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四十六章 我不干了?

第四十六章 我不干了?

        “当兵,多没意思?”陈瑶轻轻瞥了一眼连长,冷冷说道。

        要她从最普通的士兵做起,也不知道,他们能承受得了她的破坏力不?

        “小姑娘,当兵待遇很好的,特别是女兵。”连长黝黑的脸,满是笑意,心里却在默念着,答应,快答应。

        要是龙琰知道有人挖他的墙角,不知会怎么想?

        “不要。”陈瑶想也不想,就拒绝。

        以她现在的能力,就是大校都没问题。

        “小姑娘,刚刚从你的力度不难看出,你的身手也不错。”连长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陈瑶,一脸惊喜问道。

        肯定是国防大学毕业的?这么的好苗子,他一定要想尽办法留下来。

        “没有。”陈瑶皱眉回道。

        她身手好不好,关他什么事啊!

        陈瑶瞥了一眼连长,缓缓往前走去。

        “哎,小姑娘,别走啊!”连长快步追上陈瑶,大声说道。

        “我不当兵。”陈瑶犀利的眼神看着连长,冷冷说道。

        这人真是烦,她都拒绝了?

        “小姑娘,难道你不想做一个铿锵玫瑰、英姿飒爽的女兵吗?”连长循循善诱道。

        “不想。”现在还不是时候。

        “哎,小姑娘,这可是好机会啊!要是从其它学校选出来的女兵,首先就要体检。”连长看到油盐不进的陈瑶,眉头皱了皱说道。

        “那你从其它学校选吧?”陈瑶摊手说道。

        “哎…算了,我也不勉强你,倒是浪费一棵好苗子。”连长无奈说道。

        既然人家,志不在此,难道还要他拿起刀子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吗?

        陈瑶看到连长无可奈何的表情,唇角微微上扬,眼中含笑,缓缓说道:“我以后会进部队。”

        “当兵。”连长惊喜若狂道。

        “可以这么说。”陈瑶模棱两可道。

        “我给你留个号码,想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怎么样?”连长快速从裤袋中拿出手机,给陈瑶报了一连圈号码。

        他抬头看着,没一点反应的陈瑶,说道:“你怎么不记一下?”

        “不用了,有缘自会相遇。”陈瑶摇头说道。

        “哎,我说你这小姑娘,也真固执,抄个号码又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而且说不定以后可以派得上用场?”连长无奈的看了一眼陈瑶说道。

        现在年轻人的思维真难懂。

        陈瑶什么也没说,脚步碎移,缓缓往前走去。

        连长看着陈瑶远处的背影,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多好的苗子?”

        半年后,华夏出现了一支战无不胜、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的队伍,也在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啊!瑶瑶,真的是你?”马玉玲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脸惊喜看着陈瑶,大声喊道。

        陈瑶不雅的掏了掏耳屎,说道:“你能小声点吗?”

        “我这不是太开心了嘛?”马玉玲挽住陈瑶的胳膊,呵呵大笑道。

        现在整个部队都在传,龙上校的夫人来部队了?

        大家都在好奇,龙上校夫人到底长成怎样?也好奇少校夫人到底是怎样获得龙上校的心?

        “带我到处转转吧?”陈瑶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胳膊,冷冷说道。

        面对马玉玲的热情,她还真吃不消?

        陈瑶哪里知道,马玉玲平时是个很严肃的人,也只是对陈瑶时,才会有这样!

        要问她为什么?其实,她自己也弄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人的缘分,只需一眼。

        马玉玲是个很好的导游,每到一处,她都会耐心的解释一番。

        当然,陈瑶也知道她现在看到的只是,部队的表面,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女音:“呦,我当时谁,原来是龙上校的夫人?”王朵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如毒蛇般的双眼死死瞪着陈瑶。

        “你认识那个花痴?”马玉玲凑到陈瑶耳边,小声问道。

        “手下败将而已。”陈瑶无所谓的说道,绝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王朵脸上停留了几秒。

        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传到王朵的耳中。

        王朵炸毛,瞬间跳起来,指着陈瑶大声说道:“谁是手下败将,你才是手下败将?”

        那是她一生的痛?

        此地无银三百,说的就是王朵?

