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招考(第二更)

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招考(第二更)

  不过话说回来,给予食宿全包,每月膏火银的待遇,这并非是头一份,省城里如濂江书院等大书院都有这等优厚的待遇。

  所以要办成第一流的书院,最重要的还是依托于林延潮眼下极盛得名望,以及那一篇少年中国说的助攻,这篇文章犹如一把火将有识之士心中的那盆火一下子点燃了。

  此刻洪塘乡里已入夜,到处星火点点。

  而一名少年背着书箱来到洪塘社学的门外,他喘了口气后抬手敲门。

  片刻社学的门开了,但见一名三十男子披着冬衣走了出来。天气甚寒,他咳了几声,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奇道:“你怎么来了?”

  那少年整个人已十分疲倦,无力说话。

  张归贺摇了摇头,搀着少年进了社学然后道:“今日社学里就你我二人,你是饿得眼花了吧,也好,陪我吃一些。先把书箱放在门边。”

  少年没有依言,而是捧着书箱搁到了学堂里。张归贺冷笑道:“就你这两件破衣裳和旧书,丢在地上都没人捡。”

  那少年闻言低声道:“先生,衣裳虽破却是家母一针一线缝来的,书虽有旧但却载了圣贤传授之道,于我而言都值得千金。”

  张归贺更是不屑地道:“我说曹学佺啊,曹学佺,什么时候了还说什么大道理,都说书中有黄金屋,你的黄金在哪里?书中自有千钟粟,你能把书给吃了吗?”

  少年闻言垂下了头,他正是当初林延潮在水西村遇到的那位卖饼曹姓少年。他就在洪塘社学就读,师从张归贺已经多年了。

  说着张归贺走回了自己的书斋,那曹学佺也跟着张归贺走到书斋。

  书斋的桌案上就两样菜花生米,酒糟蟛蜞,还有一瓶小酒。

  张归贺给对方盛了一碗饭。曹学佺没碰老师的下酒菜,直接哗啦呼啦地扒起饭来。

  曹学佺将碗底米粒一颗一颗舔得干净,将筷子碗一样一样摆好,然后道:“先生我读了孟子尽心有些不懂的,故赶来向你请教。”

  张归贺一愕问道:“你都读到尽心了。”

  “是,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

  张归贺连摆手道:“好了,好了,当初这论语旁人我教了半年,你只教了两个月,这孟子当初我以为你是借去随便看看,结果都看到尽心了。看来这社学……你已经可以肄业了……”

  曹学佺闻言一惊道:“学生还有许多地方不懂,恳请先生不要赶学生走,学生还想再读书。”

  张归贺奚落道:“再读书有什么好,你家里穷不如回去帮你父亲卖饼,早日多赚两个钱攒着别花,他日也好娶媳妇,生个大胖小子。”

  “怎么不说话?”

  张归贺又一杯酒下肚抬起头却见,曹学佺用手指抠着桌缝,眼眶里都是眼泪然后一滴一滴落在桌上。

  “说你一句怎么哭了。好了,说说你为何要读书啊?”

  曹学佺吸了鼻涕,哽咽道:“我……我喜欢读书。”

  “喜欢?没有别的?”

  “嗯。”

  “问你三句答不了一句,”张归贺叹道:“也好,与你说实话这社学里教授的蒙童之所识,以我学问最多只能为你蒙师,但是却不可为经师,我方才的意思是你可以离社学,去寻一位高明的经师。”

  “先生,我……”

  张归贺打断曹学佺的话道:“人这一生际遇艰难,出头的机会没有几次,错过了,一辈子也是后悔莫及。我今日举业不顺,也是因为在年少时没有遇到一位好的先生。以你的才华,当趁着年轻时候拜一位明师,若继续留在这社学之中就是耽误了。正好我这里有一个去处,你想不想知道?”

  曹学佺闻言抬起头道:“想!”

  张归贺点点头道:“前不久回乡的林三元打算在省城里开设书院,网罗四方英才而课之。”

  “我看过了,他们那边招考最少要童生,放在过去就是府试过关的儒童,现在至少也是要县试中式者,不过条件优异者可以放宽,但是前提必须是通过书院的招考。”

  曹学佺闻言定定地站在那一声不吭,但泪迹未干的脸上却透露出一股渴望的神情来。

  张归贺将曹学佺脸色看在眼底继续道:“林三元的大名你应该早就听说过了,他是前礼部左侍郎,也是咱们侯官洪塘人,当初也是从这个社学里出去的。”

  “他这一次回省城办书院,就是打算造福乡里的。他的书院给食宿,优异者还按每个月给膏火银,这对于贫寒的读书人而言是一件好事,在他的书院读书至少不用为生计发愁。”

  “不过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以林三元的名望肯定是满省的读书人趋之若鹜啊,多少人要挤破头的要考进这书院来,要凭真才实学考进书院那是何等之难,在这一点上你可别以为林三元他会念在有些香火情的份上照顾于你。那时考书院的人何其之多,希望何其之渺茫,听到这里你还想考书院吗?”

