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五百八十八章 两名书生(第一更)

五百八十八章 两名书生(第一更)

        隆冬。??

        京师下了大雪。

        驮轿的车轮在雪里犁出两道深深的车辙。

        驮轿从一名书生眼前驰过,在会馆前停下。书生只见会馆门前站着那几名门子,见了这驮轿一并飞奔了上去牵住驮轿的笼头。

        驮轿里走出一名锦衣公子,此人随手抓了一把铜钱,撒在雪地中。

        几名门子见了,争相蹲在地上捡钱,相互争抢,口里急忙忙地道:“谢朱公子赏!谢朱公子赏!”

        那锦衣公子看也不看走入会馆。

        锦衣公子身旁的随从道:“等我们老爷后年开春中了进士,赏赐比现在多百倍。”

        “朱公子文曲星下凡,不说进士,状元也是唾手可得。”门子们争相献媚地说道。

        那书生看了锦衣公子,以及几名门子的嘴脸,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呸地一声,拍了拍胸口里焐热两块热馒头,继续撑着破伞疾步走入大雪中。

        这穷书生走了两条街来到一间旧宅。

        推开屋门,寒风搜刮而入。

        穷书生费力地合上大门,但见炕上一名瘦弱的书生,正凑在窗户边,借着阳光读着手中几张纸。

        瘦弱书生的样子十分专注,连穷书生进门都不知道。

        穷书生摇了摇头道:“美命兄,不要再看了,赶紧将这馒头趁热吃了。”

        说完穷书生将两块馒头从怀里取了出来,又看了一眼破了几个洞的窗户纸道:“赶年前,我需将窗户糊一糊,补一补才是。”

        躺在炕上的瘦弱书生,起身笑着道:“少泾,你快来看看,这写得着实不错。”

        见瘦弱书生要起身,对方立即上前道;“美命兄,快披件衣裳,你这身子还没好利索,就急急起身,若真的再受了寒,你就真成了没命兄了。”

        瘦弱书生听了哈哈大笑,于是依言披上一件狐裘,这狐裘倒是金贵之物,不似两位穷困潦倒的书生所有的。

        穷书生从瘦弱书生手里接过纸来,未看文章,就先瞧见上面勾画的圈圈点点,这都是瘦弱读书的见解。穷书生仔细将文章看了一遍,然后不悦地道:“美命兄,这是什么文章?圣人之教何在?”

        瘦弱书生笑道:“少泾,圣人之教就在其中,与我等以往所听所闻有所不同罢了,今日我去书肆看看有无时新的程文,看到不少举子都拿着邸抄在讨论,就是争议此文,我听了几句觉得甚好,就借了别人邸报抄录了回来,虽才读了一会功夫,但于经义明了更甚。”

        穷书生忙道:“美命兄,你病糊涂了?后年南宫试,我等所考需以程朱注释解经,而这文章言‘内圣不必外王’,又口口声声谈及事功,哪一点合于程朱之道。”

        瘦弱书生笑了笑道:“少泾,你不要急着下论断,以程朱注释解经是朝廷说的,而这邸抄也是朝廷办的。这文章既是载自经筵辩经,就有朝廷拿出来在朝堂上商量的意思。”

        “何况听闻朝堂上张江陵是尚事功,求变法,或许放出此文来,也有听听朝野上下风声的意思。若是我料得不错,后年南宫试时若仍是张江陵在朝,你在文章里少谈些性命之道,多说些事功之学,文章八成就可以得售!”

        穷书生听了‘得售’二字,苦笑道:“别提南宫试了,家尊乃高新郑的得意门生,只要张江陵在朝一日,我就没有出头之日。”

        瘦弱书生叹道:“少泾,都是因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识人不明,生了这场重病,钱财被家奴窃走,也不会累你散尽盘缠为我治病。有了这笔钱,你也可拿他打点门路,托令尊故旧在张江陵面前说句好话,哪用得着陪我困居在这陋巷。”

        穷书生听了怫然道:“美命兄,你这是哪里话?要我拿这笔钱去贿赂张江陵,那我恨不得立即就死了。你若是把我当真朋友,那此见外的话,就不要讲,养好病,后年考中进士,就算报答我了。”

        瘦弱书生闻言不知说什么好。

        穷书生将馒头塞在瘦弱书生的手里道:“吃馒头。”

        瘦弱书生点点头,拿过馒头大口的吃着,连掉在炕上的馒头屑也不放过。

        穷书生见此,将自己手里的馒头又掰了一半给他道:“这馒头分量足,一个顶两个,我在路上吃了一个,你连这半个也一并吃了,如此不枉了我冒了这么大的雪,走了这么长的路。”

        其实这穷书生肚子里饿得叽里咕噜乱响,又何尝在半路上吃过了。

        这瘦弱书生装着不知,又取过剩下半个馒头狠狠地吃了起来。

        这瘦弱书生名叫郭正域,字美命,原莆田人士,为避倭乱迁江夏,其父郭应聘官至南京兵部尚书,乃是与海瑞齐名的廉臣。

        而这穷书生叫雒于仁,字少泾,陕西泾阳,其父雒遵乃尚宝司丞,因得罪张居正被贬官。

        郭正域,雒于仁说来都是官二代,一并来京读书交游,准备赴考,不过郭正域来京赶考时,得了重病,家奴乘机窃了他财物溜走,故而一贫如洗。雒于仁与他不过数面之交,却愿散尽盘缠为他治病。

        最后二人一并被客栈老板赶出来,二人耻于求人,就租住了破屋读书,幸亏身上所剩的钱财倒是够支撑至后年春闱,否则就要出门要饭了。

        雒于仁将半个馒头吃下,反而是更饿,为了不让郭正域看出端倪来,又将那纸拿起重新读起。

        雒于仁虽看不进文章里那些离经叛道的话,但对于‘正谊明道’等理学之论,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觉得说得精彩,非精研理学的名儒,不能说出这样的话,但可惜却是被对方一一诡辩驳倒了。

        雒于仁看了半响突惊喜地道:“你可知这经筵辩经之人是谁?”

        郭正域匆匆吃完馒头,有些噎着:“我还未看完,是何人所写?”

        “乃是当今翰林中允,去年的状元公啊!”

        郭正域听了疾咳了几声,然后从雒于仁手里夺过纸来看后,脸上绽出惊喜之色道:“林三元不愧经学大家,非他不足以道出这等锦绣之词来,真恨不能拜在他的门下!”

        雒于仁则是苦笑。(未完待续。)8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0793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