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五百五十九章 客官真乃神人

五百五十九章 客官真乃神人

        看着这一本本挂着林三元,林侯官名头的制艺类书籍,林延潮不由长叹,什么一代文宗,恐怕这才是自己在当代的文学地位吧。

        就算到了将来。

        林延潮不由想到这一幕。

        同学们,这篇课文是明朝万历年间政治家,文学家林延潮的作品,讽刺了当时漕运之弊,生动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腐败。

        各位同学放学以后,一定要记得温习,熟读并全文背诵。

        熟读并全文背诵!

        课堂下面学生一片哀嚎,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一本都不买。”林延潮想到这一幕,立即很不快地表示。

        这掌柜是作惯生意的,见林延潮这等‘刁客’脸色没有半点愠色,很显得商家的气度。

        “若是客官不满意,咱们店里还有砚山,镇纸,笔床出售,客官要不要看一眼?哦,不看,那还有名家的字画,古人墨宝,客官要不要看一下?”

        这。

        林延潮忽然想起朱赓前几日与自己吹嘘的在书肆捡漏,赚得陈子昂的墨迹之事,于是点点头道:“这倒可以一看。”

        掌柜听了大喜,伸手道:“这在二楼,客官请这边请。”

        说完林延潮跟着掌柜走上了二楼。

        二楼里确实堆满了字画,掌柜给林延潮呈上了几幅字画。

        “这是院画,乃宋时翰林图画院所作,你看这法度,这形神兼备,实乃良品啊!”

        “客官真是好眼光啊,这是前朝首辅严嵩的手迹。这严嵩虽是奸相,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却是书法一流。”

        听掌柜这么说,林延潮不由一晒,严嵩不少恶事,都是嘉靖借着他名头作的,官员百姓不能骂皇帝,故而只能骂严嵩。

        掌柜不理解林延潮这一笑的意思,以为林延潮看不上于是又道:“若是客官都不喜欢,这里还有今人的手迹,字画,如当今冯司监的,以及几位阁老,堂部大人的,对了,还有当今状元林三元的书法,本店也有售卖。”

        “哦?”林延潮不由讶然问道,“林三元的书法也有在卖?”

        掌柜见林延潮来了兴趣,以为这回真的有戏了,于是笑着道:“那是当然,而且林三元的书法作价不如商文毅公两成,正是入手的好时候啊!”

        林延潮听了不由狐疑道:“同是三元及第,为何林三元的书法,就不如商文毅公的。”

        掌柜笑着道:“客官,你这就不知啊,商文毅公最后官至太子少保、吏部尚书、内阁大学士,那手迹一副自是不便宜了,而林三元还年轻,虽有三元及第的名头,可眼下不过是翰林官,当然是不如商公了。”

        林延潮露出恍然神色。

        掌柜继续道:“不过咱们都知,林三元如此年轻入翰林院,将来入阁拜相那是迟早的事。到那一天,他的手迹还不涨个数倍,故而我才劝你趁早入手啊。”

        林延潮听了反对道:“话不能这么说,入阁之事终属艰难,就算是林中允三元及第,也不可轻言说迟早的事。”

        掌柜嘿嘿地笑着道:“那至少现在买来也是不亏啊!”

        林延潮点点头道:“此言有理,拿来我看。”

        这几年林延潮答谢同僚,以及旁人恳求,自己给的应酬之作可是不少,所以流传到外面也是正常。只是书法确不是林延潮强项,要达到严嵩,商辂那等级数,恐怕这辈子是没希望的。

        掌柜于是将好几幅林延潮‘手迹’来给林延潮一一过目。

        看了半响,林延潮忽然道:“这几幅手迹真是林三元所作?”

        掌柜言之凿凿地道:“千真万确啊,不信,你可以拿这字画到林三元面前亲眼辨视,再不然小人可以与你发誓。”

        “发誓还是不必了吧,这……这都是假的!”林延潮叹道。

        说完林延潮搁下几幅字,走下了楼。而陈济川在一旁忍着笑,肚子都疼了。

        “慢着!客官留步!”

        林延潮正要离开店门,但见掌柜手捧着一幅字,追到林延潮身后。

        “掌柜还有什么话说?”

        掌柜喘着气道:“客官,客官不要着急,小人还有一副字,这肯定是真的!”

        “那……那好吧,给我看来!”

        掌柜将字展开,林延潮嘴角一动。

        掌柜试探地问着道:“客官,这可是真的了吧?”

        林延潮轻咳了一声问道:“此林三元的手迹,可是你从翰林院陈学士的手里购来?”

        掌柜顿时露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神色,大声道:“客官你真乃神人啊!尽然连出处都知道,确实是我从陈学士府上的家人手中购来的。”

        得到确认后林延潮不由感慨,自己在翰林院时,至少被陈思育贪污了好几百两银子啊。

        林延潮道:“不必说了,这幅字我买了,三两五钱银子?我不砍价,五两银子抬价给你了。”

        陈济川当下拿钱,伙计利索给林延潮包好这幅字,至于掌柜脸上笑成了花一般。

        林延潮摇了摇头,不愿理会掌柜,反是往街上看去,这时这条街上的各书肆已是快关门了。

        林延潮的目光看向斜角的书肆,站着三个人,二人着青袍,一人着锦衣。

        那穿着锦袍的人,看起来有些年轻,正背着自己在书肆前挑着书,至于这年轻人身后则是跟着两位穿着青袍的男子,正目光警惕的看着街面。

        仔细看去,这两名青袍男子面净无须,林延潮入值有段日子了,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乃是宫里的太监。

        太监微服出身出宫,也是常有的事,只是来书肆倒是有些罕见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林延潮听说当今天子喜欢博览群书,经常下谕,让司礼监臣及乾清宫管事牌子,于书坊间寻买新书上呈御览。但凡竺典丹经、医卜小说,画像曲本,都是一并买来购入宫里。

        林延潮看两位太监陪着那锦衣之人看书,心道莫非锦衣之人是乾清宫里某位给皇帝买书的大太监?但大太监年纪都不小,此人为何这么年轻?

        林延潮不由多看了几眼,这时那穿着锦衣的男子,突放下之手,微微侧过头来与身旁的太监说话。

        林延潮看清了那人容貌后,心道,这不是天子吗?(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0021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