        马玉玲看到王朵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失态的王朵?

        以前总是装出一副大小姐的模样,看得她都想吐?

        陈瑶拉起马玉玲就走,她一点也不想理那个白痴?

        “怎么?被我说中了?”王朵看到陈瑶走了,她迅速追上去,一脸得意的表情说道。

        陈瑶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人到底有多白目,才这么不长进?

        陈瑶哪里知道王朵此刻的想法,她自从在桃花村受了耻辱后,每天是不要命的训练,希望有一天不费吹灰之力把陈瑶打趴在地。

        她好不容易碰到陈瑶,又怎么会错过这次机会?

        “你不嫌无聊,我嫌。”陈瑶身上的气息一点一点冰冷,冷冷说道。

        离她最近的马玉玲,感觉到陈瑶身上的变化,忍不住打了个颤抖。

        陈瑶对马玉玲使了个眼色,两人抬脚离开。

        王朵看到陈瑶一心只想离开,更加肯定心里的想法,这次一定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抬脚马上追上去,伸手想要拍陈瑶的肩膀,二十步、十五步、十步、五步。

        “扑通。”陈瑶反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王朵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说道:“华夏有你这样的士兵,真是他们的悲哀?”

        马玉玲捂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瑶如此帅气的动作?

        天啊!能把过肩摔,摔得那么漂亮,瑶瑶绝对是第一人?

        上次,她只知道自己全身都痛,从而忽略了瑶瑶的动作,这次,她可是亲眼目睹了一切?

        她决定了,以后一定要跟着瑶瑶混?

        王朵脸上露出一丝怒火,她爬起身,揉了揉屁股,恶狠狠地说道:“你除了会偷袭,还会什么?”

        “偷袭也是一种本事?”陈瑶一点也不觉得偷袭有什么不好,气死人不偿命,慢悠悠说道。

        “你……” 王朵颤抖的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陈瑶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句什么话来?

        陈瑶以诡异的步伐来到王朵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伸手一拉,一弯。

        “咔嚓……”王朵的手再次遭殃。

        “看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如地狱般冷飕飕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就连旁边的两排数,也不自觉地摇了几下。

        “痛…痛…”王朵完好无缺的手,握着另一只受伤的手,脸上露出一丝沉重,喃喃自语道。

        马玉玲在一旁看到陈瑶的动作,双眼冒绿光?

        高手,绝对是高手?

        而在一旁围着看热闹的士兵,议论纷纷道。

        “那人是谁啊!好大的胆,连王少尉也敢惹?”

        “她的身手不错,你刚刚看到她的动作了吗?”

        “没看到,速度太快,又离的太远,根本看不清楚?”

        “到底是谁呢?你们听说过吗?”

        “……”

        大家你一句问一句,大声讨论着。

        陈瑶冷淡的眼神看着王朵,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素质够差,反应够慢,体力够差。

        要是王朵知道陈瑶心中所想,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

        她拼死拼命的训练,没想到得到的竟是如此不堪的评价?

        “你,你,你有本事就和我比一场?”王朵狠狠地瞪着陈瑶,反正撕破脸皮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我不和手下败将比。”陈瑶说得是事实,但听在王朵耳中,却是如此刺耳。

        马玉玲崇拜的眼神看着陈瑶,天啊?太酷了?

        陈瑶瞥了一眼马玉玲,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冷冷说道:“口水流下来了?”

        马玉玲快速擦了擦唇角边微不可见的口水,说道:“还差一点,才流下来。”

        陈瑶听到马玉玲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这人是谁,她不认识?

        “还不跟上。”远处传来陈瑶冷冷的声音。

        马玉玲屁颠屁颠跟上去,说道:“瑶瑶,你走得好快,才一会功夫,就离我有十步之远。”

        王朵看到两人离开,又快速追上去说道:“打伤我就想走?”

        马玉玲一点也看不惯王朵的行为,她大声说道:“王朵,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我哪里咎由自取了,不管是过肩摔,还是把我的手弄伤,都是她先动手?”王朵伸出另一只完好无缺的手正想指着陈瑶,但突然想到什么,又快速收了回去。

        “你不主动上前挑剔,瑶瑶就不会那么做?”马玉玲非常相信陈瑶。

        “不管我有没有上前挑剔,动手打人就是她不对?”王朵得理不饶人。

        “我打了,又怎样?”陈瑶双手抱胸,轻轻瞥了一眼王朵,冷冷说道。

        马玉玲看到陈瑶承认,马上对她挤眉弄眼,看到陈瑶没一点反应,她心里那个急?

