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二十八章 第一坑人医院还差不多?

第二十八章 第一坑人医院还差不多?

        大家一直玩到晚上十二点才回家。

        陈瑶到家后,马上从衣柜中翻出一套白色睡衣,快速来到浴室。

        没一会,她从浴室出来,手上拿着一块白色毛巾,对坐在床边的龙琰说道:“老公,过来帮我擦头?”

        龙琰放下手机,大步流星来到陈瑶身后,接过毛巾熟练的帮陈瑶擦着头发。

        十分钟过后,龙琰问道:“还要擦擦吗?”

        陈瑶抬手摸了一下头发,说道:“嗯,差不多了,你也快去洗澡吧?”

        龙琰来到陈瑶面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马上就去。”

        陈瑶瞥了一眼龙琰往床旁走去,她快速钻进薄被窝,缓缓闭上眼睛,慢慢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龙琰洗完澡后,他来到床沿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睡梦中的陈瑶,眼前娇小可爱的人儿如同洋娃娃,肌肤如雪,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小巧玲珑而又高挺的鼻子,红唇微微上扬,好一个绝色的美人。

        月光射进窗户,照在了她那白皙而又红润的脸上,把她的五官衬得更加立体。她真的很美。她有着一双令人心动的眼,当她闭上眼时,也丝毫不折损她的美。小巧而挺直的鼻子又将她的美貌多加了几分。

        龙琰弯腰低头在她的唇上,鼻子,眼睛,额头,统统亲了一遍,才钻进被窝把陈瑶紧紧搂在怀里,最后才进入了梦乡。

        而龙辉一整天都处于兴奋之中,想到今晚是他的结婚之夜,他就忍不住想要呐喊,恨不得告诉全世界的人,他结婚了。

        比起他的兴奋,陈晨就要淡定多了,她坐在沙发上嫌弃的目光,看着旁边傻笑的男人说道:“还不去隔壁。”

        “隔壁,我以后就睡这里了?”龙辉听到陈晨的话,马上清醒过来说道。

        “既然你不去,那我去。”陈晨缓缓站起身,准备往隔壁走去,却被龙辉眼疾手快的拉住。

        “晨,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龙辉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陈晨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还没做好准备。”陈晨甩开龙辉的手说道。

        “什么准备?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还要做什么准备?”龙辉直接装聋卖傻。

        “要不,你睡沙发。”陈晨建议道。

        “我们都睡床,我保证不碰你。”龙辉举手保证道。

        “真的?”陈晨不相信的表情看着龙辉问道。

        “真的,比珍珠还真。”龙辉连连保证道。

        只是他低估了陈晨对他的诱惑力,一晚上都饥渴难耐。

        不过,最后他还是做到了,他对陈晨的承诺。

        只不过,晚上冲了几个冷水澡而已。

        ……

        光阴似箭,转眼就是一个月之后。

        这天清晨,刚刚被洗涤过的城市,喧嚣和芜杂蒸发的无影无踪,人的心境格外安宁。

        没有鸟儿的鸣叫,没有风吹过的声音,没有车流的声浪,街道显得格外静谧。

        万物都沉浸在清晨的清爽里,生怕发出任何一点声响,打破了这份宁静。

        陈瑶美若天仙的面容微带绯红,微翘的睫毛忽然抖了抖,张开了那秋水似得眼睛,如同一汪清泉明亮,她懒散的伸了伸腰,又用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又空无一人。

        最近一个月龙琰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陈瑶懒懒的爬起床,从衣柜中拿出一套运动服,往换衣间走去。

        半小时后,陈瑶往一进走去。

        龙老爷远远看到陈瑶走过来,他用力地招了招手,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瑶瑶,过来这边?”

