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329章

第329章

        赤星的身体上又一次爆发出查克拉,这强大的查克拉让本来有些被动的防御,瞬间变的坚固,将雷神的攻击消弭于无形。

        这样的情形,在星忍村的忍者看来,无疑是士气的一记强心针,刚才雷神出现的那种无形的气息,让他们的呼吸也是为止一窒,涌现出一种担忧,不过现在,他们又为刚才自己的担忧有些羞愧,竟然怀疑自己国家伟大的星影。

        仄轻轻的一笑,这笑声来的突然,赤星也只是下意识的感觉似乎有一些不妙,可是却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自己这样的防御,已经是无死角的绝对防御,而且能够承受的忍术的攻击,完全要比对方能够释放的忍术大的多,无论怎么样看,对方的胜算都已经是无限了啊!

        赤星正在思考,战斗中的每一次细节都在脑海中闪过,难道……

        黑色的墨汁浸染,在空中飘散,仄的左手这一次没有任何防备,就这样的轻轻的贴在了孔雀妙法的防御姿态上面。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只见那刚才轻易阻挡了雷霆一击的防御,竟然被这样的一双手,轻易的就撕开,那紫色的查克拉就好像是被扑灭的火球,散成了无数块。

        刚才的强大,星影的那种无敌的姿态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这般容易就破灭,不由的让人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心中也生出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赤星的两个同伴焦急的喊道:“星影大人!”

        手上的动作更是加快了几分,不管什么原因,星影的防御被攻破,场面处于下风,这让身为护卫的他们,两个人都心急万分,想要赶去驰援,可是他们知道那边的战况经济,和他们缠斗的入侵的忍者又如何不知道,这两个忍者虽然不能够绝对的压制住两个人,可是缠住他们两个,让星影的这两个人一时之间脱不开身还是能够做到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手上的动作难免因为心里的担忧而有所慌乱,一时之间,反倒是更脱不开身!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刚才看上去威风八面的星影,这一刻在防御瓦解之后,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就这样看着仄将手,放到了他的腹部。

        在仄的手,距离星影自己腹部镶嵌的陨石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星影从讶然中清醒了过来,这时候身体奋力的挣扎,脖子上面的青筋暴起,“不!!!!!!!”

        星影狂躁而惊恐的样子,和仄的不仅不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仄没有理会星影的叫喊,即使是星影赤星尽力的偏折着自己的身子,但是仍旧没有躲开那双手!

        仄的手在触碰到了陨石的同时,在仄身边的墨汁就从仄的手上,蔓延到了陨石上面,庞大的查克拉为之一顿,和赤星那看上去完美的融合,在一瞬间也出现了一种不协调,没错,就是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机器,里面突然多出了一个铁棍或者一个齿轮,完美的机械也就出现了故障。

        本来和赤星融为一体,滔天的威势,现在变得有些扭曲,一种别扭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像是一头只有虚势的纸老虎。这样的改变清晰可见,就连星忍村的忍者都能够看到。

        在察觉到了身体中的变化之后,赤星的面色死灰,脸上绝望的表情清晰的凸显出来!

        星忍村的忍者也呆滞了下来,他们没有想到,局面竟然结束的这么快,刚才看上去还是优势占尽,可是现在竟然一下就已经分出了胜负,败北的这么干脆!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是紫禁之巅对决,铺垫了大半集,结果再最后,没有特效,没有慢镜头回放,没有煽情的话语,没有心灵鸡汤,就是一秒钟的分镜头,然后就结束了,就是这样一种扯着蛋了的感觉。

        “一个的忍村,竟然也敢自称影,真是狂妄。”仄没有收回手,反而是将脸靠近了赤星的眼前,那恐怖而滑稽的狸猫面具,就这样一览无遗的展示在赤星的眼里。“你的实力本身不错,不过这些实力,都不是你自己的罢了,不是自己的东西,再好,终究也只是别人的,虚弱,无力,不受控制,这就是关键所在。”

        赤星的脸上露出了惨笑,陨石和自己的练习被切断,身体的崩溃也就尽在眼前了,“的容易,如果不是这颗陨石,我们又怎么能够谋得崛起的关键,自己的力量也好,别人的力量也罢,懂得利用力量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这一次的输,不是输在了我,也不是因为你,而是输给了大势,五大忍村,就是忍界的五个阻碍,想要成功的站到忍界的巅峰,就要突破大国的封锁啊!时间,只是差一些时间……”

