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七十五章 终于领证 别样温馨

第七十五章 终于领证 别样温馨

        话刚落,就被陈瑶“啪啪啪”唰了几个耳光,那诡异的步伐,看得大家眼花缭乱。

        太霸气了有木有、太有范了有没有。

        陈锦信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心里总有种火烧的灼热感,他先是懵了一会,然后才确定自己是真的被打了耳光,只觉心头怒火冲天,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猛力朝陈瑶扑去。

        只是还没近到陈瑶的身,就被她的铁脚功踢出了一米多远。

        陈锦信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痛,太痛了,撕心裂肺的痛,他慢慢试图坐起来,看着两只淤青的脚,好想哭,他都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就被陈瑶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一顿。

        还有那看戏的几人,他们连劝说的心思都没有。

        有什么比这更苦逼的吗?

        “陈瑶,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陈锦信红着脸愤怒道。就算他有什么不对,也不能说动手就动手啊!更何况他没觉得哪里不对。

        “不打女人,刚刚是谁在说,要跑到我家去打人,嗯…”陈瑶特意把嗯字拉长说道。

        “我刚刚说了吗?我怎么不知道?”陈锦信耍赖道。死活不承认,看她怎么办。

        “嗯,我就知道你会耍赖,所以用手机录音了。”陈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她要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陈锦信瞪着陈瑶看了半天,才愁眉苦脸的说道:“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说说你的条件。”他绝不承认是怕了她,他只是觉得哥哥就应该让让妹妹,对,他就是那么想的。

        怎么看都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我有条件吗?”陈瑶扫了一眼众人,她的意思不言而喻。

        “没,瑶瑶怎么会有条件?”陈云华第一个表态。瑶瑶要什么有什么,而他呢?烂命一条?

        而陈瑶看中的就是他那条烂命。

        陈建轻蔑的看了一眼陈锦信,怎么会有那么笨的人?就算瑶瑶有条件,她也不会说出来?

        “就是看不惯你,不尊老爱幼,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好好记住今天的痛,如果下次发现你还这么没大没小,后果自重。”陈瑶阴森森的说道。

        不尊老爱幼什么的最讨厌。

        “知道了。”陈锦信有气无力的回答着,他心里吐血,不尊老爱幼关她什么事了,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她是个爱管闲事的主?

        这样的话他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脸上根本就不敢露出半点异样。

        “记住就好,明天去我家报到。”陈瑶冷清的看着他们说道。知道怕就好。

        这么年轻的人竟然对生活没一点追求,就算不会也可以学,一个月学不会那么就用两个月,两个月学不会就用三个月,只要自己坚持总会成功。

        连尝试的想法都没有又怎么会成功呢?这样的人永远只会生活在最底层。

        “八点,不见不散。”陈瑶邪魅一笑。

        看得陈锦信和陈建全身发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样。

        “那么早,我的脚走不动。”陈锦信慌忙问道。他已经习惯每天七点半起床,还要洗漱,又加上脚这么痛,八点根本就没法赶到。

        怎么办?不会到时候,又给他踢几脚吧?那样他的脚就真的废了。

        陈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手不知道从哪拿出一瓶药,直接扔给他,说道:“今天涂两次,保证你明天活蹦乱跳的,只是…”

        后面还没说完的话把陈锦信的心提的七上八下,生怕又哪里出错了,他双眼期待的看着陈瑶,希望不要是什么不好的事。

        “只是,如果再犯,下次就不会这么轻了。”轻飘飘的话从陈瑶口中传出。

        “是,绝不再犯。”陈锦信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这一惊一吓的,就是不死,也会残废。这感觉真不是人干的。

        陈瑶看到他那么知趣,也不再逗他,用手拍了拍连衣裙,准备离开。

        王丽看到陈瑶的动作,脸上露出一丝着急,她快步走到陈瑶身边小声问道:“瑶瑶,你那还要人吗?”说完后立马低着头,那老实巴交的样子,哪里还有以前那撒泼放刁、恶言泼语、泼辣凶悍的影子。

        “你想去。”陈瑶挑了挑眉,有点意外的看着她。

        她以为她大伯母不会和那么多的人在一起工作,毕竟以前的她那么讨人嫌,桃花村的人都没几个喜欢和她相处。没想到竟然会主动提出来。这变化真不是一般的大。

        “竟然想去,就去后山的瑶花园吧?已经有好几个农妇在那,你和大家好好相处,我不希望有内杠的事发现。”陈瑶冷声道。

        虽然陈瑶知道就算给她一百个胆,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但她怕麻烦,适当的提醒是必要的。

        反正早晚都要请人手,还不如现在卖个面子给她。一举两得的事,她为何要拒绝呢?