        “大家都去上班了?”陈瑶一脸笑意问道。

        “瑶瑶,和你商量个事。”龙老爷两手搓了搓,说道。

        “什么事?”陈瑶心知肚明,这事老爷子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只不过,海萍和龙耀强烈反对,所以一直没成。

        “我今天可以带欢欢乐乐去老友那里玩吗?”龙老爷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瑶。

        “叫上保姆吧?”陈瑶就知道是这样。

        “呃…”龙老爷一脸失望的表情看着陈瑶,只是等他领会陈瑶话中的意思后,立刻传换成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陈瑶说道:“我就知道瑶瑶最好了。”

        老爷子竟然也会拍马屁,真不容易。

        “欢欢乐乐去哪里了?”陈瑶扫了一下客厅没看到两个宝贝。

        “你奶奶和保姆推到外面去了,哎,不和你多说了,我去外面找他们?”龙老爷一张老脸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

        “爷爷,准备好牛奶了没?”陈瑶在后面喊道。

        “早准备好了,只能你答应,快去吃早餐吧?”龙老爷边走边说边挥手。

        陈瑶看着龙老爷远处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老爷回桃花村后,龙老爷每天在家都要上演这样的戏码,只是海萍和龙耀不允许龙老爷带欢欢乐乐去他老友家,原因很简单,他们太小,稍微大点再说。

        陈瑶吃了早餐后,直接要陆羽送她去西郊区。

        今天西郊区所有工地都完工,她这个董事长当然要到场。

        陈鹏远远看到陈瑶的车往这边开过来,他一脸笑容迅速迎上去,对后排的陈瑶挥了挥手大喊道:“瑶瑶,我来了。”

        里面的陈瑶听到陈鹏的声音,性感的唇止不住抽了抽,她既不是瞎子,又不是聋子,有必要那么大声吗?

        陆羽把车停好后,迅速下车,跑到后排把门打开。

        陈鹏屁颠屁颠跑到陈瑶身边,黝黑的脸满是笑意,雄厚的声音缓缓而出:“瑶瑶,我六点就赶到京都了。”

        “嗯,一晚上没睡觉吗?”陈瑶看了一眼略带疲惫的陈鹏问道。

        桃花村到林市要两个小时,坐飞机也要两个小时,从飞机场到西郊区也要一两个小时。

        这样算起来,他根本就没有时间睡觉。

        “睡了三四个小时。”陈鹏黝黑的脸快速闪过一丝红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你去这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先补一下眠吧?”陈瑶指了指远处的酒店说道。

        “不用,不碍事,一起去看看工地全打扫好了没有?”陈鹏摇头说道。

        陈瑶看了一眼陈鹏,什么也没说就往新建的高楼大夏走去,既然他要坚持,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陈彪远远看到自家哥哥和陈瑶并肩而来,他大步迎上去说道:“怎么这么早?还要一个小时才可以完成。”

        “我们到处看看,你先去监督他们。”陈瑶对陈彪说道。

        陈彪对陈瑶和陈鹏点了点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我们步行还是乘电梯?”陈鹏转头问道。

        “步行。”陈瑶说完就往二楼走去。

        第一栋有二十层,陈瑶打算把瑶花园放在第一栋,把瑶康和天天美日化放在第二栋。

        陈瑶把日化取名为【天天美】她觉得这个名,很符合她的产品。

        第三栋有五十层,最顶楼是她的专用办公室,中间十层是研发部,其它的楼层陈瑶还没想好用来做什么,她之所以建这么多层,就是为以后做准备。

        研发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肩负着研制、开发新产品,完善产品功能的任务。

        研发中心的工作流程是基于一个裁剪后的CMM模型,具体分为计划、设计、执行、测试和维护五个步骤。

        在计划、设计阶段结束后,进行阶段性检查,在执行阶段将进行三次检测和验收,每次检测和验收后都有独立的可运行的版本,之后进行测试阶段;代码覆盖测试、数据覆盖测试完成后,进入维护阶段,包括对产品的服务和升级,进一步完善对客户的服务,树立公司品牌。

        从而可以看出研发部是多么的重要。

        第四栋是所有员工的宿舍,宿舍有单人间也有双人间,想要住双人家的职员必须先申请,上级领导批准后才可以入住。

        训练基地的宿舍也在四栋,只不过,楼层是十楼以上,陈瑶规定他们必须走楼梯,这样可以锻炼他们的腿劲。

        后面的几座山陈瑶已要他们填平,也要陈俊他们在那里挖了几个井。

        训练秘密基地,陈瑶要师傅用围墙砌上来,围墙上面放了很多碎片,这样防止那些有好奇心的。

        毕竟京都不是桃花村,人多口杂的,如果不小心行事,难免会受人把柄。

        虽然这根本不算什么事?但她怕麻烦?

