物,吸收他们的经验,强大自己,另一种是在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够跟上他们的时候,最终选择离开。无论是那一种情况,对于晓的人来,这些都没关系,对他们来,只不过多费一些时间罢了。

        宁次微微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原来是这样,倒是我想多了。”

        蝎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没事,现在我就把组织的信物给你吧。”着,黑色的黑底红云的晓之风衣的衣角露出一摆,一只干枯的手伸了出来,皮肤枯黄感受,从关节处才能看到那些木质的精妙的滚轴,如果不是关节,是一双老人的手,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宁次只是扫了一眼,就被蝎手中的那枚戒指吸引住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仅剩的那一枚晓之空陈的戒指了吧……是什么时候取回来的呢?原来剧情还是发生了一些转变……在原著中这枚戒指可是一直保存在大蛇丸的手中,晓组织的正式成员,也都只有那九枚戒指罢了。宁次心中想着,但是还是在细细的打量着那枚空陈戒指。

        粉红色的空陈戒指带着一种妖冶的色泽,上面的“空”字是由细的黑色咒文组合而成,只有细看之下才能发现,其他的戒指上面的也是如此。戒指的戒身是银白色的,有着金色丝线一般的花纹缠绕其上。细细观察之下,这枚戒指仅仅是外貌就显得极为的不凡。

        宁次接过戒指,向其中注入了一丝查克拉,随后表情一惊,似乎有什么发现。

        蝎看到宁次的表情,显然是知道宁次为什么惊讶,“你这枚戒指,是晓之空陈,是左手的尾戒,戴在左手的拇指上,组织里面还其他的九枚一样的戒指,只不过他们都在不同的手指,十枚戒指加起来,正好是一双手的所有手指。”

        着,迪达拉嘻嘻一笑,将右手从袖口中伸了出来,将手展开,右手的食指上正好有一枚青色的戒指,上面有一个黑色的青字。

        蝎见宁次看到了迪达拉的戒指,然后就接着道:“这个戒指一定要保管好,其中有着独特的能力,的确是有一些方便的功能,相比你刚才也发现了,对吗?”

        宁次了头,详细的端详着戒指,手上突兀的多出了一份卷轴“没错,里面是有一个不大的空间的,似乎是储物用的。”

        蝎抬起那刻板苍老的脸颊(是傀儡绯流琥的脸颊……),那双恍若真人的眼珠盯着宁次:“戒指的作用还不仅仅只限于此,借由戒指,你可以使用幻灯身之术随时将自己投影到基地中,无论是交换情报,还是寻求帮助都非常的方便,联络的一些方式也要通过戒指来实现,所以虽然组织很松散,但是毕竟还是一个组织,还是有一些义务要做到的,到时候就会通过戒指来下发,具体的一些东西都会在你手中那个卷轴中记着,你到时候了解一下就行。空间有些,最多装一些卷轴和衣物。”

        “这样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道具。”宁次了头,将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拇指上面。

        戒身上面的金色线条微微闪烁,然后戒指略一调整,变得大合适。戒指温润,而且可以和手部的查克拉形成一个微微的循环,竟然可以在局部范围内促进查克拉的活性,尤其是戴在手上,不仅没有影响结印,反而因为这个戒指,恐怕能够更快的汇集查克拉,同时刺激手掌和手指,结印的速度也会略微快上一些,虽然不多,但是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了。

        蝎见宁次戴上了戒指,于是用手轻轻的环扣了一下戒身。

        蝎率先转身:“宁次,既然你加入了组织,那么我们现在就要去见一见其他的成员了,我们现在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至少少一麻烦也是好的。”

        “就到我的那个组织里面吧,虽然算不上是绝对的安全,但是一般的忍者还是没有办法打扰到我们的。”宁次着,将方才仔细打量的戴了戒指的左手,缩进了宽大的道袍衣袖中,带头走向了来时的方向,一跃而起,站立在高高的树枝上面,一个深蹲,提纵**丈。

        蝎和迪达拉对视了一眼,自然也就跟着宁次,对他们而言,在哪里其实都无所谓,只不过花时间罢了,既然有现成的,那么他们也不介意占个便宜。

        一盏茶的功夫,几个人就已经从无河到了田之国,暮光组织的根据地内,宁次的房间相对来简单,相对于其他组织首领那奢华的房间摆设,宁次的房间中只有一扇透亮的门扉,一张木桌,上面一个茶壶,木桌边上是四个蒲团,房间的贴墙烧着檀香,平心静气之用,虽然不上简陋,但是也只能甚是清净。

