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三十四章 受伤了?

第三十四章 受伤了?

        “原来是你啊?从背影看到身形有点像?”米英朗看到反过身的陈瑶,帅气的脸上露出一抹阳光般的笑容。

        “有事吗?”陈瑶看着双手不空的米英朗问道。

        “呵呵,你知道宿舍在哪吗?”米英朗快速来到陈瑶面前,把行李放在地上,用手挠了挠乱发问道。

        “第四栋,你好像是在一楼。”陈瑶皱了皱眉问道。

        “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米英朗帅气的脸微微泛红,小声说道。

        “等一下,我给你打电话问问。”陈瑶做了个等一下的动作,快速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十分钟后,陈瑶把电话挂掉,双眸看着米英朗,缓缓说道:“在四栋一楼105房。”

        “啊!谢谢,你在公司是什么职位?”他好奇的要死,早上问过一次,可惜面前这位美女,没告诉他。

        “我也只不过比你早进来一个月而已,你觉得会是什么职位?”陈瑶挑眉问道。

        “我不知道。”米英朗摇头说道。

        “快去宿舍吧?”陈瑶指了指四栋说道。

        “哦。”米英朗弯腰提着自己的行李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是什么学历?”

        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

        “怎么,查户口?”陈瑶缓缓往前走来,冷冷说道。

        “不,当然不是,你想啊?大家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这么有缘,当然要认识一下。”米英朗看到陈瑶误会他,连忙摇头说道。

        “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陈瑶今天心情不错,竟然打起太极来了。

        “呃,这样?”米英朗没想到陈瑶会这么说。

        “没事,你看上去要比我小好几岁,以后叫我米哥哥?”米英朗挠了挠头发,再次说道。

        “你确定?”陈瑶听到这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

        叫一个比她小的,叫哥哥,还不如让她去撞墙?

        “嗯,刚好我家没有妹妹,我一定会把你当亲妹妹疼爱的。”米英朗帅气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他以前经常羡慕那些有妹妹的同学,没想到这次,不但找到了满意的工作,还认了一个漂亮的妹妹。

        想想就觉得人生处处有惊喜,人也要飘起来一样。

        只能说,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我比你大。”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可疑的笑容。

        “不会吧?我怎么感觉你才十八岁呢?”米英朗惊讶的表情看着陈瑶说道。

        “你眼睛有问题。”陈瑶摸了摸精致的下巴,点头说道。

        “没有,我视力非常好。”米英朗认真的表情看着陈瑶说道。

        “去宿舍吧?”陈瑶抬头看了一下碧蓝的天空,抬步就往三栋走去。

        夏季的天气总是变化无常,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下着毛毛细雨,吃了早餐后,雨就停了下来。

        下午的太阳,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像个大火球,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似乎要散发出全部的热量。

        米英朗看到陈瑶脸上的不耐,只好停住一张一合的嘴,往四栋走去。

        哎,好伤心,好不容易有认妹妹的冲动,她竟然不为所动?

        一年后,米英朗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拼劲,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

        也是一场高层领导的会议室上,他才知道,他一心想要认妹妹的人,竟然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很有权利的人,又怎么会直接给他和汪永丰安排工作?

        只是刚毕业的他,根本没往深层去想,只觉得应该是经理或者主管的位置?

        毕竟是新公司,没那么多死规矩?

        当然,这全都是后话。

        ……

        陈瑶来到总裁办,拿出今天上午没看完的资料,继续看。

        这次的招聘给公司招了不少人才,虽然很多是大学生,但只要他们努力学习,虚心接受。

        只要一年的时间,她可以把他们变成精英。

        时针一点点转动着,时间慢慢流逝着,转眼就到了黄昏。

        陈瑶翻开最后一页,冷清的面容露出一抹笑意,呢喃软语的声音,缓缓说道:“终于看完了。”

        她慢慢把所有资料封好,靠在摇椅上,抬头看向办公室的吊顶,双手揉了揉太阳穴。

        这么多资料,真忒么的累?总裁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要是被其它公司的总裁看到他们几天的资料,被陈瑶几个小时,就她看完。

