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六章 泡汤了?

第六章 泡汤了?

        “我是不是很坏。”陈晨眼角带有一丝泪光,沙哑问道。

        龙辉缓缓走到陈晨面前,紧紧搂住她,骨节分明的手轻拍着她的后背,清脆明亮的声音传出:“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以后好好孝顺也是一样。”

        龙辉这话不是安慰陈晨,全是一些肺腑之言。

        陈晨能这么快醒悟过来,说明她的意志力异于常人。

        许久过后,那个自信满满、性格开朗的陈晨又回来了。

        她抬脚一踢,龙辉吃痛,往后退了几步,弯腰双手捂住左脚,抬头愤怒的看着陈晨,说道:“你疯了。”

        “你疯了,你全家都疯了。”陈晨说完马上捂住嘴。

        “呸呸呸…”了几声。

        他全家不是还包括瑶瑶吗?惨了,她怎么把瑶瑶也骂进去了。

        “你不是疯了,是什么?干嘛无缘无故搂着我,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典型的选择性失忆。

        龙辉听了陈晨的话,憋着闷气,硬生生的喷出一口血来。

        这是什么来着?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还不是看到她伤心,想安慰一下她而已。

        竟然冤枉他?

        不过,一句话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她伤心,看到她伤心,他的心情也会很沉闷,如打入谷底般。

        “我这是在安慰你,安慰你懂吗?”龙辉缓缓站起身,一字一句说道。

        “我有什么需要安慰的,再说,你一个小屁孩也知道怎么安慰人?”陈晨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龙辉。

        揩了油,还有一大堆理由。

        龙辉听到这句话,瞬间整个人不好了,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说自己是小屁孩,谁能受得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长臂一伸,陈晨准确无误的倒在他怀里,双手紧锢着陈晨,让她不能动弹,唇用力的吻着她的红唇,好像为了证明他不是小屁孩,他是个成熟的男人,吻激烈而又威猛。

        时间就在此刻冻结,陈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直到龙辉放开她,也没反应过来,一直保持着原来的表情。

        “还敢说我是小屁孩吗?”龙辉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晨。

        他再怎么不着调,也是龙家人,龙家人的骄傲和骨子里的强势是怎么也隐藏不了。

        这一刻,轮到陈晨傻眼了。

        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龙辉,一张娃娃脸满是认真的表情,唇角微微上扬,深邃的眼神看着她。

        陈晨的心“砰砰砰砰……”的乱跳着,好像小鹿般乱撞,脸像龙虾般红通通的。

        许久过后,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想干嘛?”

        风水轮流转,这话一点也没说错,明明是陈晨要找龙辉算账,而现在却反过来问龙辉要干嘛?

        “我要干嘛,你难道不知道?让你知道,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小屁孩?”娃娃脸闪过一丝邪魅。

        丝丝缕缕的黄昏下,龙辉俊美的娃娃脸庞曲线如古希腊传说中的美少年圆润完美,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上方打下了一层厚厚的阴影,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凌乱刘海下若隐若现,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饱满的嘴唇,粉粉的,像海棠花瓣的颜色。

        陈晨目不转睛的看着龙辉,此刻龙辉在她心中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玩世不恭的小屁孩,而是一个成熟稳重、有个性的男人。

        心在这一刻乱了。

        陈晨反应过来,龙辉说了什么后,双手紧紧怀胸,慢慢往后退,一脸惊慌道:“你不要乱来。”心乱加惊慌,早已忘记自己有身手的事。

        “我是小屁孩,你怕什么?”龙辉用陈晨说过的话,堵她的嘴。

        这女人原来是这么想的,难怪这么久过去,他一点进展也没有。

        他一度以为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不是,你是男人,名副其实的男人。”陈晨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

