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一千一十九章 金榜题名

一千一十九章 金榜题名

        放榜之日时下了雨,雨势不小

        孙承宗所住的柴房,有些漏水。

        孙承宗坐在柴薪堆旁,看着雨水滴漏,不由有几分自嘲。

        孙大器推门入内满脸怨气道:“这个掌柜叫他派人来修这柴房,却推说没空,这如何住人?”

        孙承宗道:“掌柜迟早回来的,否则柴薪一湿,一会儿如何升了火?”

        孙大器奇道:“那他知道,为何还不派人前来?”

        孙承宗笑了笑道:“柴火湿了,他可以埋怨我们照看不好了,加我们房钱。他最好咱们自己动手帮他修屋子,如此他倒是省下一笔钱财。”

        孙大器满脸称奇。

        孙承宗问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孙大器道:“难得,难得,老爷,看事近来变透彻了。”

        孙承宗笑道:“这些年经的事多,冷暖尝多了,也自然知道些疾苦。故而为官徒劝百姓知礼守礼,兴义教化何用?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这是圣人的教诲,也是学功先生常与我们讲的致用之道。”

        孙大器点点头道:“没错,官员给老百姓讲什么大道理都是虚的,吃饱饭穿好衣,才是真的,我们老百姓只认这个,但凡是吃好穿好,谁去做贼?老爷你要是为官肯定是好官。”

        孙承宗笑着道:“你不是常说不走我林学士的门路,这一次想要高中难啊。”

        孙大器抓头道:“那也没办法,今天放榜总要说点什么吉利话,现在我不说,还有谁说,让那满眼铜钱的掌柜说吗?”

        孙承宗闻言大笑:“走吧,我们去外头看看吧。”

        孙大器道:“老爷,这柴房。”

        “不去理会他。”

        “是了,反正今日中与不中都要搬走了,何必再看那掌柜脸色。”

        ……

        而贡院之中正拆榜唱名。

        但见官吏唱道:“第三百五十一名四川忠州举子任道学……”

        卷子取出来,在各位官员面前一一看过,然后取自哪一房哪一位考官,也是随之念出。

        念到考生名字以及取中的考官时,一旁的同僚当面向他祝贺一二,面上带着丝毫嫉妒之色。

        哪个同考官取中的贡士多,哪个人将来在朝堂上的资源也就更大。所以十九位同考官间在议榜时,不免勾心斗角,特别是最后的经魁,会魁。

        名次依次列出,一个个名字写在金榜之上。这最后的名单要从贡院送至礼部张贴。

        官吏陆续唱名至最后剩下十五份卷子,这时候王锡爵道了一声且住。

        众同考官们都是看向王锡爵。

        王锡爵道:“最后十五篇文章乃是本次会试的前十五名,会魁,各房经魁尚未丁霞,吾与林总裁商议过了,不要擅专,请诸位考官一并议过了,再行填榜。”

        说到这里,众官员们都是点头,王锡爵此举十分公正,当然也避免出了名次后,遭人非议。

        会试排名对殿试的最后排名,具有极重要的参考作用。特别是会试的经魁,会魁,只要殿试时不犯太大毛病,就一定取个很好的名次。

        众人都是双手表示赞成。

        王锡爵道:“这前十五名文章相差无几,都在伯仲之间,故而本阁部打算先拆名,综合考生平日之名声,品行,再定名次,诸位以为如何?”

        众考官也是认可,最后前十五名拆不拆名已是无关紧要。

        沈鲤也表示了认可。

        于是官吏上前唱名。

        “成化林承芳。”

        “嘉兴查允元。”

        “桐城吴应宾。”

        “华亭唐文献。”

        “无锡顾允成。”

        “晋江杨道宾。”

        “常州于仕廉。”

        榜单一出来,众官员就在点头议论。

        “这林承芳听闻是大儒黎(民表)瑶石的外甥,其学实乃正宗。”

        “这查家乃海宁人祖孙三代进士,书香门第。”

        “不过这前十五名官宦子弟却是不多,不少人籍籍无名。林总裁这次策问考的如此严,不少名家倒是失手了。”

