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291章

第291章

        “山中家族的心转心之术,能够用术法,以他们的精神占据另一个人的身体,虽然身体是真的,但是事实上,已经被人替掉了。我的对么,山中姐。”宁次笑着道,“也许你的伪装,能够骗过山城血和库苏纳……”

        宁次抬起头,迎着“紫苑”的目光好整以暇的接着道:“但是,其实山城血是因为才来,所以并不知道以紫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库苏纳他也不会生出怀疑的念头,但是,那都是他们和紫苑相处的时间不够长。但是,却无法瞒过我。”

        “难道,你一直都没有放下对其他人的怀疑?”紫苑……不,现在是占据着紫苑身体中的山中井野惊讶的道。

        “不,其实我刚开始也没有想到,但是,有两个重要的细节出卖了你。”宁次笑着道。“其中一个就是,紫苑是鬼之国的忍者,我在鬼之国的史料和古书中知道,鬼之国的礼仪,一向是左边为尊,紫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怎么样,都会在我的右边。而在刚才,在我们进入这个密室的时候,你恰恰在左边。”

        “难道这就不能够是一时疏忽么?”

        “鬼之国的巫女,从就要恪守各种的规则和程序,这样的遵守铭刻在他们的生活中,体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之中,根本就不会出现疏忽的情况,所以,这也只是你的诡辩而已”宁次在鬼之国的时候,研读了不少的鬼之国的史料,所以才能够知道这些,“有了怀疑,在注意你的行为的话,那么你露出的破绽是在太多。”

        “敏锐的洞察力,再加上这么强的实力。不愧是日向宁次,暗部中最为杰出的天才。可惜,如果你不是叛出木叶的话,恐怕现在,你已经成为了暗部的副部长了吧……”一个称赞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出来,走过来一个抽着烟的络腮胡的忍者,头上包着裹巾,身上穿着普通的上忍马甲,如果有什么独特的,就是腰间那一块带着【火】字的一块布匹,那是守护忍十二士的证明。

        显然,他就是猿飞阿斯玛。

        身后一起走过来的,还有揉着头发的鹿丸,还有眯起眼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胖子丁次,丁次的身上背着一个人,是山中井野。

        “过奖。”宁次表情不变,这样的恭维的话语,宁次已经听过了不少了。“果然是你们,之前在观察的时候,就发现木叶的忍者,不止卡卡西这三人,想不到你们现在才出来。果然,是有什么阴谋么。”

        “果然,宁次君不能够视啊。”卡卡西由衷的道。

        “这样夸奖的话,从卡卡西老师的嘴里出来,还真是让人有些受宠若惊,但是,我们还是回到之前的话题吧,你们用忍术控制了紫苑,是想要做什么?”

        “我们没有恶意……”卡卡西听到了宁次平静语气下面蕴含的意思,所以开口道。

        “这样没有营养的话就不要了……还是根本的吧。”宁次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木叶的套路他也知道,毕竟他也是从木叶中出来的,木叶总是喜欢用一种一些借口粉饰自己的行为。

        “好吧,那我就直了,当出迈特凯要将你找回来的时候,以团藏和顾问为首的一行人,主张直接动手!他们的理由,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叛逃出木叶,都必须要严惩,否则的话,这样的情况一旦开了先例,那么将屡禁不止!”从卡卡西的话就可以看出来,当初木叶的忍者同时叛逃出两个,一定是让木叶的高层都震惊不已。“只不过,当初纲手大人驳回了团藏的不惜一切代价的追杀令,而是同意了迈特凯的申请。”

        原来是这样,我就,当初在杀了团藏的追杀部队之后,不是应该派遣更多的忍者么,为什么反倒是没有了什么动静。原来是阿凯老师的原因。

        宁次这样想着,眼神中也多出了一丝明悟。

        宁次的想法,卡卡当然没有知道,或者,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接着道:“后面的事情,相比你自己应该也知道。”

        宁次了头,是的,上一次他见到了阿凯老师还有卡卡西,阿凯老师就已经了想让他回去的意图,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宁次还是拒绝了。

        “也正是因为你的拒绝,所以在木叶的高层看来,这就是毫无作为,而且你加入了叛忍组织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木叶,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正是因为很强,所以这样的强大才让木叶愈发的重视。在我这次来之前,团藏的意见,逐渐的成为了主流。”