        只是,不管她怎么说,龙辉今天不打算放过她。

        “既然我是名副其实的男人,那是不是应该做些男人该做的事?”龙辉上前一步,眼疾手快把陈晨抱在怀里,双手紧锢她的身体,脚夹住她的腿,让她没有动弹的机会。

        陈晨心里吐血,她怎么说都错。

        “你到底要什么?”陈晨看着自己不能动弹的身子,恶狠狠的说道。

        “想干你。”龙辉脱口而出。

        陈晨没见过这么直白的人,她脸色发红,那双顾盼撩人的大眼睛一忽闪,微微上翘的长睫毛便扑朔迷离地上下跳动。

        看得龙辉喉咙一紧,全身的热度往一个地方聚集,沙哑的声音传出:“一句话,到底行还是不行?”年少轻狂,这话一点也没说错。

        陈晨听到这话,心里刚起的萌芽被她硬生生掐掉,冷静的头脑、敏捷的身手又恢复过来。

        她满脸黑线看着龙辉,一个诡异的动作,瞬间脱离龙辉的怀抱,趁龙辉没反应过来时,一个漂亮的过摔肩,只听见“砰”的声音,龙辉就倒在地上和温热的大地亲吻着。

        “想泡姐,下辈子吧?”陈晨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龙辉,唇角微微上扬,缓缓说道。

        说完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什么男人,都是狗屁,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龙辉看到陈晨就这么不留一片云彩的走了,心里有点沮丧,明明刚刚有点进展,又被他弄砸了。

        哎,龙辉干脆躺在地上装死,心里则想着,要怎样才能把佳人追到手呢?

        过不了多久,她们就要去京都,那是个喧嚣,灯红酒绿,万人空巷,鱼龙混杂的大城市。

        如果现在还不确定好男女关系,到了京都,肯定有大把人追。

        在京都比他优秀的大有人在,如果陈晨被别人追走了,他找谁哭去?

        不行,一定要想想办法。

        龙辉躺在地上,脑袋如机器般不停的运转着。

        最后他决定找龙琰和陈瑶帮忙。

        虽然他有点忌讳龙琰,但比起追女朋友,那根本不算什么?

        事情明朗后,龙辉缓缓爬起,优雅的怕了怕身上的灰尘,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

        而陈瑶和龙琰回到庄园时,已是七点多。

        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光盘;万里无云的天空,蓝蓝的,像一个明净的天湖。

        陈瑶指了指远处的凉亭说道:“我们去那里坐会吧?”

        龙琰只好听令。

        两人悠闲的坐在凉亭中,看着不远处,五颜六色的花海,陈瑶笑道:“我们的花园,一年四季都是百花齐放、五彩缤纷。”

        “这都是你的功劳。”龙琰长臂一神,陈瑶就到了他怀里。

        “上天待我太好了,赐予我一个万能的空间。”陈晨绝美的脸是挂着浅浅的笑意。

        “上天也很厚待我,把你送到我身边。”什么是情话,这才是情话;比是我爱你,这样的话,更动听。

        陈瑶一脸笑意看着龙琰说道:“是啊!我们都是上天厚待的人。”

        “老婆,我们是不是该睡觉了?”龙琰一脸着急道。

        “急什么?现在还早。”陈瑶一脸没好气的表情看着龙琰。

        “你不急,我急啊!”龙琰小声嘀咕着。

        陈瑶把龙琰的碎碎念一字不差听了进去,她好笑的摇了摇头,双手在龙琰精雕细琢般的面庞揉了揉,说道:“有这么夸张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了几十年的狼呢?

        龙琰一脸郁闷看着陈瑶,这女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了,上楼吧?”陈瑶好笑的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龙琰眼里闪过一丝狂喜,弯腰低头,抱起陈瑶就往二楼走去,想起书中的那些姿势,心里蠢蠢欲动。

        龙琰小心把陈瑶放在床上,眼疾手快从衣柜中找出两套睡衣,他给陈瑶找了一套金丝性感睡裙,自己找了一套纯色套装。

        “老婆一起洗吧?”龙琰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陈瑶。

        陈瑶唇角上扬,缓缓说道:“要么你先洗,要么我?”

