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二十章 好友相聚

第二十章 好友相聚

        “娃娃听话就能见过瑶瑶姐了。”杨婉下巴抵住娃娃的小脑袋说道。

        “真的吗?娃娃一定会听话,妈妈,快我放下来,我要去游乐园玩。”娃娃小小的身子挣扎了几下说道。

        “嗯,记得回来吃饭?”杨婉把娃娃放在地上,唇角微微扯了一下。

        “嗯,娃娃知道。”小朋友点了点头,飞奔跑了。

        杨婉刚刚还失落的心,被小孩子一下就填满了。

        而京都的陈瑶,把电话挂掉后,又来到临时工厂。

        她站在窗户外,看着认真工作的大家,绝美的脸露出满意的表情。

        她还担心刚刚换了一个新环境,大家会静不下心来呢?

        看来是她想多了。

        看到大家那么认真,她也没打扰他们,在外面静静地站了一会就回龙家了,刚进铁门就看到龙耀抱着乐乐在外面玩。

        “爸,下午没去部队吗?”陈瑶拿出手一看,才四点,这时候不正是上班时间吗?

        “去了,没什么重要事就回来了?”龙耀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柔和。

        “乐乐,妈咪回来了。”陈瑶看着龙耀怀里的乐乐小声喊道。

        “咿呀呀…”妈咪,乐乐要喝灵泉水。红嘟嘟的圆脸蛋,黑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瑶。

        “来,妈咪抱抱。”陈瑶伸出手接过龙耀怀里的乐乐说道。

        “咿呀呀…”灵泉水,灵泉水。

        陈瑶怀里的乐乐嘟嘴继续咿呀呀叫着。

        “乐乐,怎么了?”龙耀一脸好奇问道。

        “太开心了?”陈瑶睁眼说瞎话。

        “咿呀呀…”乐乐,要喝灵泉水。

        “知道了。”陈瑶美若天仙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柔和道。

        “咿呀呀…”乐乐小手小脚不停地在陈瑶面前乱挥着,以表她此刻开心地心情。

        陈瑶抱起乐乐往二进走去,她从空间倒出一杯灵泉水,拿起奶瓶把水倒进去,才放进乐乐小嘴中。

        整个客厅,只听见“吧唧吧唧”的声音。

        没一会,一小瓶灵泉水就见底了。

        “慢点,又没有人和你抢?”陈瑶扯了车奶瓶说道。

        “咿呀呀…”乐乐边吸边含糊不清地咿呀呀叫着,至于说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喝完后,乐乐轻轻呼了一口气,小小樱桃嘴上还留着奶瓶按住的痕迹。

        陈瑶用手轻轻的抚了抚乐乐粉嫩脸上的红色痕迹,说道:“明天妈咪,给你们多留点灵泉水,好吗?”

        “咿呀呀…”好,当然好,乐乐小手不停地乱挥着。

        陈瑶抱起乐乐往卧室走去,她弯腰把乐乐放在床上,说道:“我给哥哥也倒点灵泉水。”

        “咿呀呀…”好啊!好啊!

        “听话,不要乱滚动。”陈瑶一脸笑意看着兴高采烈的乐乐说道。

        陈瑶迅速从空间倒出一杯灵泉水,放在桌上。

        就在这时,海萍抱着欢欢从外面走进来,问道:“今天的事,忙完了?”