        而用来种蔬菜、水果的那几座山,陈瑶也吩咐师傅砌上来,这样就不会有人围观。

        陈瑶在三栋的第二层,摆了十张床,用来医治病人。

        陈鹏瞥了一眼从容淡定的陈瑶,他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心里则想着,这就是区别?

        他累得满脸大汗,而陈瑶像没事人一样,仪态从容,步伐沉稳而矫健。

        “你要多锻炼?”陈瑶淡淡地看了一眼陈鹏说道。

        “呵呵…”陈鹏干笑着,他也想去学打拳什么的?可问题是,要有时间?

        他现在只恨自己没有分身术,不然也不会这么辛苦?

        “陈彪不错,加以培养,以后会是个不错的人才。”陈瑶边走边说道。

        “你也这么觉得吗?”陈鹏惊喜若狂道。

        这是不是说明他也很有眼光。

        “我们下去吧?”陈瑶说道。

        “哦,好。”陈鹏抹了抹汗,屁颠屁颠的跟在陈瑶后面。

        陈瑶给陆羽打了个电话,要他把九龙休闲城的人全都接来。

        陈瑶刚挂掉电话,手机又响起来了,她看了一眼号码,缓缓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金老爷激动的声音:“瑶瑶,我是金爷爷,今天可以治疗了吗?”

        “今天……”陈瑶双眸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四周。

        “要是不行,那我改天再打电话给你?”那边金老爷听到陈瑶迟疑的声音,失望的说道。

        “下午吧?下午我给你电话。”陈瑶不忍拒绝金老爷,只好把时间放在下午。

        一个月前,她卖了三瓶增强抵抗力的药给金老爷,但只收了两瓶的钱。

        对信任她的人,她一直很大方。

        那几瓶药是她特意为金老爷制做的,药都是从空间拿出来的,效果不用说也知道。

        她本来不想收钱,但又觉得太唐突,最后只好收了两瓶的钱。

        “好,好,谢谢瑶瑶。”那边传来金老爷惊喜若狂的声音。

        一个月前,金老爷一脸忧伤的表情回到家,他把怎么和陈瑶相识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家人。

        他的儿子金凯文听到后,二话不说,拉起金老爷就往京都医院奔去,最后检查的结果和陈瑶说的一摸一样。

        金凯文拿到结果后,问医生如果要医治的话,要怎么做。

        医生告诉金凯文,必须开刀,才能把肿瘤取出来。

        金凯文问医生,还有没有其它办法可想。

        医生表示,只能开刀,不然会越来越严重,甚至可能会涉及到生命。

        金老爷当场表示他不会开刀,还一脸怒色看着那名医生骂道:“什么京都第一医院,我看是第一坑人医院,还差不多,好几年前在你们这检查了一次,说没什么事,你告诉我这又是什么?”

        金老爷咄咄逼人的看着那名医生,愤怒的把检查出来的结果扔到那名医生脸上。

        那名医生看了看旁边的金凯文,叹了叹气说道:“金老爷子,这也是根据你的身体变化而定,身体差了,肿瘤就会越长越大。”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你怎么不早说?”这下金凯文也有点生气了。

        “以你们的条件,还担心金老爷的身体会变差吗?”那名医生叹了口气,人算不如天算,这下不知该怎么收场才好?

        “你……”金凯文颤抖的指着那名医生,你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

        “算了,我还是去找瑶瑶,她只在我手上把了一下脉就知道我脑袋中长了一个大肿瘤,然而你们,做了那么多检查,除了说脑袋中长了一个肿瘤外,什么也不知道?”金老爷子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名医生说道。

        什么京都第一医院?都是骗人的。

        经过这事后,使金老爷更相信陈瑶,第二天去拿药的时候,金凯文也想去看看,他父亲口中的陈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但,由于那天有个重要会议,最后错过了他和陈瑶见面的机会。

        “我先忙了?”陈瑶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各种各样的白云,有的像柔软的丝绸,有的像棉絮一样一朵一朵均匀的铺在一块蓝布上。

        有的像白色的羽毛,飘啊飘的,有时候像一条小棉毯,很温暖的感觉,更多时候像你笑起来的眼睛,很纯净,很澄澈。

        “好,好,下午见。”金老爷乐呵呵地挂掉电话。

        接着又给金凯文打了一个,他把下午要和陈瑶见面的事,告诉他。

        金凯文表示一定会抽时间陪金老爷子去。

        陈瑶把电话挂掉后,又去了后面的几座山,远远看到陈俊几人戴着帽子拿着锄头勤奋的刨着土。

        陈瑶缓缓来到陈俊身边问道:“人手够吗?”