        “我倒是以为王总裁,林总裁秉公取士,希望能从寒家从提拔一些于国有用之才吧。”

        “我等还是看看吧。”

        林延潮耳中听着议论,却见官吏拆榜继续。

        “福州陈应龙。”

        “公安袁宗道。”

        “高阳孙承宗。”

        听到这几个名字时,林延潮嘴角一勾。

        众官员又议论道。

        “袁宗道听闻是河南巡抚龚大人的外孙。”

        “难怪,官宦子弟,这陈应龙是何人?没听说过。”

        “还有这孙承宗更是名不见经传。”

        众人的朱卷在考官手里传递,众同考官们先议各房经魁。

        到了礼房经魁时,赵用贤推举了他所取中的唐文献,而吏部主事顾宪成却推举了他取中的孙承宗。

        两边是各执一词,争论的十分激励。

        大家都知道二人平日交情很好,彼此以气节相许,但论及推举门生,大家都是寸步不让。

        赵用贤是翰林前辈,顾宪成是部郎,在场多是翰林,应该来说赵用贤胜算多一点。

        但是众人看二人文章,却发觉唐文献胜在前面的经义上,而孙承宗胜在后头的策问上。

        “这唐文献名誉公车,写出如此文章来,不出意外,但这孙承宗是何人,无名之辈,文章竟也写的如此好。”

        “不错,你看世儒著述为名,暗以虚文拟经,此取乱之道。文中子明以拟经,实删述六经,明先贤之道,这策论写的好,整篇言之有物,可谓煌煌之言,相较下唐文献的策问就逊色多了,再说孙承宗经义也是名家手笔,必承大儒之教。”

        “不过论到底经义唐文献可为第一,论策问孙承宗可为第一,我看会魁恐怕也就是出自礼房之中了。”

        众考官们争论不一,两边都有人支持。

        沈鲤也是拿了两篇文章看了,心甚许之言道:“都是上乘的文章,取了哪一篇为经魁都不为过,两位总裁今科真是为国取了真才啊!”

        众外帘官纷纷点头,笑着道:“今科所取三百五十一名士子,不仅人数多于往届,而且方才几篇文章也都是可以名著一时的佳作。”

        “两位总裁,这一次可谓劳苦功高,这些士子将来都是可以大用的。”

        听了众外帘官的奉承话,众内帘官们都是与有荣焉。

        沈鲤然后道:“既然列位同考官相论不下,两位总裁于礼房经魁意许何人?”

        “慢着!”

        这时候赵用贤开口了,但见他道:“我听闻孙承宗原是林总裁门下幕僚……”

        赵用贤说完,顾宪成道:“汝师兄,这孙承宗从我房里头名卷,其文章是众位房官一致的公论的。”

        赵用贤道:“我当然信得过叔时,考但生若是考官子侄,或者出自门下的,考官理应回避。”

        林延潮没料到赵用贤对自己了解如此深,连孙承宗出自自己幕僚都知道,不过此事他也没打算瞒人。林延潮当下点点头道:“赵庶子说的对,此事还是请总裁定夺吧。”

        ……

        不久之后,贡院已是填好榜,此间得了消息的报录人,已是飞快地奔向京师的各处客栈。

        孙承宗,孙大器来到客栈堂上时。

        堂上众举子们是坐的满满的,出神看着屋外瓢泼的大雨。

        尽管众举子各自桌上都摆着瓜果小食茶水,但是却没有人有什么心思食用。

        “下这么大的雨,恐怕报录人不好来吧!”

        “就算刮风下雨,这贡院也是要放榜的。”

        “诶,早知道当初于林学研读的再精熟一些,也不至于眼下在此提心吊胆。”

        孙承宗与孙大器默然坐在角落的桌子,他来京前没有与京里读书人有什么交游,故而众人也认识他。

        唯有邻桌的举人见孙承宗脸生,于是攀谈了几句。

        “放榜了,放榜了!”

        消息传来。

        整个客栈的举子们都是轻轻挪动了一下,然后伸长了脖子看向客栈门外。

        “这雨怎么一点也不小!”

