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九十二章 贡院走水

第两百九十二章 贡院走水

        林延潮待至考房后,附近考房已有数名考生。√∟,

        林延潮不急不忙,先钻进考房,作起卫生来。

        这考房果真如传说般的狭小,进去后腰不能伸直,躺下去腿露在外面,站起身头碰到顶。林延潮不由腹诽这大明朝坑爹的有关部门,就不认真花点钱,给考生整治一个好好考试的地方。

        林延潮一面打扫,一面欣赏起墙壁上的‘场屋文化’,这些当然都是科场前辈留下的‘墨宝’。

        大概就是写上一首歪诗,某某人到此一游之类的,林延潮看了五六个名字,大多默默无名,待读至一个名字时,却是一愣。

        嘉靖十一年,闽县林垠试三场于此。

        林延潮看了不由啊地一声,这贡院九千间考房,自己竟是到了山长当年考试时呆过的地方。

        到了下一科时,这木制考房必是被拆掉,换成砖瓦的考房了,这些字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看见了。

        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林延潮坐在考房里,对着这行字,愣了一会。半响后,林延潮直起腰,向这一行字拜下,心道山长,弟子一定会金榜题名,不负你多年之教诲。

        林延潮想到这里,继续将考棚打扫干尽。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林延潮还是谨慎的,用油布作顶,又作了门帘,以防雨水打进考房,若是卷子不洁,记号,会被判为蓝卷。判为蓝卷,基本就是落卷了。

        布置好考房,林延潮就赶紧点起炭盆取暖。又用小铜壶装了水在那烧着。

        水烧开后,林延潮往里面丢了些红枣枸杞进去,把小铜壶放在一竹编的壶箩里,壶箩边都塞上了鹅毛棉花,只留了壶嘴在外,如此可以保暖。算是古人的保温壶了。

        泡好这红枣茶后,林延潮直接对着壶嘴喝了一口,红枣的香味顿时渗透进五脏六腑里。

        红枣茶不仅能驱寒,还可补脾胃,考场为了节约时间,不免吃生冷的食物,如此容易冻着胃,消化不良。喝红枣茶就能化解不少,而且在这寒冬腊月喝一壶热腾腾地香茶。也是难得享受。

        林延潮的午饭,就是馍馍就着红枣茶。

        到了下午,考生陆续进场已毕。

        考题下发,林延潮先看首题,上面写着‘我爱其礼’四个字。

        对于林延潮这样身经百战的八股斗士而言,只看了一眼这四字,立即就想到这一题出自论语八佾中的一章,原文是‘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大意就是,子贡提出去掉告祭祖庙用的活羊。孔子说:“赐,你爱惜那只羊,我却爱惜那种礼。”

        这样的题目,不谈以往的题库,还是自己都做过一次。可谓丝毫难度也没有。自己当年乡试作这样的题目就轻轻松松的,经过这三年每日不缀的苦读,林延潮的经学功底更上一层楼。

        但是会试要想的,不仅仅是如往常一般解题,而是要想办法打败这三千举人。故而文章水平,要比以往更进一步才是。

        林延潮喝了一口红枣茶,当下在草稿上刷刷写下十个字,圣人之心,惟知有礼而已。

        这是破题,和上半句我爱,即孔子之爱,八股文里不能点孔夫子名讳,否则就是违制,故必须用圣人替之,孔子之爱即圣人之爱,圣人之爱即圣人之心。

        有礼,孔子希望子贡祭祀仍用饩羊,乃为了维护礼制,所以下半句写上,惟知有礼而已。

        承题,夫告朔之礼,至大礼也。圣人之心,于是乎在,而何暇为饩羊惜哉。

        下面就是代圣人立言,到了天黑之时,头篇五百多字已是写完。

        林延潮伸了伸懒腰,炭盆里的炭早已是熄了,天黑之后,气温迅速降低,考场上更是觉得寒冷,几个监视的号军都是跺着脚取暖了。

        林延潮肚子咕咕鸣叫,这样天冷之下,身上热量消耗更快,故而比平时更容易肚子饿啊!

        于是林延潮将剩下六道考题看了一眼,以他过目不忘的本事,一下子就记在脑子里了。

        林延潮将卷子收进卷袋,重新往炭盆里加了炭,这一次考试,林延潮木炭准备很充足,在供给所那又买了一些,丝毫不用担心炭不够用。

        加了炭后,林延潮在檐下了煮面条,从客栈带来两个咸鸭蛋早被冻得**的。

        林延潮将咸鸭蛋一并丢进面条里,煮一碗吃了,犹嫌不够,边煮边吃,连吃了三大碗,方才小饱。

        这时候,左右考房里考生们,都是点了蜡烛,在作考题,而见林延潮在考场里煮饭吃食一幕。

        众举人们都不认识林延潮,他们为了赶时间做题,都是喝冷水就着生馍馍,凑合一顿就是了。

        至于煮饭吃食,这本来也很正常,但是见林延潮居然连吃三碗,考场上这么宝贵的时间不用,而是拿来煮饭,这也未免太浪费了吧。

        此人莫非是来考场搞笑的吗?

