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三十七章 大家一起激动!

第三十七章 大家一起激动!

        “真的?”龙琰忍住笑,继续逗着陈瑶。

        “嗯,比珍珠还真。”陈瑶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此刻说话的真实性。

        “既然这样,我当然不能辜负老婆的美意。”龙琰低头准确无误的含住陈瑶的红唇。

        陈瑶瞪大双眼看着龙琰,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臭男人竟然给她下套,而她竟然傻傻的往里面跳?

        “老婆,闭上眼。”无耻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瑶狠狠地瞪了一眼龙琰,缓缓把眼闭上,她想不明白,这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精力?

        而且对这事乐此不疲。

        龙琰看到陈瑶的表现,俊美的脸闪过一丝柔和,唇角微微上扬,双手紧紧搂住她的细腰,不由地加深了吻。

        一直到陈瑶喘不过气来,他才慢慢松开。

        “老婆,我爱你。”沙哑的声音在陈瑶耳边响起。

        陈瑶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一阵阵酥麻直达心底,她双手环住龙琰结实的腰,不自觉的在他腰上拧了一把,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看着龙琰。

        “嘶…宝贝松开。”龙琰性感而又沙哑的声音缓缓传出。

        “不要,我就要拧你。”陈瑶芊芊玉手在龙琰腰上玩得不亦乐乎。

        龙琰大手包住陈瑶的小手,薄唇含住她的耳垂,小声说道:“再拧下去,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

        陈瑶猛地瞪大眼睛看着满眼发红的龙琰。

        龙琰看到如此可爱的陈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薄唇亲吻着陈瑶的额头,由上至下,不停的亲吻着。

        两人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没一会,卧室传来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天边的月亮看着卧室两人,害羞的闭着双眼,躲进云层之中。

        第二日,天天蒙蒙亮,龙琰睁开朦胧的双眼,一脸笑意看着旁边的小女人,低头在她红唇上,如蜻蜓点水般亲吻了一下,手轻轻移开,轻手轻脚爬起床从衣柜中找出需要换洗的衣服,往浴池走去。

        没一会,一件蓝色格子衬衫,一条黑色九分裤把他伟岸的身材包裹在里面。

        微粗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明亮得像钻石般的眼眸,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的神彩,让他看起来像只趾高气扬的波斯猫,优美的粉红色薄唇有些刻薄的上扬,带了点嚣张的味道,所有的五官在他脸上组合成了完美的长相。

        他钻石般的眼眸看上床上的小人儿时,便是温柔似水。

        他缓缓来到床边,低头在陈瑶脸上亲了一下,小声说道:“瑶瑶宝贝,早安。”

        而正在睡梦中的陈瑶伸手拉了拉薄被,又继续着她的美梦。

        龙琰看到陈瑶的动作,哑声而笑。

        他拿出笔和纸快速写了几行字,才恋恋不舍往外走去。

        刚把门关上,就碰到龙彬。

        “好巧,既然碰上了,就一起去部队吧?”龙彬伸手打了个招呼,温和说道。

        “你没车?”龙琰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看着龙彬问道。

        “省油。”龙彬胡乱找出一个理由。

        “没位置。”龙琰更绝。

        “哎呦,你这小子,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你可不能这么目中无人?”龙彬屁颠屁颠跟在龙琰后面,叽叽哇哇叫个不停。

        “小子……”龙琰停下脚步,反身,一脸平静地看着龙彬,低沉的声音意味不明。

        “谁,谁,谁说小子了?”龙彬看到龙琰突然反身,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结巴道。

        做哥哥做成他这样,还真憋屈?

        只是,谁叫他身手比不过龙琰;气势比不过龙琰;狠厉比不过龙琰……

        “上车。”龙琰转身在龙彬看不到的地方,唇角上扬,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他怎么发现,龙彬结婚后,性子越来越可爱了呢?