        “还不错!”蝎和迪达拉两个人一致的称赞道,迪达拉的眼神微微有些光亮,显然不是恭维一词,而是由衷的感叹一声。

        宁次倒是啧啧称奇,也发现艺术家就是艺术家,恐怕这样简洁的布置反倒是更让人耳目一新,那些奢侈的装修和布置反倒是在这些艺术家的眼中落了下乘,当然,宁次不是什么艺术家,他也不知道艺术家的想法是什么,对他来,这样的布置只是符合自己的性格罢了,不需要过多的装饰品,因为他根本不会用的,享受虽然是一个好事,但是既然选择了忍者的道路,那么宁次就不会去贪图享受。至少现在的他,没有这个资格。

        “随便坐下吧,榻榻米或者这边的蒲团,都可以。”宁次摆了摆手,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这就是一个忍者家族的好处了,至少你的有些礼仪是知道的,在交往中,这样的标准的礼仪,会在不知不觉中化解彼此之间的生疏感,这也是忍者家族中礼仪的形成,而不是为了高b格的装一下。

        蝎的身体……恩……傀儡的身体现在的状态就是趴着的,所以才是一个驼背的样子,所以,他没办法坐下,倒是迪达拉没什么顾及,随便的坐在了蒲团上面,打量了一下周围房间的布置:“确实是很不错啊,宁次,简洁明了。”

        “只是随手收拾的,我对这些不太在意……”宁次笑着摇了摇头,也就在迪达拉对面的蒲团上面坐了下来。

        蝎的银白色钢铁蝎尾灵活的伸出,在两人下座之后,灵活的将扇页的门扉合上,随后身体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这样子就已经是他的休息的姿态了,行进和休息都一个样“既然如此,你们也感觉到了手上的戒指的反应了吧……”

        宁次了头:“似乎是变热了。”

        “没错,当戒指变烫了之后,就是组织发出召集令的时候,这时候就意味着你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像现在这样,然后拥幻灯身之术,将戒指中烙刻的空间坐标激活,然后你就可以投影过去。你先看看忍术,就在之前你拿出来的卷轴上面,并不复杂。”蝎随口给宁次解释着。

        宁次拿出卷轴,忍术确实是不复杂,复杂的是能够有一个准确并且稳定的空间烙印,当有了空间烙印之后,这个忍术其实相当的简单。宁次细细研读几遍之后,确定没有什么疏漏,就双手结印。

        随着最后一个印节的完成,宁次的身体一震,眼前一黑,仿佛天旋地转,随后意识好像沉入了深海中一般,四周是漫长的黑暗,随着宁次按照术式的记载,将自己的精神注入到手中的戒指中,黑暗中仿佛多了一抹亮光,一扇光亮的门扉,宁次走了过去,随后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是一个奇妙的景象。

        他的视野中似乎分成了两个世界,一个自然是之前那个他们所在的屋,他现在还是能够观察到屋中的一举一动,比如,在宁次结印了之后,迪达拉和蝎也先后结印。

        另一个世界,就是现在的这个世界,四周是一个黑色的溶洞一样的空间,部很高,似乎有着数十米的高度,内里却很昏暗,洞里面的光源就是脚下这一双巨手指甲部位散发出来的明亮的绿色的光晕,虽然明亮,但是和整个巨大的洞穴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暗淡,

        透过这稀薄的光芒,宁次看到了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外道魔像,那干枯如同朽木一般的面容,那狰狞的大张着的巨口,仿佛要吞噬什么,九只眼睛紧紧的闭着,仿佛在休眠一般,可是即使是如此,也给人一种巨大的冲击力,那种庞大的身躯带来的压迫感。

        身边的其他几个柱子(就是外道魔像的其他九个手指)一次闪动,一阵模糊之后,一个个影子仿佛凭空捏成了一般,成为泛着些许七彩光彩的黑色的影子,仿佛在阳光下形成的蜃楼一般,当他们睁开眼睛,是一阵又一阵的气息震动,那一双一双眸子透出来的,都是对自己的自信,这种自信是强者的特权,是长久以来战斗形成的信心,形成了各自的势!