        “嗯,晚上八点,要去接人。”陈瑶点头说道。

        “不要太辛苦了?”海萍把欢欢放在陈瑶怀里,又弯腰抱起床上的乐乐。

        “乐乐,奶奶的宝贝孙女,今天想奶奶了吗?”海萍一脸笑意看着怀里的乐乐说道。

        “瑶瑶,明天星期六不上班,我准备带欢欢乐乐去外面溜达几圈。”海萍用手抚了抚乐乐肥嘟嘟的小脸蛋,看着陈瑶说道。

        “和大伯母吗?”陈瑶抬头问道。

        “嗯,和朋友聚一聚。”海萍唇角微微上扬,浅浅露出一个笑容。

        和朋友聚聚,还是炫耀,两人都心知肚明。

        “明天奶奶带欢欢去外面玩,开心吗?”陈瑶用手抚了抚欢欢的短黑发笑道。

        “咿呀呀…”开心,开心。

        ……

        时间稍纵即逝,当夜色入侵城市的繁华,窗外的月牙,在深蓝的世界漂泊着,它用皎洁的光芒告诉那些寂寞的路人,至少还有个伴。喜欢夜色,也喜欢月儿的光华相伴。

        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霓虹刺眼,灯光恍惚。亦幻亦真,酒吧内外大呼小叫恣意放纵的人群,街道闪烁着名牌啤酒的广告灯。

        陈瑶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都快八点了,怎么还没回家?

        就在这时,陈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她快速掏出手机,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龙琰低沉而又性感的声音:“老婆,我要晚点才到家。”

        “哦,还以为你会早点回来,还想和你一起去接人呢?既然没时间,我和陈晨一起去算了?”陈瑶看了看外面的黑色说道。

        “你要去哪里接人?”龙琰问道。

        “机场,陈鹏他们要过来。”陈瑶简单的说了一下。

        “安排陆羽去就行了,为什么要亲自走一趟?”不赞同的口气问道。

        “有点事要和他商量,你先忙?”陈瑶说完就把电话挂掉。

        陈瑶知道龙琰刚回部队肯定会很忙,这也是她明明知道龙琰没回来,却迟迟不打电话的原因之一。

        而刚刚电话中的吵闹声,证实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陈瑶快速给陈晨拨了一个电话。

        没一会,两人开车往机场驶去。

        今天的飞机非常准时,时钟刚指向八点,陈鹏带着大家下了飞机。

        陈鹏虽然去过不少城市,但京都却还是第一次来,他看着宽大而又安静的机场,心里一阵激动。

        想到以后,桃花村的机场也会是这样,更是兴奋不已。

        陈鹏黝黑的脸上满是笑容,他指着跑道对旁边的陈俊说道:“一直走,就好了。”

        “好多人?”此时陈俊的脑海中只想到这个。

        “即干净又宽阔。”陈光耀双眼发亮地看看这,看看那。

        “哥,桃花村的机场也是这样吗?”陈彪看向陈鹏问道。

        “现在才建看不出什么?但看设计图,虽然没京都机场大,但比京都机场更豪华。”陈鹏回想着设计图的样子。

        “我们快走吧,后面还有很多人呢?”陈俊看了看后面人山人海的人群说道。

        几人刚出机场,就看到陈瑶和陈晨闲聊着什么?

        “瑶瑶,你还亲自来接机?”陈鹏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我送你们去住处?”陈瑶看了看后面几人说道。

        陈鹏和陈俊几人看着远处一座座高楼,挺直地耸入蔚蓝的天空中使人联想到山水画时瘦骨嶙峋的奇峰,联想到拔地而起、动人心魄的石林。

        纵横交错的交通设施,构成了城市的血脉和骨架,推动着古城大踏步迈向现代化积极际城市。

        夜幕降临,整个攀钢一片灯火辉煌,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还要富有吸引力。红的,绿的,蓝的,黄的,聚成一片,就像一簇簇放射着灿烂光华的鲜花。灯光一闪一闪的,更像建设者们智慧的眼睛。

        晶莹剔透的霓虹灯将陈鹏几人的视线吸引过去。仔细观察,原来的霓虹灯不仅会一闪一闪的,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让霓虹更加丰富多彩,晶莹剔透。

        “不愧是华夏的首都,这建筑不是一般的高大宏伟、巍然矗立。”陈鹏感慨道。

        “像这些建筑都是世界有名的建筑师设计而成。”陈瑶指了指玻璃外红沙石和白大理石的古建筑群。

        从远处望去,一个个柔和的圆顶,一座座高挺的塔楼,在日光灯下放射出美丽的光彩。

        “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和有名建筑师一同合作?”陈鹏向往地看着外面各式各样的建筑。

        “机会有的是,只要自己有那个目标,等时机成熟后,就去欧洲进修,回来后,就是有名建筑师了?”陈瑶风轻云淡道。

        对她来说,成为有名建筑师只是一句话而已?