        龙琰一听焉了,只好拿起自己要换洗的睡衣,一步三回头的往浴室走去。

        失望的是,进了浴室也没看到陈瑶有一丝松动的迹象。

        陈瑶坐在床沿看到龙琰的动作,忍不住发笑,摇了摇头,往阳台走去。

        陈瑶站在阳台,看着远处的美景,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乘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宛如沉沉大海中的游鱼,偶然翻滚着金色的鳞光。

        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乳般洁白的云朵,也变得火带一般鲜红。

        暮色已经模糊起来了,堆满着晚霞的天空,也渐渐平淡下来,没了色彩,夕阳慢慢地坠下山去了,满天红霞,好似天女撒下一件红衣裳。

        她喜欢过安逸的生活,但她也知道,都京都后,这样的日子会随风而去。

        陈瑶双眼坚定的看着远方,“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相信她们在未来的旅途中会带着绿色的希望去创造新的辉煌,去创造属于她们的王国。

        龙琰洗完澡出来,看到陈瑶不在卧室,他大步流星往阳台走来,只见陈瑶亭亭玉立的身影,伫立在那里,那身影如幽幽谷底的雪白兰花,从骨子散发出疏离坚定姣花照水,动身移兮恍若仙。

        龙琰从后背环住陈瑶的腰,小声问道:“在看什么呢?”

        “很舍不得。”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传出。

        “可以时常回桃花村,这里是你事业的起点,但不是你事业的终点。”龙琰随手一拉,二尺青丝柔柔的铺在背上,长过腰际,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下来。

        “嗯,老公,我们在这建一个飞机场吧?”陈瑶反过身眼神坚定的看着龙琰说道。

        “你觉得哪个地方,最合适。”龙琰眼角含笑看着陈瑶,宠溺问道。

        “后山后面不是还有很多山吗?”陈瑶说出心中的想法。

        “那里,现在动工少说也要一年时间。”龙琰摩挲着下巴,认真考虑道。

        “现在也不急,一年后,谁知道桃花村会发展到什么程度?”陈瑶双手环住龙琰的腰,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说道。

        “嗯,明天我去处理一下。”龙琰拉起陈瑶往卧室走去。

        ……

        京都皇朝酒吧——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昏暗灯光,迷离眼神中的彷徨,犹如那飘忽不定的魅影,无方寸。

        吧台对面,一中年女人与一青年男子正耳鬓厮磨,男子轻搂女人柔细的腰间。让人不仅感叹,当时间剥夺了众多女人的青春容颜和多姿身形时,竟额外开恩地赐予她依旧曼妙的神力。

        皇朝酒吧——顶级包厢,有几个年轻男子,正聊着什么?

        “我打听到琰的下落了。”邵博涛一脸神秘看着大家说道。

        “在哪?”何铭连忙问道。

        “一个叫桃花村的地方?”邵博涛举起玻璃杯,优雅的晃了晃杯中的酒,眼神迷离。

        他为了追查龙的动向,特意使了个鬼计,让王朵中招。

        “是哪里?”何铭再次问道。

        “离林市不远。”邵博涛缓缓说道。

        “你们发现龙叔叔最近的变化吗?”孔力惊奇问道。

        “这早在部队传开了,说冰山碰到火山,被融化了。”何铭不解的看着孔力,这些早传开了,说这些没一点意思。

        “我今天看到龙叔叔请假了,请假后,他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机场。”

        “我当时觉得好奇,查了一下龙叔叔的行踪,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你们知道他去了哪里吗?”孔力一副你们猜猜的表情看着大家。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何铭看着孔力一副孔雀开屏的模样,气得牙根痒痒的。

        “快说,二对一,你选哪一个?”邵博涛放下手中的玻璃杯,风轻云淡道。

        孔力缩了缩脖子说道:“去了桃花村。”

        何铭、邵博涛两人相视一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

        这边陈瑶拿起睡衣正准备往浴室走去,就被龙琰拦住:“老婆,我给你代劳吧?”