        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日落惜别天边的云彩,月起抚息白日的繁华。

        黄昏时的日落,太阳迫切地跳下了地平线,留下了大约几朵发光的云彩,作别奔波时的劳碌。

        陈瑶把资料放在抽屉中,随手把门关上,刚出总裁办就看到周玉玲风尘仆仆的往这边走来。

        她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喊道:“瑶瑶,不好意思,堵车了。”

        “没事,都安排好了吗?”陈瑶双眸看向周玉玲,问道。

        “安排好了,小孩开心的家里跑来跑去。”周玉玲感激的看着陈瑶,拿出钥匙递给她说道。

        “我想把你老公安排在天天美上班,你觉得怎么样?”陈瑶接过钥匙,随意问道。

        问与不问,其实没什么区别?

        “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周玉玲耸了耸肩说道。

        “嗯,快回去吧?”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周玉玲对陈瑶点了点头,就往电梯走去。

        而陈瑶悠闲自得的来到停车场,只是远远她听到有人在议论着什么?

        “汪永丰,你说第一栋楼是不是同一个老板的?”米英朗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汪永丰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我和你一样,都是今天才进公司。”汪永丰抬头看了看第一栋,又看了看第二栋说道。

        “不去管第一栋,二,三,四栋就要很多钱。”米英朗缓缓站起身,揉了揉膝盖说道。

        “我们只要多做事,少说话就可以了。”汪永丰的性格看上去要沉稳的多。

        “嗯,那当然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必须要好好珍惜,不过,话又说回来,今天上午应聘我们的那个人是谁?”米英朗抓了抓自己的短头发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还真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相信一个陌生人。”汪永丰露出一声轻笑。

        “哎,我也一样。”米英朗叹了叹口气说道。

        “我们反正没工作,试试也无妨,这里包吃包住,如果不好,到时再找工作。”汪永丰秀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不管怎么说,一日三餐是不用担心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米英朗走到汪永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嗯,先干一个月看看?”汪永丰点头说道。

        “上面的人,马上就要下班了,我们也去宿舍吧?”米英朗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往四栋宿舍走去。

        而陈瑶听到两人的谈话,好笑的摇了摇头,双眸锁定一辆白色小车。

        她打开主驾驶的车门,缓缓坐上去,把门关上,系好安全带后,开始慢慢起步,缓缓往龙家驶去。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人们走走停停。

        大厦千间然人去楼空,河提两旁早人多成群。

        携妻带儿漫步枯叶铺道,亦有蚊虫当显夜之神秘。

        望望空空旷旷的天空,早已厚云散去,留下残云朵朵,没有了蔚蓝的天空,只剩下绯红的一片。

        空气闻上去好像很干燥,嘈杂听起来视乎很烦躁,世界看起来仿佛很虚拟,一切的迷茫也都是很彷徨。

        陈瑶缓缓开着车,冷眼看着外面的世界。

        在一个交叉路口,堵的车子排得很长,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很多车主都下车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倒下了?”路人甲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快打120。”路人乙快速拿出手机,拨打着电话。

        “是位老人,看他的服装还蛮精致。”路人丙说道。

        “哎,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时期,就算打了120,也不会这么快赶到?”路人丁看到地上的老人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路人甲一脸惋惜道。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着,没人敢上前,去看看那位老人,到底还有没有气?

        “让开。”陈瑶缓缓来到人群中,冷冷说道。

        大家被陈瑶冷漠的气息和冷淡的声音给震到了,纷纷让出一条小道。

        等陈瑶走到那位老人面前时,他们才清醒过来。

        大家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蹲在地上的陈瑶,刚刚那冷漠的气息是从这名女子身上发出来的?

        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给震住了?