        “嗯,等我把手头上的事忙完先。”不得不说陈鹏的心态还是蛮好的,他虽然向往,但不急于求成。

        这也许就是陈瑶欣赏他的地方。

        陈瑶首先把他们带到友谊大酒店吃了饭,接着又把他们送到瑶康临时工厂。

        “你们先休息,我明天一早就过来?”陈瑶看了看时间说道。

        “好。”陈鹏眉开眼笑道。

        陈瑶两人到龙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半。

        陈瑶快速打开门,家里安静的可怕,她皱了皱眉头,这么晚还没回家,今天去哪训练了?

        陈瑶也没给龙琰打电话,她知道,龙琰如果有时间就会打电话过来,她打开衣柜找出自己换洗的衣服,缓缓往浴池走去。

        宁静的夏夜月朗风清,总是能给人一种清逸娴静的感觉。

        明净清澈如柔水般的月色倾洒,清光流泻,意蕴宁融。月色柔和而透明,轻盈而飘逸。

        陈瑶洗完澡后推开窗,看了看银晃晃的明月。

        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把窗户关上,缓缓往床上爬去,可能是因为今天太忙碌,没一会,她就进入了梦乡。

        一张豪华高贵的复古大床上,隐约可见曼妙身姿盈盈而卧,青丝如云,云丝纷飞,紧紧纠缠。

        额前光洁如玉,朦胧纱衣之下,身体若隐若现。雪色双峰挺立,纱衣难掩高昂。

        眉如新月、弯若柳叶、恬静眉宇静然;羽睫轻颤,隐透晨光,灵动星眸轻闭。

        龙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副这样的美景,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睡梦中的陈瑶,冷峻的面容闪过一丝柔情。

        不知看了多久,他才从衣柜中拿出衣服往浴池走去。

        在他走进浴池的时候,陈瑶缓缓睁开朦胧的眼睛,其实在龙琰开门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

        只不过,她闻到熟悉的气息,没睁开眼而已。

        她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龙琰洗完澡后,快速钻进被窝,双手搂住陈瑶的细腰,温柔似水的目光看着怀里的陈瑶。

        陈瑶在龙琰怀里扭动了几下,睁开双眼,沙哑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今天带着他们去野外了?”龙琰骨节分明的手在陈瑶脸上抚了抚说道。

        “以后去野外,记得早去早回。”陈瑶不满的眼神看着龙琰说道。

        “好,今天有好好吃饭吗?”龙琰凑到陈瑶耳边小声问道。

        “别凑这么进,你今天吸烟了。”陈瑶皱了皱眉头问道。

        “吸了一根,你这狗鼻子。”龙琰宠溺的捏了捏陈瑶高挺的鼻尖说道。

        “怎么突然吸烟了?”陈瑶推了推龙琰的身子说道。

        “精神不集中,吸了一根,提神。”龙琰说道。

        “以后再吸烟,就睡沙发。”陈瑶反过身,直接不理龙琰。

        “别啊?以后再也不吸了?”龙琰举起两支手指头说道。

        “从明天开始,多带点灵泉水去,精神不佳的时候,就喝点。”陈瑶嫌弃地白了一眼龙琰说道。

        “好,一切都听你的,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龙琰虚心地问道。

        “少喝酒。”她不喜欢闻酒味。

        “嗯,认识你以后,我都是滴酒不沾。”龙琰紧紧搂住陈瑶说道。

        “老公,再去刷一次牙吧?”陈瑶环住龙琰的脖子,撒娇道。

        龙琰看了一眼陈瑶,最后叹了叹口气,爬起床往洗漱间走去。

        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吸烟了。

        在桃花村,他从没吸过烟,所以也不知道陈瑶对烟味这么排斥。

        他只知道陈瑶对吸烟和喝酒的人有点反感,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没一会,他再次钻进被窝,双手搂住陈瑶,在她耳边说道:“还有吗?”

