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来之军娘在上 > 018:亲,你还缺钱么

018:亲,你还缺钱么

        “墨肇,原来连你也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好的勾当?”

        仲孙沅在班级内越发低调了,唯一不低调的行为大概是全天翘课泡在训练室了。

        让她惊讶的是,不管是老师还是学校方面,竟然对她这样嚣张的行为没有半点反对意思。

        不管更好,她正要挪出多余的时间修炼打基础,重力室的重力也从一开始的0.5倍飙升到如今的3.5倍,进步十分大!作为一路观察仲孙沅走来的墨肇,更是心知肚明。

        在重力室内训练,也有助于食用的肉类加速消化吸收,增强体质,甚至能加速灵气的吸收!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万归宗那样的修炼条件,但各方面凑一凑,竟然也能有不菲效果,这是仲孙沅始料未及的。因此,她哪怕失了元阴,但对自己的未来仍持有相当乐观的心态。

        “不是,我没有这么想过。”墨肇少年眼神复杂地看着仲孙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狠下决心,提出自己憋了许久的请求,“我能不能和你较量一番?点到即止就行!”

        他只学了青松拳,但也觉得受益匪浅,最近进步很大,还受到了一向严格的父亲的表扬。

        但他回头再看仲孙沅,发现对方变化之大让他觉得陌生,更别说重力室鲜艳的3.5倍重力!

        3.5倍重力算不上什么,他现在都能承受七倍重力,是对方的一倍。

        但仲孙沅在一个月前连0.5倍都觉得吃力啊,而他却是辛苦修炼了十多年才堪堪达到七倍!

        果然……因为对方一开始就是这方面的天才,所以哪怕耽误了这么多年,一旦奋起直追,就能轻松追上那些只能算是资质稍好的人?有时候,天赋二字,还真是让人苦涩。

        墨肇很清楚,君沅……不,现在改名为仲孙沅的她,刚入学的检测资质有多好!

        她是精神力天生十级的天才!而她的亲大哥君沂入学成绩是精神力七级,已经算是独树一帜了。自己也算不错,因为家庭遗传好,勉强有八级,现在也摸到二十一级的门槛。

        “我想和你公平较量一次,检测一下自己的实力水平。”若是换成以前,墨肇不会这么说。

        仲孙沅纵然有天赋,但她荒废多年,体能更是不升反降,怎么打?怎么切磋?

        但现在不一样,他看到对方在重力室训练练得虎虎生风,比之前的青松拳复杂了不止百倍!

        “较量?自然可以。”

        仲孙沅刚入门哪会儿倒是经常和别的山峰弟子切磋,完全是用手脚功夫。

        但突破筑基大圆满境界,进入结丹初期之后,她就开始御剑,同时寻找感悟不同剑意,为凝炼剑心做准备,而这个时候,她打架切磋基本靠手中之剑,而不是两个拳头了。

        现在一朝回到解放前,她倒是颇为怀念,而墨肇比她还紧张。

        训练室中有一个切磋的平台,正好方便他们较量。墨肇深吸一口气,脑中闪过自己所学的格斗技巧和招式,最后尽数化为一片空白,眼前只有自己的对手。

        他觉得的优势比较明显,不管是速度、爆发力、力气亦或者别的方面都比对方强出一筹。

        只要仲孙沅别用那日古怪的动作禁锢麻痹他的动作,他觉得自己还是有胜算。

        仲孙沅当然知道自己拿出真本事,面前这个小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她也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这会儿也不想一个照面就将对方干翻在地……还是多维持一些时间吧。

        两人几乎是同时动的,墨肇学的是格斗,讲究快很准,务求一击重伤,加上他颇有天资,将青松拳和自己平时的格斗融合在一块儿,动作之间更多了几分刁钻和难缠。

        仲孙沅一手格挡对方的攻势,又以四两拨千斤之法卸掉对方大部分的力,同时借力打力,硬生生将打乱墨肇的步伐,使他下盘不稳。

        一击不中,墨肇甩了甩发麻的手腕,仍旧带着稚嫩线条的脸颊并未露出懊恼生气之色,第二击接踵而至,只是进攻的角度比之前更加刁钻,施展的力道也更加重。

        四两可以拨千斤,但若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施加力道呢?总有她卸不掉的时候!

