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六百四十六章 官复原职(求推荐票)

六百四十六章 官复原职(求推荐票)

        

  正文  六百四十六章  官复原职(求推荐票)



        下一章

        张府里,张家父子的闲聊,已是成为习惯。张居正御下甚严,对几个儿子管教得也十分严格。

        张敬修稳重,张嗣修豁达,张懋修眼光犀利,虽有些急躁,但言语也是颇为深刻。

        但这一次先开口的却是张敬修。

        张敬修拿书审视了半日,最后向张居正道:“不谈此刊用宋体字刻书,且看这半文半白之语,也知其粗浅,其与摊边三国演义,西游记有什么两样。”

        事功刊的文体,林延潮创刊时就是为了贴近普通百姓而作的。但在文化人的眼中,就觉得这样的文章很‘水’。

        放在今天就是灌水大王。

        张嗣修道:“我倒不这么以为,半文半白之语,贴近百姓,就算是贩夫走卒也可看得懂。”

        “但格调却降了。”

        “降格调就是不曲高和寡。”张嗣修道。

        听二人议论,张居正没有言语。

        张懋修问:“爹,你以为如何?”

        张居正道:“你们看了刊末石篑山人的杂评了吗?”

        数子一愣,皆表示没有注意。

        因为正刊是林延潮所讲的事功经学,别人拿到事功刊当然会注目于此,但附于刊末的杂评是由他人所书写的。

        大家都自不会太关注。

        三子重新看了一遍。

        张敬修倒是奇道:“这石篑山人是何人?也不用真名,岂不是藏头露尾,与其如此倒不如写个‘佚名’二字。”

        张嗣修道:“你看这石篑山人所言,当大兴教化,真有见地。”

        “他言当今天下,为天子牧万民之官,逾两万;承孔孟之义,今生员者,不下三十万;而读书识字者,浩浩三百万众。”

        “此多乎?不多也。仅以户部有籍在册丁口记,我大明有民六千万。读书人多乎?实不多也。”

        “若天下能有千万人,行圣人之教,大同之世可及。”

        看到这里,张懋修斥道:“一派胡言,不过三十万生员,已是举国养之,若千万生员,生民何计?”

        张嗣修道:“你往下看。”

        “此不易也,但若天下百姓,人人能读书识字,闻圣人之教,十人中只要有一二人能行之,亦大同也。”

        看到这里,张家三子都不说话。

        下面这石篑山人继续言道,本刊之宗旨在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不明圣贤之教,如何知其责?故而务天下之兴,文教为先。

        张懋修惊道:“这石篑山人不会就是林宗海吧!”

        张敬修道:“不,此人文风与林三元相迥异,应是他门生。”

        三人一并看向张居正问道:“爹为何要我们看此文。”

        张居正道:“此策吾当奏明天子行之!”

        三人一听不由讶然,张居正居然这么快就作了决定。

        张敬修道:“爹,此事是不是缓一缓,之前尽革亲族冒免丁粮之事,共清出人丁四万余,民间和朝堂上议论还未继续。另辽东,山西各省,马上就要奏报去年清丈田亩之效,当务之急是不是以清丈之事为先?”

        张居正闻言笑着道:“你们可知我,要推行文教用意何在?”

        三人都是不语。

        张居正道:“清丈,冒免之事,皆是变法之法,既是变法,就不免有人攻讦。但兴以文教之事,会有人反对吗?”

        三人一听皆是恍然。

        张懋修道:“爹,此举实在是高明,教化之事乃顺应人心之举,亦可成全美名。”

        张嗣修细思道:“爹,我算是有些明白事功之学。”

        “兄长怎么说?”张懋修问道。

        “利人利己是为功啊。要利人利己,就要求同。我本以为林三元此事功之刊,一上来会先攻讦理学,心学,以竖旗帜,但没料到此刊却提倡兴以教化。理学讲格物致知,心学也讲察己明道,事功学更讲以学为功,此都需以教化为先,此策就是朝堂上再古板的大臣,也会赞成的。”

        “此刊可谓先声夺人啊!”张敬修也是点了点头。

        张懋修仍道:“不过林延潮说兴以教化,推广至天下万民,如何能兴?如何能教?说得好听,兴以教化的银子又从何而来,若无具体之法,此策不过想当然尔。林延潮整日讲经世致用吗?口号讲得好,但如何落在实处,却一字不提。这样的话,我也能说出一车来。”

        众人都是大笑。

        张嗣修在旁看张居正脸色问道:“莫非爹有起复林三元之意?”

        张居正缓缓点头道:“确有此虑。三军易得,一将难求。”

        张敬修马上表示反对道:“爹,林宗海因矫旨之事得罪了我们,虽屡次主动上门示好,但就这么起复,不是便宜他。我看这教化之事,还是另请大臣为之。”

        张嗣修道:“可是林三元既提其法,胸中自有可行之策,如不用他,朝堂上有哪个大臣可以胜任?”

        “朝堂上那么多官员,就无一二胜任吗?”张敬修与张嗣修辩论了一阵。

        这时张懋修却道:“爹,我倒是以为,我们可以起复林三元。”

        张敬修,张嗣修都是奇怪,张懋修与林延潮不睦,为何这个场合反而替他说话了。

        张居正眯着眼睛,摇了摇头。

        张懋修笑着对他两位兄长道:“林宗海既提兴教化之事,就让他去办,将他调至礼部,或者是外放出京都行,无论是什么,都比他任日讲官来得好。”

        两位兄长闻言都是恍然道:“这不是明升暗降?”

        张懋修笑着道:“不错,此一举三得之策,一来以示我们宽厚,不计林宗海前过,天子觉得爹宽宏大度,二将林宗海调离日讲官,也免得日后成为心腹大患,三来兄长就可顺理成章补为日讲官了。”

        张居正听了没有言语。

        次日。

        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炌上奏天子,察詹事府中允,翰林院讲读林延潮,行事不周,矫意而为,但念其出于公允谋国之心,着罚俸一年为诫。

        左都御史陈炌的奏章一上,次日天子就是批复了奏章。

        并在奏章里写上一行朱批,林延潮为官以来战战兢兢,恪尽职守,事朕甚恭,虽有小过,但不掩其劳,即日起官复原职!

        ps:一个晚上已经五千票了,拜谢兄弟姐妹们!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1638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