        宁次低下头,看到自己也正是这样的黑色的虚幻的身体,手也是虚影,甚至可以穿过身体。

        “这次又是什么事情!才没几天吧!”外道魔像左手食指位置上面的人影,抱怨的开口道。

        很快,他敏锐的发现,似乎组织内一直空着的位置上,似乎多出来了一个人,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在外道魔像左手的拇指位置上,那个平凡的人影,这个人影没有奇怪的特征,没有绝那独特的如同猪笼草一样的外貌,没有鬼鲛那独特的造型,但是他就是静静的站在那,眼睛却仿佛纯洁的白水晶,内里镶嵌着漫天的星辰,他的眼睛没有看着你,但是你却能够在他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是一个奇特的人,至少他的能力很强,这是飞段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其实最先发现,其实不是飞段,而是在宁次位置左右两边的人,他们自然能够在出来的第一时间发现身边多出了一个人,观察力永远是忍者最重要的属性之一。

        宁次左边的正是那个绝,即使是幻影,绝的幻影也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独特的大叶子包裹住脑袋的造型,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右边的是鬼鲛这个号称人形尾兽的存在。

        在宁次打量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宁次。

        “他终于来了么……呵呵,他对计划,是不是有什么影响呢?你呢?”绝的身体内,黑绝少有的出声。

        白绝没有话,他只是在用那双黄色的如同琥珀一般的眼睛打量着宁次。

        “组织又来新人了么!”鬼鲛的声音还是那一副粗狂的语调,鬼鲛就是这么一个人,我行我素,也只有雾隐那个充斥着残忍的地方,才会有这么特立独群的存在吧,强者,我尊敬,弱者,我藐视,这就是鬼鲛的态度,很现实,也很正常。

        其他的人也先后来了,他们的第一反应也都差不多。

        外道魔像左手大拇指位置上面的蝎和右手食指位置上面的迪达拉也随后扭曲着出现,他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宁次,以他们这样的接引人的身份来介绍,无疑比宁次自己更加合适。

        很快,当零也出现在会场的时候,有轰杂的场面蓦地一肃,在所有人的意识中,晓之零无佩恩,实力最强,当然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有着很高的地位。

        显然,在此之前佩恩是知道了宁次加入了的消息的,他出来扫视了一眼大家,“我们的组织又一次迎来了新人,这一次是木叶的叛忍,相信在之前的一次会议中,大家对他也并不陌生。这一次将大蛇丸的戒指回收回来,我们晓的成员,也正式的成为了十个人!人员在这些年第一次完整,那么今天,大家有什么问题就出来吧,正好一并的解答了,宁次和飞段是新人,有什么问题么”

        飞段其实也就在宁次之前不久才加入的,所以他对这个组织了解的并不多,“我虽然加入了晓,但是我是想要将邪神教传颂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邪神教!这就是我的目的啊,我可不是为了什么世界的和平。”

        佩恩的声音本身就带着一种冷酷无情,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祇,虽然是回答着飞段的问题,但是又好像是在祷告一般的宣言:“战争的理由我们无所谓的,宗教、思想、资源、土地、怨恨、恋爱、心血来潮…这些无聊的理由都只是开战的借口而已。战争永远不会绝灭,理由可以事后再想…是人的本能在寻求战争!”

        飞段无奈的挥了挥手“你那长篇大论可没人在听啊!我有我自己的做法,有我自己的目的,我可不想把自己全都交给组织。”

        “既然加入了‘晓’,你那目的也要服从于组织。‘晓’的目的达成后,你自己的心愿也自然而然地达成了吧。”佩恩将一种无数个我成就一个大我的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

        “哼…得倒是好听…‘晓’的目的,不就是拼命赚钱么!和角都一样…这是我最讨厌的战斗理由!”飞段不屑的嘟囔道。

        “是的…目前的目的确实是为了钱…可是,‘晓’原先另有目的,这个目的需要巨大数目的金钱”佩恩不仅仅是在向飞段解释,也是在向后面不知道实情的其他人解释,包括宁次。

        “我是在迪达拉之后入伙的,还从来没从你嘴里听过详情呢!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偷偷摸摸的…”

        “你跟我闹别扭呀?呵…那我就告诉你吧,‘晓’的最终目的是要分几个阶段来完成的。一共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金钱”佩恩虽然自诩为神,但终究不是神,他目前还只是一个强大的忍者,其他的组织成员固然比不上他,但是也并不弱,所以一些时候开个玩笑也是正常的。

        “切…”

        “而第二个阶段是,以这些钱为资金,建立忍界第一个雇佣兵组织”