        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陈瑶可不管大家是怎么想,她蹲在那位老人面前,伸出手搭在那位老人手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陈瑶好看的眉头越皱越深,综合病,治起来有点麻烦。

        她假意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布袋,动作优雅的打开一包大小不一的银针,她快速拿出一根比较长的银针,熟练的扎入神庭穴、接着又扎入上星穴、囟会穴、前顶穴。

        五分钟后,她又分别扎入百合穴、后顶穴、强间穴。

        “那小姑娘在干什么啊?”路人甲扯了扯路人乙的衣服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路人乙耸了耸肩说道。

        “这小姑娘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随便上前救人?”路人丙说道。

        “哎,等一下人没救活,惹上一身麻烦就不好了。”路人丁脸上露出一丝忧色。

        “真要惹上麻烦,我们可以作证。”路人甲拍了拍胸膛正色说道。

        “对,对,我也要留下来。”路人丙一脸赞同道。

        “安静点,病人需要安静。”陈瑶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冷冷说道。

        围观的人紧紧捂住嘴巴,生怕再发出一点声音。

        他们虽然经历过不少事,但不可否认,他们真被陈瑶惊人的气场、狂妄的霸气、强悍的气势、还有那波澜不惊的冷静给惊住了。

        他们阅人无数,还是第一遇到这么强大的女人。

        她只要静静站在那里,就有种让人想要崇拜的感觉?

        陈瑶看到大家这么识相,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动容,手又快速拿出三根银针,分别扎入眉冲穴、曲差穴、临泣穴。

        大家看着陈瑶的动作,都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她。

        十分钟过后,只见“唰”的一声几根银针,乖乖的躺在布袋里,像几个大小不一的葫芦娃。

        陈瑶那一气呵成的动作,把大家惊呆了。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瑶收针的动作,简直是帅呆了!

        他们从不知道,银针还可以这样?

        到底要学多久,才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平,他们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只是,让他们惊讶的是,那名美若天仙的女子,明明才十八九岁,竟然有着如此高超的医术?

        她不会还在娘胎的时候,就开始学医术吧?

        要说他们为什么,那么肯定陈瑶有一身高超的医术,当然是看到她拔针时候的动作。

        虽然他们不是医生,也不懂中医,但总会从朋友口中得到一些关于医术的事情。

        比如,谁的医生高明,只要扎几针就好了;

        又比如,谁开得方子好,吃几幅中药就好了。

        ……

        五分钟后,那位老人慢悠悠的醒来,他缓缓睁开浑浊的双眼,看到自己在地上躺着,干瘦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喃喃自语道:“又发病了。”

        “既然知道自己有病,就该在家好好养着,又或者和家人一起出来。”老人的头顶上传来陈瑶冷冷地说道。

        “啊?小姑娘你是谁啊?”老人懵了一下,问道。

        “是这位小姑娘救了你,只见唰唰唰,银针就到了她那布袋里。”路人甲缓缓走过来,看着老人,指着陈瑶手上的布袋说道。

        “啊?小姑娘你懂医术啊?我这病是老毛病了,有时一个月发作一次,有时一个星期发作一次。”老人家看着陈瑶无所谓的说道。

        经过这么多年的折磨,他早已把生死看淡了。

        “懂一点,你的病虽然有点复杂,但也不是治不好。”陈瑶取下背包,把布袋放进去,缓缓说道。

        “小姑娘,你刚刚…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懂?”老人家走到陈瑶面前,神色激动地问道。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陈瑶脚步轻移了几下,离老人家稍微有了四步的距离。

        “可…可…可是那些医生说我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老人家苍白的老脸露出一抹嘲笑。

        虽然他很想相信眼前这名女子的话,但那些医生说他的病已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所以他现在是坐等死。

        “虽然有点严重,但不至于病入膏肓。”陈瑶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华夏的医术真的让人心寒,病情稍微严重一点,连试都不试一下,就直接判死刑。

        很多路人看到老人家不相信陈瑶,他们大步走到老人家面前,围着他一个个劝到。

        “老人家,刚刚是这小姑娘救了你,别看她年纪轻轻,医术却是相当高明,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路人甲边说边回忆当时陈瑶拔针的情景。

        “是啊?你刚倒下的时候,我们都不敢上前探看,是这位姑娘二话不说蹲在你身边,伸出手给你把脉,然后又把你救醒了。”路人乙脸上带有一丝激动。

        “老人家不要犹豫了,你不是说很多医生说你已经病入膏肓了吗?既然这样试试也无妨?”路人丁看到老人家犹豫的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

        陈瑶看到大家七嘴八舌,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她可没他们说的那么伟大?