        “谢谢,谢谢,我一定会和她们好好相处的,不会给你增加任何负担。”王丽热泪盈眶的保证着。

        她以为瑶瑶不会用她,她都担心了好久,每次都欲言又止,这次她终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决定试一次,没想到瑶瑶竟然答应了。她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陈瑶说完就往外走去,这都下午了,也不知道赵刚他们来了没有。

        陈瑶走了后,陈云华费力的把陈锦信扶到椅子上,一脸担心的说道:“很痛是吧?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去惹她,现在吃到苦头了吧?”这就是典型的说风凉话。

        陈锦信嘴角无力的抽了抽,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说话,他家老头是典型的马后炮,他什么时候告诉他陈瑶不能惹了,他只说以后要让着她。

        还有她们说的瑶花园是什么意思!请人又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错过了很多的消息。

        算了,还是先把药涂上,不然明天迟到,又会没有好果子吃。

        他轻轻打开瓶盖,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传遍整个房子,还真是芬香扑鼻、沁人心脾。他小心的倒了一点放在手心上,手心立刻传来了一丝冰凉舒服的感觉。

        他慢慢用手抹在脚上,一块块淤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淡化了,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那到底是什么药!效果居然那么好。

        “这到底是什么稀世珍宝,居然这么有效,老哥你赚了。”反应过来的陈建大惊小怪的说道。

        陈锦信听了,只差没喷出一口血来,什么他赚了,他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怎么没听到他问一句,痛不痛。哪怕就是一句安慰话也好。

        都是一些吃里扒外的人。

        “明天见到瑶瑶的时候,我跟她说一下你的提议,我想她肯定会非常乐意帮助你的。”陈锦信阴阳怪气的说道。

        “建议什么?我可什么也没说。”陈建一脸好奇的看着陈锦信。这人还挺能屈能伸的嘛?不错,不错,在外面混了那么久,多少学了点回来。

        陈云华和王丽看到药的成效后,心里又是一阵感慨,这做大事的就是不一样。现在的心态和以前是截然不同,他们会去观察陈瑶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

        他们觉得陈家有一个这样浑身散发出女王气派的陈瑶,是他们的骄傲和自豪。他们都愿意做她忠实的臣民。

        陈瑶一点也不知道大家心中所想,她此时正抱着小白慢悠悠的往自家走去。

        “主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小白萌萌的看着陈瑶。它在空间玩得正欢呢?就被主人抓了出来。

        “以后不能去空间了。”陈瑶摸了摸小白柔软的白毛说道。老是呆在空间好像与世隔绝一样,她还想以后和它一起做搭档呢?

        所以培养默契是必须的。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小白的脸上露出一种叫担忧的表情。

        “现在没什么事,但不代表以后,你主公是军人,所以我们要做好随时备战的准备。”陈瑶慢慢的解释道。

        她一定会跟上他的脚步,甚至超越他,她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爱她如命的男人。

        她要高调的告诉全世界,她爱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宠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其实陈瑶一直想过着低调的田园生活,只是在龙琰深情求婚后,她的心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白白领命,一定会好好配合主人。”小白精明的眼珠转了几下。虽然他很不想在外面,但主人有任务给它,它当然要竭尽自己的能力好好报答主人。

        要不是主人,它早就去见阎王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长的既有灵气又可爱,更不可思议的是,它喝了一段时间的灵泉水,竟然能听懂主人的话。

        而且它现在的攻击力和破坏力也特别强。速度更是快若闪电。

        主人能选它,是它的荣幸。

        “恩,那我们快回家吧?”陈瑶好笑的看着精神抖数的小白。

        刚走到自家门口,就看到龙琰行色匆匆的跑过来,担忧的问道:“手机是不是没电了,刚刚去三楼找你,也没看到,以为出了什么事。”