        陈瑶瞬间对龙琰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朝霞映着她那幸福的笑脸,如同玫瑰花一样鲜艳;微微翘起的嘴角挂着满心的喜悦。

        “没问题?”陈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沉迷在陈瑶笑容中不可自拔的龙琰一点也发现,她眼里的狡黠。

        “真的吗?”龙琰心里蠢蠢欲动,惊喜欲狂道。

        “假的…”陈瑶趁龙琰一个不留神,把浴室的门紧紧关上。

        瞬间从浴池传来一阵阵笑声,像一串银铃叮咚响,半入河风半入云,香雾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龙琰听到里面的笑声,唇角止不住上扬,喃喃自语道:“坏丫头,越来越狡猾了。”

        许久过后,陈瑶才从浴池走出来,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垂直而下,一身真丝吊带睡裙,布料乖顺的紧贴着她诱人的丰满美胸、性感的锁骨、白皙的美肩,如花似玉的素颜。

        当真是美艳的不可方物。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这一幕,都会荷尔蒙泛滥,冲动的想要扑过去。

        只是,龙琰入目的不是陈瑶那让人喷血的身材,而是她那一头湿哒哒的秀发。

        他大步流星往浴池走去,没一会,手上多了一块毛巾。

        他站在陈瑶身后,熟练的帮她把头发抚干,那优雅的动作犹如一只顽皮的小猫。

        龙琰轻轻把陈瑶转过来,瞬间眼前出现一张面容桃红的脸,唇角微微上扬带有一丝幸福的微笑,灯光照射在她明彻的眼睛之中,宛如便是两点明亮的明星烛光之下。

        只见她脸上,唇上,明艳端丽,嫣然一笑,心下得意,不由得笑魇如花,神色间多了一份温柔和甜蜜,却也妩媚掠人。

        当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龙琰心神迷离,双手紧紧环住陈瑶的细腰,薄唇紧紧吻住她的鲜嫩红唇。

        而陈瑶芊芊玉手搂住龙琰结实性感的腰,闭着眼,热情回应着。

        龙琰修长白皙的手不地在陈瑶后背互相摩擦着,一阵阵酥麻直达陈瑶心底。

        陈瑶无力瘫软在龙琰身上,双眼渴望的看着龙琰。

        不需言语,只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龙琰就知道陈瑶要表达的是什么?

        他弯腰低头,抱起陈瑶往床边走去,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障碍物给处理掉。

        龙琰快速躺在床上,一个翻身,就把陈瑶放在上面,对着她的红唇狠狠地吻下去。

        两人尽情的亲吻着。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犹如骄阳似火的太阳。

        龙琰心里空虚到了极点,正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就传来一阵阵魔音。

        没错,此刻的电话铃声在龙琰眼里就是魔音。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她是在挑战阎王的极限。

        陈瑶被龙琰吻得天昏地暗,一直没反应过来,而龙琰更绝,他直接装没听见。

        那人好像和龙琰作对一样,他不接,那边就不挂。

        直到陈瑶反应过来,她才从床头柜拿出手机,一看是海萍的电话。

        “妈,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陈瑶尽量压低声音,不让那边听出她的不同。

        “瑶瑶,两个小不点开始闹了,他们好像不想在前院睡?”那边传来海萍无可奈何的声音。

        “那就送过来吧?”