        “真可恨,若误了我……”

        “放心,若真中了,礼部的榜单上也不会少了你名字。”

        “若是我中了,请诸位仁兄喝酒。”

        “多谢了,多谢了。”

        掌柜当下也是道:“不必这个公子大方,小店若是有人中了进士,那么小老儿我就请大家一壶酒。”

        众人都是拱手称谢笑着道:“掌柜的客气了。”

        掌柜又道:“不过小老儿有一请求,就是恳请中进士的那位老爷给小店写块招牌,如此别人也是知道小店是出过进士。”

        众人揶揄道:“就知道掌柜的你无利不起早,没有白送的好处。”

        掌柜连忙解释道:“哪里哪里,请贵老爷给小店免费写一块招牌几个字,咱们沾沾喜气不过分吧!”

        “掌柜打得好算盘,那新贵人都是要去金銮殿面圣,立马就要做官的,住你这个破店几日就已是天大的面子了,你居然还要他给你写招牌,好大的脸啊!”

        众人一阵哄笑。

        掌柜涨红了脸,这时又一人道:“若是中了会元呢?”

        掌柜自嘲地笑着道:“若是会魁那就更好了,不过小店开张二十几年,说来惭愧,不说见过活奔乱跳的会元,听都没听过了。”

        “掌柜别拿话堵人,我真问你一句,若是出了会元呢?”

        “是啊!掌柜怎么说?”

        掌柜闻言连忙摆手,忧虑再三后道:“好好,你们这将我的军了,若是真有个会魁,小老儿我免了大家十日的房钱,你们看如何?”

        “好!”

        众举人一并叫好。

        “这是铁公鸡拔毛了。”

        不知哪初一个嘴巴尖酸的人又道了一句,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那赶紧出个会元,咱们拔下掌柜几根毛来!”

        “名照兄,你的才学最好,我们就指望你了。”

        “不敢当,余是什么斤两,本科如公安的袁宗道,华亭的唐文献,晋江的杨道宾他们几个才学都胜余十倍,他们不得中会元,余哪敢跃居他们之上?”

        众举人闹了一顿,就突听的啪了一声,一名考生从桌上栽倒在地。

        原来是喝的大醉。

        众人看向这读书人问道:“高周兄怎么了?醉成这个样子。”

        一旁相熟的同乡道:“诶,他最后一场三道策问题只写了一道,这一次肯定是没办法了。眼下放榜,他又不肯在屋里候着,但出来了就一个劲的喝酒,能不醉吗?”

        众考生们闻言也是叹息,方才欢快的气氛,顿时少了。

        掌柜连忙道:“诸位不要喝闷酒,来啊,给每桌都送一碟酱菜。”

        孙承宗坐了一会,见店小二众人都是酒菜唯独自己没有,当下知道老板的意思。

        这时候送榜的报录人已是到了。

        几串鞭炮声是接连不断的响起,以往举人中式所在的会馆是要放炮仗的。

        但今日下了雨了,所以放炮仗也没办法了。

        可是从远处那一串串鞭炮声,仍是可以听出他人那等难以言喻的喜悦。

        客栈这里却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众人对门翘首以盼。

        孙承宗摸着如戟的胡须笑了笑,独自坐着,但见掌柜却在这时候拿着一碟肉脯,一角小酒来到孙承宗桌上,笑着道:“孙老爷,这是我请你的。”

        一旁孙大器道:“你这是什么主意?我们可没钱会钞。”

        掌柜摇头道:“你当掌柜我眼底只有钱嘛?我知道我是小气一点,但作店家的哪个不精打细算呢?我与孙老爷相交没有十几年,也有五六年了,怎么都有一点情分在。”

        “这肉脯和酒都是我送你的!”

        说完掌柜心底以为孙承宗这科肯定不中,也有点生了恻隐之心,同时也有生意一场,大家好聚好散的意思。

        孙大器看不懂掌柜所为,孙承宗则感人心之无常。

        就在这时候,雨势不止,但听外头几声锣响。

        然后就是一阵敲敲打打之声。

        “敢问孙老爷讳承宗在客栈里吗?”