        赤星的话语断断续续,甚至有些地方有些突兀,但是赤星的意思表露无遗。任何一个忍村都有着自己的野心,而五大忍村,占据着这个忍界最大的蛋糕,自然不希望再有能够一起瓜分蛋糕的人,在他们看来,就是这样,也就足够了。甚至他们还希望能够再少一些人来分享就更好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大国有大国的图谋,国有国的野望。可以,除了那五个大忍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忍村或者效果,甘心在其他人之。

        “妄想而已。”这就是仄对于这些人的评价,虽然被面具遮盖着脸上的表情,但是现在想来,应该也是一种鄙视的表情居多吧:“只是用一种理想包裹之下的野心而已,没有什么对错,作为国,怨恨大国这本身就没有什么错,但是相对的,如果站在大国的立场,打压国也是理所应当,要我起来的话……”

        仄右手狠狠的将被墨汁包裹着的陨石,从赤星的腹部生生的抽了出来,没有什么献血四溅,因为赤星被陨石接触的地方,都已经是一片看上去似乎是烧焦了一样的皮肤,没有了丝毫的生机,龟裂而深红。一个深深向下的凹槽。

        “国就要有国的觉悟不是么,听任大国的领导,在战争的游戏中安心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这才是应该的啊,如果没有足够的器量的话,那么想要作为博弈者,不是痴心妄想,是什么呢?”仄的声音平缓,人人都会换位思考,但是有时候,即使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至少在仄看来,对方这种不知轻重,想要妄图挑战传统的举动,实在是一种最为愚蠢的事情了。

        规则可以被打破,前提是你有能够挑动规则的力量,否则的话,就只能够成为规则下面的牺牲品,作为恪守规则的反例。比如,现在的星忍村。

        走漏了风声,就会招致杀生之祸,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最为普遍的不是么?

        赤星死了,就这样,身后汹涌的查克拉尾羽,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体在一瞬间,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的纹路,血管破裂之后,血液已经在他的身体中开始渗透,器官的透支导致了身体中细胞的燃烧,没有了陨石的保护,赤星的结局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

        就好像是一颗流星……

        赤星从天空中滑落,四肢都在无力的摆动,似乎是想要挣扎,可是却没有动,或者动了,只不过是动作太过细微,根本看不出来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做到的是什么呢?似乎也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看这,虽然他没有成功,但是在星忍村的历史中,恐怕他仍旧是一个英雄,因为他能够在真正的战斗中站出来,而他之前的那些谋害三代星影的历史,也就只能够作为一个野史的记录,相反,这样未免不是一个好事,如果真的是三代星影的话,那么你能够保证,三代形影能够像赤星一样,为了战斗,最后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么?

        有些时候,英雄无关立场,他也许做过许多的坏事,但是他仍旧是一个英雄。

        至少,仄是这么认为的,虽然他很愚蠢,但是,确实是一个英雄。

        仄收起了自己的忍具,自己的打量起了手中,被墨汁包裹起来的星,被墨汁包裹起来的星,在淡淡的墨汁的投影下,也照射除了朦朦的紫光,看上去分外的好看,即使是拿在手上,也能够感到里面澎湃的力量,而且似乎是有一个声音,在对仄道:“使用我把……我能够让你,更加强大……”

        当然,仄只是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就毫不犹豫的把他放到了封印卷轴中,这只是一个任务物品,既然是任务物品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战争,没有结束,但是对于眼前的情况来,似乎又已经结束了。

        事实就是这样,决定战争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英雄,一种是政客。

        可以一己之力,左右战局,最后赢得了战争的胜利,这就是英雄。

        另一种就是用无数的忍者的性命博弈,最后在谈判桌上面据理力争的瓜分利益,死亡的人数,只是他们谈判的谈资,这就是政客。

        这一场战斗,随着四代星影赤星的死亡而告终,虽然周围的战斗仍在继续,但是如果细看之下的话,就能够发现,其实那些星忍都已经没有丝毫战斗的兴趣了,他们惶恐的眼神中透出的是对死亡的抗拒,他们虽然在使用着忍术,但是实现却不停的在游移,或者,他们只是在找逃生的路线。

        也许他们第一次抱怨,为什么自己的村子要在这样偏僻的地方,抱怨那个保护了他们许多年许多年的天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以至于他们逃离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因为他们想要飞行的前提,是没有人追杀。

        越来越多的入侵的忍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是因为他们累了,而是因为他们的目标,已经躺在了地上,了无生机。