        “可以理解。正所谓,当一种威胁出现的时候,如果不能够归为己用,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摧毁掉。”宁次冷笑着,对于木叶的团藏,其实宁次并没有什么厌恶的感觉,你可以团藏卑鄙无耻,但是,你却不能够否认,团藏有着一颗对木叶无比热爱的心。但是,如果算计到自己的头上的话,那么宁次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自己的父亲的死有很大一部分责任都是在团藏的身上,当初私下拍出的袭击自己的忍者,也是团藏的手下,“根”组织的暗部,这样起来,他们在现在看来,已经结下了不的恩怨了。

        “也正是如此,木叶这尊庞然大物一旦想要对付一个人的话,那么手段是你意想不到的多,即使你曾经是暗部,你能够保护住自己,但是你却保护不了身边的人。”卡卡西的话已经透露出了很多的东西。

        “你们只是想通过这个来给我提个醒,是这个意思么?”宁次突然明白了卡卡西的话的意思。

        卡卡西耸了耸肩,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

        “如果要是你没有准备的话,那么我们后面做出一些其他的事情。不过总的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阿凯也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既然他选择了相信你,那么我们的选择,就是相信他。”大和的话也让猿飞阿斯玛了头,显然,让山中井野精神占据紫苑的事情,没有猿飞阿斯玛的同意,是根本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宁次了头,现在的事情已经渐渐的明朗了起来。这么起来的话,卡卡西一开始的没有恶意,确实是这样。

        “毕竟,起来的话,也正是因为有了你的参与,才让这次的任务简单了很多啊。”鹿丸道,整个事情的所有情况,鹿丸都尽收眼底,所以他能够清楚的知道,宁次绝对有了影级的实力,而一个影参与到了任务之中,那么任务就会简单太多了。

        他们这一次纯粹就成了打酱油的。

        “鹿丸啊,真是好久不见,你也已经到了中忍了呀”宁次倒是不吃惊,毕竟在原著中,鹿丸是唯一一个从哪个意外叠生的情况下还能够成为中忍的忍者,这一次因为一些意外,没有一个人成为中忍,但是在之后中忍考试中,鹿丸成为中忍,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但是看到了山中井野和丁次也成为了中忍,宁次还是有一些惊讶的。

        不过也很好理解,当初那一场比赛中,有那么的强者,这些木叶的强受到了刺激,然后开始发奋努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然的话,紫苑也算是修行了一段时间的巫术,如果山中井野没有中忍的程度的话,也没有办法占据住紫苑的身体。

        紫苑身体一软,显然是山中井野已经解除了术法。下一刻,宁次已经将紫苑抱住,然后回到了原位。

        紫苑这才悠悠的转醒。有些迷糊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朦朦胧胧的看了一下宁次,然后才发现在宁次的怀里。“哎!?”

        紫苑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开心的道:“哎呀,宁次哥哥,你这么抱着我,不怕别人看到了么。”紫苑的脸颊上飞起了两片红云。

        “你之前没有什么感觉么?紫苑?”一清醒紫苑就关心这个事情,宁次也是有些醉了,然后轻声的问道。

        ”之前?唔……我之前突然觉得有一困意,然后眼前一黑,就不记得了……我是睡着了么?”紫苑抬起头,明亮的眼眸疑惑的看着高处,似乎是在努力的思索。

        “哎……好吧,看来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以后看来我要更注意一下你了,让你也成长起来,不多强,但是至少不会因为这样的一个忍术就直接被控制。”宁次见紫苑已经恢复了正常,然后就将紫苑轻轻的放了下来,然后揉了揉紫苑那柔顺的金色的丝绸一般的头发。

        “啊——~”紫苑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恐怕是被释放了什么忍术。又相当,以后如果是因为这个事情,所以导致了宁次哥哥出什么事情的话,紫苑自己也会很伤心的。所以紫苑乖乖的“哦”了一声。

        看到紫苑那样子,宁次也没有忍心其他的什么话。毕竟紫苑修行的时间尚短,所以中了这样的忍术,也可以理解,只要以后注意一下的话,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的。

        等到宁次和紫苑的话完之后,卡卡西这时候适时的问道,“这个禁术血核,你真的不要么?”

