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秦朝当皇子 > 第九十四章:王离进退已两难(下)

第九十四章:王离进退已两难(下)

        【二更完毕。。。。求订阅。】

        军中号令,当然不是有线电,不是无线电,更不是单兵指挥系统。在古代,军中号令就是金鼓!

        闻鼓而进,鸣金而退。这是军中号令最为简洁,也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当两人听到鼓声的时候,都是大为哗然。心中想着,难道王离真要死命地发疯一般继续北上进击?

        虽说王离这十万大军犹有本钱,可有一项,是所有人都不敢保障的。

        那便是士气!

        如果让余下的这十万大军知道后路已经断绝,大本营肤施被周勃孙甘攻陷,萧关失守,河南地被曹参和叛将涉间盘活。只怕整个军队就已经崩盘没了战力。

        无论是再好的消息封锁,也不能阻止这些情报向军中蔓延。更何况,北边那个人手中除了重甲骑卒,可还是有一个强悍的亲卫的。

        特科!

        一旦特科的细作再去掀风作浪,无人能够想象。那将是多么恐怖的灾难!故而,对于北上继续鱼死网破,图谋十中无一的破局关键。廖柯和席品是心中惴惴,极其不想的。

        毕竟,没了狼卒。谁能抵抗重甲骑卒的集团冲锋?

        如果拿人命去拼的话,多了苏角这个变数。早就让廖柯和席品死了心!

        万幸万幸,在廖柯和席品两人心中惴惴不安的时候。军中的号令忽然又鼓声变成了鸣金之声!

        “将军,大帅那边说是有人传错了军令!”廖柯的亲卫头领此刻急急来报。

        忽地,席品的亲卫头领也是声道:“末将去看了,见柳毅将军和王负将军刚刚入了帅帐!”

        “乱命啊!”廖柯和席品对视一眼,都是浮现出了这几个字。

        “退师!”鸣金之声更加大作,从帅帐之中发出这个命令。王离便感觉就自己的骨头好似全部被抽空一般,失去亲子,失去自己全部的倚仗。一场必胜的大战,却因为自己一时的贪恋而惹得如此狼藉。

        这叫王离心中悔恨如蚁噬,却无法阻止这糟糕的情况继续蔓延。

        无论肤施和萧关的境况,单单只是河南地朔方城的变故,就让王离继续北上的信心遭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的挤压。亲子没了可以再生,不过只是一时的哀痛罢了。

        可大军实力,战场态势的衰落。却是王离眼下再也无法挽救的现实!

        念及此处,王离不禁悲从中来。

        在身边亲卫头领王幕的护卫之下,王离徐徐走出了自己的帅帐。举目四望,看到的是一片忙碌的身影。军中禁令已下,王离狼卒和亲卫的惨败被严令不许讨论。可军中的气氛如此,谁也难以改变。

        而今,又有一道前后相悖的命令。军中的场景,自然更是怪异难堪。

        但谁也没有捅破,王离毕竟是一代名将。此刻振作胸怀,将那小女儿家的思绪抛却。

        作为大秦的男儿,失败不可怕。他却并非没有直面惨淡的勇气和力量!

        王离神色威严,开始陆续巡视军营。看着军中有条不紊地南撤,似乎并没有看到特科细作在军中的痕迹。见此,不由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临了回帅帐的时候,王离看着被拆除的帅帐,眼神之中的复杂情绪终究没有瞒过其他人。

        拔营起行随时仓促,可军中老卒都是熟稔。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军中已经准备完毕。各部曲开始出营。王离以及单薄的中军被护卫最中央,从天空上看去,原本最是强大的中军此刻如同一个不起眼的小蚂蚁一般难堪。

        王离对这些没有丝毫表情的变化。

        大军依旧在南下,此次,为了振作军心。他带着仅有的三千余亲卫以及柳毅、王负所部断后。反倒是让平素被瞧不上眼的杂牌军廖柯和席品先行南下!

        对此,众将没有异议。

        断后面对扶苏固然是危险的事情,可面对河南地诡谲的事态。谁也不知道那神出鬼没,而且极其喜欢出人意料的扶苏会不会已经带着九千重甲骑卒回到了南岸。

        北岸大营的动静没有逃脱扶苏的眼线,当王离大军开始南撤的时候。扶苏也命令自己的部曲开始出营,准备收取军功,尾随追杀的欢乐时刻。

        包括休整良久的李左车和期泽所部,也竭尽全力扒拉出了自己仅有不多还有战力的部分。于是汇集了三万余苏角部材官,一万余李左车部材官,七千余期泽所部骑卒。还有扶苏麾下九千强悍的亲卫三营!一共总计约莫六万余将近七万大军,浩荡南下,衔接追杀。

        看到扶苏的亲卫三营出现,王离的脸色更加沉重一分,终究只是挥手让廖柯和席品所部先行南下驻守河南大营。当初李左车、期泽所部新军在北,二十万北伐大军在南,对峙攻杀。王离此刻的目标,就是能够以河南大营为根基,挡住扶苏尾随衔杀的的步伐!

