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语嫣 > 第十八章 杀穷凶极恶

第十八章 杀穷凶极恶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王语嫣此刻神清气爽,只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心情大好之下不等船靠岸就直接施展轻功踏波飞上了堤岸。

        这一带并无人家,远处是一大片连绵不绝的桑林。

        王语嫣也没来过这一带,索性也不辨方向,随着一条稍显泥泞的小路就是直走,愉快的哼着莫名的曲调。

        路两旁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尚未消逝的水珠点缀其间,在朝阳的柔光下散发出五色亮光,仿佛彩虹珠。

        闻着那股离散着泥土芬芳的树林新鲜气息,她虽然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还是连一个人影都没见着,心里却也不着急。

        太阳渐渐升高,那种潮湿感消散,空气变得格外清新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

        在前面桑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是什么人呢?”

        王语嫣嘀咕了一声,加快脚步往前面掠去。

        原来前面是一条三岔路口,等她赶到的时候,马队已经朝着另一个方向远去。

        看着马队在急速远去,她想到了什么还不确定,看到路边站着一个背着背篓的中年大婶,于是问道:“这位大婶,那个是什么方向?”

        “那条路啊,通往惠山。”大婶见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问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于是很大方的说了出来。

        “果然是惠山,多谢大婶指点,告辞。”

        王语嫣说完,拱手作别,朝着惠山的方向赶去。

        她现在功力也算是有了小成,充沛的内力发起劲来,脚下顿时生风,绰约的身姿在疾风中潇洒飘逸,有如闲庭信步一般,飞也似的离去。

        “这小姑娘跑得忒快,也不怕摔了啊!”那位指路的大婶看得目瞪口呆,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来,此时王语嫣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这一趟赶路王语嫣也不知道赶了多少,她远远的跟在马队的后面,直到看见一座小山包上的一个凉亭,才停了下来。

        “惠山,凉亭,这不是乔峰和一品堂约定的‘交流’地点吗?”王语嫣一边回忆着天龙的原剧情,一边想着,“那么我跟着的这支马队,肯定就是一品堂赫连铁树率领的西夏武士了。而且既然一品堂的人来了,四大恶人中的叶二娘、南海鳄神和云中鹤必定在其中,而慕容复乔装的李延宗,那么应该也不远了。”

        一品堂的人来到凉亭上,除了首领人物和必要的护卫外,剩下的西夏武士都隐入了凉亭周围的草丛和密林中,准备给丐帮来个一网打尽。一品堂此来本就不怀好意,阴谋诡计什么的自然是有多少用多少。

        看到了一品堂,王语嫣自然也就想起了悲酥清风,那种阴人于无影无踪无形的毒药,比起后世的十香软筋散不知要好上多少倍。悲酥清风能不能搞到不要紧,解药是一定要有的。毕竟这种毒药实在是防不胜防,没有解药在身,都不能让人放心。

        一日防贼,百日防贼什么的,有时候也是必须要做的。

        恰好那些西夏武士有不少都散落在四周,她只要悄悄的潜伏进去,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哼哼……

        一旦有了想法,王语嫣立即展开了行动。

        那些隐藏在草丛中大树上,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西夏武士,一个个都在背后给点倒,然后在惊恐中眼睁睁的看着浑身的内力被吸个精光,欲叫无声欲诉无泪,只能咬断牙齿吞进肚子里。对于这些心怀不轨的一品恶人,王语嫣可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

        如此吸收了有大概二十个人的内力,还没来得及炼化为己有,王语嫣感觉内力在经脉中汹涌,仿佛长江大河里澎湃不停的怒潮狂涛一样,雄浑之极。除此之外,更让她喜出望外的是在这二十个人中,她还搜得了一个小小的瓷瓶,拔掉瓶塞就是一股恶臭,毫无疑问,这就是悲酥清风的解药了。

        唯一比较可惜的是,没有搜得悲酥清风。不过想想,像这种“大杀器”,也不会被这些小喽啰收藏,王语嫣也就不在意了。

        “什么人?”

        就在这时,凉亭中响起了一声厉喝声。却是王语嫣因为心里太过得意,一时忘记了隐藏气息,被凉亭里的高手发现了。

        “糟了,快跑!”