        “哦…啊…是。”龙彬听到龙琰的声音,先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最后才恢复正常。

        “快点,磨蹭什么?”龙琰冷冷的声音,快速传来。

        “来了,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下?”龙彬边走边小声嘀咕着。

        “你有意见?”魔音再次传来。

        龙彬欲哭无泪。

        龙琰系好安全带,加了一点油门,缓缓往部队驶去。

        “琰,去D国时叫上我。”玩笑过后,当然要回归正题。

        “你家那位同意了吗?”龙琰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放在脚上,不停地敲打着。

        “嗯,她非常支持我。”谈到刘璐璐,龙彬温和的脸上露出一抹抹幸福的笑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好,到时算上你一份。”龙琰一锤定音。

        “好,那些蛀虫也该清理了?”龙彬双眼看向龙琰,缓缓说道。

        “嗯,证据差不多齐了,从D国回来后,就可以处理掉。”龙琰冷冽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气。

        “我听他们说苏五受伤了是吗?”龙彬摇下玻璃,漫不经心问道。

        “嗯,把李深绑来了。”龙琰轻描淡写道。

        “这苏五胆子真够大,竟然敢跑去部队绑人。”龙彬啧啧了一声,佩服的语气说道。

        “如果你有这样的胆子,早是上校了。”龙琰冷冷瞥了一眼龙彬说道。

        “哎呦,你还真是一壶不开提哪壶?”龙彬没好气的看了一

        ”龙彬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这人,能不能给他留点面子啊?

        “我说错了吗?”龙琰挑眉再次问道。

        龙彬既没有苏五那样的毅力,也没有他那样的恒心,更没有他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

        “是,你没说错,我这不是顾及太多,所以总不能展开身手。”龙彬小声说道。

        “你有什么好顾及的,当军人的第一天就该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不要把一些不成立的理由,作为借口,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龙琰双眸看向远处,冷冷说道。

        其实龙彬的天赋不错,只是他自己没有好好善于利用,当然还有一部分是他不够狠厉,不够果断。

        “你知道了。”龙彬双眸看向外面,小声问道。

        “如果不是我查到,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龙琰瞥了一眼龙彬说道。

        “我是不好意思打扰你当时的生活状态。”龙彬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底气。

        “和你说过几百次,在战场上要出其不意,要冷酷无情,要下手重,你呢?上次出任务,要不是你存有一丝不忍,又怎么会遇到那样的困境,还差点把命留在那里了?”车内的温度瞬间低了不少,龙彬知道龙琰生气了。

        “以后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龙彬承诺道。

        虽然车内的温度越来越低,但龙彬知道,龙琰是在关心他。

        “你保证过多少次了,以后做什么事用脑子想想,如果你在战场上出了什么意外,你家那位会怎样?比如伤心,比如另外改嫁……”龙琰默默观察着龙彬的脸色。

        果不然,龙彬听到这话,脸色大变,温和的声音带着一丝狠厉,咬牙切齿道:“她只能是我的。”

        “知道就好。”龙琰没有错过龙彬眼里的杀气和声音中带有的狠厉,他知道龙彬以后在军界会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也会创造出不一样的神话。

        “谢谢你,兄弟。”龙彬明白龙琰的意思后,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说道。

        “既然是兄弟,为什么要谢?”龙琰一个急转弯,冷冷说道。

        “下一世,我还是你兄弟。”龙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薄唇上扬缓缓说道。

        龙琰抿嘴什么也没说,直到目的地,他才张嘴,缓缓说道:“该下车了。”

        “下午一起回家。”龙彬松开安全带,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今晚加班。”昨天的文件还没看完,今天必须得看完。

        “我也要,到时给你电话。”龙彬生怕龙琰拒绝,也不等龙琰发出声音,打开车门就往外走去。

        龙琰深邃的眼神透过反光镜看着龙彬远处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自己今晚会加班到什么时候?

        他打开车门,迅速往五二三营走去。

        五二三营的人经过上次比试后,他们是深受打击,现在每天都是拼命练习。

        有很多人一天甚至只睡四到五个小时,还有些人吃饭的时候,都保持着训练的动作。

        让其他营的人看到他们这样,一度以为他们疯了。

        只是,五二三营的人对外面的评论一概不理会,他们每天除了练习还是练习。

        不过,仅仅几天而已,他们的身手提高了不少。

        大家这么努力,龙琰也拿出不少好东西奖励他们。

        “继续,希望下次比试,我们能占上风。”龙琰魔鬼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在空中久久回荡着。

        龙琰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步往办公室走去,他快速从小柜子中,拿出一套军装,眼疾手快换上。

        换好后,他坐在椅子上,拿出需要批阅的文件,认真的看着。

        ……

        而躺在床上的陈瑶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她习惯性的用手一捞,旁边的位置早已空缺,床上的温度也已冷却,她伸出手从床头柜拿出一张纸条。