        “如果我要的话,那么你要给我么?”宁次饶有兴趣的问道。

        “不会……”

        “确实是不需要了。这份禁术血核,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宁次也没有什么隐瞒,对于这一份禁术血核,宁次其实并不觉得很好。使用条件苛刻,消耗大,需求高。而且,其实到底,就算是能够使用,就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了。而这,其实对于晓组织里面的人并没有什么帮助。

        如果是给培养手下的话,那么宁次已经有了魍魉的分身,借由魍魉的分身,足以达成就好像是之前的雫那几个忍者那样的状态,而且消耗也要远远比这个。

        知道了这些,宁次对于这个东西,也就不那么迫切了。

        “那好。以后的事情,就只能够看你自己了。”这一次卡卡西和宁次见到,也只是偶然,能够提醒一下宁次,也只是因为和迈特凯的关系而已。

        道底,宁次现在,毕竟是一个叛忍,无论是怎么样,叛忍和原来的忍村,都不会是一种和谐相处的关系。

        “好。”宁次也知道,卡卡西等人是木叶的忍者,而木叶的忍者这个身份,也就注定了他们,不能够做出太多的事情。

        羽高还没有走,因为他还在等着宁次告诉他,最后的让人复活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鸣人在知道了羽高是人柱力之后,也就对羽高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很容易理解,换句话,就是同病相怜。因为鸣人是人柱力,所以他会想到,人柱力的感觉。

        卡卡西和宁次的那些话,鸣人也不在意,对他来,即使是知道了那些,知道了木叶怎么做,他都不知道,他只是想用自己的办法来帮助木叶,成为火影,这些复杂的事情,他不想。鸣人成熟了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选择理解或者明白这些算计,成为一名政客。

        所以在卡卡西他们交谈的时候,鸣人则走到了羽高的身边。

        “有什么事么?”羽高看到了这个金发的少年走了过来,蔚蓝色的眼睛直接看着他,所以羽高问道。

        “我叫漩涡鸣人。”鸣人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这也是正常很见面的交谈。

        “羽高。”羽高的介绍很简洁,他本身性格就冷淡一些,现在萤的死亡,让他的心情也很低落。这样的冷淡,也就很自然,也很正常了。

        “你也是尾兽人柱力么?”鸣人水仙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恩……”羽高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样的身份,他已经背负了十多年,所以无论是什么反应,他都已经经历过,已经泰然处之了,“你用也是人柱力,怎么,你以前也看到过其他的人柱力了么?也对,木叶也有九尾。”

        “我就是九尾人柱力。”鸣人平静的道,那蔚蓝色的眼睛对上了羽高琥珀色的瞳孔,羽高在鸣人的眼睛中,没有发现怨恨,没有发现抱怨,没有发现痛苦,有的只是平静,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

        “你就是九尾的人柱力?”羽高看到了鸣人,也有了不少谈话的兴趣,或者,本身也不排除,是因为知道了鸣人也是人柱力。

        都是人柱力,所以也都能够体会到,自己的那种感受。

        “恩。”鸣人了头,接着道:“我也见到过了一尾人柱力。”

        “一尾?”羽高皱起了眉头“是砂隐忍者村的那个忍者。我见过他,实力还不错,只不过他的灵魂中,蕴含了太多的负面的情绪。”

        “我爱罗其实人很不错。”鸣人笑着道,从上次之后,鸣人就和我爱罗认识了,而且同样的,鸣人的那种乐观,对于一个渴望朋友的熊猫,是一个无法抵挡的诱惑。

        是诱惑可能有歧义,但是其实就是这样。当你很孤独的时候,就希望有一个很开朗,很阳光,甚至是有些中二的朋友,这样的朋友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可能会被传染的有些中二,但是毫无疑问,会非常的开心。

        “我倒是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能够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的人。”羽高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我爱罗,所以只是凭借着之前的一些印象。“你这样很好,之后对于你尾兽化,有着不的好处。”

        同样都是人柱力,所以羽高也不介意给鸣人一些帮助。

        如果心怀怨恨,或者极为的消极,这样的只会让封印更为容易渗透,之后就会被尾兽的力量支配,这样的话,也许可以取得不错的力量,但是却失去了完全尾兽化的可能。

        尾兽也是一种生物,同样的,渴望别人的认同。而不是被视为工具。

        也正因为如此,羽高看到了鸣人这样的性格,就知道鸣人也许现在还没有接触到太多关于尾兽的消息,但是却有一个完好的基础。

        如果因为自己人柱力,造人白眼,而自己将怨恨发泄到身体中的尾兽的身上,那么就没有丝毫的希望了。

        “恩?”鸣人不太理解羽高的这句话,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一种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他自己不会注意到,自己这样的性格,是多么的让人惊讶。但是鸣人很快就注意到了羽高话里面的东西,然后想到了的来意“对了,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

        “吧。”羽高也没有拒绝。

        “我看到了你刚才的尾兽化,为什么你还能够保持自己的理智呢?”这才是鸣人想要询问的地方。鸣人自己也有过尾兽化,而且还是非常不完全的尾兽化,甚至都之幻化出来了不到三条尾巴,但是自己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