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语嫣 > 第三十五章 小镜湖

第三十五章 小镜湖


        叶二娘毫无反抗之力,王语嫣只是伸出食指在她身上的昏睡穴一点,她便一头歪倒在了地上。

        想一想,叶二娘作恶多端,比起云中鹤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她虐杀的还是儿童,就更加是恐怖,实在是百死不能赎其罪。

        对于云中鹤,说杀就杀了,根本就毫不犹豫,但王语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一掌即将拍落到叶二娘的头顶的百会穴时,改为了一指点倒。

        王语嫣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沙发还是长了点啊!

        她将叶二娘随手提着,找了间客栈扔进去,然后往小镜湖的方向赶去。

        沿大路向西,走得七八里地,看见大道旁四株一排,一共四四一十六株大柳树,她便知道自己是走对了方向。

        王语嫣在这些大柳树中找了找,很快就看到在其中一棵柳树的背后,一个农夫倚坐那里,半边脸颊上都是鲜血,肩头扛着一根亮光闪闪的熟铜棍,双脚浸在树旁水沟里的泥水之中。

        她走到那农夫身前,只听得他喘声粗重,发出扯风箱般的声音,显然是受了沉重内伤,不禁眉头微蹙,问道:“是傅护卫吗?”

        农夫闻言睁开眼睛,显得有些虚弱,他抬起头来,看是一位姑娘,刚要开口,不料咳嗽了几下,咯出好几口鲜血,他也不抹掉嘴巴上的血沫,声音含糊答道:“正是傅某,姑娘是?”

        “是傅护卫便好,在下王语嫣,正要赶去小镜湖助那镇南王,你暂且保重。”

        王语嫣知道时间紧急,无法带着傅思归一起走,只能伸指连点他伤口四周的数处大穴,助他止血减痛,并撕下他的衣襟,裹好他的伤处,便拱手作别。

        “多谢王姑娘出手相助,如此大恩,傅某不敢言谢,我家主人便住在小镜湖畔,湖西有一丛竹林,竹杆都是方形,竹林中有几间竹屋,王姑娘请到屋外高叫数声便行……咳……咳……”

        告别了傅思归,王语嫣再不停留,一口气便走出九里半路,远远望见高高耸起的一座青石桥。走近桥边,只见桥面伏着一个书生。这人在桥上铺了一张大白纸,便以桥上的青石作砚,磨了一大滩墨汁。那书生手中提笔,正在白纸上写字。

        这个正在画“倒画”,故弄玄虚的书生,无疑就是善使判官笔外号“笔砚生”的朱丹臣了。

        王语嫣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不想和他罗唣,直接往青石桥不远的木桥走去。

        木桥自然是被做了手脚的,所以她还没等到桥中央,就立即右脚足下一点,借力跨越了桥中央,踏上了木桥的另一端。

        “咦?”

        朱丹臣正在作画,远远的看到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少女正走过来,而且还背着长剑提着大枪,英姿飒爽的模样。他正要开口,不料少女转而朝着木桥走去,压根就没有和他碰面的打算。

        他犹豫着是否提醒一声的时候,她就好像知道木桥上面有陷阱一样,凌空飞了过去,心下奇道:哪里来的高手,竟然好像知道我拖延时间搅乱虚实的谋划似的,如果是那大恶人的手下,那……不好!

        朱丹臣心下一惊,连忙就扔下那些还没画完的“倒画”,提笔就冲了上去,而且远远的便叫着:“姑娘且慢走!”

        不料他越叫对方就跑得越快,于是朱丹臣更惊惶了,又是提声叫道:“姑娘如此急急赶往小镜湖,为了何事?”

        王语嫣只作没有听见,凌波微步使开,脚步滑行无声,轻尘不起,虽似闲庭信步般悠然潇洒,速度却快了不止五倍。朱丹臣虽然在后面发足狂奔,却依然是越追距离越远,直到一盏茶功夫后,被彻底抛开,已经没有了踪影。

        自过木桥后,道路越行越是狭窄,而且两旁有的地方长草及腰,几乎辨认不出路径来,若非先前问得分明,现在恐怕已经是迷了路。如此又行了小半个时辰,望到一片明湖,王语嫣放慢脚步,走到湖前见碧水似玉,波平如镜,便知这就是“小镜湖”了。

        王语嫣站在那里四处看了看,见不远的湖畔有一个戴着斗笠的渔人,正坐在一块青石上垂钓,知道那是四大护卫“渔樵耕读”中的排行第一的渔夫褚万里。

        正要找他问几句话,忽听得湖左花丛中有人格格两声轻笑,接着一粒石子飞了出来。褚万里的钓杆上刚钓起一尾青鱼,不料那颗石子飞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鱼丝之上,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鱼丝已经断为两截,而青鱼也落入了湖中。

        褚万里的钓丝被人以柔劲打断,吃了一惊,站起来朗声问道:“是谁在作弄褚某,还请现身。”