        “嗯,我和你爸一起过来。”

        “好的。”陈瑶把电话挂掉后,看了看一丝不挂的自己,什么时候,她的衣服被龙琰脱了。

        “我们先起床吧?爸、妈马上要过来。”陈瑶压在龙琰身上,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老婆,我要废了。”龙琰双手抱住陈瑶委屈道。

        “不会废,就算废了,我也会给你治好。”陈瑶点点头,一本正经道。

        龙琰心里吐血,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看到陈瑶没有想要继续下去的打算,只好叹了叹气,缓缓起身,眼疾手快把衣服穿好。

        等俩人整理好一切后,陈瑶一脸笑容往一楼走去,而龙琰面无表情跟在后面,两人如此大的反差,让人马上联想到欲求不满。

        陈瑶刚开门,就看到海萍和龙耀每人抱一个,匆匆往这边走来。

        “欢欢,这么小就知道想自己的家了。”陈瑶刚伸出手,就被龙琰抢了先。

        “让我抱抱吧?”陈瑶一脸笑意看着欲求不满的龙琰说道。

        “你会吗?”龙琰问道。

        “教我,不就得了吗?”陈瑶一副什么事都好商量的表情说道。

        龙琰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最近叹气的指数越来越高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龙琰深邃的眼神看着陈瑶,眼里闪过一丝不明光彩,说道:“手微微抬起来。”

        陈瑶照做,龙琰看到陈瑶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轻轻把欢欢放在陈瑶怀里。

        “一只手抱住欢欢的头,一只手抱住他的屁股,这样才能平衡。”龙琰耐心说道。

        龙琰是个严格的老师,而陈瑶是个听话、认真的学生。

        没一会,陈瑶有模有样的抱着欢欢在客厅走了几圈。

        “欢欢,喜欢妈咪抱吗?”陈瑶冷清的面容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咿呀呀…”美人妈咪的怀抱好香香,欢欢最最最喜欢啦!

        “看到你这手舞足蹈的样子,就知道很喜欢,以后妈咪每天抱你好吗?”陈瑶坐在沙发上,夹着脚,一只手逗着欢欢,开心说道。

        这下,在龙耀怀里的乐乐不干了,妈咪还没抱过她呢?

        “咿呀呀……”乐乐也要,乐乐也要妈咪抱抱。

        龙耀看到乐乐咿呀呀叫过不停,哈哈大笑道:“我们家的小宝贝,也知道这是自己家,你们看她这个开心样。”

        龙耀满是笑容看着,怀里的小不点,怎么看怎么喜欢?

        “咿呀呀……”爷爷,你怎么能误会乐乐的意思,乐乐要妈咪抱,要妈咪抱。

        “哎呦,被我才猜了,哈哈哈哈。”龙耀自以为是道。

        乐乐看着这样的龙耀,已无力吐槽。

        她这是鸡同鸭讲。

        乐乐咿呀呀了几声后,正打算放弃,就传来陈瑶的天籁之声:“爸,让我抱抱乐乐吧?”

        这下,龙耀怀抱中的乐乐,犹如黑葡萄的小眼睛瞬间来了精神,小手小脚不停的摇晃着。

        陈瑶站起身,把欢欢放在龙琰怀里,又走到龙耀身边,把乐乐抱起。

        就算龙耀再怎么舍不得放手,再后只好松手。

        不过松手之前说了,一句话:“十分钟后给我。”

        陈瑶听了忍不住发笑,作为母亲,要抱自己的孩子,还要经过批准。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她不用顾忌那么多,想干嘛就干嘛?

        “乐乐,开心吗?”陈瑶试着和乐乐沟通。

        “咿呀呀…”妈咪,乐乐很听话哦,乐乐没有哭。

        “乐乐,真懂事,长大后肯定是个漂亮的小公主。”陈瑶摸着乐乐细小的嫩手把玩着。小小的、软软的。

        “咿呀呀…”乐乐长大后,肯定是个大美人,要迷倒一大群美男。

        “咿呀呀……”花痴,花痴女人最恶心。欢欢听到乐乐的话,马上不屑道。

        “咿呀呀……”你才花痴,一点眼光都没有的家伙。

        “咿呀呀…。”你才没眼力。

        两位小盆友,不停的打着口水仗。

        “今天他们是开心过度,还是怎么了?”海萍看了看龙琰怀里的欢欢,又看了看陈瑶怀里的乐乐说道。

        “精神旺盛。”龙琰金口玉言。

        “还真有点像,以前他们睡觉的时间比较多?”海萍看着手舞足蹈的两人,怎么看都有点像撕架。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位小盆友不会同时咿呀呀叫,而是等一方停下来,另一方才叫。