        “还有一点。”陈瑶有点无奈地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今晚将就一下算了。”龙琰一脸笑意看着怀里的陈瑶,说道。

        “睡觉吧?你也累了?”陈瑶拍了拍龙琰的胸膛说道。

        “训练的时候,真的很累,一回到家,看到你,精神马上恢复过来。”龙琰在陈瑶光泽的额上亲了一口说道。

        陈瑶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要她说什么才好?

        “老婆,今天我想了没?”龙琰把陈瑶举在上面,问道。

        “忙都忙死了,哪有时间想你?”陈瑶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龙琰说道。

        “可是,我再忙也会想你,想你在干什么?想你吃饭了没有?”龙琰把陈瑶放了下来,俊美的脸凑到她面前说道。

        “嗯,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想你了,想你那时候在忙什么?”陈瑶面色发红的看着龙琰说道。

        她用手轻轻推开龙琰放大的脸。

        龙琰看到陈瑶的动作,哑声而笑。

        虽然是言不由衷的回答,但他很喜欢?

        “睡觉…”龙琰唇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他缓缓凑到陈瑶耳边小声说道。

        男人的阳刚气息直喷陈瑶脸上,让她全身不自觉地颤抖着,最后紧紧闭着双眼,强压心底地酥麻。

        龙琰感觉怀里可人儿的变化,眼角闪过一丝不一样的光彩,强劲有力的手在陈瑶的腰上微微加重了一点力度。

        他闻着陈瑶头上散发出来的清香,缓缓闭上了双眼。

        怀里的陈瑶听到头顶上传来熟悉的鼻鼾声,她缓缓睁开双眼,翻身抬头看着一脸疲惫的龙琰,芊芊玉手在龙琰俊美绝伦的脸上不停的比划着,直到累了,才停下来。

        她性感的红唇轻轻凑到龙琰唇边,如蜻蜓点水般,轻轻亲吻了一下,才躺在龙琰温暖的怀里,继续入睡。

        就在她进入梦乡的时候,龙琰唇角含着一丝温暖的笑意,缓缓睁开双眼,宠溺地看着怀里的陈瑶,要不是顾及怀里的宝贝很累,他早已化身为狼了。

        龙琰微微低头,在陈瑶绝美的脸颊上,轻轻亲吻了一下,才缓缓闭着双眼,带着满心的柔情和一天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清晨,刚刚被洗涤过的城市,喧嚣和芜杂蒸发的无影无踪,人的心境格外安宁。

        没有鸟儿的鸣叫,没有风吹过的声音,没有车流的声浪,街道显得格外静谧。

        万物都沉浸在清晨的清爽里,生怕发出任何一点声响,打破了这份宁静。

        陈瑶微翘的睫毛慢慢抖动着,整个世界因为一双朦胧而迷茫的眼睛而颤动,她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的龙琰,推了推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今天星期六。”龙琰骨节分明的手握住陈瑶小巧的手,缓缓睁开懒散的双眼说道。

        “现在也不早了,还是快点起床吧?”陈瑶正准备起床,就被龙琰拉住,紧紧搂在怀里,让她不能动弹。

        “干嘛?”陈瑶美若天仙的脸微微发红,神色带有一丝娇媚。

        “不上班,起那么早干什么?”龙琰唇角含着笑意,双眼柔情似水的看着陈瑶说道。

        “你不上班,我要啊?”陈瑶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龙琰说道。

        “谁说我不上班了?”他什么时候说自己不用上班了?