        【老婆,我去部队了,记得吃早餐,还要记得想我。】虽然每天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但两人却乐此不疲。

        陈瑶冷清的面容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她用浴巾把身子包裹好,拿起龙琰给她准备的衣服往换衣间走去。

        没一会,她穿着一身紫红色套装缓缓往换衣间出来。

        陈瑶把一切都整理好后,已是早上八点。

        她随手把门关上,大步流星往一进大厅走去。

        “咿呀呀……”美人妈咪,吃早餐了。

        在陈杰怀里的欢欢,看到远处的陈瑶,圆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转悠着。

        “那是妈咪,欢欢试试?”陈杰看了一眼远处的陈瑶,又低头看着欢欢小声说道。

        “咿呀呀…”美人妈咪。

        “妈咪…妈妈的妈,咪咪的咪,妈咪。”陈杰一字一字耐心的说道。

        “咿呀呀…”怀里的欢欢小脸露出一丝无奈。

        “没关系,欢欢慢慢来,妈咪,妈咪。”陈杰又说了一次。

        “妈…妈…咪。”欢欢虽然说的不是很准,但陈杰却能听懂。

        “姐,姐,刚刚欢欢叫妈咪了。”陈杰抱着欢欢激动的跑到陈瑶身边大喊道。

        “什么?”陈瑶表示听不懂陈杰的话。

        “欢欢,叫妈咪,妈……咪。”陈杰激动的看着怀里的欢欢,拖着长长的音,一字一字说道。

        “妈……咪。”欢欢圆溜溜的双眼

        溜溜的双眼看着陈杰的口型缓缓说道。

        “真的会叫妈咪了,欢欢宝贝再叫一次。”陈瑶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激动,她快速抱起欢欢在他粉嘟嘟的脸上亲了几口,清脆的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

        以前虽然能听懂他们的话,但真正听到欢欢说话的声音又是另一种心情。

        “妈咪。”这下欢欢说得比前两次要清晰很多。

        “爷爷奶奶,妈,快出来。”陈瑶高音喇叭在外面响起。

        里面的龙老爷听到陈瑶激动的声音,心底一沉,以为出了什么事,他精神抖擞的往外走来,连忙问道:“瑶瑶,出什么事了?”

        “不是,是欢欢会说话了。”陈瑶深吸了一口气,温柔的声音带有一丝丝激动。

        “真的吗?”龙老爷容光满面的老脸闪过一丝激动,中气十足的声音在空中盘旋着。

        “嗯,我刚刚听到他叫妈咪了。”陈瑶美若天仙的脸露出一丝激动,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是她第二次这么激动,第一次是一年前,初现空间的时候。

        “老头子,瑶瑶怎么了?”龙奶奶的声音从大厅传来,没一会,人就到了外面。

        “欢欢会叫妈咪了。”陈杰连忙迎上去扶住龙奶奶。

        “真……真的吗?”龙奶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陈瑶问道。

        “嗯。”陈瑶重点着头,脸上满是笑意。

        龙奶奶大步走到陈瑶身边,一脸慈祥笑意看着欢欢说道:“欢欢,叫太奶奶。”

        “欢欢,叫太爷爷。”龙老爷不甘落后,洪亮的声音带有一丝明显的激动。

        “太奶奶。”龙奶奶狠狠地瞪了一眼龙老爷,马上一脸笑意看着欢欢说道。

        “太爷爷。”龙老爷双目看着欢欢。

        “太奶奶。”什么都可以让,就这个不行。

        “太爷爷。”

        “太奶奶。”气极败坏的声音。

        “太爷爷。”不为所动。

        “妈咪,吵。”嫩稚的童音在空中响起。

        瞬间时间像净止般,龙老爷和龙奶奶四目相对,两人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是被嫌弃了是吧?

        “爸,妈,你们在争什么?”海萍听到陈瑶那清脆而又激动的声音,她抱着乐乐急匆匆的跑过来,远远就听到两位老人的争吵声。

        两位老人被海萍的声音拉回现实,他们不约而同看向陈瑶,异口同声问道:“瑶瑶,是我们听到的那样吗?”

        “嗯。”陈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小子不是才刚学会叫妈咪吗?怎么一下就知道说吵了?

        难道这就是喝灵泉水和吃贵重物材,吃多了的原因?