        褚万里话音刚落,瑟瑟几响,花树分开,钻了一个小姑娘出来,全身紫衫,只十五六岁年纪,一双大眼乌溜溜地,满脸精乖之气。

        她瞥眼见到王语嫣,便不理渔人,跳跳蹦蹦的奔到王语嫣身前,拉住了她手,笑道:“这位姐姐长得好俊,我很喜欢你呢!”说话颇有些卷舌之音,咬字不正,就像是外国人初学中土言语一般。

        王语嫣笑了笑说道:“你便是阿紫吧,嗯,非常好,很漂亮的小姑娘。”

        阿紫这样的年龄,在后世就是个无忧无虑的中学生,但现在的性子却像个“小太妹”,喜欢作弄人甚至是胡乱伤人性命,实在是一个让人很是头痛的小姑娘。

        “你知道我的名字?”阿紫显然有些惊讶,“不过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我也要知道你的名字,这样才公平。”

        果然是古怪精灵的,王语嫣心想,嘴上答道:“我叫王语嫣。”

        一旁的褚万里本要发怒,却见是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满腔怒气登时消了,说道:“这位阿紫姑娘顽皮得紧。这打断鱼丝的功夫,却也了得。”

        “我会什么功夫,是不是了得关你什么事,谁要你在这里多嘴。”阿紫听出了褚万里的话语明褒实贬,当下没好气的说了句便不理会褚万里,反而看了一眼王语嫣手中的兵器,好奇的问道,“王姐姐,你又是提枪又是背剑的,两件兵器在身,武功一定很厉害吧?”

        王语嫣只是微笑着,并没有作答。

        “那傻黑大个的鱼丝连我都能用小小的一粒石子打断,我想王姐姐你比起他就更厉害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江湖中,在一个人面前称赞另一个人的武功更好,很容易就记引发流血事件,阿紫这话明显带有挑拨之意。

        阿紫话一出口,满以为立刻就有好戏看,没料到王语嫣根本就不在意,而褚万里的气度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三言两语给激怒的,她们两人只是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仿佛在看她的笑话。

        “哼!”

        眼看计划失败,阿紫冷哼了一声,走到褚万里的旁边,拿过他的鱼竿随手往水中一刺,钓杆尖端刺入一尾白鱼的鱼腹,提起来时,那鱼兀自翻腾扭动,伤口中的鲜血一点点的落在碧水之上,红绿相映,鲜艳好看,但彩丽之中却着实也显得残忍。

        她刺了一条还不解气,又是几次手起竿落,接连刺了六尾青鱼白鱼,在鱼杆上串成一串,最后随便将鱼竿一抖,串在上面的那些鱼儿一下子就都被抛入了湖中。

        褚万里眼见如此,顿时脸有不豫之色,说道:“哼,小小年纪行事就恁地狠毒,你要捉鱼,那也罢了,刺死了鱼却又不吃,无端杀生,是何道理?”

        阿紫根本就不在意什么杀伤不杀生的,褚万里这些话反而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拍手笑道:“我便是喜欢无端杀生,你待怎样?”

        说着她双手用力一拗,想拗断褚万里的钓杆,不料这钓杆甚是牢固坚韧,她接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拗断。

        褚万里冷笑道:“你想拗断我的钓杆,却也没这么容易。”

        谁知阿紫听了,眼珠一转,向褚万里背后一指,道:“谁来了啊?”

        褚万里回头一看,不见有人,知道上当,急忙转过头来,已然迟了一步,只见他的钓杆已飞出数十丈外,扑通的一声响,插入湖心,再无踪影。他不由得大怒,喝道:“哪里来的野丫头?”伸手便往她肩头抓落。

        阿紫压根就不害怕,反而是笑着朝褚万里做了个鬼脸大喊道:“救命啊,杀人啦?”一边叫,一边躲向王语嫣背后。

        褚万里气不过,闪身就要来捉。

        王语嫣一瞥眼间,见躲在背后阿紫手中多了件物事。似是一块透明的布匹,若有若无,知道那是一张渔网。

        这渔网以极细丝线结成,丝线细如头发,质地透明,坚韧异常,遇物即缩。一旦褚万里不明就里身入网中,只要挣扎了几下,便再难得脱。

        这么大一个男人被一个小姑娘戏弄,将会尊严尽失脸面无存。

        她不忍心看到褚万里这样一个好汉出丑,甚至因为这次出丑,最后来了个杀身报主。于是手中长枪伸出,抵在地一挑,挑起后搅了搅,渔网就全部被搅在了枪身上。

        褚万里还以为王语嫣要出手帮助阿紫,正犹豫间,看到了长枪上的渔网,立时便明白过来,怒容满面。

        阿紫没想到王语嫣不但没帮她,反而拆穿了她的把戏,登时对这个漂亮的王姐姐有了些怨气,冷冷说道:“你也要来和我作对吗?快把我的渔网还给我。”

        就在这个时候,湖西有人远远说道:“褚兄弟,发生了什么事?”

        说话间,湖畔小径上一人快步走来,国字脸,四十来岁、五十岁不到年纪,形貌威武,但轻袍缓带,装束却颇潇洒。

        PS:这几天没有求票,一下子每天推荐票的数量就降了好几成,悲乎?不悲乎?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8830/8393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