        陈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继续手上的动作,说道:“够,明天差不多就可以抛完?”

        “这边稳定后,把杨姨和你家宝贝一起接过来。”陈瑶又反身看了其它几人说道:“你们也一样,到时一起坐飞机过来。”

        几人听到陈瑶的话,黝黑的脸庞闪过一丝惊喜,异口同声道:“谢谢瑶瑶。”

        “那边的人,做事勤快吗?”陈瑶指了指不远的人问道。

        “还行,但,比起桃花村的人要差一点。”陈俊说道。

        “明天开始,要多招人手,一座山最少要五十个人。”陈瑶双手抚在身后,望着见不到边的几座山说道。

        “另外,你们每人带一队人,把自己手下的职员管理好,同样采用奖励制,谁勤快谁的奖励最多!”陈瑶在陈俊几人身上扫了扫说道。

        “好,还有什么要注意的?”陈俊把锄头放在一旁,一脸虚心的模样看着陈瑶,认真问道。

        “基本就这些。”陈瑶摆手说道。

        “我们会管好自己的小队,把这几座山打理的井井有条。”陈俊扫了一眼大家,互相点了点头,认真说道。

        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她在山上转了几圈才来到训练基地。

        在九龙休闲城训练的人都已来到训练基地,他们并没有因为换了新地方,而三个一群四个一伙到处溜达。

        他们在操场上认真训练以前学过的知识,有的人做低姿葡萄前进,有的做俯卧撑,有的攀爬……

        而范风芋和祥子这一个月进步神速,他们不但把扎马步的精髓学了个透彻,还把低高姿葡萄前进学会了,最主要的是还把军体拳第一到三套也学会了。

        两人的天赋看得大家羡慕嫉妒恨,但更多的是开心。

        谁不希望自己的队友强?

        范妈妈给范风芋打过几次电话,问他在那过得好不好,习不习惯!

        范风芋看到父母的变化,心里止不住的为他们开心,也为自己开心。

        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也不例外。

        只是,在他很小的时候,那样的家庭远离他而去。

        苦苦等待了快十年的时间,也没等到他想要的,最后只好放弃。

        从他放弃的那一刻开始,他也变了,变得游手好闲,变得很不可理喻,现在回想起以前的自己,觉得那时候的他根本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人渣。

        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范风宇明亮的眼睛看着陈瑶越走越近的身影,一切都是她。

        她是他的救赎。

        是她在警局的那番话骂醒了他,同样骂醒他的朋友和朋友的父母。

        范风宇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就这次的决定是正确的。

        而祥子的父母也给他打过一次电话,电话中总是不停的叮嘱祥子一定要守纪,部队不像外面,一定要认真听话。

        最后,祥子不得已,只好把手机关了机。

        他一个星期给父母发一次信息报平安,告诉父母他在这里很好。

        祥子目光清澈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陈瑶,就是她,让他知道,原来人可以活得这么精彩?

        “立正稍息,向右看齐。”陈瑶轻松的步伐来到大家面前,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空中盘旋着。

        余音绕梁,久久回荡着。

        大家动作迅速,整齐有序的排列着,二十多余人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完成好。

        “日常生活用品都整理好了吗?”如空谷幽兰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脸上出现一丝绯红,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平头。

        陈瑶看到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一下车就来训练基地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这样?