        “在部队不管是谁,都不能随便伤人?”王朵眼里闪过一丝亮点,只要她承认什么都好办?

        “你死了,还是残了?”陈瑶口出狂言。

        王朵听到陈瑶的话,脸色一黑,只差没吐血?

        她凭什么这么狂妄?她到底依仗的是什么?

        马玉玲听到陈瑶如此彪悍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她有点明白龙上校为什么会爱上陈瑶了?

        从容不定的气质,强悍的气势,无人能比的绝世容貌无不在告诉大家,她的不凡?

        “不管是死,还是残,去医务室就知道了?”王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你说去就去,那多没面子?”陈瑶风轻云淡道。

        “你…”王朵红着脸,恶狠狠地瞪着陈瑶。

        陈瑶突然觉得直接把人KO掉多没意思!只要做的不过分,时而气气她,也蛮好玩的?

        “别总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们。”陈瑶冷冷瞥了王朵一眼,一字一字说道。

        “你……”她是想要陈瑶承担责任,才跟着她们的,再说,她哪里像跟屁虫了?

        “身手差,头脑简单,语言表达能力有限。”陈瑶临走前,还不忘鄙视了王朵一番。

        “噗……”王朵被陈瑶最后一句话,硬生生的气得吐血。

        在一旁围观的士兵,看着陈瑶和马玉玲远处的背影,双手竖起大拇指,狠,实在是太狠了?

        就一句话,把平时高傲的像只花孔雀般的王少尉气得吐血?

        他们对那女人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你们两个把王少尉扶去医务室。”一名士兵指着看得正尽兴的两人说道。

        “不是吧?”

        “不是吧?”

        两人异口同声道。

        “快去,还在啰嗦什么?”严厉的眼神看着两人说道。

        ……

        而这边,马玉玲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问道:“瑶瑶,刚刚那个步伐叫什么来着?”

        “自创的。”陈瑶双手抱胸,眼里闪过一丝明显的笑意,缓缓说道。

        “真的吗?哇,可以教教我吗?”马玉玲双手挽住陈瑶的手,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她问道。

        “对了,你去过原始森林吗?”陈瑶转移话题,问道。

        “没去过,只有特种兵才有资格去那里?”马玉玲马上露出惋惜的表情。

        一进入部队,就不能独自行动,有什么任务必须上报?

        当然,总有那么几个例外?

        比如龙上校,做什么都是一意孤行?

        哎,那是人家有实力,国家稀罕他?

        “你想去吗?”陈瑶淡淡问道。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马玉玲认真的表情看着陈瑶,大声说道。

        只要能从原始森林回来,不管是身手,还是反应力,都会提升到一定的高度?

        只是,也有很多不幸的人,把生命交代在那里?

        “我过几天就会去原始森林,要一起吗?”陈瑶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马玉玲,如幽兰般的声音缓缓说道。

        “真的吗?”马玉玲惊喜若狂道。

        “可是,我不能擅自行动。”马玉玲想到什么,瞬间把头低下,垂头丧气道。

        “你相信我吗?”陈瑶看着马玉玲说道。

        “相信,当然相信,这世上除了我自己,最相信的人就是你。”马玉玲瞪大双眼,认真的眼神看着陈瑶,大声说道。

        “少校的头衔可以取消掉吗?”陈瑶问道。

        “啊!应该可以吧?”马玉玲咽了咽口水,不知道陈瑶突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想要你从一名最普通的士兵开始爬,你愿意吗?”陈瑶说出自己的想法。

        训练基地的人,现在连普通士兵也算不上,她这话没说错?

