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六百五十八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一更)

六百五十八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一更)

  明朝一直坚持,内朝与外朝两个独立体系。

  因为翰林院,詹事府,内阁的独立晋升系统,内朝官几乎终身不可能任外朝官。至于外朝官更是绝对不能任内朝官。

  当初张居正为翰林时,深感词臣的闭塞,每当有每逢盐吏、关使、屯马使,各按差使还朝,张居正即携一壶酒,上门请教,问利害厄塞,因革损益,贪廉通阻之事。归到家中后,张居正再篝灯细记。

  翰林这等内朝官更是将六部尚书以下的外朝官都不放在眼底。

  陆光祖任吏部侍郎时,就很愤怒,他说京城里有四等生物,不懂得避他堂堂少宰的大轿。一等是阉宦,一等妇人,一等是入朝象,还有一等就是庶吉士。

  内朝官如此,所以外朝官也同样不鸟低级别的内朝官。

  故而林延潮来至阙左门时,除了相熟的几位尚书,侍郎外,如寺卿,部院首领官,以及御史,给事中对他都是淡淡的。

  不少官员官位都在林延潮之上,而且都还是张居正的心腹,所以端着架子,也不会与林延潮主动结交。

  所以林延潮转了一圈后,看没什么人搭理自己,就知趣地站在一旁。

  官员们窃窃私语。

  “什么时候连讲官也可参加廷议呢?”

  “还不是靠平日捧陛下的龙足。”

  “这些词臣寻章摘句还行,国家大事,还是算了。”

  “这不一定,林三元提事功之学,就是要办实事,事事功的。”

  “提一学说,就能办实事,我从未见过,这还不如纸上谈兵。”

  “我等别去理会,一会他提什么,我都表示反对,如此他也无颜再来参加廷议了。”

  “不错,一会看他如何下得了台。”

  众人正议论间,左都御史陈炌拿着名册来至门檐下,开始点名。

  面对都察院的老大陈炌,众官员们都不敢说话,否则被御史盯上断然没好果子吃。陈炌喊到一个名字时,众官员们答一声,下官在。

  “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翰林院侍讲林延潮!”

  林延潮答了一声道:“下官在。”

  林延潮答完后,不少目光投来,在场除了御史,科道,大多都是绯袍大员。

  面对他们的注视,林延潮有些讨好似的一笑。他斗牛服昨日拿去洗了,今日来穿普通的六品官服,自是不起眼。

  这些显宦看了林延潮一眼,随即又转过头去。

  陈炌点名完以后肃然道:“部寺官员列北,科道官员列南,依官位为序列班。”

  众官员称是后,立即就各就各位了。官员位序朝班时就排了先后高低,当场丝毫不乱,没什么争议。

  众官员排列完毕后,门檐下唯独立着一人。

  众官员一看,不由都是好笑,纷纷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

  陈炌见众官员都是各就其位,唯独一名官员不听自己号令,没有归列,不由大怒道:“门下何人?还不入班?”

  陈炌一把年纪了,不免老眼昏花,林延潮虽站在他面前不过十米,却也不认得。

  御史台的老大动怒,当然后果很严重,但林延潮也只有无奈地站着,然后作礼道:“总宪容禀,下官詹事府中允林延潮,不知该归入何列?”

  众官员揶揄地嘿嘿的笑起,有几人也是乐意看着林延潮出丑。

  陈炌听了恍然道:“原来是詹事府林中允。”

  陈炌顿了顿,问一旁吏员:“以往廷议,詹事府翰林院的官员站哪来着?”

  一旁吏员也是懵了,然后道:“回禀总宪,詹事府与翰林府官员,已是很久没有人参加廷议了。上一次站在哪,小人也不记得了。”

  听到陈炌与吏员对话,下面众官员也是纷纷笑出声来,丝毫也不客气。

  官员们在笑声里仿佛说道,廷议本就是外朝官份内之事,你一个内朝官来凑什么热闹。

  这时候潘晟不紧不慢地道:“来人,给林中允看座。”

  这一句下在场的官员都是懵了。

  “什么大宗伯,竟是要给林三元看座?”众官员都是不可置信。

  小吏也是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向潘晟又问了一句:“敢问大宗伯,这座摆在哪?”

  潘晟也不说话,伸手往太师椅的右边扶手上拍了拍。

  一名小吏称是一声,立即搬了一张太师椅,搁在潘晟的右手侧。

  在众官员的目瞪口呆中,林延潮一提官袍下摆,从容地走上门前台阶,在门檐下向安坐的潘晟,张四维行了一礼后,大摇大摆地来至太师椅上坐下。

  坐定之后,林延潮双手按着太师椅的扶手,往下看去,但见百官们都是面对着自己垂手而立。

  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一一落在眼底。

  林延潮不由心道,这个角度刚刚好,难怪人人都喜欢坐主位,这样一览众人的感觉,实在不错。

  此刻众官员心中,仿佛有几万头***奔腾而过,心底在说,这林延潮何德何能,居然能与礼部尚书潘晟,武英殿大学士张四维并坐。

  要知道连左都御史陈炌这等大佬,都只能站着,你林延潮居然能坐着,这是什么道理?潘晟吃错药了吗?

  这时候但听潘晟缓缓地道:“奉陛下口谕,詹事府林中允列席旁听廷议。”

  众官员这才恍然,原来林延潮是代表天子而来。以往也是有这个例子,皇帝不参加廷议,但又欲知大臣们在廷议上的议论,于是派一名宦官来旁听的。

  比如明景帝要易储,命大臣廷议,并派太监兴安旁听。大臣们虽都不同意易储,但怕自己反对的意见被天子知道,给穿了小鞋,不得不同意易储之事。

  不过这一般都是比较重大的廷议,方才有的。

  但这一次不过是普通廷议,林延潮怎么来了?

  于是众官员想到林延潮正授天子宠信,由此都想到了一种可能,是不是天子要考察,任用大臣,故而派心腹臣子来廷议中考察了。

  也对,礼部尚书潘晟是下一位入阁的热门人选,潘晟一入阁,礼部尚书之位空虚,天子是不是借此廷议,来考察人选?

  想到这里,众官员态度立变。

  至于林延潮则是微笑,心道这一次给自己挖坑的人,应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17736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