        “你们先去把生活用品整理好。”陈瑶摆了摆手,看着大家说道。

        大家听到命令后,迅速往宿舍走去。

        陈瑶对刘璐璐和陈晨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四处走走,熟悉下这边的环境。”

        “训练基地和瑶康、瑶花园隔离了?”陈晨看了看高高的围墙,又看了看离训练基地到瑶康的距离。

        “当然要隔离,不隔离会影响大家的工作效率。”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说道。

        “我觉得这样很好。”刘璐璐对新建的训练基地很满意。

        “中午,大家一起去附近的酒店吃饭,那里已订好餐,食堂要明天开餐。”陈瑶简单的说了一下中午吃饭的地点。

        就在这时,陆羽神色匆匆的走来,他一脸忧色看着陈瑶说道:“少奶奶,许氏股票一直下跌。”

        在龙琰下达命令后,陆羽就开始搜集许氏的相关资料,虽然在龙琰下达命令的第二天把许氏收购成功,但许氏集团有很多老股东对突然换董事长颇有成见,他们带头起哄说也要把自己的股份一起卖掉。

        既然他们要卖,陆羽毫不犹豫的答应全买了。

        只是,那些老股东狮子大张口,把股份的价格提高了几百个倍。

        这样的价格,陆羽怎么会买下,真要买下的话,他近几年都是在帮他们打工。

        陆羽打了几次电话,求助龙琰,却被龙琰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说他部队都忙得分不开身,哪有时间去管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他身边的特助如果连那么点小事也办不好,可以直接回家吃自己了。

        陆羽从电话中听出龙琰的不耐烦和愤怒,只好苦笑的摇了摇头,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收购了别人几十年的成果,在上校心里竟然是鸡毛蒜皮的事,到底要怎样才算重要的事?

        “公司的操盘手在干嘛?”陈瑶反身看了陆羽一眼说道。

        “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陆羽恭敬的看着陈瑶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狠厉。

        “前任董事长今天带了一批记者直闯公司大门,说我们公报私仇。”

        “现在还在吗?”陈瑶蹙眉细长的睫毛微微下垂,冷冷道。

        “在,现在各个媒体都在播放,大家都在起哄,要把幕后人挖出来。”陆羽面无表情的面容闪过一丝恼火。

        对他们的起哄更是笑之以鼻。

        守不住自己的公司,就是能力有限。

        “商场如战场”,这句话撂在哪个时代都是真理,尤其在竞争异常激烈的现代社会,千军万马冲杀着奔向行业的制高点,而最终能登顶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可以分享胜利后的晚餐。

        在冲杀的过程中,必然会有一大批人马或悲壮惨烈或默默无闻地倒下,成为壮大这个行业的奠基石;这也是一个敌手无处不在的社会,即使你已经修炼到了眼中无人的地步,你依然有敌人,你的敌人就是你自己,稍一疏忽,就有可能被自己打败。

        “你联系各大媒体,马上召开记者会,就说实力不如人,说太多也没用,再利用记者会成立一个基金会,你以个人名义拿出一千万,这样他们不但得不到一点好处,反而成了我们的优势,记住以后不管碰到什么事,都不能乱了马脚,而是要保持冷静的头脑,想出对自己更有利的方案。”陈瑶冷清的双眸看了看陆羽,又看了看陈晨和刘璐璐。

        “是。”几人异口同声道。

        陆羽仔细分析陈瑶的方案后,心里越发震撼,这话一出,绝对会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

        新任董事长一出手就是一千万,谁会这么大方,谁会这么有魄力,许氏在这样有实力、有魄力的董事长的带领下,发展的只会越来越好。

        哪怕就是那些有意刁难的老股东,也会紧紧把嘴闭上,孰轻孰重,他们都是老狐狸,哪边对他们更有利,不说也知道!

        “对了,陆羽,你把上任董事长留下来,命他为副董事长。”陈瑶用手摩挲着精致的下巴,沉思道。

        她是经过前思后想,才做了这个决定,许董事长虽然在教育方面很失败,但不得不说,他是个很成功的商人。

        白手起家,经过二十年的洗礼,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到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许氏集团,里面的酸甜苦辣,恐怖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的女儿许雨已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

        所以她觉得没必要总抓着以前的事不放。

        “这个不好吧?”陆羽皱眉问道。

        “为什么不好?这样既显得我们大度,又留住了人才,你觉得他会把自己辛苦创立的许氏集团给玩完?”陈瑶自信的神情看着陆羽,红唇微扬,缓缓说道。

        “看来是我多虑了。”陆羽苦笑道。

        “快去吧?事办完后,来这吃饭。”陈瑶摆了摆手说道。

        ……

        这是一套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大门厅,让人心神荡漾。

        龙老爷和龙奶奶喜滋滋的推着小推车,来到他老友家,远远就听到龙老爷震耳欲聋的声音:“崔老头,我龙老爷来了,还不快来迎接。”

        “小声点。”龙奶奶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龙老爷说道。

        “哎呦,一时高兴,忘记我们家的宝贝正在睡觉。”龙老爷看了看推车里的欢欢乐乐,马上用手把嘴捂住,小声说道。

        龙奶奶和一旁的保姆看到如此幼稚的龙老爷,唇角止不住抽了抽,这人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龙老爷吗?