        “…喂喂,那不就和其他忍村所做的一样了吗,不就是完成委托得到报酬嘛…你是不是想当个都没有国家肯雇的忍村的村长啊?真没劲……”飞段大声的打断道。

        “呵…这个和一国的忍村…是完全不同的,待我从头道来。对于拥有忍村的国家而言,‘忍者事务’在国家的财政收入中占据很大比重。忍村在参与国内外战争的时候,可以赚到很多,可以,这支撑着一国的经济。就是,国家要得到稳定的收益,就需要一定规模的战争。但是当今时代只有一些战争,不再有过去那种大战了。于是国家就缩减忍村规模,很多忍者流离失所。忍者是为战争而生的,为国家拼命战斗的下场却是这样。‘忍者五大国’还好…国家和忍村都很大,信誉也好,有很多国外的委托,收入很稳定。可是…国家就没那么好了。要维持村子所需的花费并不比战时低多少,平时开销也非常大,而且如果忍村被缩减过度,也无法招架突然爆发的战争。所以我们‘晓’才要成立这样组织!不属于任何国家,在必要的时候准备适量的忍者、拥有必要的力量,从所有的国和忍村那里接受战争委托的金钱雇佣组织!起初以低廉的价格得到所有战争的委托,控制战争市场;然后,使用‘尾兽’发动适合市场规模的战争,随后就能独占支配所有的战争!同时,大国的‘忍村’也会崩溃…他们不得不雇佣‘晓’…之后我们就能开始实行真正的目的了…目的的第三阶段…就是征服世界…”

        “征服世界!!!!”宁次之前没有插话,他只是在认真的听,其实他知道这一段话,但是当真正在自己面前出现这一幕的时候,宁次内心的震撼,确实是难以言喻,就好像有人登上了珠峰,听上去没什么,当真正在寒冷的珠峰上面一览众山的时候,那个感觉确实是真正的震撼!

        当在动漫中知道晓组织是为了征服世界,改变世界格局的时候,听上去也就是如此,但是真正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见识到了那么多的忍者,那么多人民的生活环境,见到了复杂的世界格局,那么再听到这一句话又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毕竟这一章5500字,打赏票票收藏什么的,都行呀)界第一个雇佣兵组织”

        “…喂喂,那不就和其他忍村所做的一样了吗,不就是完成委托得到报酬嘛…你是不是想当个都没有国家肯雇的忍村的村长啊?真没劲……”飞段大声的打断道。

        “呵…这个和一国的忍村…是完全不同的,待我从头道来。对于拥有忍村的国家而言,‘忍者事务’在国家的财政收入中占据很大比重。忍村在参与国内外战争的时候,可以赚到很多,可以,这支撑着一国的经济。就是,国家要得到稳定的收益,就需要一定规模的战争。但是当今时代只有一些战争,不再有过去那种大战了。于是国家就缩减忍村规模,很多忍者流离失所。忍者是为战争而生的,为国家拼命战斗的下场却是这样。‘忍者五大国’还好…国家和忍村都很大,信誉也好,有很多国外的委托,收入很稳定。可是…国家就没那么好了。要维持村子所需的花费并不比战时低多少,平时开销也非常大,而且如果忍村被缩减过度,也无法招架突然爆发的战争。所以我们‘晓’才要成立这样组织!不属于任何国家,在必要的时候准备适量的忍者、拥有必要的力量,从所有的国和忍村那里接受战争委托的金钱雇佣组织!起初以低廉的价格得到所有战争的委托,控制战争市场;然后,使用‘尾兽’发动适合市场规模的战争,随后就能独占支配所有的战争!同时,大国的‘忍村’也会崩溃…他们不得不雇佣‘晓’…之后我们就能开始实行真正的目的了…目的的第三阶段…就是征服世界…”

        “征服世界!!!!”宁次之前没有插话,他只是在认真的听,其实他知道这一段话,但是当真正在自己面前出现这一幕的时候,宁次内心的震撼,确实是难以言喻,就好像有人登上了珠峰,听上去没什么,当真正在寒冷的珠峰上面一览众山的时候,那个感觉确实是真正的震撼!

        当在动漫中知道晓组织是为了征服世界,改变世界格局的时候,听上去也就是如此,但是真正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见识到了那么多的忍者,那么多人民的生活环境,见到了复杂的世界格局,那么再听到这一句话又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毕竟这一章5500字,打赏票票收藏什么的,都行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