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语嫣 > 第二十九章 月光下的琴魔

第二十九章 月光下的琴魔


        琴音一开始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似幻似真,飘渺如幽人孤影南枝乌鹊。

        如果不是这一片未名谷幽寂清静,而王语嫣也在记挂着那九墓丰碑,几乎就会错过。

        断断续续的琴音在她停下脚步时,已从清幽变得清越变得悠扬,似乎能直入云霄。

        于是王语嫣被诱惑了,踏上了回头路。

        巍巍乎志在高山!

        洋洋乎志在流水!

        一曲质朴深沉的《高山流水》,浑厚庄严如山,柔和清亮似水,仿佛弹奏者正在寻找有心人,而王语嫣则是茫然中产生了一种她就是其知音的错觉。

        以前的“王语嫣”不好武,以弹琴写字弄花为乐,所以现在的王语嫣对于琴也不是一窍不通。

        她在回头走出一段距离,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她如梦初醒豁然清醒了起来。

        “我不是她的知己……”

        穿越重生天龙,然而她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始终无法融入这个世界中,和这个世界的人的事都表现得格格不入,即使她曾经对这个世界熟悉无比。而这也是为什么,她好像一个宅女一样,总喜欢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几乎不与人交流。

        练武功,那只不过是借口,是掩饰内心慌张茫然的外衣,她总要找一些事情来做。她真的就喜欢武功吗,或许前世的武侠梦还没有远去,但她一直以来都只是借练武来逃避源自内心深处的拷问。

        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找到知己!

        “所以是那琴音有问题。”

        王语嫣这时才发现,原来琴音也可以魅惑人意扰乱心智。难怪孔子在听了《韶》乐后,三月不知肉味。

        而在这个时候,琴韵突变。

        从声如裂帛,凄怨幽咽,到银瓶乍破,慷慨激昂,有如铁骑突出刀枪鸣。

        灵台清明神志清醒的王语嫣并没有停下脚步,这一次她不是被动诱惑与前,而是主动去察看。只是琴音入耳,她无端的流泪了。

        琴音越来越紧,似四面埋伏,纷披灿烂,戈矛纵横。

        “这是谁在弹琴,好高超的技巧啊,**一浪高过一浪的,令人差点呼吸不过来。”她嘀咕着,毫不犹豫就踏上了阶梯。

        “居然是她!”

        只见清辉之下,十多米高的钧天丰碑之上,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正双手抚琴。

        “小薛琼也这样弹了有六十年了吧,枉我活了一百多年,竟然还是无法治好她,真是活到麋鹿身上去了。”那个喜欢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奇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王语嫣的旁边,话语间颇现沧桑。

        “她叫薛琼?”王语嫣自问自答说道,“这琴音有杀伐之气!”

        “你也听出来了?”

        “是人只要听到了,都能感觉得到。”王语嫣动了动嘴唇,却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所以老夫才叫你离开。”无奇老人接着说道,“你现在还不能死,我还需看看用《易筋经》和《洗髓经》结合起来的伐毛易筋洗髓手法,功效到底如何。”

        “琴音虽有杀伐之气,但也不见得就有危险吧?”

        “是吗?”无奇老人似乎是在讥笑王语嫣的无知。

        崩!

        似乎是为了印证无奇老人说的话,白衣胜雪的薛琼突然素手一扬,只听得琴弦拨响重音突起,然后在她前方左侧的幽天丰碑碑面上好像被利刃裂过一样,碎屑激飞,留下了一道裂痕。

        “这是?”王语嫣惊得呆住了。

        如果说《六脉神剑》以经脉激发真气形成的连绵剑气,如光剑般锋芒无匹已经是神奇了,没想到上面坐着的那个天仙子一般的女子,竟然还能借琴音来激发无形劲气,同样是锐利无边。

        那么,是不是有人也可以如李白写的诗那样,“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以笔挥毫,堪比刀剑呢?

        而这时,薛琼背后那根束缚着秀发的素带突然绷断,三千青丝随风飘散,她整个人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似乎内心埋藏着无边的深仇和大恨,王语嫣即使离得很远也能感觉得到那充塞天地的怒气、悲愤和怨气。

        “为什么白天那么待人温婉如玉,让人如沐春风的一个女子,晚上却变得如此之可怖?”

        铮……

        琴音越发尖锐激烈,节奏也混乱如麻,仿佛贯脑魔音,让王语嫣的脑袋好像被千万支钢针不断攒刺一样。

        “小心!”

        王语嫣正感觉痛苦间,突然有什么东西掠过脑门,额前刘海飘下几根断发,回头看时,背后的一段树枝已经被裂为了两半。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听到嗤的一声轻响,在她刚才的所站的位置,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深达三寸的裂痕。

        原来丰碑上的所有裂痕是她留下来的,王语嫣恍然大悟。

        “站到我后面来。”无奇老人皱着眉说道。

        嗤嗤的两声轻响,两道风刃激射而至,还没等撞到无奇老人身上,便仿佛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

        此时薛琼明显已陷入癫狂之中,无形劲气随琴音乱发,四面八方激射开来,那几座丰碑顿时又再遭蹂躏。偶尔有朝着王语嫣这边激飞而来的,都被消散在了无奇老人面前。

        “这是以无上内力形成的周身护体罡气?”王语嫣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心潮澎湃难以自已。

        在天龙出场的人物里面,这周身护体罡气似乎只在扫地僧身上出现过,而且曾经抵挡过鸠摩智的“无相劫指”、乔峰十成功力出手后出手排山倒海般的掌力。

        扫地僧是谁啊,天龙里最大的隐藏高人,被认为是无敌的存在,翻手之间就能能够将天龙四绝的萧远山和慕容博打得半死,回头又可以救活。或许,这个外貌平平无奇的老人真的像他所说的,活了一百多年也未定,不然哪来如此高绝的功力。

        “你们这些外来人就是麻烦。”

        无奇老人虽然在说话,但护体罡气并未收回,他右手伸出食指往后一点,一道真气没入王语嫣脑门,王语嫣立即便觉得脑袋中的刺痛好像潮水般消退了。

        “多谢前辈。”王语嫣说道,“刚才听前辈说起,似乎还有第二个人来过未名谷?”

        “好像是三十多年前吧,有一个姓萧的怪人,不过他被我救回后很快就被薛琼给赶出了谷,害得我连个试药的对象都没有。”无奇老人说他人怪,他其实才是真正的怪。一会沧桑得好像个老不死,一会又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喜欢抱怨……

        “姓萧,莫非是萧远山,他跳崖后掉进来的也是未名谷,被无奇老人救了,最后被薛琼赶走?”王语嫣不由得心下大奇,仿佛是看到了隐藏在原著之外的“历史真相”。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830/83931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