        怎么看都像个老顽童!

        “龙老头,你那么大声乱嚷嚷什么?最近死哪去了,总见不到人影?”从房子里面走出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他长着一张四方脸,满是皱纹的脸笑得像朵老菊花,炯炯有神的双眼眯成一条缝看着龙老爷。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龙老爷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崔老爷子说道。

        “哟,今天竟然玩起了小推车,我说是不是闲的太荒了。”崔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龙老爷说道。

        “你眼睛瞎了,还是长头顶上了,没看到里面有两个娃娃?”龙老爷狠狠地刮了他一眼,说道。

        “你竟然干起了贩卖人口的事了?”崔老爷开玩笑道。

        “你看清楚,这是谁?”龙老爷气急败坏的指着崔老爷说道。

        “还能是谁?你是想当太爷爷想疯了?竟然把别人家的孩子给推来了,不过,新闻中说你家琰小子结婚了,这到底是真还是假?”崔老头瞥了一眼龙老爷说道。

        他低头看了看推车中的欢欢,一脸惊讶道:“这小娃娃是谁啊?怎么和琰小子小时候一摸一样?”

        “琰的宝贝儿子,很像是吧?”龙老爷看到老友的变脸,心情大好,乐呵呵道。

        “什…什么?琰小子真的结婚了,而且还…还有孩…孩子了?”崔老爷指着小推车里的欢欢,颤抖的问道。

        “两个,那边是小女孩?”龙老爷恶作剧的再次爆出一个炸弹,把崔老爷炸的头昏脑涨,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他苍老的手指了指欢欢,又指了指乐乐,难以置信的看着龙奶奶,语无伦次道:“这,这是真…真的吗?”

        太不可思议了,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琰小子,竟然不声不响的结婚了,隐婚也就算了,还给力的生出了一对可爱儿女。

        “这个能假吗?龙凤胎?”龙奶奶不咸不淡的再次爆出一个消息。

        “什么,龙凤胎?”崔老爷看了看欢欢,又看了看乐乐,想从两人脸上找出一丝相似之处,失望的是,不管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出一丝相似之处。

        “为什么一点也不像?”崔老爷有神的眼睛看着龙老爷问道。

        “欢欢像琰,乐乐像瑶瑶。”龙老爷昂着脑袋,骄傲的看着崔老爷说道。

        “还有没有天理啊!什么好处全被你占了?”崔老爷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脚不停的跺动着。

        想到自己家里那几个不省心的臭小子,胸口就发闷。

        气死他了,肿么可以这样?

        “哎呦,我说,崔老头,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还不快起来,要是吓到我家宝贝唯你是问。”龙老爷指着地上耍泼的崔老爷说道。

        “你个没良心的龙老头,我都这么伤心的,也不过来安慰安慰我一下?”崔老头听到龙老爷的话,只差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安慰你,以前我伤心的时候,你们谁来安慰我了,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龙老爷振振有词道。

        想到以前,他是一把辛酸,一把泪,大孙子三十了也没人要,二孙子更是不近女色。

        那时他心中的苦,谁知道?

        “那是以前,你现在不是很好吗?琰不但结婚了,还一举得两?”崔老头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走到龙老爷面前说道。

        “那是,他们四个只有旭小子没结婚了,不过,我不急,缘分来了,怎么挡也挡不住?”龙老爷瞥了一眼崔老爷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四个只有旭没结婚了?”崔老头拽着龙老爷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龙老爷好像知道他的想法一般,丰神异彩的老脸满是笑意,重重的点了点头,笑道:“就是你想的那样?彬和辉也结婚了?”