        “那你还不快起床?”陈瑶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不雅的翻了翻白眼说道。

        “晚点再起。”龙琰深邃的眼神看着陈瑶曲线分明,凹凸有致的身上,如同圣洁的天使般熠熠生辉。

        陈瑶感觉龙琰的视线太过于灼热,她用力扳开龙琰骨节分明的手,伸了个懒腰,迅速爬起床,从衣柜中找出一套连衣裙往换衣间走去。

        龙琰缓缓起床,靠在床头柜上,看着陈瑶一系列的动作,俊美的脸闪过一抹如春天温暖般的笑容,陈瑶从洗漱间出来,龙琰还是保持一成不变的动作。

        “傻了,还不快起床?”陈瑶没好气的白了龙琰一琰,这人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犯傻?

        “宝贝,过来!”龙琰向陈瑶招了招手,柔和喊道。

        “你要干嘛?”陈瑶不但没有过去,反而双手紧紧怀胸,往后退了几步问道。

        一看那发情的样子,就知道过去准没好事。

        龙琰看到陈瑶的举动,俊美的脸满是黑线,他怎么觉得自家老婆防他像防狼一样!

        他麻利起床,大步流星来到陈瑶身边,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把她紧紧抱住,俊美绝伦的脸露出一丝邪笑,他薄唇缓缓凑到陈瑶耳边说道:“叫你过来,不过来,非要我用这种方式逮住你。”

        “老公,快点起床好不好,今天有很多事要忙。”陈瑶绝美的脸没露出一丝慌张,她环住龙琰结实的腰,头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你今天要去哪里?”紧锢的手微微放松了不少,一只手把玩着陈瑶的秀发,问道。

        “去西郊区,把设计图给陈鹏,还要去九龙休闲城,还想去富达超市看看。”陈瑶盘算着今天的行程。

        “中午不回来吃饭吗?”龙琰问道。

        “不回来了,对了…”陈瑶轻轻推开龙琰,从空间拿出不少水果和灵泉水。

        龙琰看到空空的怀里,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陈瑶,整片心都柔和了不少。

        陈瑶拿出几个干净袋子,把水果全都装进去,又用一只玻璃杯把灵泉水装好,把这一切,整理好后,陈瑶才抬头看向龙琰问道:“带几盘花去办公室怎么样?”

        “男人提什么花?”龙琰好看的眉头皱了皱说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花可以提神,你只要摆在办公室的窗户上,那一天的精神都会很好。”男人提花很奇怪吗?她没觉得哪里奇怪?

        “你和我去部队怎么样?”龙琰双眼发亮看着陈瑶,提议道。

        “不去,今天会很忙!”陈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龙琰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陈瑶,说道:“那什么时候才有时间?”

        “以后再说吧?”陈瑶双眸瞥了一眼没穿衣服的龙琰再次说道:“还不去穿上衣服。”

        一大早,就穿着一条三角短裤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万一她忍不住,做了什么鲁粗的事,怎么办?

        只是,更要命的还在后面。

        龙琰听到陈瑶的话,俊美的脸闪过一丝如春风般的笑意,他直挺着身子,双手在后面用力的做了几下运动,迷人的八块腹肌一展而露。

        陈瑶看到如此自恋的龙琰,唇角止不住的抽了抽,眼皮毫无规则的乱跳着。

        “好看吗?”龙琰来到陈瑶面前,低头看着说道。

        “天天看,有什么好看的?”陈瑶面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龙琰双手环住陈瑶的腰肢,一脸笑意看着她,小声说道:“可是,我怎么看都看不厌烦?”

        “说话就说话,别挨这么近?”陈瑶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龙琰说道。

        龙琰在陈瑶绯红的面颊上,轻轻地吸了一口,才放开她。

        “宝贝,帮我找套衣服出来?”龙琰说完往洗漱间走去。

        “家里怎么没有军装?”她昨天就想问了。

        “在办公室,没拿回来,你想看我穿军装的样子?”洗漱间传来龙琰性感的声音。

        “问一下而已?”她只是觉得奇怪。

        没一会,龙琰从洗漱间出来,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今天我穿军装回来!”