        “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马玉玲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绝对刺激。

        “我有一支队伍,实力比五二三营的士兵还要强悍,他们强悍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爆发力和意志力,他们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身手和五二三营的士兵不相上下。”

        “然后呢?然后呢?”马玉玲拽着陈瑶的胳膊好奇问道。

        “我想要他们成为华夏的王牌,不受任何人管制。”陈瑶说出自己的想法。

        “听上去很牛逼的样子,但是,他们属于军队的人吗?”马玉玲问出自己的疑问。

        “他们要直接爬到军队最高领导,他们是自由的,他们要用自己的实力签下不平等条约。”哪怕陈瑶没完全说清楚,马玉玲也知道,军队肯定会妥协。

        一支比五二三营的士兵还要强悍,这意味着什么?

        华夏军队的领导不是傻瓜,他们当然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华夏最有利。

        “干,一定干,你等我。”马玉玲顺手把帽子摘掉,边跑边说道。

        陈瑶无语的看着马玉玲远处的背影,她话还没说完呢?

        ……

        此时,马首长办公室,几位老人正在商量着什么?

        “砰…”马首长和几位老人不约而同的看着门外。

        “报告,马首长。”门外马玉玲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气呼呼地说道。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马首长无奈的看了一眼马玉玲说道。

        “我不干了。”马玉玲没头没尾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话音刚落,她把帽子扔到书桌上。

        “什么不干了,你给我说清楚?”马首长脸色一沉正颜厉色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做少校太辛苦,一点也不自由,我不干了。”马玉玲直接忽略马首长不悦的脸色,缓缓说道。

        “你以为,部队是你家开的吗?说不干就不干吗?”马首长狠狠地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马玉玲。

        “玲玲,你也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去,部队不是学校,不是家庭,有钢铁的纪律,艰苦的训练,繁重的任务——这是一个坎,但也是提炼自己的过程,挺过去了,就是海阔天空,你明白吗?”一位老人苦心婆口道。

        “这个坎什么时候能过去?是不是等我哪天挂了,坎也过去了?”马玉玲不为所动,为了自由,不管他们说什么,她都不会有一丝松动。

        “你说的是什么话?好好的,说什么挂不挂?”马首长脸色一沉,马上说道。

        “每次出任务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谁能保证自己在出任务的过程中,能平安无事。”马玉玲有着自己的立场。

        “军人要随时做出牺牲生命的准备。”马首长冷哼了一声。

        “我怕死,我不干了,总行了吧?”马玉玲说道。

        她要把保密工作做好,不能让他们看出一丁点纰漏,让他们误会也好?

        “你这是逃兵?”马首长冷冷的瞥了一眼马玉玲,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想法?

        “这怎么能算逃兵呢?我又不是在打仗的时候逃跑?”马玉玲嬉皮笑脸道。

        “爷爷,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马玉玲马上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认真的看着马首长说道。

        “想清楚了,为了升少校头衔,你吃了多少苦,接了多少任务?”马首长说道。

        “没有什么比一刻更清楚?”马玉玲坚定的眼神看着马首长说道。

        “好,下午开会,我会告诉大家,顺便把你在部队的资料全都销毁。”马首长脸上露出一丝沉重。

        他弄不清楚他家丫头到底要做什么?

        “谢谢爷爷,不管我在不在部队,我永远是华夏的军人。”马玉玲感动的看着马首长,对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知道了,你快走吧?”马首长瘫软坐在椅子上,对马玉玲摆了摆手说道。

        “是。”马玉玲敬了一个礼,心里默默想着,爷爷,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一定会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你面前。

        马玉玲到办公室,把自己一些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

        “老马,你没事吧?”一位老人脸上露出一丝关心,问道。

        “我没事。”马首长轻轻松了一口气说道。

        也好,这样,他就不会担心,马玉玲出任务的时候会不会受伤?

        要是马首长知道马玉玲,接下来去的地方比出任务更危险,不知会怎么想?

        “哎,这年轻人,一天一个想法?”另一位老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

        陈瑶在部队转了一圈后,正打算去找龙琰。

        没想到,这时会碰到龙耀。

        “瑶瑶,今天怎么有时间?”龙耀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容,温和问道。

        “嗯,刚好有时间就来了。”陈瑶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浅浅的笑意,缓缓说道。

        “我带你到处走走?”龙耀问道。

        “刚刚已经转了一圈,爸,你去忙吧?”陈瑶清澈的眼神看着龙耀缓缓说道。

        “好,那我去忙了?”龙耀眼角闪过一丝笑意,缓缓说道。

        刚好办公室还有很多文件没有批,他听到大家的议论,才知道陈瑶来了部队。

        儿媳妇来部队,作为公公的他,当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一下她,带她到处参观一下,顺便问一下,有什么看法?