        要不是因为堵住,她也不会多管闲事?

        只是,没想到的是,京都有很多乐于帮助别人的人?

        即使他们没有帮到什么?但那一颗热心肠让人感动。

        陈瑶看到大家都围着那位老人家,她缓缓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哎,那位神医走了?”路人乙指着陈瑶远处的背影,大声说道。

        “啊!好可惜,我还想要神医签名呢?”路人甲一脸可惜的表情说道。

        “又不是明星,签什么名?”路人丙一脸白痴样看着路人甲说道。

        “你懂什么?你觉得这样的神医会默默无闻吗?最多五年,这位小神医的医术绝对会震撼整个京都,到时候不要说那些明星,就是那些高级领导都要巴结她。”路人甲拍了拍路人丙的肩膀,慢慢分析道。

        “对啊!你分析得很好,要不,我们现在过去,要那位小神医给我们签个名?”路人乙凑进来,看着大家说道。

        “老人家,你再不去留住那名小神医,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路人甲一脸着急的表情看着还在发懵的老人家说道。

        “哦,我现在就去。”老人家马上清醒过来,步履蹒跚的往陈瑶那边走去。

        “我们还要去签名吗?”路人乙看着路人甲问道。

        “你敢去吗?我是不敢。”路人甲想到陈瑶一身冰冷的气息,就忍不住全身打颤。

        “刚刚不是你,想要那位神医给你签名吗?”路人乙不解的看着路人甲问道。

        这人说话,怎么一下就变卦了。

        “刚刚忘记她那骇人的气息了。”路人甲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

        “啊!那位老人家怎么办?”路人丙一脸担心问道。

        “我们跟上去看看,应该不会有很大问题,神医嘛?总有些怪癖?”路人甲一副很了解的表情说道。

        “你认识那位神医?”大家异口同声问道。

        “不认识,不过,我有个朋友认识一名老中医,他那性子还真是怪癖,医术高明一点的,性子应该差不多吧?”路人甲询问的眼神看着大家问道。

        “我不知道…”路人乙。

        “我也不知道…”

        “……”

        现在虽然没有堵车,但大家好奇,陈瑶会不会答应医治老人家,所以车还是排成一条长龙,摆在那里纹丝不动。

        陈瑶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把安全带系好,按了几下喇叭,只是让她恼火的是,前面的车没一点反应。

        她看着远处已散开的人群,缓缓往这边走来,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一目了然。

        老人家看到陈瑶的车,苍老的脸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他干瘦的手轻轻的敲打着陈瑶的玻璃。

        陈瑶把玻璃轻轻摇下来,冷眼看着老人家问道:“什么事?”

        这人就是这样,告诉他可以医治,偏偏不相信,等她走了,又后悔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可以请你为我医治吗?”老人家听到陈瑶不善的语气,懵了一下,马上问道。

        “我没时间。”她确实分不开身。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以配合你?”老人家一脸真诚的表情看着陈瑶问道。

        他想开了,反正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试试又无妨?

        说不定,他运气好,真的碰到了能起死回生的神医?

        陈瑶美若天仙的脸露出一丝古怪,一只手抵住下巴,问道:“你不怕我把你医死吗?”