        “随便你?”陈瑶往大厅走去。

        “老婆,等等我。”龙琰看着陈瑶远去的背影,喊道,他快速穿好衣服,追上去。

        两人一起往一进走去,海萍一脸笑意抱着欢欢,看着走近的陈瑶和龙琰说道:“我们要出发了,早餐给你们留好在厨房里。”

        “嗯,欢欢乐乐要听奶奶和大奶奶的话哦。”陈瑶看了看海萍怀里的欢欢,又看了看黄玉灵怀里的乐乐笑道。

        “咿呀呀…”欢欢会很听话哒。

        而乐乐则在黄玉灵怀里手舞足蹈起来。

        海萍和黄玉灵每人推着一辆小推车往约定的方向缓缓走去。

        而龙琰和陈瑶吃了早餐后,都各自忙自己的了。

        不过,龙琰最后还是拿着两盘花去了部队。

        没办法,老婆的话,不能不听。

        陈瑶吩咐陆羽开车去瑶康临时工厂,把陈鹏和陈俊几人接来,才往西郊区驶去。

        陈鹏几人看到陈瑶买的山和土地,张大的嘴都可以塞进一个大鸡蛋了。

        “瑶瑶,这么多,要很久才能完工。”陈鹏指着远处的山的土地说道。

        “这是设计图。”陈瑶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设计图递给陈鹏。

        陈鹏小心翼翼地接过设计图,双眼发亮的看着。

        只见楼,密林一般崛起的群楼,魁伟如南方的榕树,挺拔似北方的白杨,雪杉一般洁白,修竹一般鲜绿,金黄的如同深秋的银杏,曙红的,又如同暮春时节繁花满树的木棉……

        二十层、四十层、五十层……甚至有以三天一层的高速扶摇直上的,仿佛无数个巨大的惊叹号。

        “瑶,瑶瑶,要这么高吗?”陈鹏颤抖地看着设计图,语无伦次道。

        “这里建训练基地,三十层的楼层是瑶花园,五十层的瑶康,这座山和这座山用来种花和药材,这座用来种蔬菜、水果和茶叶。”陈瑶指着设计图解释道。

        “这,这,要是哪里请这么多的人?”陈鹏颤抖地问道。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一动工就是几十层的建。

        只是,瑶瑶有这么多钱吗?

        京都的工价肯定比桃花村要贵很多?

        陈鹏一点忧色看着陈瑶,他早已忘记龙琰是干什么的了?

        不过,就算不用龙琰的钱,陈瑶也差不多可以凑齐。

        就是富达超市和友谊酒店的分红,一年就有两千多万。

        “请人的事,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安排你的人好好监工就好了。”陈瑶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陈鹏和陈彪。

        “这个是自然,不过,瑶瑶,这肯定要不少钱吧?我这里有张一千万的卡,你先将就用十几天吧?”陈鹏用口袋拿出一个男式皮包,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陈瑶说道。

        陈俊几人看到陈鹏的举动,他们也不约而同从口袋中拿出银行卡递给陈瑶。

        “瑶瑶,钱虽然不多,但应该也可以维持一天吧?”陈俊红着脸说道。

        卡里只有三十多万,比起一千万不知少了多少?

        “把你们的卡都收回去,现在不缺钱。”陈瑶看着大家的举动,心头微微一暖,冷清的面容浅浅一笑,犹如盛开的幽兰。

        “这么大的工程,最少也要好几个亿。”陈鹏黝黑的脸露出一丝担忧。

        桃花村的机场也要不少钱。

        “嗯,准备了四个亿。”陈瑶风轻云淡道。

        好像在问,你吃饭了吗?

