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来之军娘在上 > 667:白裳少女(十三)

667:白裳少女(十三)

  扈从担心的事情,圣君自然也知道,但他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十三娘命轨特殊受天道庇护,那一线生机极有可能在她身上。如今这个局面,也只能赌一赌了。”圣君神情凝重道,“我还要留在这里尽可能维持两界壁垒稳固,让它们融合速度减慢,不能轻易离开,此事便交由你去做。过去之后,你将我的话完整带给她,她会明白的。”

  扈从神色迟疑,他无法理解圣君为何对一个相识连百年都没有的女人如此信任。

  仅仅因为她命格特殊?

  亦或者她对圣君有过一次救命之恩?

  圣君的举动关系着气运之争的最后结果,事关重大,这般决定似乎过于轻率了。

  太叔心底揣着无尽的疑惑,奈何这是圣君亲口下达的指令,作为扈从的他只能选择执行。

  “喏!属下听命!”

  扈从郑重接过九重天域图以及阴阳泷符,两件神器收敛光芒,宛若普普通通的物件。

  他将神器装入袖里乾坤,动身离开两界罅隙,前往凡界寻找十三娘。

  圣君望着剩下的八件神器,心下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正如他想着铲除那缕天道意识,天道意识同样也想铲除他这个碍事儿的落日宫守护者。

  两界壁垒崩溃,再度融合,那厮不会没有察觉。

  同样的,他注意到两界壁垒暂时稳固,融合速度下降,也会猜到这是圣君的手笔。

  顺着这条线索,找到圣君下落是必然的,在此之前,圣君只能尽可能为两界生灵争取时间。

  一旦被那厮找上门,必有一场恶战,圣君自身难保,哪还有多余的心力维持两界壁垒?

  “只盼着他的反应速度慢一些——”

  想到离开的扈从太叔,他只能盼着十三娘的动作快一些,两界生灵才能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仙灵两界的时间流速并不一样,而两界罅隙的时间也不同。

  罅隙不过一两个月,但凡界却过去了近两年。

  当太叔扈从赶到凡界,找到十三娘的时候,凡界早已大变样。

  山川河流一片死寂,到处都能看到或暴露或半遮半掩的白骨。这些骨头有人有动物,也有看不出原型的古怪生物。唯独高空悬挂着一座庞大的几乎能遮天蔽日的空中城池。这座城池坐落在一片悬浮的陆地之上,仔细看去,周遭还飞旋着数百条木石金属打造的机关飞龙。

  太叔刚一靠近,一道黑色的流光便从空中城池中朝自己飞了过来。

  “怎么是你?为何不守在圣君身边?”

  这道黑色流光在他身前不远处停下来,定睛一看还是老熟人,圣君扈从之一,司马。

  太叔一路赶来,生怕神器气息泄露引来敌人截杀,现在看到熟人,不由得松缓神经。

  “圣君命我过来协助那名女子——这是圣君命令,我不得不遵从。”

  司马一听便拧起了眉头,问道,“什么东西?”

  太叔道,“见了正主再说。这座天空城是怎么回事?”

  司马也没有追问,领着太叔通过机关飞龙的巡逻检查,二人稳稳落在城中。

  他道,“魔物肆虐凡界,凡人死伤惨重,仅剩的活人都被十三娘救下来安顿在这座城中。原先是想安顿在别处,但那些魔物十分古怪,魔气不仅污染土地,令植株不得生长,还污染了饮水,普通人无法饮用。虽说喝了不会魔化,但寿命却会大打折扣,稍微病弱一些的,还会染上恶疾死亡。生存条件恶劣不说,还有魔物侵袭,不得已只能建立这座天空城,以机关阵法隔出一片相对纯净的净土。一边搜罗还幸存的凡人,一边想办法化去魔气……”

  太叔问道,“这座天空城你弄的?”

  司马顿了一下,说道,“不是,是十三娘。”

  这座由机关制造的天空城池是十三娘的手笔,当他看着十三娘一边派遣机关大军抵挡一边着手建造机关城池,对她的看法慢慢发生了转变。这个修为不怎么高的女人,也有可取之处。

  太叔惊道,“是她?”

  司马点头,“圣君对她另眼相看,天道法则庇护,也不是没有理由。”

  十三娘这会儿正在跟机关人交流,城内凡人的秩序全由它们负责,以免凡人生乱。

  “这位是?”