        西夏一品虽然没有逍遥三老天龙四绝那样的顶尖高手,但实际上也是高手如云的。招募的民间高手遍布中原关外西域等等地方,慕容复乔装的李延宗不必说,肯定不会对王语嫣下杀手,其他的如四大恶人、九翼道人等却无不震惊“中外”。

        王语嫣现在即使是内力颇有进展,但要同时面对这么多的高手,也不可能打得过。况且她的打架经验其实并不如何丰富,理论知识或许有着硕士研究生的水平,但要真打起来,肯定不是那些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过着舔血刀子日子的武林高手的对手。所以对自己有着清醒认识的她,一发现泄露了行踪,立即就脚底抹油,开溜了。

        好……不吃眼前亏!

        虽然是跑路,但王语嫣也不是惶惶如惊弓之鸟急急似漏网之鱼,她没有沿着大路跑,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的羊肠小道。

        凭着凌波微步,她弹指间就跑进了树林深处,一刻钟之后,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追来的厉喝之声。

        正当她要放缓脚步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则阴恻恻的叫声:“好标致的小美人啊,你跑得好快啊,哥哥都快要跟不上了。”

        这阴声阴气的叫声听在耳里,王语嫣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恶心至极。能这么快就跟上来,还不停发出猥琐叫声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淫贼的,除了轻功别树一帜的云中鹤,不会有他人了。

        “是谁在那里?”王语嫣心中一动,装作慌不择路的跑进茂密的树林里面方才停下脚步,吓得花容失色,背靠着一棵大树,浑身瑟瑟发抖的惊恐模样,颤声叫道,“你是人是鬼?”

        “哈哈哈,无论哥哥是人是鬼,可都要把你吃掉,美人儿,你看起来让我太过垂涎欲滴了……”戏弄一样的叫声一下子在东,一下子在西,教人抓不准他的方向。

        王语嫣也不刻意去寻找云中鹤的身影,只暗自凝神注意周遭三丈范围内的风吹草动。

        “美人儿,我来了哦!”

        但在说出这一句话后,云中鹤沉寂了下来。正在戒备的王语嫣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一惊时却是一只干枯得好像鸡爪一样的手无声无息的就搭了上来。

        “果然是好高明的轻功!”王语嫣虽然无时无刻不再警惕之中,却没有听到哪怕一丝衣袂吹拂的声音。也就是说云中鹤接近来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直到那只手即将搭上了她的肩膀,她才凭着本能的感应察觉了。

        “安禄山之爪”都伸了过来,王语嫣自然不会再继续装模作样下去,脚下一动,向前闪出一步,顺便回手,使出小巧的擒拿手法,单手和云中鹤过了几招。

        每一招都快得让人目不暇接,变招之间更是令人眼花缭乱,一会是缠丝擒拿手,一会是少林小擒拿,一会又变成了鬼影擒拿手……令云中鹤也不由得咦的发出了一声惊叹:“好诡异的擒拿手!”

        “是吗?”

        王语嫣说着心中只觉酣畅淋漓,难怪慕容复在和对手过招时总是喜欢孔雀开屏一样一门武功接着一门武功的炫耀般的使,原来是那么的令人舒畅和愉悦。如此想着她使擒拿术的手速度又加快了几分,而且脚下不退反进,步步紧逼,一下子逼得云中鹤反而是不断后退。

        如此过了大概十多招,云中鹤反应过来自己在擒拿手方面根本不是眼前这个漂亮得令人窒息的小姑娘的对手。从来就不讲究风度的他立即就使出钢爪,急急挥舞,舞成一团白影,企图逼退王语嫣,为自己争取施展蛇鹤八打的空间。

        “不就是蛇鹤八打吗,就让你使!”