        只是,他好像来晚了一步?

        “嗯。”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她知道最近大家都很忙,像大伯他们,这段时间常常很晚才回家。

        龙耀点了点头,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陈瑶看着龙琰远去的背影,好笑的摇了摇头。

        ……

        马玉玲把东西整理好了后,掏出手机给陈瑶打了个电话。

        “瑶瑶,你在哪?”

        “你不是才刚走吗?”电话那边传来陈瑶冷清的声音。

        “我没干了,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马玉玲说道。

        陈瑶抬头看了一眼路标,把自己的所在位置,告诉马玉玲。

        “不要走开,我马上到。”马玉玲快速把电话挂掉。

        陈瑶看着手机,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人,还真是见风就是雨?

        没一会,就看到马玉玲气呼呼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说道:“呼…呼…累死了。”

        “谁要你跑那么急?”陈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马玉玲说道。

        “还不是怕你跑了?”马玉玲说道。

        “对了,我今天就和你去看看那支强悍队伍。”马玉玲期待的眼神看着陈瑶说道。

        “有那么急吗?”

        “急,当然急?”怎么会不急?听到陈瑶说了后,她心里就像猫在抓痒痒一样。

        “好吧?”陈瑶看到马玉玲着急的表情,最后点头答应。

        马玉玲听到陈瑶的话,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激动就会做些出格的事。

        比如现在,马玉玲双手抱起陈瑶转了几个圈,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激动地说道:“瑶瑶,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好知己。”

        “把你的爪子拿开。”远远听到龙琰冰冷的声音。

        马玉玲快速把手松开,无措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连大气也不敢出,惨了,被抓了个正着?

        也不知道,龙上校会不会把她给剁了?

        龙琰犀利的眼神看着马玉玲,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他一步一步往陈瑶身边走来,脸色缓和说道:“老婆,不要和她在一起?”

        马玉玲听到龙琰的话,脸上闪过一丝着急,不和瑶瑶在一起,那怎么行?她还要去原始森林呢?

        “她现在是训练基地的一员。”陈瑶伸手在龙琰微微发黑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道。

        “怎么回事?”龙琰冷冽的眼神看着马玉玲问道。

        “我…刚刚…”马玉玲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瑶打断了。

        “现在她是我的人。”陈瑶一句话表明立场。

        马玉玲双眼发亮的看着陈瑶,她的选择果然是对的,她是陈瑶的人,以后她也不用这么怕龙上校了?

        “她刚刚亲你了。”语气中带有一点醋味。

        “她是女人。”陈瑶表示对面前这个男人很无语。

        “女人也不行。”龙琰霸道说道。他现在不但要防男人,还要防女人。

        “派人送我去训练基地吧?”陈瑶快速转移话题。

        “不是要等我一起下班吗?”龙琰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陈瑶没心没肺的耸了耸肩问道。

        龙琰看到陈瑶没心没肺的表情,只差没喷出一口鲜血来,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双手环住陈瑶的细腰,缓缓说道:“老婆,一起回去好不好?”温柔的声音带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去训练基地有点事,你早点回来吧?”陈瑶不动声色地掰开龙琰的说,一点也不为所动。

        龙琰狠狠地瞪了一眼马玉玲,就她多事?

        “刘探送你们过去?”龙琰知道自己拗不过陈瑶,只好妥协道。

        “嗯,你去忙吧?”陈瑶好笑的瞥了一眼郁闷的龙琰说道。

        “好。”龙琰在陈瑶光泽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几人一起来到停车场,上车的时候,龙琰犀利的眼神瞥了一眼马玉玲,好像在说:“下不为例?”