  曹学佺没有说自己当初还亲自见过林延潮。

  他只是道:“先生,学生想试一试。”

    张归贺见此摇摇头道:“你有此心还不够,你若真要考进这书院,以你现在的功底少说还要扒掉几层皮才行。你要知道与你一起招考的都是什么人?咱们闽地最不缺的就是能读书的人。他们各个都比你聪明,甚至还比你勤奋!你真要试一试!”

  曹学佺肃然道:“先生,学生愿意。”

  张归贺见此笑了笑道:“那好,咱们可就说定了,从今日起至书院招考的两个月里,你哪都不要去了,就在这社学中,我给你布置功课,每日从天明学到鸡叫,除了吃饭睡觉,其余事一律撇开,总而言之一句话,读书就是三更灯火五更鸡,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最后再问你一句还考不考?”

  “考!”

  “有出息!”张归贺看着曹学佺欣然笑了笑。

  却说曹学佺开启每日三更灯火五更鸡的模式时。

  万里之外的紫禁城里。

  身为九五至尊的天子正卧在乾清宫的御塌上,手里正在把玩着一头从波斯进贡的猫。

  这猫正温顺地翻着肚皮,让天子的手在肚皮上面的软毛上抚着。

  天子笑了笑,手中更是起劲。

  张诚,陈矩两位大太监在旁服侍着,对他们而言天子的爱好也是变得很奇怪,从半夜爱骑马,到养犬,养鹰,养大象,总之飞禽走兽天子都要一一玩过去。

  不过这些项目对于天子而言都有一定风险,倒是养猫最好,简单方便不到处乱跑。

  看见天子撸猫起劲,龙颜大悦的样子,他们这些在下面当差的人也是省事了不少。

  天子看了二人的脸色,然后将贡猫丢给一旁的猫奴,然后扶着肚子坐直身子道:“朕听说当年世宗爷爷也喜欢养猫,他有两头最喜爱的猫,一头叫狮猫,一头叫霜眉。”

  “朕听说这狮猫死后,世宗爷爷还很伤心,下令厚葬不说,还让内阁与翰林为霜眉写祭文。”

  “当时这些内阁翰林哪给猫写过祭文啊,一时都难倒了他们,最后有大臣叫袁炜最有才华直接挥笔写了一句‘化狮为龙’,然后为世宗爷爷所赏识。”

  天子说到这里笑了笑,张诚,陈矩二人都是跟着笑了。

  张诚道:“是啊,圣上这位袁炜,也是因此眷遇日隆,最后还入阁拜建极殿大学士呢。”

  天子闻言点点头道:“这位袁炜也算是深悉世宗爷爷的心思了,其实说来嘉靖一朝多有名臣,如徐阶,高拱不提,还有这位袁炜也甚是难的啊。”

  陈矩知道其实袁炜因为阿附嘉靖皇帝,所以官声并不是很好。不过天子这个时候称赞袁炜肯定是有他的用意在其中。

  陈矩也就不接话,站在一旁。而张诚继续道:“袁炜不仅是名臣,而且还是名师,如当今首辅申先生,三辅王先生都是他的门生。”

  天子扶额道:“朕倒是差一点忘了。话说回来,这一次申先生进的各省灾情奏疏,你们都看了吗?”

  张诚陈矩一并称看过了。

  天子道:“看过了就好,这一次大旱,北方各省无不受灾,国库入不敷出,不得不动用窖银而赈济,然后各省都上报要求豁免今年的部分钱粮。”

  “此事倒好,各地督抚不缴钱粮,那朝廷怎么办,朕与申先生他们在京文武官员一并喝西北风吗?朕也不是不懂他们的意思,说了半天还不是眼瞅着朕皇宫里那点帑金吗?”

  “该给朕也会给,但不可一概任由地方狮子大开口,不过朕倒是奇了,这一次山西陕西山东都报大灾,唯独北直隶旱情最轻,你们说这是何故啊?”

  “这当然是因为皇上洪福齐天,天将恩泽于京畿,故而保得天子脚下一方安宁。”

  天子笑了笑道:“张诚,去年京城有半年光景没下过一滴雨,故而这奉承话不要再提了。”

  张诚不说话,这时陈矩道:“陛下,三日前内阁大学士申时行,许国,王锡爵联名保荐屯田御史李三才,言他在京屯田有功,此功堪称功在社稷,利在千秋,可表彰于天下,为百官楷模!这是奏疏!”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210/4620721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