        就在这时陈瑶开口说话了:“他们好像在聊天,又有点像撕架?”撕架的成分居多。

        欢欢和乐乐听到陈瑶这句话,马上停下来,肥嘟嘟的小脸蛋,半米的眼睛,时而呵呵的笑着,时而吮吸着自己的小手指。

        那一摸一样的动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经过培训出来的呢?

        “我猜对了。”陈瑶满脸笑容,看着躺在自己怀里,安静下来的乐乐说道。

        “咿呀呀……”妈咪好厉害?妈咪棒棒哒。乐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双眼贼亮贼亮的看着陈瑶。

        那粉嫩粉嫩的样子,看得陈瑶心里一片柔和。

        海萍几人目不转睛看着,陈瑶和乐乐的举动,脸上一片幸福的笑容。

        而欢欢听了陈瑶的话,本想要说几句,但看到乐乐那高兴劲,只好闭目养神。

        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多吃,多睡,快快长大。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多不少,刚好十分钟的时候,龙耀来到陈瑶身边,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

        陈瑶一脸笑意把乐乐递给龙耀问道:“爸,这次请了几天假?”

        “明天就走。”意思是他明天就要走了,大家不要再和他争了。

        “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我们送你?”陈瑶问道。

        “这个就免了吧?又不是不认识路。”龙耀抱起乐乐,往外走去,他要抱着乐乐到处转转。

        “等一下,给乐乐加件衣服。”海萍在后面大喊着。

        海萍大步流星往乐乐房间走去,没一会手上多了一件粉红色薄外套。

        孩子太小,炎热的夏天一到晚上就会传来一阵阵凉风,安全起见,多穿一件衣服,还是保险很多。

        海萍回到客厅后,又走到龙琰身边把欢欢抱起说道:“小家伙睡了,我把他抱到床上去。”

        龙琰点了点头。

        刚刚还很热闹的客厅,一下安静下来,陈瑶看着一脸郁闷的龙琰说道:“我们也去庄园转转吧?”

        “不想去。”龙琰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早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给海萍一把钥匙多好?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龙琰心里的欲火,早已被恼火填满。

        陈瑶看到龙琰要死不活的样子,直接无视,缓缓站起身,往二楼走去。

        龙琰深邃的眼神望着陈瑶远去的背影,心里郁闷之极。

        许久过后,他无奈站起身,往欢欢房间走去。

        “妈,你是和我们一起回京都,还是……”龙琰看着海萍问道。

        “和你们一起回去,对了,回京都你们打算住哪?”海萍抬头看着龙琰问道。

        “孩子还小,先住龙家吧?”龙琰看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香的欢欢说道。

        “那你们就住二进?家里还要装修一下,瑶瑶喜欢什么颜色?”海萍一脸笑意看着龙琰问道。

        “清淡、高雅、素净一点就可以了。”龙琰脱口而出。

        “好,晚点我和你爸商量一下。”

        “那我睡觉去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每天都很忙。”龙琰看了一眼海萍说道。

        她当然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很忙,这么多的产业要交代清楚,还有那么多职员要培训。

        龙琰到房间的时候,陈瑶已进入了梦乡。

        看到陈瑶在床上侧躺着,长长的眼睫毛像蝴蝶一般,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彩。

        发出一声声轻轻的呼唤,樱桃般红润的嘴唇上还有一些口水,惹人怜爱。

        看到睡得如此香的陈瑶,龙琰也不忍心打扰她,只好轻轻叹了口气,悄悄爬上床,搂着陈瑶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红红的太阳慢慢从山尖冒了出来,不一会,朝霞塞满了大地,这个宁静的小山村也静静从昨夜的美梦中醒来。