        担心死了,这样的事他不想再发生了,真想每天寸步不离的跟在她后面,只是他也知道,瑶瑶是人,不是物品,她需要有自己的空间,也有着自己的事业。

        陈瑶拿出手机一看:“啊!真没电了。”

        她吐了吐舌头,讨好的靠在龙琰肩上温柔的说道:“担心了?以后每天都记得充电。”其实她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就算发生什么事,她也会自己解决。

        她一身武力可不是用来做摆设的。

        但,

        她就喜欢看到龙琰为她担心的样子,这样被他捧在手心上宠着的感觉真好。

        原来她也可以这样幸福的被人宠爱着。

        龙琰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柔声道:“恩,下不为例。”

        他就喜欢看她调皮和撒娇的样子,这样让她更有生气、更有活力。

        “对了,赵刚他们来了吗?”陈瑶听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问道。

        “已经运走了,钱打到你卡里了。”龙琰把陈瑶扶正牵着她的手就往客厅走去。

        现在请的工人越来越多,只要货运车一到,大家都会去帮忙。只用了半小时就搬完了。赵刚和李轩也大方,给每人两百块的工钱。大家都乐呵呵的,直说城里人大方。

        “你先去洗洗吧?全身满是汗味,难闻。”陈瑶嫌弃的瞥了一眼龙琰。她早就忘记,刚刚不知道是谁靠在人家的肩膀上撒娇。

        龙琰无语的看了她一眼,是说她反应慢呢?还是,是她故意为之。

        陈瑶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她就是故意为之,她喜欢看他无可奈何的模样,也喜欢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只是她当然不会告诉他。

        “快去吧?衣服贴着皮肤,你也会不舒服。”陈瑶看着纹丝不动的龙琰,只好说出了实话。

        “你今天也累了一天,到沙发上休息一下,我马上下来。”龙琰嘱咐道。

        “安啦!快去吧?马上要吃饭了。”陈瑶朝他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龙琰只好往三楼走去,老婆大人的吩咐不得不听。只是心里更多的是甜蜜和对她的爱。

        没一会龙琰从三楼下来,看到的就是陈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睡的是那么柔美,她的身体构成的曲线让人心旷神怡,她的脸庞是那么的水润,让人看了就有种想触碰的冲动。

        她的鹅蛋脸是那么迷人,洋溢出了公主的气质与高贵,再有她直挺的鼻粱更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不知道梦到什么,她露出淡淡的笑容,就像那盛开的牡丹花。

        而她的睫毛既长又密,美丽中又透有几分神韵,她的秀发乌黑发亮,让人不禁被秀发的颜色所驾驭。

        龙琰轻手轻脚的蹲在陈瑶身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轻轻一嗅,在美丽的秀发中竟然隐藏了那么浓郁的芳香,直入鼻腔,她是那么柔美动人,简直就是气质高雅的女神,高高在上,气质非凡;

        醒来的时候就像高贵的公主,调皮的时候就像落入凡间的精灵。

        龙琰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那嫩如婴儿般的脸。

        其实在龙琰下楼的时候,陈瑶就醒了,她只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干嘛!

        陈瑶假意的睁开双眼,惊讶的问道:“我睡很久了。”心里却憋主笑,她竟然还有演戏的天赋。

        龙琰看到陈瑶睁开双眼,忙问道:“是不是把你吵醒了。”他心里咒骂自己,怎么那么笨,不知道再轻点。

        “嗯,醒了,被你吵醒了。”陈瑶开玩笑道。她想要看看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果不然,龙琰脸上闪过一丝恼火,轻声细语道:“我抱你去三楼睡,吃饭的时候给你送到楼上去。”

        他知道瑶瑶最近很累,每天穿着五寸以上的高跟鞋跑来跑去,就是铁打的人也会有疲惫的时候,更可恨还是个软弱的小女子呢?都怪他刚刚情不自禁。

        “吃了饭再睡?”陈瑶说道,她虽然有点累,但还不至于那样。

        其实她累的时候只要去空间呆一会就可以解除疲劳,只是她今天不想那么做,就是想放任一下自己。

        “好,我现在就去看看饭好了没。”龙琰站起身在陈瑶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没一会龙琰就端了两个菜去了餐厅,后面跟着的杨婉也端了两个,龙琰把碗筷放好,去洗手间洗了手,又大步流星的走去大厅,以公主抱的方式把陈瑶抱起,往餐厅走去。