        不料云中鹤心思刚起就发现对手突然停手主动退后了两步,立定在那里斜睨着他用不屑的语气冷冷的说了一句。

        能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淫贼,云中鹤压根就不会有什么羞耻之心,更不会如君子般谦让客气,他嘿嘿冷笑一声立即招式一变,长腿远跨,钢抓横掠,宛如一只仙鹤般朝着王语嫣冲了上去。

        王语嫣凝剑而立,在云中鹤攻到的时候才出剑,斜砍横削的,不像剑法反而和刀法有三分相似,却是奕剑如刀,招式怪异的同时,出招也越来越慢越来越凝重,仿佛是先前跑了太远的路没有了力气一样。

        云中鹤看在眼里心中一喜,不由得加紧了攻击,一瞬间叮叮当当的,钢爪和青钢剑的撞击声响个不停。

        然而就在云中鹤以为自己就要得逞时,刺向自己的剑节奏突变,一下子快了起来,三剑连出,白光闪成一片。出其不意之下,他感觉左臂被剑锋划过,刺骨的疼痛袭来时,左手的钢爪再也拿捏不住,当的一声掉落撞击在地面的一块石头上。

        他“啊”的一声惊叫,脚步滑动着就向后急退,想要依靠着快捷的身法逃跑。

        但步步为营的王语嫣怎么可能让他跑掉,她先前用计,就是要将云中鹤骗进茂密的树林中,到处都是藤蔓和树木的密林中,阻碍着他轻功的有效施展。王语嫣以凌波微步在直线距离可能跑不过云中鹤,但在这种复杂的空间中,以精妙的步法见长的凌波微步,云中鹤的轻功就不是对手了。

        事实也是如此,云中鹤被划伤了左臂之后连武器也不要了,轻飘飘的好像一团棉絮一样向后一下子退却一丈开外,然后他就背后一紧,被一棵六人合抱的大树给挡住了退路。

        他惊慌之下就改变方向,往旁边掠去。

        “哪里逃!”

        王语嫣娇叱一声,身形连闪,移形换影一般,追风逐电而去。

        “看掌!”

        听到呼喝之声,云中鹤知道自己是上当了,眼看掌击要到,此时却逃无可逃。

        “我就不信如此小小年纪的一个姑娘能有多深厚的内力!”他心里一发狠就立即回掌,意欲用他并不雄浑的掌力将王语嫣击倒。

        云中鹤回身出掌后,似乎是看见对手挂在嘴角上的一丝笑意,心底暗道一声不好,但挥出去的掌已经无法收回。然而在下一刻两掌相击,他却意外的发现对方的掌力比自己弱上一筹,似乎只要加把劲就能将其击垮。

        虽然你剑法、步法无不精妙,但现在是较量掌法内力……云中鹤想着精神一下子振奋了起来,气运丹田,劲贯手臂。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他要毕其功于一役时,发现自己的内力正在奔泻而出,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的内力……什么妖法……不,这是星宿海丁老怪的化功**!”

        然而云中鹤悲剧的发现,即使他“识破”了对手的功法,也无法阻止内力的外泄。就好像是泛滥了的黄河,已经不是人力所能阻挡的来了。

        如果云中鹤更早发现,或者他的内力比王语嫣的深厚,或者王语嫣如段誉一般在北冥神功修炼上的蠢笨,那他还有可能一掌就将王语嫣震开。

        而事实上是,云中鹤无法摆脱那只白皙鲜嫩的玉手,他的内力正排队欢快的从丹田中经经脉流出,流得越快,丹田就枯竭的越快,他就越感觉到空虚和冷。

        “好歹毒的黑寡妇!”云中鹤作为天龙里的一代淫贼,享有“穷凶极恶”之大名,见识无所谓不广,但像北冥神功这种隐世门派逍遥派的绝世神功自然不会是他所能认识的,即便是他的老大“恶贯满盈”的段延庆,也在段誉手上吃了点亏之后,把北冥神功当成了化功**。

        大概是一盏茶的时间,在王语嫣右掌一震时,云中鹤好像废人一样倒在了地上。

        “从今往后,世上再无‘穷凶极恶’!”

        王语嫣无视云中鹤那怨毒冷腻的目光,握剑的左手一转,剑锋划过他的喉咙。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中似乎是自有天意一样,淫人妻女的云中鹤,最后也死在了“女子”的剑下,还真有点杀人者人恒杀之的意思在里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830/8393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