        陈瑶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看旁边睡得正香的龙琰,轻手轻脚爬起床,从衣柜中找出一件紫色连衣裙换上。

        二十分钟后,陈瑶从洗漱间走出来,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龙琰,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轻轻打开门,往一楼的厨房走去。

        以前都是龙琰照顾她,今天由她给龙琰做一顿爱心早餐

        陈瑶眼疾手快从橱柜中拿出几根火腿肠,又拿出几个蛋。

        她先把火腿肠去肠衣,一分为二,再把切好的火腿再分半,平面在下,弧面在上,用刀平均切开,尾部留2—3公分不切;

        陈瑶熟练的在锅内放油,油热了之后,把切好的火腿肠放下去,等火腿肠变软后,将两端慢慢弯曲。

        她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又用牙签,将心尖固定;

        做好爱心形状后,又再次开火,锅热后,将鸡蛋打入心内,将蛋黄轻轻挑破,把蛋黄浇均匀,就这样一道爱心早餐出炉了。

        接着陈瑶又做了一道牛油果三明治。

        海萍闻着香味走进厨房,看着正在忙碌的陈瑶,眉开眼笑道:“琰还没起床吗?”

        “妈,先吃早餐吧?”陈瑶听到海萍的声音,头也不抬说道。

        “嗯,吃。”海萍一脸笑意坐下。

        “爸呢?爸不会这么早就去林市了吧?”陈瑶把做好的早餐端到餐桌上问道。

        “恩,恋恋不舍的走了。”海萍一脸笑意道。

        看到龙耀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海萍就忍不住发笑。

        “呃…”陈瑶不知要怎么回答海萍的话,难道说,既然舍不得就多留几天。

        还是说反正一个月后就会去京都,再舍不得也不急于这一时。

        显然,

        她一点也不会安慰!

        就在这时,龙琰缓缓从二楼下去,他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早餐?”

        陈瑶明亮的双眼对龙琰眨了几下,一脸神秘的样子看着他,说道:“你猜。”

        那调皮的样子看得龙琰一阵发笑。

        陈瑶从厨房快速拿出爱心早餐,放在餐桌上,问道:“怎么样?喜欢吗?”

        龙琰俊美无双的脸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长臂一伸,陈瑶就倒在他怀里。

        龙琰在陈瑶光泽的额头上亲了亲说道:“很喜欢,老婆辛苦了。”

        陈瑶娇嗔道:“全身都是油,快放开我!”

        海萍满脸笑意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人,以前冷淡无情的琰,已变成一个有活力,有感情的人了。

        以前谁要是说,她家琰变温柔了。

        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她宁愿相信天要下红雨了,也不愿相信龙琰变温柔了。

        由此可见,以前的龙琰到底是怎样的冷酷无情?

        龙琰看了陈瑶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嗯,衣服湿了,快去换衣服。”

        陈瑶瞥了他一眼,就往二楼走去。

        没一会,陈瑶换了一套粉色休闲套装下来。

        一身休闲又不失高雅的套装,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

        “瑶瑶,不知道还以为你只有十八岁呢?”海萍调侃道。

        她家琰看上去也不大,但和陈瑶站在一起,总有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妈,也很年轻。”陈瑶嘴甜的说道。

        海萍用过陈瑶制作的护肤品后,皮肤越来越有光泽,也越来越水嫩。

        她的几个好姐妹,都以为她去韩国拉皮了呢?

        直到,瑶康在京都上市,她那几个好姐妹才相信,海萍没拉皮,只用了瑶康的产品。

        因此瑶康又多了几个忠实粉丝。

        大家开心的用完早餐后,陈瑶冷清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欢欢乐乐,还没醒吗?”