        马玉玲知道自己错在哪?看到龙琰总是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她,好像要看穿她似的,她坐在后排,直起身子,认真说道:“龙上校,同样的事,我不会再犯。”

        “下次再犯,惩罚加倍。”如地狱般的声音一字一字说道。

        “是,是,是。”马玉玲一连说了三个是,犯得着这样吗?她又不是故意的。

        陈瑶无语摇了摇头,这个醋坛子,真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婆,记得早点回来?”龙琰一改冷清面容,马上笑道。

        “你去忙吧?”陈瑶摆了摆手说道。

        龙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直到看不到吉普车的踪影,他才缓缓往办公室走去。

        ……

        下午的太阳,如同在太空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有时,它自己似乎也感觉到炎热,想躲进云层里寻求阴凉。

        但更多的是在那里豪迈地燃烧着,向大地倾泻着过量的光与热。整个大地都像快要燃烧起来了,变得通亮了。

        训练基地的人,不顾身上的汗水,不停的训练着。

        “脚再直点?”刘璐璐来到陈一面前说道。

        “拳头出击要用力。”

        “速度要快。”

        “反应要快。”

        几个队长,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单独训练,东南西北各占一方。

        陈瑶领着马玉玲来到训练基地,语气有点严厉:“来到这里,你只是一名新人,什么都要从头开始,如果不服,可以挑战每一队的队长。”

        “是。”马玉玲看着大家的动作,眼里只差没冒绿光?

        她不是无知的人,看这架势就知道,这都是能人。想到以后,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立正,稍息,向右看齐。”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正在拼命训练的众人,听到熟悉的声音,大家个个步伐整齐,步子有力,人人精神抖擞地操场中央走去。

        “五天后,去原始森林,大家有没有信心!”冷清的声音在空中久久盘旋着。

        “有…”

        “有…”

        “有…”

        整齐划一的声音直冲云霄。

        “这位是新增的队员,叫马玉玲。”陈瑶指着马玉玲看着大家说道。

        “欢迎来到训练基地。”

        “欢迎加入。”

        “欢迎成为一家人。”

        大家异口同声说道,见惯了大场面的马玉玲,看到大家如此热情,都忍不住感动了一番。

        “恐龙战队。”陈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大家一脸茫然看着陈瑶,表示没听懂她的话。

        “以后我们就叫恐龙战队,这名字够霸气吧?”陈瑶绝美的面容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刚柔并济的声音缓缓说道。

        “霸气…”

        “霸气…”

        “看到我们就像看到恐龙一样。”

        大家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灿烂的笑容,双眼坚定的看着陈瑶。

        “你去那一队。”陈瑶指着刘璐璐,对马玉玲说道。

        “是。”马玉玲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

        “开始训练,五天后,能活下来的人,就是最有实力的。”冷清的声音带有一丝鼓励。

        “是。”整齐划一的声音再次在空中响起。

        陈瑶来到陈杰身边,对他使了个眼色。

        陈杰会意,马上来到陈瑶身边,小声问道:“姐,怎么了?”

        “这次你不能去原始森林?”陈瑶瞥了一眼陈杰,缓缓说道。

        “哦,我知道了。”陈杰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他虽然没去过原始森林,但在电脑中查过。

        里面有很多古树、蝗虫、各种动物、毒蛇、毒草。

        只要放松一点警惕,就会把命留在那里?

        “这次没有机会,还有下次。”陈瑶拍了拍陈杰的肩膀说道。

        “知道。”陈杰坚定的眼神看着陈瑶。

        “嗯,去训练吧?”陈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淡淡道。

        “我下午和你一起回去?”陈杰说道。

        “下班后,来总裁办。”陈瑶点头说道。

        陈杰点头,回到自己位置,继续训练。

        陈瑶抱胸看了大家一眼,缓缓往总裁办走去。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到了下午,陈瑶放下手中的资料,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舒服了不少,才慢慢放下。

        她从空间拿出一个苹果,准备开吃。

        就在这时,陈杰快速来到总裁办,大声喊道:“姐,可以走了吗?”

        “走吧?”陈瑶缓缓起身说道。

        陈杰幼稚的脸满是笑意,他挽着陈瑶的手,把头靠在她肩膀上,说道:“姐,会去几天?”

        “一个星期左右。”陈瑶瞥了一眼陈杰,说道。

        “一个星期,好久,哎,也不知道去哪里玩?”陈杰叹了口气说道。

        “回桃花村?”陈瑶说道。

        “姐,你在开玩笑吗?”陈杰惊讶问道。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

        “好吧?”陈杰阉了。

        两人来到停车场,陈瑶快速开门,坐了上去,系好安全带,对旁边的陈杰说道:“好了没有?”