        “埋葬了他把……”仄轻声的道,右手指着那个从空中掉落,砸了地面一个浅浅的凹陷的赤星,赤星的尸体还算是保持完整,但是身上无数的好像是瓷娃娃一样的裂痕和从裂痕中侵染出来的鲜血,无疑不是证明了,这个人已经死透了。

        身后的那些忍者选择了听从命令,就连为什么都没有问。就已经开始动手了。

        仄看着一一扩大的坑洞,看着被抛入和坑洞最后被填平的埋在了赤星的土包。仄也有一些感叹,他也曾想过,要成为英雄,像赤星这样,虽然不可避免的失败了,但是至少是以一个英雄的身份。但是自己,却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有些时候,既然黑暗选择了你,那么你就也只能够选择黑暗,这就是一种……宿命吧。

        “我一定会挨次抓到你的,日向宁次……”仄看着天空,双目没有焦距,看上去,似乎是在看着遥远的天外,或者,是在看思维的更深处的东西。声音很轻,轻的就好像是嘴唇边滑出的声音,不注意听得话,就连仄自己恐怕都无法听见。

        接下来的画面,也就随之一转,在轻松的料理了星忍村的余孽之后,这些入侵者就迅速的收队了,在沉默中,收起了自己的同伴的尸体,封印在了卷轴中,同时心的清理了同伴留下的一些线索。其中除了仄发布命令,和必要的话之外,其他的人都一言不发,这样的纪律性,也足以证明这不是一个组织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当然,在宁次看来,这样的情况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最为精锐的一个的国家特种部队都没有办法维持这样的纪律性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不对能够维持呢?

        随着这些入侵者的离开,这种狼藉的场面也就这样留了下来,除了赤星被仄吩咐埋葬之外,其他的星忍全部都是曝尸荒野,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地方,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过来了,而且就算是过来,这里也没有丝毫的东西能够证明他们的身份。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即使是刚到这里的宁次等人,在初次搜查就发现了,现场虽然狼藉,看上去线索众多,但是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或者是故意留下来,就是为了扰乱视线,真正能够作为有效的证据的东西,即使是作为暗部出身的宁次,也都没有找到,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的一场袭杀,如果真的在现场留下了线索,那么反倒是要怀疑是不是真的了。

        不过好在,宁次通过回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佐井么……”宁次微微的笑道,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微微收敛,这时候那双空洞的目光,也渐渐的有了神采,嘴角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佐井是谁相信如果看过了火影的人应该并不陌生。佐井本身是一个悲剧的少年,但是同时也是一个很有忍者天赋的忍者。他和哥哥从就被根组织吸纳,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残酷的训练让他们接受这和其他少年迥异的黑暗童年,感情、欢乐这些都不在教授的范围内,暗杀的手段,对于组织的忠诚,这才是他们经常收到的礼物。在一次意外,佐井的哥哥意外死亡,也正是在那之后,佐井也算是真正的斩断了自己最后一丝的羁绊,真正的,忘却了——或者是不愿意再提及情感,他不懂情感,在最后也不懂。当然,这并不是佐井的错,如果真的究其原因,应该是团藏吧,团藏一手培养了佐井那奇特的以绘画作为实体攻击的独特忍术体系,但是也正是因为团藏,所以佐井也失去了能够体悟到的,真诚的感情,同伴之间的友谊,还有许许多多的情感。

        在原著中,佐井最后还是通过鸣人等朋友,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和本来人应该具有的情感,但是现在,佐井并没有和鸣人他们见面,而且,原著中的佐井,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

        如果到底,如果不是在最后一次刑罚师带队追捕宁次的时候,宁次最后将刑罚师痛快的击杀,恐怕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刑罚师的死亡,极大的刺激到了佐井,现在的佐井,信念中只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哥哥,这个已经无法挽回,另一个就是从被灌输的忠于组织,为人物付出一切的心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佐井以那一次任务为耻,也以哥哥临终前的希冀作为自己的动力。

        宁次恐怕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举动,或者一个无意的事情,就已经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现在的佐井,显然和原著中那个沉默不通人情世故的佐井不同,变得更加的强,但是同样的,性格也变得有些偏执了。

        “不过,那又如何?”宁次洒然一笑,自己又不是什么圣母,别人的事情,别人的成长,自己又没有什么可以负责的关系,现在的佐井,虽然和自己原来不一样,但是却变得更强了,这也算是有得有失而已。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255/80228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