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六百零四章 皇帝赏赐

六百零四章 皇帝赏赐

        这一天又是经筵之日,这是年内的最后一次经筵。?

        之后衙门需封印,老百姓与皇室都要准备过年了。

        故而最后一次经筵是特别的隆重。百官们都是穿上了崭新的朝服,来至文华殿。

        天子往龙椅上就坐后,经筵开始。

        今日的经筵讲官是翰林学士沈鲤,以及陈思育。

        至于林延潮这一次作为经筵侍直官,站在殿下,静静的听着沈鲤讲经。

        沈鲤也是朝堂上一位有名的理学名儒,为人十分刚正,嫉恶如仇,据说张居正有一次约他到私宅写奏章。

        沈鲤却拒绝道,国政绝于私门,非体也。

        意思就是国家大事只应在公堂上讨论,而不是在私宅里说,这一番话等于是狠狠打了张居正的脸。沈鲤与张居正不睦,本来很难成为翰林院掌院学士才是,但因为小皇帝在东宫时,沈鲤就是太子讲官。

        小皇帝是一个很念旧情的人,当时对于沈鲤刚正不阿,十分欣赏,后来沈鲤守制在家,小皇帝就一直过问,沈先生制满了没有,什么时候可以回朝做官,朕要重用他呢。

        因为天子这一次又一次的念叨,下面的大臣也不能不上心,所以这一次沈鲤被起为翰林学士,全仗小皇帝对他的赏识。

        眼下沈鲤讲得是周礼。

        理学犹重礼教,重名分大义。听沈鲤讲周礼,林延潮也是深有所得。

        在理学中,沈理可以称得上继湛若水之后,又一位真儒。

        林延潮一面听着沈鲤讲经,却看见身为同知经筵的申时行,往沈鲤这看来时,目光抹过一丝不喜。

        见申时行如此,林延潮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殿上的小皇帝,但见他是在连连点头,毫不掩饰对沈鲤的欣赏之色,心道原来如此。

        申时行与沈鲤二人原来都是小皇帝的帝师,但除了私交极差,还生了一争高下之心。

        所以小皇帝对沈鲤连连点头,让申时行不免有几分妒忌。

        按照沈鲤受天子器重来看,将来一个尚书是跑不掉,若是入阁,估计有申时行头疼的。

        林延潮又想起申时行点评沈鲤蓝面贼的评语。

        沈鲤讲毕,经筵差不多结束。

        这个时候,照着道理,大家要赶去吃经筵宴,吃经筵宴,到衙门里收拾收拾,准备打卡回家了。

        这时候小皇帝却站起身来,对殿下大臣们言道:“沈先生讲的周礼,朕已是听了三遍了,但每一次听都深有所得,真不愧我儒学的煌煌大典。”

        殿下百官心道这不是废话,但面上却齐道:“陛下圣明。”

        申时行也是在旁附和。

        顿了顿小皇帝又道:“今日沈先生所讲,令朕不由想到了上一次在经筵上,林中允所讲。”

        听了小皇帝这话,百官都是一并微微抬起了头。

        这里面有文章啊!

        经筵之后林延潮被马御史,洪鸣先等人弹劾数本,之后林延潮上自陈表,名为自陈,实为自辩。

        结果自陈表一出,言官喑声,民间传抄,一时京城纸贵。民间的读书人中,也是起了理学与事功学之争。

        现在经筵上,小皇帝难道是要给这一场纷争,表明天子的立场?

        此刻朝堂上林延潮,马御史,洪鸣先都是屏住了呼吸,究竟天子会站在谁的一边?

        众人不由揣测着。

        但见小皇帝开金口道:“林先生,沈先生之言都可谓是振聋聩,朕深有所得。”

        小皇帝这话一出,马御史,洪鸣先的心同时都暗了下去。

        马御史尚好,而洪鸣先脸上则是满脸通红,仿佛被人重重煽了几个耳光般。

        “这个福建子!”洪鸣先咬牙切齿地言道。

        福建子这称呼起源于宋朝,当时王安石变法,启用了如吕惠卿、章惇、蔡确、蔡京,蔡卞这些闽籍官员,成为变法骨干。

        旧党官员就蔑称闽籍官员为福建子。

        洪鸣先此刻这么说,一是借地域黑来打击,二是讽刺林延潮支持变法的主张。

        但实际上心底是愤恨啊,陛下不重老臣啊,我为官这么多年,也没见皇帝你赏赐什么,林延潮这晚辈,却好似积薪,后来居上。

        殿上小皇帝继续道:“古语有云,民信其赏,则事功成,信其罚,则奸无端。沈先生,林先生两位经筵讲学之功,朕若不赏,岂不是薄了两位先生之心。”

        “朕决定赐两位先生各黄金五十两,银一百两,奖讲学效劳,赐两位先生成羊五头,牵酒五十瓶,慰讲学辛苦,赐予两位先生各可荐一族亲,列为荫生,此不在官荫之列,励其忠孝之言。”

        一句话,洪鸣先脸色就差了一分,最后一句荫生则是几乎都要气得吐血了。

        小皇帝这几句话,好似一鞭一鞭的抽在他的身上。

        而不提洪鸣先,殿下萧良有,李三才这等年轻官员看向林延潮,也是不免露出了嫉妒之色,大家同样为官,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沈鲤乃是翰林院掌院学士,这样的封赏自然不算为过,但林延潮不过正六品官,居然与沈鲤同列,这说明天子对他的器重啊。

        金银也就罢了,羊酒也无妨,但荫生却是不同啊,什么是荫生,就是不用经过考试,推举,你一名平头百姓,也能入国子监读书。

        按照正常程序来走,朝廷规定是要京官四品以上、外官三品以上,武官二品以上的,方才准许送一子入监读书。

        林延潮为六品官远远不够格。而小皇帝竟奖励林延潮族亲入学,还得意说明了不在官荫之列。也就是说林延潮将来成为四品京官后,还有一次荫子为监生的机会。

        天子这厚赐说明什么,这其中的意思,就是朕不仅要保你林延潮富贵,还要子子孙孙都享此皇恩啊。

        这笼络真是大手笔啊,非为国家立下大功劳的大臣,是不会赏赐了。

        而且是在经筵上当着百官之面说出,就是告诉百官,林延潮是朕在那罩着。

        你们马御史,洪鸣先等人再给朕bb几句看看。

        殿上洪鸣先面色如土,林延潮与沈鲤却一并出班道:“臣叩谢皇恩。”

        下面申时行也是面有喜色,仿佛在说沈鲤再得意又如何,还不是与我的门生一并受天子封赏。(未完待续。)8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10186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