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符镇八荒 > 第24章 请小姑奶奶吃饭

第24章 请小姑奶奶吃饭

        当今天下,符道盛行,妇孺皆知。

        然而,在大洛没有立国之前,天下风气可不是这样。

        那时候,一个人若想变强,就只能去练武,练得好,便能以武入道,正式接触天地之力的奥秘。

        尽管修炼之途,长路漫漫,但还是有无数人前赴后继,从古至今也不知有多少人投身于炼气之道,此为正统,早已扎根于人们心中。

        道门强者多了,便逐渐形成宗门势力,把持一方,割据天下。

        在大洛皇朝没有出现之前,人族的地盘基本都由宗门所控制,期间也曾出现过几代王朝,但都不能影响到各大宗门的地位,充其量也就是些傀儡政权。

        由此可见,道门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

        时至今日,宗门势力依然存在,虽不如昔日那般风光,却也是天下间除了朝廷之外最厉害的阶层。

        在这些宗门之中,最大的七家有一个流传已久的称谓,叫作“三宗四派”。

        三宗就不介绍了,单四派,便分为东流宫、西荒殿、南山六府和北海十三盟。

        后三派的实力比较均衡,经常暗中较劲,但东流宫向来便是四派之首,这个是大家所公认的,千年来一直如此!

        像这种级宗门,往往都存在了数千年之久,整个大洛皇朝的历史还没这么久呢。

        经过如此漫长的发展,其势力基本上已经遍布天下,门内高手无数,在世间行走时,一个个都是横着走的!

        东流宫么,作为其中代表,自然是不用多的了。

        叶子昌平日里虽然横行霸道,但充其量也就是个郡守之子,哪敢跟东流宫的人叫板?

        更不要,眼前这个丫头是现任东流宫少主凌清竹的侍女,听凌仙子的脾气一向不大好,她的侍女可万万动不得……

        想来想去,叶大少爷还是挤出一副笑脸道:“这个……朝颜妹妹,你好啊,咱们又见面了。”

        “切!谁是你妹妹?我告诉你,不要乱跟我套近乎!你不恶心我还嫌丢人呢!”朝颜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叶子昌脸都绿了……

        要知道,在东平郡这片地头上,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太子爷,何曾被别人这么当众数落过?

        眼见两旁百姓的目光射来,他气得手都在抖。

        更让人郁闷的是:绿衣少女也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问:你行不行啊?还是不是男人啦?

        这种眼神让他如芒在背,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出不去,都快憋出内伤来了。

        他不敢朝朝颜发火,只好将气都撒在了一旁的易辰身上……

        “子,你也是本届考生是吧?”他瞅瞅易辰腰间的号牌,又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很好,你居然也参加了武试?”

        “对,怎么滴?”易辰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好!有种!你子给我记好咯!明天本少爷不把你揍得满脸桃花开,这个叶字就倒过来写!!”叶子昌言罢,转身就走。

        “不送。”易辰淡淡一笑,又道:“回去好好准备哦,不要有太大压力,即便输了,也可以你那个叶字是上下颠倒的嘛。~”

        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哄笑声,叶大少爷怒火更炽,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带着两个家奴消失在街道尽头。

        易辰头一次知道,原来东流宫神马的居然这么厉害,吓唬人家都不用报名字,单单往那儿一站,对方就自动怂了。

        惊喜之余,担忧也更甚……

        妈的,苏媚儿曾经过,那个斩伤她的人是东流宫的“贱婢”,另外两人分别是归元宗和北海盟的,虽然不知道跟东流宫比起来如何,但既然能一起结伴出行,想必身份地位都是差不多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的高手都来寻找所谓的“天启”,包括朝廷也下公文四处搜寻,这“天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易辰一个头两个大,虽他自打被流星砸了头之后,好事就一桩桩地来了,但他也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当他没有足够强大的,能保护自己的实力时,天启非但不是福,反而还是祸哩……

        不管怎么,目前已是骑虎难下的局面,易辰也只有硬着头皮装傻装到底了。

        他向朝颜道了谢,妮子大大咧咧地挥挥手道:“算啦,事一桩,不足挂齿。”

        “不不不,你的事,可真帮了我大忙呢。”易辰继续客套。

        “是吗?”妮子歪着脑袋看了他两眼,忽然嘻嘻一笑:“那好,你要真想谢我的话,就请我吃顿午饭吧。”

        “啊??”易辰顿时傻了眼。

        你妹啊!老子就是随口这么一,你还当真啊!?