        仲孙沅也没想继续施展第二次,不但没有闪躲,反而迎了上去,大有硬碰硬的气势。

        墨肇这会觉得自己的手骨都要碎了,心中弹幕飙升……面前这个家伙还是君沅么?完全是披着少女皮的猛犸象吧?那种怪力……简直大得可怕……

        墨肇突然想起那次喷泉边发生的交集,当时的仲孙沅还瘦瘦小小的,但愣是一手将他的身体一路拖到喷泉边。

        要知道别看墨肇身材颀长,身形有些消瘦,但人家的体重可是重达两百斤!穿衣显瘦,脱了衣很有肉的!哪怕这样,他也被那时候的仲孙沅像拖麻袋一样拖动。

        现在仲孙沅看着可比那个时候好多了,想来,这怪力也上升了不少?

        正想着,脑后一阵爆裂劲风,速度之快甚至隐约有空气爆鸣之音,已经被逼到交手平台一角的墨肇果断选择暂时避其锋芒,事后更是脊背冒汗,庆幸自己脖子无事。

        这只是简单的较量啊……至于拿出拼命的狠劲么?

        墨肇几乎要怀疑,仲孙沅现在是在报复他以前对她的欺负,不然没道理下手那么不留情面。

        相较于墨肇凶狠的格斗技巧,仲孙沅的动作漂亮得像是舞蹈,却没有一招一式是花哨累赘。

        别看她脚下步伐奥妙得像是踩着某种美妙的音乐节拍,看似下盘不稳,但尝试着攻其下三路的墨肇却很清楚,对方的下盘十分稳当,宛若山岳无法撼动。

        每次看似他快要伤到对方,仲孙沅却能恰到好处地避开,面上极为轻松,倒是他消耗的体能越来越大,很快就汗流浃背,额上有豆大汗水冒出,顺着脸颊滑到下巴,滴落在地上。

        仲孙沅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于此作为对比,越发显得墨肇狼狈不堪。

        也亏了墨肇的主动,仲孙沅借着这次训练,渐渐找到了当初和其他山峰弟子掐架的感觉。

        只是她还有大半余力,而墨肇已经力竭,他继续攻击自己,只会伤了他自己。

        想到此处,仲孙沅一手挡住他袭向面门的爪,一侧首错身,对方因为惯性向前,她顺势抓住墨肇的手腕,十分轻松地将他甩出训练场地,说道,“你已经输了,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墨肇虽然被甩出去了,但人在半空找到平衡,腰身一扭险险落地,免于摔一个狗吃屎的狼狈场景。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双手支着膝盖站起来,说道,“我输在哪里?”

        墨肇的意思并不是说不承认失败,而是想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输在什么方面?

        “鲁莽!除了硬来还是硬来,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直肠子的愣头青。”仲孙沅不自觉用上指点师弟师妹的口气,“若是不能硬来,就该果断智取或者退下。这么胡闹,只能变得狼狈。”

        仲孙沅见他倍受打击,摇着头说道,“按照身体素质来说,我除了力气比你大,其他方面都远远不如,但为什么我能以胜利者的姿态站着,而你却在训练台下?这不是没原因的。”

        良久,墨肇问仲孙沅,“喂,我想问一下,你现在还缺钱么?”

        “什么意思?”仲孙沅蓦地想起墨肇让自己教他打拳的场景,瞬间明了他的打算。

        “按照老价格,你教我……我可以每天陪你训练,当你的对练对象……有这么一个送钱又送人肉沙包的好生意,你不考虑一下么?”墨肇到底是个嬉皮笑脸的少年,很快就调整过来。

        “呵,还是那句老话,只是指点和教学,完事之后银货两讫,不可以有别的关系。”

        墨肇在这方面的天赋的确不错,但距离她的标准还有一大截呢,自己可不想收他为徒。

        虽然是第二次听了,但墨肇仍旧不由自主地红了脸,连耳垂都红得可以滴血,“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谁想和你有别的关系……”

        仲孙沅现在不缺钱财,但她缺一个可以练手的对象。

        而且说实话,墨肇也算是一颗好苗子,若是能有更好的发展,自然令人欣慰。至于他和君沅之前的仇……嗯,自己也不能全然无视,以后练习之时多找回场子,也算报仇了。

        “君沂大哥让我问问你,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是直接到社会上找工作,还是继续上学?”墨肇调整了呼吸,但双腿还有些软,整个人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

        “继续上学吧,我打算考联邦第一军校。”仲孙沅说道,“我记得网络上说联邦第一军校的机甲系十分出众,我去了那里,应该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当然,兼顾自己爱好的同时,顺便找人。

        墨肇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学渣仲孙沅……考上联邦第一军校?好志气!

        哪怕是墨肇这样有家世渊源的,也没这个信心直接将目标放在第一军校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703/8373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