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七百七十八章 法术势

七百七十八章 法术势

  奉皇上口谕,宣林延潮即刻入宫觐见!

  张鲸此言一出,顿时街道上皆是静了下来。

  林延潮的弟子们闻言是先是惊讶,然后就是狂喜,皇上突然将林延潮召回宫里,莫非是有恢复他官位之意?

  难道天子受迫于民间物议,收回将林延潮削籍的诏命,所以将林延潮召回宫里起复吗?

  而马二等同伙则是脸色大变。

  皇帝突然召见林延潮是什么用意?他们老爷武清侯是不是失算了,以为林延潮虎落平阳,这才故意派他们来折辱林延潮,若林延潮不去,岂非是在朝堂上又竖一大敌。

  但听皇帝召见觐见林延潮的圣旨。

  林延潮却神色平静如常,没有激动,也没有意外,而是一整身上衣袍,郑重行礼。

    “草民林延潮接旨。”

  林延潮起身后,对陈济川,展明吩咐道:“你们留一辆马车在宫门外等我,其他人先出城,在东直门外等我。入宫面圣之后,我就出城与你们会合。”

  显然林延潮此言只当作寻常召对而已。

  陈济川,展明垂头道:“是,老爷。”

  可是马二等人却面无人色,一听眼前之人乃宫里太监,还来头不小,吓着浑身打颤,向张鲸噗噗叩头道:“公公,小人眼拙,有眼不识泰山。”

  “冒犯公公,还请公公饶命,还请公公看在武清侯爷的面子饶过我这一次。”

    “公公,放过小得吧。”

    张鲸看向马二等人淡淡地道:“原来是武清侯家的奴才,算了,咱家也不是小气的人。”

  林延潮大奇,张鲸此人的性子,他是知道一贯是睚眦必报,当年冯保不过骂了他几句,他就处心积虑地扳倒他,怎么眼下转了性子。马二等人当众骂了他居然还无事。

    马二数人如蒙大赦,几乎喜极而泣地道:“谢公公,谢公公!”

  几人仓皇的几乎连滚带爬地而去。

  但还没出了街口,却又回来。

  但见街口,已是被身穿明黄色飞鱼服,腰胯绣春刀,神色不善的锦衣卫堵住。

  马二脚当场脚就软了。

  “胆敢辱骂厂督,居然还想活命,你当我们北镇抚司是摆设不成?”

  马二数人听说自己居然骂了天下最恶名昭彰的东厂厂督,这一刻从绝处逢生,再度掉下万丈深渊,顿时屎尿撒了满裤裆。

  数人已是被十几名锦衣卫如死狗般,从街头拖至张鲸面前。

  锦衣卫向张鲸道:“启禀督公,这几人是倭寇混入京城的奸细,我们北镇抚司追查已久。”

  听这锦衣卫一说,众老百姓们都是恍然,纷纷道:“原来马二是倭寇潜伏在京里的细作啊,我居然这么久都没看出来。”

  “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平日也以为他只是仗势欺人的恶奴而已,还是锦衣卫慧眼如炬啊。”

  “倭寇要亡我大明,就要先害林三元这等好官,他们真是太卑鄙了。”

    马二等人闻言心底那个冤啊,他们平日只是欺男霸女,欺压老百姓而已,却真不是倭寇啊。

  但张鲸淡淡地道:“既是倭寇奸细,还等什么,押回北镇抚司拷问吧!”

  马二已是认命了,但他几个手下却没有骂过张鲸,正要开口喊冤。几个锦衣卫哪给他们机会,手明眼快地用将他们的嘴捂住。见了锦衣卫这等手段,老百姓却是破天荒地拍手叫好。这些人终于干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众学生们,以及五成兵马司的官兵,对林延潮无限敬仰。林延潮当初是如何从诏狱中全身而退?而且还与张鲸这等杀人不眨眼之人平起平坐的。

    听说林延潮要入宫,林浅浅也是不顾其他了,立即下了马车奔至林延潮面前道:“相公,陛下真召你进宫?”

    “是的,夫人你先去东直门外,等着我回来。”

  林浅浅突然抱紧林延潮道:“我不让你,你这一走,不知是不是又被陛下下诏狱,那么我们夫妻还有相见之日吗?”

  林延潮道:“这倒不至于,何况圣命不可违啊!”

  张鲸也是在一旁笑着道:“夫人放心,陛下就是让你家相公问话。”

  林浅浅听了神情稍缓,双目泫然,看向林延潮满是不舍之意。

  林延潮拍了拍林浅浅的手背,当下随张鲸上了马车,然后马车就向皇城行驶去了。

    马车上,张鲸不由向林延潮道:“林先生,你这又是哪一出啊?当初皇上让我与张诚,都与你说,让你认错就可复官,当时你不答允。眼下申阁老却以密揭让天子将你贬作亲民官外放。皇上召你入宫问一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延潮笑了笑心道,果真不出我之所料。

  皇帝之前让张鲸,张诚来让林延潮认错就可以复官。

  但林延潮认了错,故而可以得皇帝,太后之谅解,恢复翰林官位,但如此自己在士子心目中的形象就一落千丈了。

  前面上谏,后面认错,会被人说是言行不一之小人,官场上名声就如此毁了,故而林延潮当然不能答允,必然以严词拒绝。

  当然对于林延潮求去之意,天子是将信将疑,不相信林延潮他到底是真放弃官位,还是官员们以退为进的套路。

  待林延潮去了张宅,一面说着天子的好话,赞他是明君,一面说去此去回乡后,此生不出闽一步,不打算回来当官了。

  林延潮知张府上必有东厂番子,故而借着他们的口,将此话递至天子的耳中。

  换了常人以为如林延潮这等大儒,讲得就是言出必践。说以后不出山,就是真不出山,否则就是食言而肥。

  但哪知林延潮事得是事功学,事功学乃儒法并用,法家讲‘法术势’,言辞不过‘术’尔。皇帝就算没下这一道圣旨,让他回宫陈情,林延潮也不会‘此生不出闽一步’的。

  现在林延潮一心求去,天子反真以为他要撂担子,那么从此就失去一位能臣。

  所以林延潮揣测,天子要留他,就不能让他回闽,必须先以官位挽留住。

  之后林延潮让申时行为自己谋亲民官起复,作一个铺垫。如此林延潮就以退为进,将皇帝落进自己的势中。

  不过林延潮心知皇帝仍是将信将疑,这一次面圣自己要说个明白。

    PS:看不明白的,可以参考厚黑教主李宗吾先生的求官六字真言,‘空、贡、冲、捧、恐、送’。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35534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