        大家对他俩的恩爱程度已见怪不怪了,只是单身的他们,心里总会吐槽,能不能,顾及一下他们单身狗的感觉。

        他们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而刘梅燕和陈奶奶却每天笑口常开,她们的眼神总会有事无事的往陈瑶肚子望去。

        希望里面会有她们的孙子和曾孙。这样家里有了小孩子的吵闹声,更热闹。

        而陈杰从林市回来后,完成陈瑶布置的作业,就去沈邵那里学制作网页,希望以后能帮到陈瑶。

        自从认可龙琰后,他也希望有个小外甥和他玩。

        要是陈瑶知道他们的想法,不知会怎么想。

        大家欢快的边吃边交谈着。龙琰以前吃饭的速度很快,那程度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

        但,自从认识陈瑶后,每次都是细嚼慢咽,因为陈瑶说过,吃饭的速度不能太快,很容易造成消化不良。长期下去会对胃造成一定的伤害。

        龙琰就算吃的再慢也比陈瑶快,他吃完后,看到陈瑶碗里也所剩无几,他眼疾手快的给陈瑶倒了一杯水,那十足十的暖男模样,看得陈晨和刘璐璐眼红。心里想着:她们的暖男在哪里。

        而刘梅燕她们看龙琰是越看越满意,她们现在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把女人宠成那样,简直就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龙琰和陈瑶可不管大家所想,他们只是随心所欲罢了。

        龙琰看到陈瑶把水喝了,抱起她步履如飞往三楼走去。

        陈瑶躺在龙琰舒适而又温暖的怀里,她用脸贴着龙琰的胸膛,倾听着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声,闭着眼慢慢进入了梦乡,龙琰看到陈瑶已睡着,他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往床边走去。

        看到陈瑶一只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身,他无奈一笑,只好轻轻把她的手掰开,小心的把她放到床上。又找了一床单层的夏凉被盖住她的肚子。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睡梦中的陈瑶,没有一丝要离开的痕迹,想着反正要领证了,这就当是提前适应两人同床吧?还真是个好方法。于是他义不容辞的脱掉鞋子,躺在床上深情的看着陈瑶。

        好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他慢慢伸出一只手,把陈瑶的头靠在他的手臂上,看着她甜美的睡容,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住着。

        他用手轻轻的在陈瑶脸上比划着什么,闭上眼睛全是陈瑶的影子,想到以后,一睁开眼就可以看到陈瑶,就觉得特别的满足和欢乐,直到睡着了,嘴角还带有一丝愉悦的笑容。

        翌日清晨,先醒来的是龙琰,他看到陈瑶如八爪鱼一样偎依在他的怀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他怎么也没想到明明安静的像淑女一样的陈瑶,到了晚上就像在跳舞一样,从这边滚到那边,最后他只好把她固定在怀里,双手环住她。

        看着怀里依然睡得很香甜的可人儿,卷长的睫毛时而轻颤,就像睡梦中的公主。

        一夜无梦,睡的十分安心的陈瑶,完全没有因为床上多了一个人而睡的不踏实,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手揉了揉凌乱的秀发,觉得今天的枕头和以往不同。

        她抬头看去,咦,龙琰怎么会在这,她不会是在做梦吧?又用力的揉了揉双眼,确定自己没看错,她沙哑的声音传出:“你昨晚在这睡了。”

        难怪昨晚睡的那么舒服,原来有人形抱枕,不舒服才怪。

        “恩,反正以后睡这边,就当是提前练习好了。”龙琰愉悦的说道。他又看到瑶瑶呆萌懒散的一面了。

        “我昨晚没洗澡就睡了。”陈瑶挑了挑眉问道。这么热的人不洗澡能睡吗?