        “系好了。”

        陈瑶加了一点油,缓缓往外驶去。

        “等一下,等等我?”后面,马玉玲气喘喘的大喊道。

        前面开车的陈瑶,透过反光镜,看着后面奔跑的马玉玲,她踩了一下刹车,伸出头,说道:“你什么时候那么笨了,不知道打电话吗?”

        马玉玲弯了弯腰,直呼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是哦,怎么这么笨呢?”

        陈瑶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马玉玲问道:“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搭顺风车。”马玉玲打开车门,说道。

        “你住哪里?”陈瑶问道。

        “离龙家不远。”

        “对了,瑶瑶,我以后住这里。”马玉玲突然说道。

        “随便你。”前面传来陈瑶冷冷的说道。

        到龙家时,已是下午七点。

        “不去里面坐坐?”陈瑶斜头问道。

        “不去。”马玉玲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开玩笑,要是龙上校知道,还不把她劈了?

        马玉玲打开车门,快速往马家走去。

        夕阳西下时分,天空笼罩起金色的寂静,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乳般洁白的云朵,也变得火带一般鲜红。

        陈瑶把车停好后,快速来到一进大厅。

        “奶奶,今天早上那些药材放哪了?”陈瑶大步来到龙奶奶身边问道。

        “在二楼阳台上。”龙奶奶说道。

        “我去拿下来。”

        二楼阳台,陈瑶看着上面各种药材,美若天仙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这些药材不但可以救不少人,同时还可以赚不少钱。

        她双眼扫了一下墙角,弯腰从地上拿起一个袋子,把药材全都装了进去。

        “瑶瑶,都装好了吗?”下面传来龙奶奶的声音。

        “装好了,马上下来。”悦耳的声音在二楼响起。

        没一会,陈瑶提着袋子缓缓下楼。

        “奶奶,吃饭的时候叫我?”陈瑶说道。

        “你去哪里?”龙奶奶问道。

        “二进。”陈瑶一脸笑意说道。

        “好,你去忙。”龙奶奶挥了挥手说道。

        陈瑶大步流星往二进走去,她快速打开门,随手把门关上,一个念头闪进空间,把装好的药材,倒了出来,从里面找出一些自己需要的药材,快速制了几种药。

        接着她又把那些有根的药种植在空间里,同时把毒草也种植了一些。

        做完这一切后,陈瑶才闪出空间。

        她把自己制作好的药放在茶几上,悠闲的打开电视,看着里面的新闻。

        突然,里面传来一声动听的女音。

        “最近瑶康制药集团的保健品在京都掀起了*,现在我正在市民之中,大家听听市民的反应。”

        “大妈,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哎,没吃瑶康产品前,我经常腰酸背痛,有时痛得都直不起,经过朋友介绍,吃了一个月瑶康的产品后,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精神也特别好。”一名五十岁妇女,一脸笑意说道。

        “听说瑶康的产品特别贵,你怎么看待?”年轻主持人再次问道。

        “只有吃过才知道,瑶康产品到底有多好,贵有贵的价值,其它产品是便宜,但没用,再便宜也不会有人买。”妇女说道。她不是针对谁,她说的是事实。

        “我还听说,瑶康产品很难买到,这是真的吗?”主持人问道。

        “是的,我为了买瑶康产品,买了三天。”所以等了很久,但等得值。

        “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瑶康产品真有这么神奇吗?为了买瑶康药品,买了三天,你难道没一点怨言吗?”主持人一脸惊讶问道。

        “因为是朋友介绍,所以早做好了准备,不过,趁这次机会露脸的机会,我还是要说说,瑶康药品的数量能多点吗?”妇女认真的看着镜头说道。

        “哈哈哈哈,希望瑶康的董事长能看到新闻。”主持人毫无形象的大笑着。

        “不过,瑶康的董事长还真神秘,他从没在媒体出现过?”不愧是主持人,表情收放自如。

        ------题外话------

        亲爱哒,有月票和评价票的朋友记得投给神医哦,么么,爱你们

        请这位朋友记得留言:

        wulu0852第四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10401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