        “就是真的医死了,这也是我的命。”老人家并不是怕陈瑶医死他。

        他觉得那么多医生都判了死刑,再去医治也是做些无用功罢了。

        陈瑶从包里拿出一张纸,用笔写了个号码,递给老人家说道:“这是我的号码,明天早上十点给我打电话。”

        “是,谢谢。”老人家恭敬的接过陈瑶递过来的号码,小声说道。

        “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逛,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陈瑶明亮的双眸犹如天空一闪一闪的星星。

        “嗯,我马上回去。”老人家苍白的脸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老人家拿到号码了?”路人乙远远看到陈瑶递给老人家的号码,一脸惊讶道。

        “这位小神医,只是性子有点冷而已,其它都还好?”路人甲摸着下巴,分析道。

        “哎,要不,我们去要个签名吧?”路人丙看向路人甲问道。

        “你先去。”路人甲说道。

        “一起去。”路人乙一副上战场的表情看着大家说道。

        “好。”

        大家脸上带有一丝激动和兴奋往陈瑶这边走来,路人甲率先开口道:“小神医,可以签个名吗?”

        “还要堵多久才开?”陈瑶犀利的眼神看着大家,冷冷问道。

        “啊!什么意思?”路人乙挠了挠头,茫然问道。

        “什么意思?当然是要你快去开车。”路人甲没好气的看一眼路人乙说道。

        不用说也知道,签名泡汤了。

        路人甲大步流星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大家看到路人甲走了,也跟着慢慢散开了。刚刚还很喧哗的人群,一下就清净了不少。

        前面的车终于启动了,陈瑶快速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海萍,她可能会晚点回去。

        陈瑶到龙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瑶瑶,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海萍看到陈瑶进大厅,马上迎上去,问道。

        “堵车了。”陈瑶简单的说了一下堵车的事。

        “幸好,没什么事?”海萍脸上挂着一抹慈祥的笑意,乐呵呵道。

        “嗯,欢欢乐乐去哪了?”陈瑶双眸快速扫了一下大厅问道。

        “在外面看月亮。”海萍来到厨房,把留下的菜拿出来,放在餐桌上。

        “我来就行,妈,你去休息?”陈瑶双手抱住海萍的腰,缓缓推开她,说道。

        “你这孩子,我做还不是一样。”海萍娇嗔道。

        “我做也是一样。”陈瑶坐在餐椅上,拿出一只碗,盛了一碗汤,优雅拿起勺子往嘴里送去。

        海萍好笑的摇了摇头,往大厅外走去。

        就在这时,陈瑶的手机响了,她一只手拿着勺子,一只手从口袋拿出手机,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快速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龙琰性感而又低沉的声音:“老婆,现在在干嘛?”

        “你猜。”打开了哑谜。

        “在床上。”那边传来龙琰一阵轻笑。

        “不是,只给你三次机会?”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传出。

        “那么干净,在沙发上。”电话那边的龙琰停顿了一下,才说道。

        “你不是在我手机上装了导航吗?”很显然这次答案又错了。

        “早拆了,让我再想想。”龙琰温柔似水的声音说道。

        两分钟后,龙琰轻笑道:“在吃晚餐。”

        “虽然你答对了,但没有奖。”陈瑶脸上闪过一丝轻笑,清澈的双眸闪过一丝狡黠。

        “怎么这么晚才吃晚餐?”担忧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回来的时候堵车了。”陈瑶听到龙琰担心的声音,心里满是幸福和感动。

        “以后早点下班,不要太晚回家。”性感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关心。

        “嗯,知道了,你也早点回家,晚上有事和你说?”陈瑶温柔的说道。

        “嗯,我看完手上的文件,马上回家。”

        陈瑶把电话挂掉后,又继续开吃。

        半小时后,她缓缓起身,心满意足地伸了伸懒腰,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才往大厅走去。

        此时的大厅,静悄悄的,像深夜一样安静。

        陈瑶知道大家都去了后花园,她懒散地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拿出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她看着电视里的花花绿绿,不停的换着频道。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声音把她的视线定格在那,原来黄昏时刻救人的那一幕,被人拍下了。

        她不得不感慨,媒体传播的速度真快?