        海萍听到陈瑶问起宝贝孙子孙女,满脸笑容道:“还没醒?他们是我见过最听话,最懂事的小宝宝。”

        “他们听话,大人也轻松。”陈瑶含笑说道。

        海萍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别看她带两个小宝宝,其实她比谁都轻松。

        两个小盆友听话,从不吭声,饿的时候,使出自己的招牌动作,海萍就会给他们泡牛奶。

        小便大便的时候,就会“嗯”几声。

        陈瑶和海萍聊了几句,就往训练基地走去。

        还在外围,就听到里面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坚持,坚持。”

        陈瑶大步流星往里面走去,只见大家整齐有序的站在校场中,一个个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用说陈瑶也知道,大家最少也训练了几个小时。

        不得不说,这些人让她非常满意。

        “第一排出列。”陈瑶冷清的声音在空中传荡着。

        迎着习习的夏风,迈着坚定的步伐,第一排的小伙子们走了过来。

        此刻,他们豪情万丈、激情飞扬,智慧与力量折射出绚丽的光芒。

        他们是初升的朝阳,他们是展翅的雄鹰。

        他们眼神坚定的看着陈瑶娇小的身材,他们是陈瑶最先选的那二十余人。

        他们在这快一年的时间里,已脱出了幼稚的面庞,黝黑的脸是满满的英勇威武。

        他们要用实力告诉大家,他们是桃花村的骄傲,他们是大家的榜样,他们更是华夏国的栋梁。

        “第一排桃花村的人出列。”冷清的声音再次传出。

        桃花村的十人,脚步整齐划一的向前走了几步,他们英姿飒爽,步伐坚定整齐,口令铿锵有力。

        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一丝不苟争当训练标兵,意志坚定勇于迎难而上”。

        他们将以全心的面貌迎接未来的挑战,因为他们相信:明天是崭新的,未来是他们的。

        他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云霄:“不抛弃、不放弃。”

        明明只有十余人,但声音和气势却像上千人。

        后面的人听了都热血沸腾、蠢蠢欲动、心潮澎湃,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梦想。

        陈瑶接着又说道:“苏家村的人出列。”

        看,他们有虎的雄姿,听,他们刚劲有力的步伐。迎面走来的是苏家村的小伙子。

        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在军训期间团结一心,苦练勤练,练成了铮铮身板!

        他们挺拔的军姿代表了军人的自信,他们嘹亮的口号表明了捍卫祖国的雄心。

        陈瑶看了看剩下的李家村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亮出崭新的面貌,迈出有力的步伐去迎接更大的挑战!你们敢不敢?”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中久久盘旋着。

        “敢,我们敢,我们要挑战自己的极限。”前一排的人,整齐划一的声音,传遍整个桃花村,惊天动地。

        “马上要进军京都,大家紧张吗?”

        “不紧张,我们随时准备着。”

        “不紧张……”

        “不紧张……”就连后几排的小伙子,都忍不出激动地叫出声来。

        陈瑶冷冽的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冷清的声音再次传出:“后面训练的人,只要觉得自己身手过关,可以随时挑战第一排的人,只要挑战成功,就可以第一批去京都。”

        陈瑶的话刚落,站在校场上的小伙子们,黝黑的脸闪过一丝惊喜,只要他们拼命训练,就可以追上他们,到时就可以是第一批去京都了。

        ------题外话------

        亲爱哒,只差200多张月票了,大家加油哦。

        25号:

        山清水秀yan一张月票

        吳濱如一张月票

        书迷糊涂一张月票

        15601853323三张月票

        514699701两张月票

        kaxinasi一张月票

        紫苏的幻雪一张月票

        15000092902三张月票

        dshadow一张月票,一张评价票

        13908011135一张评价票

        jocucci月票、评价票各一张

        piaoxue23月票7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8898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