        “你们这是怎么了?”海萍看到大家的脸色都不对,再次问道。

        “没什么,刚刚欢欢说话了,大家正激动着!”陈杰幼稚的脸露出一丝灿灿的笑容。

        “啊!真的吗?”海萍的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声音中带有一丝颤抖和激动。

        她等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每次听到瑶瑶和欢欢乐乐交流时,她就各种羡慕嫉妒恨。

        “咿呀呀…”哥哥,怎么不等等我。

        “咿呀呀…”发生的太突然,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乐乐别伤心,过不了几天,你也会说话。

        “咿呀呀…”真的吗?乐乐粉嫩的笑脸,闪过一丝惊喜。

        “咿呀呀…”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在海萍怀里的乐乐,听到这话,沉思了一会,最后“咯咯”的笑个不停。

        海萍把乐乐放在陈杰怀里,她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瑶怀里的欢欢,一字一字引导着:“欢欢,叫奶奶。”

        欢欢圆溜溜的双眼看着陈瑶,张了张小嘴,什么也发出来?

        海萍也不失望,她再次温柔说道:“奶…奶…”

        “奶…奶…”欢欢学着海萍的口型一字一字喊道。

        “啊?真的喊奶奶了,爸妈,你们看到了吗?”海萍激动的表情看着龙爷爷和龙奶奶,大喊道。

        “知道了。”两位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就是区别待遇?

        两人心里好失落,有木有?

        “爸,妈,你们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海萍看到两位老人脸色好像有点不太好,马上问道。

        陈瑶两姐弟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没事。”两人异口同声道。

        龙爷爷听到海萍的话,只差没吐血,他能舒服吗?

        他左盼右盼,终于盼到欢欢会说话,没想到欢欢说的第一句,竟然嫌他吵?

        “瑶瑶,他们怎么了?”海萍没等到两位老人的回答,马上把问题抛给陈瑶。

        “欢欢刚刚嫌他们太吵,估计受打击了?”陈瑶双眸发亮的看着海萍,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呃…”海萍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难怪刚刚欢欢叫她奶奶的时候,老爷子一副吃人的表情看着她。

        “我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爸。”海萍大步流星往大厅走去。

        陈瑶也快速从口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那边马上传来龙琰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老婆,起床了吗?”

        “老公,欢欢刚刚叫妈咪了。”悦耳动听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

        “这是好事。”在龙琰看来,他家宝贝,三个多月会说话不出奇。

        “嗯,第一次听到他叫妈咪,心

        叫妈咪,心里一片柔和,好像被他小小的童音全填满了一样。”陈瑶把第一次听到欢欢叫她妈咪的感觉告诉龙琰。

        “我没有填满你吗?”那边传来龙琰不正经的声音。

        “我在和你说正事。”陈瑶听到这话,脸色一变,马上说道。

        “我也在问你正事。”龙琰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瑶听到这话,只差没喷出一口鲜血,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龙琰许久没听到陈瑶发出一丝声音,以为她把电话挂掉了,他双眼瞥了一下屏幕,显示正在通话中,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婆,那小子在你怀里吗?”

        “嗯。”陈瑶小声应了句。

        “把手机放在那小子耳边,我要和他说话。”龙琰不可一世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瑶把手机放在欢欢耳边。

        “小子,叫爸爸?”完全的命令式。

        “……”你让我叫,我就叫,那不是特没面子。

        “快点。”电话中传来龙琰不耐烦的声音。

        “……”那老头欺负他是小孩是吧?

        “再不叫,以后休想我老婆抱你。”完全威胁的语气。

        “……”那老男人也就这么点本事?在陈瑶怀里的欢欢听到这话只差没磨牙。

        当然即使磨牙,也没人能知道,因为他还没长牙齿。

        “粑……粑”欢欢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声叫着。

        “是爸爸,不是粑粑。”那边的龙琰满脸黑线纠正道。

        “粑粑……粑粑……”欢欢听到电话那边传来龙琰气急败坏的声音,不由的多叫了几次,而且每叫一次,声音不由的提高一分。

        他怎么觉得,电话那边的老男人有种自挖坟墓的感觉?

        陈瑶在一旁听到龙琰对欢欢的威胁,绝美的脸满是黑线,二十几岁的人竟然好意思威胁一个才几个月的小婴儿,她觉得那男人是越活越回去了?