        幸好把她拍的不是很清晰,不然走到哪都是别人谈论的对象。

        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她快速把电视关掉,缓缓起身往后花园走去。

        还没到后花园,就听到龙老爷中气十足的声音和小孩子咿呀呀的声音。

        “欢欢宝贝,喜欢这里吗?”龙老爷一只手抱住欢欢,一只手指着不远的后花园,问道。

        “咿呀呀……”喜欢庄园的后花园。

        “喜欢,还是不喜欢?”龙老爷没有错过欢欢一闪而过的不耐烦。

        “咿呀呀……”太爷爷,欢欢到底要说几次你才能听懂?欢欢肥嘟嘟的脸上露出一丝郁闷。

        “不喜欢,太爷爷知道了。”龙老爷看着不远处的花园,容光满面的老脸露出一丝一目了然,原来是太小了!

        “海萍,明天联系几个工人,把那些空地全刨好。”龙老爷严肃的表情看着海萍说道。

        “老头子,你又要干什么?”龙奶奶惊讶问道。

        “不干什么?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多培育一些花。”龙老爷一副我主意已定,你们不要来劝我的表情看着大家。

        “会不会太多了?”龙奶奶看着远处的空地问道。

        “多什么多?连欢欢都嫌弃后花园太小?”龙爷爷看着远处的空点,马上反驳道。

        “要不,再建个小小的凉亭?”龙奶奶建议道。

        “咿呀呀…”这个好,这个好,龙爷爷怀里的欢欢手舞足蹈起来。

        “好。”龙老爷子一锤定音。

        陈瑶听到几人的声音,双眸看着远处的花园和空地,眼里闪过一丝明显的笑意。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恰在这时,一只彩蝶缓缓飞到她面前,陈瑶玉手微微伸出,蝴蝶似懂她意思般,落入她掌心,薄翅盈动,不曾飞走。

        不停地扇动着双翼,像那美丽的姑娘甩动着那轻盈的长袖,又像那冬天里一朵带给人暖意的小雪花。

        洁白无暇的羽翼,优雅轻柔的姿态,忍不住让人去羡慕它的美。

        蝴蝶很美,白绒绒的薄翼上略有些透明,宛若纯白的薄纱,翅膀上还带有些纤细精巧的细花纹,精致而典雅唯美

        掌心静缓,彩蝶翩舞,一静一动,浑若天地间独她一人,再无什么可以影响到她。

        宁静而悠然,似乎连呼吸也是多余的。

        也许是陈瑶身上有灵气,一群群蝴蝶像感应到什么似的,缓缓往这边飞过来,紧紧围着陈瑶,有的落在她头上,有的落在她手上,有的落在她衣服上……

        五彩斑斓的蝴蝶,翩然起舞,它们花枝招展,各自缤纷,它们轻盈、飘然、从容、跟少女一样惹人爱恋,使人羡慕。

        就在这时,欢欢咿呀呀的声音破坏了这一片宁静。

        “咿呀呀…”臭蝴蝶,笨蝴蝶,滚开,那是欢欢的美人妈咪。

        “咿呀呀…”那也是乐乐的妈咪。

        在龙奶奶怀里的乐乐,不甘落后,马上说道。

        陈瑶立马被两位小盆友幼稚的声音拉回视线,她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只停在她手掌心的彩蝶,轻拍着翅膀,缓缓飞出来,陈瑶的手掌心。

        只不过,它并没有飞太远。

        龙老爷看到怀里的欢欢有点小激动,他炯炯有神的双眼东张西望着,一直看到远处的陈瑶,老脸才恍然大悟。

        “这熊孩子,眼睛可以看好远?”龙老爷不得不感慨自己真的老了,视力还没三个月的欢欢好。

        “咿呀呀…”多喝灵泉水就会看很远。

        只是,欢欢的话,没人能听懂!

        “咿呀呀…”哥,太爷爷听不懂,就算听懂他也不知道,灵泉水是什么东西?

        龙老爷抱起欢欢就往陈瑶身边走去,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瑶瑶,什么时候来的?”