        嘭……

        廖柯的所部的一名军士忽然栽倒在地上,原来是脚下一滑。竟是当下便摔倒了下来!不多久,队伍行进深入,这摔倒的频率也是越发多了起来。

        见此,带队的军官不得不高声呼喝:“前后左后,彼此拉手稳住。注意脚下,绕开那些有水渍的地方!”

        一名军士疑惑地看着光滑的地面,冰面之上虽说光滑容易摔倒。可如此,并不该这么频繁。毕竟,冰面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光洁如镜。很多地方粗糙起来,行走并非不易。

        于是这名军士伸手摸了摸地上,忽然将手指放在口中含了一含,惊愕道:“这冰水是咸的!”

        “闲的又如何了,难道你还能搬回家去?”一名军官怒斥:“加速行进!”

        “喏!”余下军士都是领命,那名军士也只好闭口不言。

        只是这滑到的人数越来越多,最后不得不命人前面探路,费劲了周折,这才找到了几条安全些的道路。只是这些人恐怕都不会知道,为了将冰面的承载力减弱到最低,庆倪和工部,将作监一干大匠是费了多少心思这才造就!

        廖柯和席品在广阔的冰面之上行走,纵然有军士发现了盐水的痕迹,也并没有引起重视。冰层极深,二月依旧是寒冬料峭的时候,纵然比不得端月前稍冷,也不会因此发生冰层断裂崩溃的事情。

        于是廖柯和席品都是默然地看着背后!

        他们的背后发生着一场大战!

        一场艰苦的大战!也是王离此次抛开了所有私心,用尽了心思全力以赴的一场大战。

        柳毅所部经过休整已经恢复了一些战力,但面对期泽的进攻,却有些不止。若不是在王离神乎其技的指挥下险象环生,恐怕谁也无法预料这支年轻的骑军能够支撑多久。

        但就是在王离一副哀兵姿态下,竭力刺激起了这些断后将卒的士气后。战场之上,竟然让王离给打了个持平。

        李左车为副帅,期泽、苏角等人为大将。羊牟、牛天照、上官牟都没有动作。五万余人尽管稍稍占据上风,却怎么也打不垮王离超水平发挥下,爆发出哀兵战力的南军。

        对此,扶苏只是静静等着。看着三名大将各显神通,不断试图突破王离的拦截,而王离也毫不退让,使出浑身解数,拦截不退。

        双方战斗十分激烈,随着时间的临近和黄昏的降至。战局也渐渐朝着有利于扶苏一方的情况发展,王离这一方终究是士气低落下,被短暂激发战力的末路之雄。

        直至黄昏将至,北军上下朝着扶苏看去的目光越来越多。每个人都再渴望着这位几乎象征着胜利的王上发出最后的致命一击!

        扶苏没有动作,目光没有落在降至黄昏下,彼此厮杀不停歇的王离和李左车两方。而是看向了更远,更远处黄河坚冰上的那数万人。准确的说,是这支可以对扶苏造成最后威胁的数万人。

        扶苏对自己布置下来的陷阱没有丝毫担心,如果集结了扶苏、月芷以及整个大秦最高技术水平的一干奇才大匠还不能将一干坚冰融化,扶苏也只好认命了。

        扶苏甚至都还有心思去调笑地想,是否有人发现自己的三营亲卫已经换装完毕。原本上上下下如同铁罐头一般的九千重装甲骑此刻已经改换了面目。

        一个个骑士不再如同铁罐头那般看起来威风赫赫,几乎所有人都换上了皮甲。最是喜欢明光甲的三位亲卫头领也都是换上了皮甲,除了扶苏,这厮摸着月芷亲手打造的明光甲,十分臭美其光芒闪亮。

        咔嚓……

        走在大河最前的一干军士忽然脚步一顿,目光惊愕地看着脚下。

        脚下的冰面一瞬间开始开裂,如同蜘蛛网一般四处散开。这一段自然是没有盐去化水的,可周遭一个个如同魔术般画起来的小圈圈,却是将整个冰面上彼此之间的衔接彻底割裂。

        扶苏没有自大到能让整个黄河荣华,而是选择破坏冰层的整体稳定。而是前不久发生在黄河上的大战已经动摇了这冰层的结构,而今扶苏再用盐来化水,更是加剧了这一进城。

        咔嚓咔嚓的声音如同地狱的奏鸣让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都寂静了起来。廖柯席品震惊地看着一个个将士忽然从冰层上陷下去,一股子令人心悸的恐惧顿时占据了心胸。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517/8322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