        “龙老头,你告诉我,你今天上门是不是,就是为了打击我?”崔老爷有气无力地看着龙老爷问道。

        “打击你什么?这有什么好打击的?每个人早晚都会结婚,只不过是早晚问题而已?”他今天上门只是想要和老友聚聚,随便炫耀一下两个可爱的小宝贝。

        “问题是他们没有那样的想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以理解?”崔老头捂住胸口,说道。

        “儿孙自有儿孙福,别想那么多,不过,我可以帮你瞄几个。”龙老爷看了看有点沉重的崔老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有人选。”崔老爷惊喜若狂道。

        “瑶瑶身边有不少好女孩,彬的媳妇和辉的媳妇都是瑶瑶的好姐妹?”龙老爷一脸笑意看着崔老爷说道。

        “这事就交给你了。”崔老头重重的拍了拍龙老爷的肩膀,说道。

        “咿呀呀…”就在这时欢欢醒了,他是被两位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给吵醒的。

        你们还有完没完!睡个觉都不安宁。

        “哎呦,太爷爷的乖宝贝醒了。”龙老爷抱起欢欢就往大厅走去。

        龙奶奶抱起乐乐紧随而上。

        “你们等等我。”崔老爷在后面大声喊道。

        保姆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走进去的众人,她从小推车拿出给欢欢乐乐准备的美食,才跟上去。

        龙老爷抱着欢欢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看着醒来的欢欢,指着走进来的崔老爷说道:“宝贝,那是崔太爷爷?”

        “咿呀呀…”欢欢饿了。欢欢伸了伸舌头叫着。

        “老爷子,小少爷可能饿了?”走进来的保姆扬了扬手上的牛奶说道。

        龙老爷怀里的欢欢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一眼保姆,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笑意,一看就知道他很高兴。

        能不高兴吗?有美食吃,不高兴才怪?

        “崔老头,带她去泡牛奶?”龙老爷抬头看了一眼崔老爷说道。

        崔老爷指了指饮水机的地方,说道:“就在那,快去吧?小家伙饿了?”

        他有神的眼睛看着缩小版的欢欢,对龙老爷说道:“快一岁了吧?”

        “才三个月?”龙老爷伸出三只手指头乐呵呵说道。

        “不是吧?这怎么看都像快一岁的小朋友?”崔老头坐在龙老爷旁边说道。

        “龙家孩子长的快?”龙老爷粗糙的手抚了抚欢欢粉嘟嘟的小脸蛋,乐呵呵地说道。

        “切,你还真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龙琰小时候,可没这么长?”崔老爷最看不惯的就是龙老爷这副自以为是的表情。

        “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继续抚着欢欢的小脸蛋笑道。

        崔老爷看到龙老爷得意忘形的表情,恨得牙根痒痒的。

        “小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啊?长大后肯定又是一美男?”崔老爷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龙老爷怀里的欢欢,温柔的喊道。

        “咿呀呀…”欢欢肯定是美男。欢欢小手兴高采烈地挥动着小手。

        “咦,他能听懂我们的话。”崔老爷惊讶的看着龙老爷问道。

        “嗯,可是我们听不懂他的话。”龙老爷为这个不知郁闷了多久。

        “现在的孩子都成精了。”崔老爷得出一个结论。

        “很多和他们一样大的小孩,什么都不知道,一天除了睡就是吃,什么都不懂,一点也不像我家欢欢乐乐?”龙老爷瞥了一眼崔老爷说道。

        “龙琰老婆怀孕期间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崔老头开玩笑问道。

        这下,还真被他猜中了,陈瑶就是吃了不少人参和灵芝,也喝了不少灵泉水,欢欢乐乐才会比别的小朋友更聪明,更懂事。

        “呃…”龙老爷眼神不自在的闪了闪,心里在纠结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最后,龙老爷叹了口气,小声对崔老头说道:“吃了很多上了年份的人参和灵芝。”

        “什么?那种东西不是很难买到吗?”崔老爷听到龙老爷的话,声音瞬间提高了十倍。

        “你能不能小声点。”龙老爷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崔老爷,这人,他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一点也不注意影响?

        “一时激动,一时激动。”崔老爷讪讪的摸了摸鼻尖傻笑道。

        “龙老头,那东西在哪买的?”崔老爷凑到龙老爷耳边小声问道。

        “买,为什么要买,我家多的是?”龙老爷用手推了推崔老爷说道。

        “啊!什么意思?”高八音再现。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023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