        她昨天真的有那么累吗?还是因为有他在身边,她下意识的想放松一下自己。

        “恩,到半夜的时候,我帮你擦了身子,也给你换了衣服”龙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只是内心就没那么平静了,看到陈瑶一整晚都翻来覆去,他只好从美梦中醒来。

        刚开始他以为是陈瑶没洗澡的原因才那样,他走到浴室拿了一块湿毛巾,又小心的帮陈瑶把裙子脱掉,只是在看到那喷血的画面时,他鼻血都流出来了。

        那完美无缺的身材就像是铜体一样,乌黑披肩长发,精致漂亮的五官,白嫩的肌肤,丰满傲人的美胸,浑圆后翘的臀部,凹凸有致的身材。

        他没想到,瘦小的陈瑶胸部那么有料,圆润挺拔,还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他决不会说昨晚陈瑶的身体被他研究了很久。

        他强忍着身体里的骚动,不厌其烦,反复给陈瑶擦着。擦干净的时候他也累的像条狗一样在床上趴着。

        这比他做任何任务都要艰难,看着心爱的女人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只能看不能吃,那种滋味真不是人干的。

        陈瑶看了一下已换好的衣服,奇怪的问道:“你昨晚没做什么吧?”她是医生,身体有没有异样逃不过她的眼。陈瑶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表情,难道是她的身材不够好,引不起他的兴趣。

        不然怎么会看到一丝不挂的她,没有一点动静?

        要是龙琰知道她心中所想早就化身为狼了。

        不得不说,陈瑶是与众不同的,要是别的女人碰到这样的事,首先是尖叫,然后大喊流氓,而她呢?脸上没有一丝羞涩,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陈瑶是医生,前世为了研究各种疑难杂症,她经常会买很多人体模具研究。在她看来,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没有什么不同。

        龙琰微笑道:“你睡的那么香,我怎么好意思,快起床,我帮你挤牙膏。”

        龙琰起床朝浴室走去,陈瑶躺了一会,只好认命的趴起床,往浴室走去。

        没一会,两人洗漱好了,龙琰对陈瑶神秘一笑:“记得带好户口簿。”他左盼右盼,终于盼到这一天了,他容易嘛?他…

        “真的要去?”陈瑶问道。

        她觉得这样也很好,那张纸并不代表什么。

        龙琰黑着脸,一把逮住陈瑶,恶狠狠的说道:“这种事能开玩笑吗?你要对我负责,昨晚你把我睡了。”这个只知道煞风景的女人,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是你睡了我,还是我睡了你。”陈瑶挑眉问道。他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昨晚是谁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把她的衣服给换了。

        “不管你是睡我,还是我睡你,反正没差。”龙琰这个时候竟然打哈哈。

        在龙琰心中,他和陈瑶是一个整体。

        “下去吧?今天偷懒了。”陈瑶眯着眼说道。

        两人到大厅的时候,大家正准备吃早餐。

        “瑶瑶,过来这边吃早餐。”陈奶奶招手喊道。

        陈瑶松开龙琰的手,往陈奶奶的方向走去。

        早餐比较丰富,有鸡蛋、稀饭、还有面条,陈瑶端了一碗排骨面,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还真是劲道爽滑,鲜香适口,驻口留香,回味悠长。

        用灵泉水做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陈晨几人吃完早餐就准备开工,陈杰也去帮忙,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大厅,一下就变得冷清无比。

        陈瑶看了看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人,对陈中华说道:“爸,你去拿户口簿来,今天准备把证领了。”

        大家听了陈瑶的话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他们都想问很久了,没想到这个时候瑶瑶竟然自己提出来了,大家都意味不明的扫了扫陈瑶的肚子。

        觉得她肯定是有了,不然怎么会,早不提晚不提,偏偏这个时候提。

        陈中华马上笑道:“好,我马上去拿。”说完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奶奶一脸慈祥的看着陈瑶说道:“瑶瑶,我们选个黄道吉日,把邻村的人都请来喝喜酒。”想到以后家里多了新成员,心里止不住的冒泡泡。

        “好啊!好啊!我现在就是看看。”林奶奶拉着林老爷就走。

        “瑶瑶,你打算怎么办?”刘梅燕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陈瑶,希望得到她的答案。

        “我没打算现在办酒席,那个以后再说吧?”陈瑶说道。然后又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大家。