        众人不由大摇其头。

        林延潮吃饱喝足后,但觉得倦意袭来,昨夜还是没有睡得太好,天才黑就犯了困,这样下去若是与其他考生一般,挑灯夜战,效果反而不太好。

        反正考场有三天两夜,这才一天一夜呢,咱们不着急。

        想到这里,林延潮就在考房里,将考试用的号板从砖托上取下。说起考房里的号板,还真是科举考试时神器般的存在。

        考试时号板就搁在离地一尺多,以及二尺多的砖托上,白天时当作考试,吃饭的桌子和凳子用,晚上时,要睡觉了,就将两块号板从砖托上取下。铺在地上,当作床板用。

        如果没有这号板,这京师里的二月天气,直接让你睡地上,那酸爽的滋味保证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林延潮将两张号板在地上拼好,然后在号板上铺了一层被褥。林延潮试着躺了下,不错,软硬适中。

        然后林延潮再把炭盆用布包了放在被褥上。

        待被褥都暖了后,林延潮将炭盆搁在门帘外,然后自己盖上被褥,将平日身上穿着的衣狍脱下折叠成枕头,然后将裘衣罩衣都盖在身上就躺下去。

        不得不说考房实在是太小的,身为南方人的林延潮,个子并不算高大。但睡在里面,若是将头脚都裹好了,整个人弯成虾不说,屁股还露在帘门外了,若是整个人躺直了,双脚就在帘门外了。

        林延潮在屁股和脚中间取舍了一番后,最后决定还是顾腚,然后在炭盆里多放了些炭。放在门帘外脚旁暖脚。

        寒风劲吹,林延潮倦意袭来。于是就在考房里呼呼大睡。

        而一旁考生见了这一幕,更是无语了,他们仍在支着蜡烛在写卷子,因为他们知道在考房里肯定是睡不好的,倒不如在头天精神尚好的时候,一鼓作气来答题。先将头三篇写好了,待实在顶不住了,再在考房里囫囵睡一觉。

        他们想到也有道理,也是以往古人的考试经验,故而他们看来。林延潮这样早早上床的,简直是一朵奇葩。

        众人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林延潮,继续答题。

        当夜风很大,夜很寒,所幸没有再下雨。但是半夜时,一名考生不慎打翻了烛火,引起了贡院失火。而且这场大火,离林延潮的‘玄’字号考房还是蛮近的。

        林延潮附近的考生见了火势,怕殃及池鱼要离开考房,但是看守他们号兵却不肯他们走,说了若是他们离开考房就以舞弊论处。

        众考生们当下都是吓怕,但又不敢离开考房,只能低着头答题。起初火势越来越大的时候,不少考生还是吓得哭了,但官兵却警告他们不准喧哗。

        这些考生们只能躲在考房里默默流泣。

        考场大火,顿时惊动了主考官申时行,以及知贡举。

        他们闻之消息后,立即披衣出来,组织官兵灭火。

        当时每个考巷,都备有大水缸,考前水缸里水都是满满的。阁老亲自主持灭火,左右官兵哪个敢不拼命,顿时火势被扑灭了。

        尽管火势扑灭,但考房仍是被烧了几十间,影响了近百名考生。

        申时行不得不临时给考生们换考房,之后申时行,以及副主考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余有丁,亲自巡视考场,安抚那些吓着了考生,让他们继续好好考试。

        待余有丁巡视至玄字号考巷,来到林延潮考房前时,见一人在考房里呼呼大睡。

        一旁随着余有丁来巡视的官吏都是心道,贡院失火闹了一夜,此人竟呼呼大睡不觉,难道竟是个憨货。

        一旁官兵就要上去将林延潮叫醒,余有丁却摆了摆手,笑着对属僚道:“此人遇到大事,真有静气啊。”

        众人都是笑着称是,当下余有丁也没叫醒林延潮,而是直接去其他考房巡视了。

        守在林延潮考房前的官兵见了这一幕,不由绝倒。

        待一夜过去,天微微亮时候,林延潮总算一觉睡醒,可能是昨天太累,又是一晚没睡,竟是一觉到天亮。额日全额林延潮昨夜睡得太沉,对于昨晚的大火,甚至是一无所知。

        此刻左右考生都是惊魂未定,众人都是瞪着一双熊猫眼,一夜没睡疲倦不堪的样子,看着林延潮起床,然后在考房里一边打着呵欠,一面收拾被褥。

        监督林延潮的官兵,没好气地问:“这位老爷昨夜睡得可好。”

        “昨晚还睡得蛮暖和的,就是下半夜有点吵!唉,算了,睡了一晚上感觉还是睡不够啊!”林延潮抱怨着道。

        考生们见了林延潮这不满足表情和语气,心底都是那个气啊!(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125749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