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语嫣 > 第十章 解救

第十章 解救


        王语嫣还没等走进大石屋,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阴森的桀桀怪笑声。

        想想石屋里面的场景,一个斯文秀气的白面书生被绑在一条铁柱上泪流满面,一个干枯的老太婆拿着皮鞭对着他哈哈大笑着大发淫威,她就不寒而栗。

        打了个冷战,搓搓手臂,王语嫣推开了门。

        不过在推开门的刹那间,她怔住了,目瞪口呆的怔住了。

        因为她所看到的,和刚才想象的,几乎是一模一样。阴森森的石屋中十八般刑具,样样齐全,陈列一旁。

        黄氏的丈夫,一个书生模样,漂亮得一塌糊涂的青年公子,口中塞了大大的胡桃核,一双大眼睛眼泪汪汪的,泫然欲泣,还真是我见犹怜,亏严婆下得了手,王语嫣腹议着。

        “哪里来的小白脸?”严婆对于在这里看到王语嫣假扮的宁采臣,既惊又疑,“你是怎么跑上来的?”

        “闯进来又怎么了,曼陀山庄难道还是皇宫大内了?小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凭你还阻拦不了。”王语嫣早就看这个草菅人命的老东西不满了,存心气一气她,虽然她只不过一把傀儡刀,掌握她的是王夫人。

        “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大言不惭。砍一双腿是砍,两双也是砍,好好好,今天老身便教你知道,什么是曼陀山庄的规矩。”何曾受过这种气话,严婆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老羞成怒,声色俱厉叫道。

        “这里有食人老妖婆,兄台快跑……啊……”

        想不到那个漂亮得有些妖的年轻公子竟然还有几分义气,在吐掉嘴里的胡桃核后,大声提醒王语嫣快离开这里。只是他才叫出口,便遭到了严婆的严厉惩罚,抬手便抽了他一鞭子,抽得他欲生欲死的。

        “想跑,跑得了吗!”

        严婆鞭打过后冷哼一声,干枯得好像鸡爪一样的右手朝着王语嫣一手便抓了过来。在她眼里,王语嫣假扮的宁采臣不过是个大言炎炎的措大,手到擒来。

        果然,她一出手,便抓到了王语嫣的右手。只不过她刚抓住,还没来得及将这只右手扭断,便感觉到了某种异样,柔软得来宛若无骨。

        这哪里是一个男人的手,分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柔荑。

        “你不是……”

        然而她话才刚出口,还没来得及多说上几个字,便觉体中内力在源源不断外泄,说不出的难受。

        “这是……快放手……”

        两声断断续续的呼喝,不但没起到作用,反而内力外泄得更快了。严婆吓得魂飞天外,竭尽全力猛然挣扎。

        此时此刻王语嫣怎么可能放手,她来这里的目的虽然是救黄氏的丈夫,但更重要的是废掉这个老虔婆,顺便增添功力,她现在的内力可不过是三流往上而已,比严婆好上一点。

        本来她还准备找机会出手,没想到严婆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天于不取,反受其咎!

        这一送一收,不过片刻的时间,严婆就神情萎顿,好像衰老了十年一样,脸庞上深沟大壑般的皱纹密布,挣扎着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放……手,快……放开……我。”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要求了,一向有尊老爱幼之心的我,又怎能不答应你这不过分的要求呢。”

        王语嫣应声松手,严婆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只有一双眼睛在徒劳的散发着怨毒的光芒。

        “你这挨千刀的小浪蹄子,不得好死的贱婢,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但是没想到在王语嫣调息了一盏茶功夫,将吸收的内力转化为己有之后,严婆又恢复了一些力气,叫骂了起来。

        “聒噪的苍蝇!”

        谩骂人身攻击什么的,在王语嫣看来只是浮云,又不会掉一块肉。只是这噪音如贯脑魔音,对于某些人来说,老而不死是为贼,她烦躁之下干脆一指将其点倒,省得继续在那里喋喋不休。

        将严婆点成一尊蜡像后,石屋一下子就清静了下来。

        那个白面书生也已停止了呜呜的挣扎哭泣,呆若木鸡的被绑在那里。形势大起大落得太快,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感觉绑在铁柱子后面的双手一松,他才醒过来,自己是得救了。

        “我,我得救了,我真的不用被砍掉双腿,不用做花肥了,是吗?”白面书生大喊大叫着,一副劫后余生感激涕零欣喜若狂的神情。

        这温室里的花朵,就是经不起折腾。

        其实任何一个普通人,突然被抓走,还要被砍掉双腿,活生生埋在花丛下,恐怕都要吓个半死,王语嫣也是十分同情,但此时见他那副眼泪和鼻涕齐飞的狼狈模样,也免不了在心里嘀咕,然后小心的避到一旁,免得沾上了。

        “好了,别在那里叫了,难道还嫌被关得不够吗?”

        “是,是,是……一切都听大侠的。”白面书生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毕恭毕敬道。

        “你叫黄施药?”王语嫣可不想救错了人。

        “正是小生,还未请教恩公高姓大名?”黄施药作揖问道。

        “读过李白的《侠客行》吧?”

        “略懂。”

        “知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一句吗?”

        “如此,是小生孟浪了。”

        “知道就好,此处不久留之地,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拜谢大侠大恩大德,小生告辞了,如有缘再遇,必有厚报……”

        见这黄施药还在这唧唧歪歪的唠叨个不停,王语嫣没好气道:“报什么报,再不走,你的时辰就到了。”

        “是,是,是,小生这就走,大侠保重!”

        等黄施药离开,王语嫣将严婆的穴道解开,然后不理会她,径自走了。

        只是没想到,刚没走几步,那黄施药又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真百无一用是书生!

        王语嫣翻了个白眼道:“又怎么了?”

        “这个,小生,小生……”黄施药脸皮涨得通红,在那里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道,“小生不会划船。”

        “生在江南水乡,竟然连船都不回话,你说你还会些什么。”

        骂虽然是这样骂,但王语嫣也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不管,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她只好招来幽草那个信得过的心腹小丫头。

        一番吩咐叮嘱,好不容易将这位黄大爷送走,她转头时,远远的看见了一条小船载着一男两女,来到了曼陀山庄的码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830/83931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