        接着陈瑶又听到那边气急败坏的声音,不由的好笑,这话怎么说呢?

        哦,她记起来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这样,我要忙了。”陈瑶把手机放在自己耳边,快速说道。

        也不等龙琰有所反应,就把电话挂掉。

        陈瑶把欢欢放在龙老爷怀里,笑道:“爷爷,今天欢欢保准会叫你。”

        “真的?”龙老爷接过欢欢,脸上露出一丝不相信的神色,怀疑问道。

        “嗯,比珍珠还真,不过,不能太吵。”陈瑶一脸笑意看着龙老爷说道。

        “好,今天我慢慢教。”龙老爷这会的脸色才慢慢好了点。

        陈瑶和陈杰吃了早餐后,一起往西郊区的训练基地赶去。

        陈瑶把陈杰扔到训练基地,又往总裁办走去。

        最近瑶花园每天的订单越来越多了,陈瑶怕陈中华那边忙不过来,想要派几个人回桃花村。

        但陈中华,总说不用那么麻烦,他们在家忙得过来。

        陈瑶坐在总裁办的摇椅上,快速拨了一个号码:“爸,欢欢会说话了。”

        “真的吗?我们陈家出天才了。”那边传来陈中华激动的声音。

        “嗯,陈家人都是天才。”陈瑶幽兰般的声音缓缓传出。

        天才那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

        所谓的“天才”,只不过是后天训练的结果。

        “天才就是勤奋”,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辍学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

        一个怠惰而不想转动的人,即使遇到最宽厚的命运,也正像那个最勤奋但是手中无旋盘的陶工那样,是不会捏烧成器的;这时即使命运在他身上怎样不惜浓颜丽色,怎样彩釉镶金,他仍不免是滥坯一块,它够不上一个盘子;不,它只不过是凹凸不一、胡揣乱捏、弯弯曲曲、歪歪扭扭、边角欹斜、没有规格的滥坯一块而已——虽彩釉其外,器皿之耻也!

        “是啊!其它村的人谁不羡慕桃花村,很多人都要来这买地皮建房子,但被村长拒绝了。”陈中华把最近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样也好,不认识的人不用去搭理。”陈瑶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悦耳动听的声音缓缓传出。

        “对了,刘勇在桃花村买了十苗地。”陈中华突然想到什么,马上说道。

        “他也喜欢凑热闹。”陈瑶语气中带有一丝调侃。

        “他现在只要有时间就往桃花村转,看到小坑山的蔬菜和水果,眼睛只差没发绿光。”那边传来陈中华轻笑的声音。

        “他是嫌的没事做。”陈瑶不由地摇了摇头,笑道。

        “瑶瑶,陈鹏说你建了好几栋房子,而且都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夏,是真的吗?”那边传来陈中华激动的声音。

        一个多月前,陈鹏回桃花村,把陈瑶在京都的情况一字不漏的告诉陈中华。

        当时陈中华越听越震撼,当初他以为陈瑶买那么多山和土地,只是用来种植蔬菜和水果,还有药材。

        他从没想过,陈瑶会建那么多房子。

        他还听说,陈瑶建那些房子花了几个亿?

        一听到消息时,他就忍不住想要打电话问陈瑶,这是不是真的?

        是刘梅燕把他的手机给没收了,当初刘梅燕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陈中华,意味深长道:“孩子都大了,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已经够忙了

        已经够忙了,你就不要添乱了。”

        陈中华只好收起自己的好奇心,等陈瑶有时间的时候再问。

        “嗯,现在瑶康有三千多人,瑶花园有一千多人。”陈瑶说了一个大概数字。

        “涨这么快。”电话那边传来陈中华惊讶的声音。

        “京都人才多,只要写出招聘公告,大批人才自动上门。”

        “我把桃花村整顿好后,也去京都玩几天。”陈中华有点心痒痒的。

        “现在来也可以,又耽误不了几天。”陈瑶从空间拿出一个苹果,悠闲自得的啃着。

        “现在不行,第一批人旅游回来后,他们把自己所到的每一个地方,用手机拍下来给大家看,最近大家像疯了一样,还没天亮,就往后山赶去,下午到了下班时间,也不回家,每天要加班两到三个小时左右。”陈中华把大家的情况说了一下。

        “既然大家这么努力,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太吃亏,这样吧?每个月给他们加五百块工资。”陈瑶低头沉思道。