        大家听了,虽然有点小失落,但他们的表现也没让陈瑶失望。虽然她有点一意孤行,但还是希望得到家人的支持。

        “好,年轻人就要有追求,有想法,爷爷支持你。”陈老爷哈哈大笑道。比起办酒席他更希望瑶瑶开心快乐。等旁边那几座山敲定下来后,他会把那水库当成自己的事业来经营。

        虽然他年纪有点大了,但他有一颗对生活的追求、对事业的灼热。他以为他的梦想再也不会实现,没想到老了竟然会有这样的机会。

        这一切都是瑶瑶带给他的。瑶瑶说,人老并不可怕,怕的是心老,只要自己有一颗勇敢追求的心,什么时候都不晚。

        “好,听瑶瑶的,你什么时候想办就说一声。”陈奶奶也不甘示弱道。虽然她有点小失望,但她相信瑶瑶会把握好,那些都不是他们该操心的。

        “恩,听你的。”刘梅燕笑道。比起办酒席她更希望瑶瑶能一辈子幸福。

        刘梅燕走到陈瑶身边,牵起她的手放在龙琰的手掌中说道:“请你好好对瑶瑶。”

        “岳母,请放心,我会把瑶瑶宠到无法无天。”龙琰承诺道。那严肃的表情把大家都逗笑了。

        从房间出来的陈中华把这句话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他黝黑的脸庞闪过一丝明显的笑意,瑶瑶交给他,他们做父母的也放心了。这女儿就是眼光了,看龙琰那帅气的俊脸,那浑身散发出高贵的气质。一看就知道家世很好。

        陈中华把户口簿直接给了龙琰。龙琰感激的看了一眼陈中华,心里默默的道谢着:

        谢谢你,给予了瑶瑶的生命;

        谢谢你,把瑶瑶教的这么好;

        更谢谢你,给我一次照顾瑶瑶一辈子的机会。

        龙琰牵着陈瑶的手正准备往外走,陈瑶却反过头对陈中华说道:“爸,等一下大堂哥他们会来,你要*安排一下。”说完也不等陈中华回答就被龙琰拉走了。

        大家都忍不住笑,这也太心急了吧?

        两人小步的走着,陈瑶奇怪的问:怎么走那么慢,你不是很急吗?“

        ”恩,我们快走,争取中午之前赶到家。“龙琰说道。太热了,怕瑶瑶受不了。

        桃花村离镇上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且小路偏多,根本就不宜开车。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们到镇上的时候是八点半,陈瑶直接找到刘勇,把他们的来意告诉他。

        刘勇也不含糊,十几分钟后手上就多了两个红色本子。

        龙琰惊喜的接过说道:”以后这由我来保管。“他用手小心的摸了又摸,好像是什么珍世绝宝一样。

        陈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看到那个红色的本子,她一点感觉也没有,根本就没有为人妇的自觉。

        陈瑶前世是个冷心冷情的孤儿,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也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

        是龙琰,放下他一身的骄傲和光华告诉她怎么爱人;

        是龙琰,用他独特的方式攻进她冰冷的心;

        是龙琰,用他的温柔,温暖了她的心……

        她的变化都是从认识那个叫龙琰的男人而改变。

        刘勇看到两人的互动,嘴角止不住的抽搐,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却能看出两人彼此的深情。

        他在心里吐槽着:秀恩爱,也不带这样的?怎么不考虑一下,他这个孤家老人!

        但是他不敢说,他怕出师未捷身先死。

        那叫龙琰的男人一身恐怖的冰冷气息,就要把人吓晕。

        陈瑶看到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正准备走,就被刘勇喊住。

        陈瑶挑了挑眉,有点生气的说道:”有什么事,不知道一次性说完吗?“马上就快中午了,再不回去都要烤成烧肉了。

        ”那几座山的合同已签好了,今天下午正准备去你家,没想到你来了。学校的流程要复杂一点,可能会晚几天。“刘勇也不迟疑,马上说出自己知道的。上面的领导说弄好马上给他打电话,他琢磨着也就这几天吧?

        他快速拿出合同给陈瑶,陈瑶接过后,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漏洞,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三座山的承包费都由刘勇支付,以后就百样不管,只管收钱。

        时间缓缓流逝,时针渐渐指向十一点半,事情都谈妥后,陈瑶大步流星的就往桃花村走,她一刻也不想呆在那里。

        中午睛空万里,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那些白云有的几片连在一起,像海洋里翻滚着银色的浪花,

        有的几层重叠着,像层恋叠峰的山,有时在一片银灰色的大云层上,又漂浮着一朵朵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云朵儿,就像岛屿礁石上怒放的海石花。