        陈瑶抱过龙老爷怀里的欢欢,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婉转悠扬的声音缓缓说道:“刚来。”

        围在陈瑶身边的蝴蝶,看到一下来了这么多人,都恋恋不舍的飞走了。

        “咿呀呀…”美人妈咪,那些蝴蝶为什么围着你,它们是不是也想喝灵泉水。

        不行,灵泉水是他和乐乐的圣水,不能给蝴蝶喝!

        陈瑶听了欢欢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这孩子,要不要这么聪明!

        “不是。”陈瑶芊芊玉手在欢欢肥嘟嘟的脸上抚了抚,小声说道。

        “咿呀呀…”真的吗?

        怀里的欢欢粉嫩嫩的小脸上露出一丝不相信的表情。

        “假的。”陈瑶的手在欢欢脸上轻拍了几下,笑道。

        “瑶瑶,欢欢在说什么?”海萍看到两人的互动,好奇问道。

        “他羡慕那些蝴蝶会飞。”陈瑶目光真挚的看着海萍,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这孩子,人怎么会飞呢?”海萍好笑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

        “咿呀呀…”奶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是没有,而是我们没看到而已?

        不得不说,欢欢你真相了?

        “嗯,中文大有进步。”陈瑶低头在欢欢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咿呀呀…”妈咪,乐乐看到妈咪被五彩缤纷的蝴蝶,团团围住,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样圣洁高贵。

        “噗嗤…”陈瑶被乐乐逗笑了。

        这丫头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天色越来越晚了,回大厅吧?”龙奶奶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

        那些闪烁的星星是那么的平静、安详,既像一只只明亮的眼睛,又像一颗颗闪亮的珍珠,让人产生了无穷的幻想……

        夜晚总是那么的陶醉人,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

        一轮明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

        大家点头往一进大厅走去,陈瑶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钟表,明亮的双眸看向海萍,悦耳的声音缓缓响起:“妈,我先去睡了。”

        陈瑶走到海萍身边,把欢欢递给她。

        “啊?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半,我们也要睡了。”龙老爷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说道。

        “我先把乐乐送到二楼。”龙奶奶说道。

        “让我来。”陈瑶走到龙奶奶身边,抱起乐乐说道。

        龙奶奶看到陈瑶的举动,红光满面的脸满是慈祥的笑意,一双温柔的眼睛洋溢着幸福而又温柔的目光。

        陈瑶把乐乐抱到二楼卧室,在她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被子,才往二进走去。

        陈瑶打开门,从衣柜中找出一套睡衣,往浴室走去。

        半小时后,陈瑶从浴池缓缓走出来,她双手不停地擦着头发。

        十五分钟后,她感觉头发差不多全干了,才把毛巾放进洗衣机中。

        陈瑶漫不经心的钻进薄薄的被窝。

        又想到什么,她快速靠在床头柜,拿出手机,查了一下信息。

        今晚的夜特别安静,但她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人安静不下来。

        她虽然很相信苏五的实力,但毕竟是第一次行动,怕他经验不足,受到伤害。

        陈瑶快速给苏五拨了一个电话:“行动的最佳时间是凌晨两点到三点。”

        “是。”那边的苏五恭敬的回道。

        “一定要小心点,不要受伤了。”陈瑶不放心的叮嘱道。

        “是,一切以自身安危为主。”苏五一板一眼道。

        “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清脆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那么的响亮和悦耳。

        “好。”

        陈瑶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暗杀的要领。

        她很想陪他一起去,但如果真那么做了,他们永远不会有进步。

        时间缓缓流逝,一直到十一点,龙琰才到家。

        龙琰以为陈瑶睡着了,他打开门,轻手轻脚来到卧室,入眼的是陈瑶靠在床头柜,拿着手机认真的看着什么?

        龙琰打开灯,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宠溺,缓缓走到陈瑶身边,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怎么还没睡?”

        “看些资料,快去洗澡吧?”陈瑶连个眼神,也没给龙琰。

        龙琰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一套睡衣,往浴池走去。

        没一会,他爬到床上,强劲有力的手搂住陈瑶的细腰,性感的声音缓缓说道:“在看什么?”