        “好,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陈中华黝黑的脸闪过一丝笑意。

        陈中华和陈瑶聊了一会家常才把电话挂掉,他大步流星往前院走去。

        “孩子他妈,孩子他妈,快出来,有好消息?”远远就传来陈中华震耳欲聋的声音。

        “这多大的人啦?总是那么冒冒失失?”在厨房里的刘梅燕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弟妹,说不定真的是好消息。”苏盈好笑的看着刘梅燕说道。

        “最好是这样。”刘梅燕咬牙切齿道。

        “弟妹,今天蜂蜜要完成多少瓶?”苏盈转身看向刘梅燕问道。

        “今天最少需要两千瓶。”刘梅燕摸了摸下巴,沉思道。

        最近李轩天天打电话催货,说富达超市每天处于缺货状态。

        还说,他在京都又盘下了一个大超市,以后每天最少需要两千瓶左右。

        妈呀,这么多,大家哪里忙得过来?

        看样子,又急需人手了。

        “二嫂,你今天去其它村,多招些人来。”刘梅燕双眸看向苏盈说道。

        “好,大概需要多少人手?”

        “三百人左右,富达超市又开分店了。”刘梅燕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缓缓说道。

        “这么快。”苏盈惊讶问道。

        “嗯,我听轩小子说,这家开业后,马上又要盘下一家。”刘梅燕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他打算把富达布满整个华夏吗?”苏盈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有点怀疑问道。

        “嗯,有那个打算,所以我们招的人越多越好。”刘梅燕说道。

        “孩子他妈,没听到我在喊你吗?”陈中华气喘喘的跑到厨房,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听到了,我们在等你的好消息。”刘梅燕干脆搬出一把椅子坐下,双眼看着气喘喘的陈中华说道。

        “刚刚瑶瑶来电话说,欢欢会说话了?”陈中华靠在厨房门旁边,用手顺了顺自己的胸膛,快速说道。

        “什么?”刘梅燕“唰”的起身,大步走到陈中华身边,双手摇着他的肩膀,激动问道。

        “别,别摇了。”陈中华看着一脸激动的刘梅燕,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没看到他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吗?还给他雪上加霜,是想要他的命吗?

        “呃,一时激动,你刚刚说欢欢会说话了是吗?”刘梅燕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陈中华问道。

        “是。”

        “哎呦,我家宝贝外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刘梅燕一副自我陶醉的表情。

        “真的好神奇,才三个多月就会说话,以后不知道会精成怎样?”正准备去其它村招人的苏盈,听到这话,忍不住惊讶出声。

        “是啊?我记得瑶瑶是一岁的时候才会叫人,杰宝是八个月的时候,没想到欢欢竟然如此早。”刘梅燕清醒过来后,激动说道。

        “请客,今天必须请客,我去村里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刘梅燕说完就往外走去。

        “也好顺便告诉大家加工资的事。”陈中华追上刘梅燕说道。

        “加工资,加什么工资。”刘梅燕不解的问道。

        现在桃花村的人工资已经够高了,每个人的平均工资已经是六千左右。

        就在家种种田,刨刨土就有七万多一年。

        现在很多邻村的人都已从外地回来,准备在家跟着陈瑶好好干。

        “瑶瑶说每人每月加五百。”陈中华把陈瑶的意思告诉刘梅燕。

        “呵呵,桃花村的人现在全是高薪了。”刘梅燕听到陈中华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高薪好啊?这样大家才能住上新房子,过上好生活。”陈中华实话实说。

        “哎呦,不和你聊了,我去村里喊几个人过来帮忙。”刘梅燕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弟,我刚刚听到加工资了,是不是真的啊?”苏盈从厨房出来,走向陈中华问道。

        “嗯,每人加五百。”陈中华点头说道。

        苏盈听到陈中华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么说来,她和她家老头一年又要多一万多块了?

        其实苏盈现在有两份工资,一份是厨房的工资,一份是做蜂蜜的工资,两份加一起一个月也有一万多块。

        而刘力华每月也有一万多块,两人一

        块,两人一年也可以赚二十几万,加上年底的分红,最少也有三十多万。

        加上陈昊每个月也会给几千块给他们?

        苏盈站在原地,盘算着家里的家底,想着是不是也该准备建房了?