        店小二问道:“哪位孙老爷,这里没有这人?”

        门外报录人淋着雨,面面相窥。

        这时候一名士子出门外问道:“你说孙老爷,可是孙悟空的孙嘛?”

        士子回顾左右,不少士子懒得挪动,直接推道:“怕是没有,你去别家找找吧!”

        “可是报录上说他是住这客栈?这笑话了,我们已是连问三家客栈了,最后找到这间,这位老爷可是今科会试头……”

        “慢着,住柴房的那主仆是不是姓孙,掌柜呢?”

        几名士子将掌柜拖出问道:“掌柜,住柴房的那位举子可是姓孙讳承宗啊!”

        掌柜一脸茫然道:“是啊,就那个高阳来的穷书生,怎么可能中进士的不都是南方来的老爷吗?这满脸胡子,和蛮子也一样的人的也能中进士,不会搞错了吧!”

        那报录人道:“掌柜,话可不能乱说,这位孙老爷正是高阳人,而且还是今科礼部试第一名,当今会魁!”

        会魁!

        一句话所有人都炸了。

        哗的一声!

        但见桌子倒了,原来孙大器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但见他身子颤抖地道:“老爷,老爷,你中了,是今科的会元郎啊!”

        “我早已听到了。”

        众人目光中孙承宗步出,但见他看起来确是平平无奇,肤色黝黑,胡须如戟,看上去如何也不像是饱读诗书之人,反似年少时经历过一段长长的颠沛流离生活。

        而今如苦尽甘来,淬火而成丹,百炼而精钢。

        过去的劳苦,反而深深地添作了今日的内蕴。

        “我是高阳孙承宗!”

        孙承宗出示考凭,报录人看到后,几乎喜极而泣。

        “终于找到了!好几家客栈,这也太不容易。”

        “还请老爷恕罪,我们来迟!”

        孙承宗洒然一笑道:“我是住的太偏了,早知能中会魁,就住好一点的客栈……好点客栈的柴房了。”

        孙承宗说完,掌柜顿时羞的无地自容。

        此刻所有报录人都是大声道:“捷报保定府高阳县老爷,孙讳承宗,高中丙戌科会试第一名会元,金銮殿上面圣!”

        咚!

        锵!

        各等锣鼓敲打了起来,客栈里众考生们都是向孙承宗道贺。

        “孙兄大喜!”

        “大喜啊!”

        “会魁啊!三千举子之头名啊!”

        哗哗!

        客栈外雨仍在下着,而客栈里,孙承宗正迎来生平最得意之时刻。

        若说林延潮中状元是起于寒微一步一个脚印,那么孙承宗的会元就是起起伏伏,无数次从波峰跌倒谷底,又从谷底重新爬起。

        孙承宗一一抱拳向来贺的士子们表示感谢。

        这时人群中有一人噗通一声跪下,叩头道:“孙老爷,孙老爷,是小人有眼无珠,泰山在前不识泰山,文曲星在此,却是怠慢,小人有罪,小人有罪啊!”

        所有举人都是看向掌柜心想,这一刻才来道歉,早干嘛去了?之前还让人家住柴房呢?

        之前如此怠慢,眼下倒是跪求原谅,晚了!

        但见孙承宗将掌柜扶起道:“过去事算了,掌柜你答允的事还记不记得?”

        掌柜茫然道:“什么事?”

        孙承宗笑着道:“你曾说,若有人中了进士,当请客栈里所有人一壶酒,有人中了会元,就免了大家十日的房钱,今日就让孙某为大家做一点事吧!”

        “快拿笔墨纸张来!”掌柜大声疾呼。

        而众人大笑。

        但见店小二捧上笔墨纸砚。

        在众人注目之中,孙承宗饱蘸墨汁,挥笔而就。

        而客栈之外,停着一辆马车。

        雨水打在马车的雨遮上作响,马车里林延潮挑开车帘,远远看着孙承宗点点头道了句,恭贺稚绳。

        然后车帘一放,展明驾车离去。

        ps:借这一章希望参加高考的书友能够金榜题名,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29648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