  十三娘看到司马身边陌生的面孔,挥手示意机关人退下。

  “这位也是圣君的扈从。”

  太叔拱手作揖道,“您唤在下太叔即可。”

  “太叔?”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称的时候,十三娘心头一悸,仿佛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让她觉得亲近,对待太叔的态度也软和下来。

  “不知阁下前来是为了什么?”

  十三娘从司马口中知道一些关于圣君扈从的事情,若非重要事情或者意外情况,他们不会随意离开圣君。算算现在的时间,太叔应该跟着圣君在两界罅隙稳固两界壁垒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圣君出了事情?想到这里,十三娘的眉宇染上了担心。

  太叔道,“您还请放心,圣君暂时没有危险,是他派我过来给您带两件东西。”

  说罢,太叔手一拂,两件东西悬浮在十三娘身前。

  “九重天域图?”

  十三娘看着这副合拢的画卷,脑中出现有针扎一样的疼。

  “这是……阴阳泷符?”

  十三娘精确认出两件事神器,这让太叔二人心下警惕。

  虽说是神器,但它们都由圣君保管,平日没事就供奉在落日宫正殿,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它们的存在?难道十三娘是天道那缕意识派来的人?这个怀疑刚冒出头就被他们打消了。

  无他。

  如果十三娘真是敌人派来的,圣君流落凡界正是最弱的时候,轻而易举就能将他杀了。

  十三娘没有伤害圣君,反而与他和平相处这么多年,不可能会是敌人的人。

  但排除了这个可能,他们就真想不出十三娘的身份了。

  “难不成,她是先代大能残魂转世?”

  这个猜测倒是靠谱一些。

  二人猜测的功夫,十三娘脑中的疼痛已经缓和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是认识这两件神器的,但她又确信自己没见过,那么这份熟悉感必染是“宸沅尊者”带来的。换而言之,过去的“十三娘”与两件神器接触过,关系匪浅。

  “圣君让你带着它们过来做什么?”

  太叔转述了圣君的安排。

  “将幸存的生灵转移到其他相对安稳的环境,这不是不行,这也是避祸的好办法,只是——我并没有那份实力开辟通往异界的道路,圣君这么交代你——确信是想让我去做?”

  太叔不答话,十三娘沉思片刻,目光落在两件神器身上。

  “如果不是圣君忽略了,那便是他另有安排。”

  十三娘伸手接过两件神器,接触的一瞬间,意识便被拉入一个虚无的空间。

  “圣君?”

  周遭空荡荡、黑漆漆,分不清天地阴阳,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十三娘与眼前的圣君虚影。

  “你来了——看样子,太叔是将东西安全教到你手中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你且听我说完。”

  圣君仍是旧模样,只是眉宇间带着些虚弱和疲累。

  十三娘没有打断他的话,仔细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

  “九重天域图——原来是通向各个空间的枢纽?”

  圣君点头,这个秘密仅有历代落日宫守护者知道。

    手握九重天域图,什么地方都能去,包括传说中位于九天之上的落日宫。

  那缕天道意识觊觎落日宫太久了,做梦都想融合整个天道根基,圣君当然不会让它得逞。

  九重天域图一向是他自己看守,但如今为了两界生灵幸存者,只能冒一次险。

  “是,只是除了凡界与灵界,其他各界要么是刚形成,空间格外不稳定,要么就是荒芜凄凉,有些还格外危险,哪怕是仙人也不敢轻易涉足。我仔细选了两处地方,它们可以暂时安顿凡灵两界的生灵。等两界彻底融合,情况稳定下来,届时再想着将他们移回来。”圣君神色带着几分歉然,“此事还需你多多费心,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我会亲自向你道歉——”

  十三娘脸色微赧。

  “圣君跟我道歉做什么?”

  “这是第二次了。”圣君叹道。

  十三娘不解。

  殊不知圣君说的第二次是“第二次对十三娘的算计”。

  十三娘是天道法则庇护的特殊人士,天道意识根本算不出她的位置、过去、未来,九重天域图在她手中,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在圣君身边还安全。她将幸存的凡灵两界生灵全部移入异界,天道意识也发现不了。但,这么做也会给十三娘带来一定危险,圣君是为了这个才道歉。

  “时辰不多,这道虚影持续不了多久。”圣君道,“十三娘,盼你我还有再见之日。”

  话音刚落,十三娘伸手欲拉住他,五指却抓空了。

  一回神,自己又出现在机关城池的大厅内,在外人眼中她就是走了个神。

  十三娘对着太叔二人道,“我知道怎么做了,还请二位助我。”

  她可以借助神器打开通往正确位置的通道,但移动天空城池还需要太叔二人帮忙。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703/466368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