        “二嫂你没事吧?”陈中华伸手在苏盈面前晃了晃问道。

        “没事,我在想建房子的事。”苏盈一点也没隐瞒自己的想法。

        “啊!你们要建房子了,准备建什么样的?”陈中华惊讶问道。

        “建栋小洋房。”苏盈笑了道。

        “啊!那可需要不少钱,如果缺钱说一声。”陈中华说道。

        “应该不缺,陈昊那里存了不少。”苏盈感激的看了一眼陈中华说道。

        以前他们那么混,陈瑶一家不但没责怪他们,还给他们如此赚钱的好机会。【当然,当初的痛早已忘记,只记住陈瑶的好了。】

        她怎么好意思找他们借钱。

        “哦,这样啊?没事,如果不够用,说一声。”陈中华一副我很有钱的模样说道。

        “我去忙了。”陈中华越如此好说话,苏盈为自己以前的行为越觉得愧疚。

        陈中华看着苏盈远处的背影,他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他刚刚说错了什么吗?

        “喂,臭小子,你在看什么?”陈老爷洪亮的声音来回了陈中华的视线。

        “没看什么?爸,欢欢会说话了?”陈中华一脸笑意看着陈老爷说道。

        “真的,我就说欢欢乐乐肯定不简单。”陈老爷抚了抚下巴少许的胡须,乐呵呵道。

        “爱吹牛的老头?”陈中华小声嘀咕道。

        只是,声音再小,也被陈老爷听到了。

        陈老爷伸出手拧着陈中华的耳朵,转了几个圈,大声问道:“臭小子,你刚刚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他又不傻,再说一遍,他死得更快。

        “说啊?怎么不说了?”陈老爷咬牙切齿道。

        “痛,痛,痛,爸,快松开。”陈中华痛的呱呱大叫。

        “陈老头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女婿。”刘外公听到陈中华的惨叫声,精神抖数的走上前大声喊道。

        “你家女婿是我家儿子。”陈老头一点面子也不给刘外公,他继续拧着陈中华转了几个圈。

        “好,你不给,我打电话给瑶瑶,看你给不给。”刘外公边说边拿出口袋中的手机,快速拨了一个号码,只是刚通了一声,就被陈老爷把手机抢了。

        “手机给我?”刘外公伸手问道。

        “我已经松开了,这电话没必要打了。”陈老爷死皮赖脸的看着刘外公说道。

        “那你也得把手机给我。”刘外公一脸淡然道。

        “不会再打了是吧?”陈老爷缓缓拿出手机,递给刘外公小声问道。

        “不…”刘外公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起。

        “瑶瑶打来的。”刘外公瞥了一眼陈老爷小声说道。

        这下,陈老爷脸色由红到白,再由白到青,真是精彩至极。

        刘外公快速按下通话键,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狡黠,跟他斗,还嫩着呢?

        “瑶瑶,在那里过的好吗?”刘外公接通电话后,马上问道。

        “嗯,很好,外公身体好吗?”那边传来陈瑶关心的声音。

        “好,很好,现在这身体一天比一天硬朗了,再活几十年也不成问题。”刘外公脸上露出慈祥的笑意,大声说道。

        “多吃点灵芝和人参,这样抵抗力会越来越好。”

        “每天都吃。”

        两天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着,一直聊了半个小时,刘外公才不舍的挂掉电话。

        他自始至终,都没说陈老爷和陈中华的事。

        等刘外公把电话挂掉后,陈老爷才找到自己上当了。

        他指着不远处的刘外公,恶狠狠地说道:“真是个狡猾的狐狸。”

        “谢谢夸奖。”刘外公一点也没觉得狐狸有什么不好。

        “你…你…”陈老爷指着刘外公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好了,别你啊你!我啊我的了?”刘外公瞥了一眼陈老爷说道。

        他来到陈中华身边,问道:“那老头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刚刚在闹着玩?”陈中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嗯……”刘外公拖着长长的尾音,有神的双眼看着陈中华,意味不明。

        “其实也没什么?就告诉他,欢欢会说话了?然后就这样?”陈中华把小声嘀咕那段直接省略。

        ------题外话------

        求月票,求留言;

        26号:

        adayangjing两张月票

        354867一张评价票,四张月票

        忻翌忻月票一张

        咯咯咯79五张月票

        512016452三张月票

        钟有凤一张月票

        红沙发两张月票

        川流不溪三张月票

        shuixianyue一张月票

        mirael一张月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221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