        “看其它国家的军火怎样?”陈瑶抬起头,看了一眼龙琰,懒懒的说道。

        “嗯,那有什么好看的?”龙琰拿开陈瑶的手机,正准备关机,却被她阻止了。

        “今晚苏五有行动,不能关机。”陈瑶把手机放在床头柜,身子钻进被窝,小声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龙琰也钻进被窝,双手环住陈瑶不盈一握的细腰,脸上露出一丝担心,急切的问道。

        “绑架一个人而已?没多大的事?”陈瑶伸出双手抚了抚龙琰皱起的眉头,说道。

        “谁得罪你了?”紧绷的心,缓缓落了下来。

        “李深。”

        “他身上有枪,要苏五小心点。”龙琰在陈瑶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嗯,我告诉过他了。”陈瑶头靠在龙琰宽阔的胸膛上,听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

        “睡觉吧?”龙琰薄唇缓缓凑到陈瑶耳边小声说道。

        “嗯…”陈瑶在梦里拖着长长的尾音。

        龙琰低头看着进入梦乡的陈瑶,俊美的脸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意,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龙琰眼角含笑,唇角上扬,脸上浮现出一丝丝幸福的笑意,他双手紧紧搂住陈瑶,缓缓闭上有点疲惫的双眼,慢慢进入了梦乡。

        正在梦乡中的两人,被一阵阵铃声吵醒了。

        龙琰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伸手拿起床头柜的手机,那边传来陈晨慌张而又急切的声音:“瑶瑶,快来基地,苏五中枪了。”

        龙琰快速把电话挂掉,一只手在陈瑶脸上揉了揉,小声喊道:“老婆,快起床,出事了?”

        陈瑶用手揉了揉朦胧的眼睛,缓缓睁开双眼,沙哑问道:“出什么事了?”

        “苏五中枪了?”龙琰把陈瑶移开,快速爬起床,从衣柜中找出要换洗的衣服,也给陈瑶找了一套休闲套装。

        这下陈瑶睡意全无,她快速爬起床,拿起龙琰找出的衣服,眼疾手快的换好。

        龙琰看到裸着身子的陈瑶,细长的丹凤眼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绿光,他缓缓走到陈瑶身边,想要进一步动作。

        但想到接到的电话,只好硬生生的忍住体内的邪火。

        “还在发什么呆,快换啊?”陈瑶瞥了一眼没动静的龙琰,急切的催道。

        “马上。”龙琰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睡衣换掉。

        “慢点,不要太急。”龙琰看到陈瑶脸上的着急,走到她身边,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

        龙琰拿起钥匙往车库走去,而陈瑶也没耽搁,她快速拿出手机给陈一打了个电话:“陈一,苏五现在是清醒的吗?”

        “清醒的。”那边传来陈一急切的声音。

        “把手机递给苏五。”陈瑶冷静地吩咐道。

        越混乱的场面,她越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把事处理好。

        “苏五,昨天给你的药瓶中,有一瓶止血药,你吃三粒,我马上赶到。”如梦似幻的声音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嗯,陈指导员,我没有辜负你对我的期望,人已绑来了。”那边的苏五咬紧牙关,忍住痛疼,缓缓说道。

        “不要说话,好好休息一会,我马上赶到。”陈瑶听到苏五的话,有种酸酸的感觉,眼眶竟然有一丝湿润。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枪,不要说行动,就是看到也会忍不住颤抖和害怕。

        而他明明已经中枪,却还记得自己的任务。

        她何德何能,有一群以自己为中心的伙伴。

        陈瑶在心里默默发誓,只要有她在,一定保他们平安幸福。

        龙琰快速把车停在陈瑶面前,喊道:“快上车。”

        陈瑶打开车门,迅速爬上车,系好安全带。

        一辆白色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往西郊区开去。

        恍如月亮正在那道亮光之前退却。亮光愈来愈浮现出粉红色,愈来愈晶莹了。

        ------题外话------

        23号:

        紫风逸雨5张月票

        钟有凤1张;

        龍漪漪zyx评价票一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1460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