        “怎么,有问题么?”

        “不不不,我只是在想……那个,你中午不回去,你家姐不着急么?”

        “不会啊,我家姐一大清早就去邻近县城除妖了,哪有空管我。”

        “那……你们住哪家客栈啊?”易辰哀叹一声,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

        “客栈?我们不住客栈。”妮子摇摇头,笑道:“喏,刚才那个被你损得要吐血的家伙呢,就是东平郡郡守之子,我们来这里作客,他老爹当然是要招待我们的,所以我们都住他家。”

        “哦,这样……”

        “所以你懂了吧?我刚把那家伙骂了一顿,中午才不想再次看到他呢,好哦,这顿饭你请了。”

        “啊?”易辰不禁睁大了眼睛。

        这……这他娘什么时候已经“好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啊什么啊?请不请一句话!”

        “请吧。”易辰无奈地地认了。

        朝颜这才眉开眼笑,由她带路,三人去了城里最大的那家“望江楼”。

        看着面前这栋高端大气富丽堂皇的建筑,易辰下意识地捏了捏衣兜,开始考虑自己带的这儿银子到底够不够……

        朝颜一上酒桌,就开始菜,听她报的那菜名儿,什么龙井竹荪、凤尾鱼翅、红梅珠香、金丝酥雀……易辰一个都没听过,感觉就四个字:不明觉厉。

        店二听得头都大了,只能心翼翼地赔笑道:“这位姐,您的这些菜,本店没有啊,要不您看……”

        “那绣球乾贝有么?”

        “这个……也没有。”

        “炒墨鱼丝呢?”

        “没……没有。”

        “那莲蓬豆腐总该有了吧?”

        “呃……莲蓬有,豆腐也有,就是不知道炒出来的味道是不是姐您想要的那个味道,要不……”

        “废话!当然不是!莲蓬豆腐要用蒸的,炒出来的那还能吃吗!?”妮子圆睁妙目,一脸愤然。

        “是是是……”店二汗都下来了,心道老子不就随口一么,至于这么认真?这位姑奶奶真是难伺候……

        正当朝颜考虑着到底要吃什么菜时,一阵咏对联的声音忽然从楼上传了过来:“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嘿嘿,解解元,我这上联可出了,下面就看你的了。”

        朝颜一听,立刻眉头舒展,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菜也不了。

        易辰不禁暗暗好笑,嘿,看不出来,这丫头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儿,内心里居然住着一个文学少女呢。~

        青筠听不懂什么是“解解元”,便向自家少爷请教。

        易辰就给她解释啦,这个“解解元”其实是一个尊称,第一个解是姓氏,第二个解则是敬他得过解元之位。

        所谓解元,就是科举制度中乡试的第一名。

        用今天的话来,那就是全省第一,省状元,可牛1着呢!~

        青筠听完,恍然大悟,不禁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楼上。

        此时,另一边也有声音传出,嗓子很悦耳:“好,周兄出题,解某自然要接着。”

        “请,解兄请。”

        “我对……南楼孤雁,月中带影一双飞。”

        “好!对得好!~”楼上两边立刻有人喝彩,并带头鼓起掌来。

        至于楼下的客人们,虽然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但这幅对联比较浅显,还是能听懂的,更何况楼上的一帮文士们都叫好了,他们岂能不跟着附和?

        人嘛,总是由俗到雅,再从雅到高雅。

        无论是谁,内心里多少都有一对雅的追求。

        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哪怕你一都听不懂,也要跟着大声叫好,否则人家就会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你,觉得你这个人太俗,不懂风雅,不屑与你为伍。

        瞅瞅,就连店二都忍不住丢下水壶,兴高采烈地跟着鼓掌呢。

        青筠自跟易辰一起耳濡目染,虽然没去书院上过一天课,但基本的学识还是有一的,此时不禁也被感染了。

        她扯了扯易辰的胳膊,声道:“少爷,那位解解元对得好棒哦。”

        “那可不!~”一旁的店二听力甚好,这么声居然也被他听到了,当即横插一嘴道:“要这位解解元,那可是咱们东平郡有名的才子,想当初他十四岁就对出前任大学士王大人的绝对,一时名震东平呢,后来他参加乡试,勇夺咱青澜行省的解元之位,嘿,那是何等的才华横溢,何等的……”

        这货话还没完,楼上那位解元大人就发话了:“周兄已经写了服字,敢问在座诸位,可还有谁要向解某赐教的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516/8321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