        田沟里,花朵、野草抵不住太阳的强烈照射,都纷纷把叶子卷成了细条。

        龙琰看到满脸是汗的陈瑶,心疼的问道:”是不是很热。“这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雨,连续一个多月没下雨了,今年那些村民运气好,碰到瑶瑶回来创事业,不然他们又会坐吃空山。

        现在那些村民看到瑶瑶就像看到金子在发亮一样,一闪一闪的。

        ”我还好,你更热吧?“陈瑶说道。她戴着太阳帽,都觉得全身在发热,而龙琰什么也没戴,就暴露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肯定更难受。

        还真是烈日炎炎似火烧。

        ”那我们快走吧?“龙琰说完就加快速度,陈瑶也不甘示弱,她健步如飞跟上。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硬生生的被他们缩短半个小时,刚到自家门口就碰到陈晨他们,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恭喜着。陈瑶打了声招呼就往三楼走去。

        她洗完澡后,钻进空间吃了几个水果,喝了几杯灵泉水。才恢复元气。出空间的时候给龙琰也带了不少的水果和灵泉水。

        她打算下午去趟林市,给龙琰买几套衣服和几双鞋子,就当是送给他的结婚礼物。

        陈瑶拿起水果和灵泉水,就往龙琰的房间走去,门没锁,她直接走进去说道:”快过来,吃些水果,不然会中暑。“

        而龙琰正在整理衣服,看到陈瑶进来,立刻起身,从浴室拿了一块毛巾说道:”我先帮你擦头。“他小心翼翼的轻揉着,生怕弄疼陈瑶。

        一会后,陈瑶觉得差不多了,她拉住龙琰的手说道:”可以了,去洗手吧?“

        陈瑶眼底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家男人忙碌的身影,这男人是打算现在搬过去吗?

        龙琰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陈瑶那淡淡的笑意,走过去在陈瑶的额头上亲了亲,说道:”你什么时候买了桃子。“他记得后山的桃子还没熟。

        陈瑶用神秘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握住他的手摸上类似于莲花的纹身,问道:”这里漂亮吗?

        既然二天已经是夫妻关系,空间的事,也是时候告诉他了。

        龙琰心跳加快,眼睛带来一丝*,沙哑的嗓音传出:“瑶瑶,哪里都漂亮。”

        他说的是真的!陈瑶每一处都漂亮至极,每一个地方都让他着迷。

        他在面对瑶瑶时,自制力和定力越来越差了,哪怕就一个轻笑都会挑起他身上的欲火。

        陈瑶看着龙琰满脸发红的脸,微微一笑,漂亮的嘴唇轻吻着他的唇,龙琰化被动动为主动,疯狂的亲吻着。全身投入,好像要把这段时间压抑的情感全都发泄出来。

        陈瑶含笑看着他,念头一闪就到了个陌生的地方。

        空间里浓郁的灵气把沉浸在亲吻中的龙琰惊醒了,他看了看四周,平复着心里的骚动,问道:“瑶瑶,这是什么地方,那些水果比后山的更有灵气,还有那五彩缤纷的鲜花好像会说话一样,再看看那些药材比后山大几十倍。”

        龙琰冷静的问道,他的性格冷漠无情,什么东西都激不起他的兴趣,只是碰到陈瑶后,一切都变了,但也只限于陈瑶,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冷淡霸气侧漏的人。

        “喜欢吗?这是我俩的小天地。”陈瑶似笑非笑的看着龙琰,说得有些漫不经心。

        陈瑶看到龙琰脸上没有一丝惊讶,好像他早知道一样,也没有一丝想要占为己有的*,眼里只有对她的深情。

        “嗯,这地方还挺大的,我们买张床放进来,没事时,可以来这里休息。”龙琰调侃道。

        他一直知道瑶瑶有秘密,等了这么久,终于把她的秘密告诉了他,太开心了,有木有。

        他在乎的只是陈瑶这个人,在乎她,他在她心中的重要性;

        在乎她爱不爱他。

        但,她的举动已说明了一切,不用言语,只用行动。这是陈瑶表达爱的方式。

        ------题外话------

        亲爱哒,只差120多张了,大家加油哦。

        8月19号:

        kaxinasi月票一张;

        qquser6113698鲜花两朵;

        15000092902月票一张;

        1966040414月票一张;

        qquser6113698评价票一张;

        jhl56评价票一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8649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