        而陈鹏几人听了后,直接脚发软,瘫软在地上。

        不要告诉他们,瑶瑶做了一年,就赚了这么多?

        他们的心脏会因为承受不了而受到损伤。

        “快起来。”陈瑶走到陈鹏面前无语的看着几人说道。

        “扶,扶我一下。”陈鹏手搭在陈俊的肩膀上,牙齿打颤道。

        “对了,设计图看明白了吗?”陈瑶再次问道。

        “看,看明白了。”陈鹏缓缓起身,脚不自觉得颤抖着。

        “少奶奶,请了三千名工人。”陆羽挂掉电话后,大步流星来到陈瑶面前说道。

        “三千名…”陈鹏听到陆羽的话,粗粗的眉毛忍不住抖了抖。

        想他召集了好几天,才勉强凑齐一千人。

        “是不是有点少?”陈瑶看向陈鹏问道。

        “这个要看你准备什么时候完工?”陈鹏给出最忠实的意见。

        陈瑶摩挲着精致的下巴,沉思问道:“一个月完工的话,需要多少人手?”

        “最少需要五千人。”陈鹏一脸正色看着陈瑶说道。

        陈瑶双眸看向陆羽,不言而喻。

        “明天我会凑齐。”陆羽看着陈鹏说道。

        “把已请到的人召集过来,下午开始动工。”习惯性地发号施令。

        “是,我马上安排。”陆羽对陈瑶点了点头,迅速拿出手机拨了几个电话。

        陈瑶带着陈鹏几人在西郊区到处转了几圈。

        “一切运行妥当,你就可以回桃花村。”陈瑶看着远处的几座山,红唇微微上扬,缓缓说道。

        “五天就可以搞定。”陈鹏看着远处的几座山和周围的几百苗土地肯定地说道。

        陈俊几人看着远处的菜,双眼像闪亮的星星,宝贝,全是宝贝?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那些蔬菜和水果有多赚钱!

        ……

        这边海萍和黄玉灵每人推着一辆小推车有说有笑的往“牵手一家”咖啡店走去。

        远远就看到有人边喊边招手道:“海萍,这里,这里?”

        “她们可能是等不及了。”海萍转头对黄玉灵笑道。

        “任谁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难以置信?”黄玉灵双眸看向车里的乐乐,小声说道。

        今天一大早,海萍就给她好友打电话,说好几个月没一起聚聚了,今天大家一起好好聚聚。

        她好友,连连点头说是,还说正想问她,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也想问问龙琰结婚的消息是真还是假?

        海萍一脸笑意,告诉她好友,说当然是真的,还说她把她家宝贝孙子孙女一起带上。

        当时她的好友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方雅,那两个呢?”姗姗来迟的海萍看着自己好友方雅问道。

        “在里面等你呢?哇,这两个就是你孙子孙女吗?天啊!好可爱。”方雅双眼发亮的看着小推车里的欢欢乐乐,连连赞叹道。

        “这是欢欢,这是乐乐。”海萍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推车,又指了指黄玉灵的推车说道。

        “怎么一点也不像啊!这个和龙琰小时候一摸一样,这个是不是和你儿媳妇长得很像?”方雅指着黄玉灵面前的推车看着海萍问道。

        “嗯,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海萍一脸骄傲的神色看着方雅。

        “都是男孩子吗?”方雅直接忽略海萍骄傲的神情,问道。

        “龙凤胎,这是男孩子,那是女孩子。”海萍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

        “天啊!什么好事都摊到你什么身上了?”方雅微张开嘴,一脸惊讶道。

        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

        “你叫你家小子快点结婚,不就行了。”海萍眉开眼笑道,过了一会,她再次说道:“不过,龙凤胎的几率是非常小?”

        这样在人家伤口撒盐真的好吗?

        方雅和黄玉灵恶狠狠地目光不约而同转向海萍,好像在说:“你这样拉仇恨,就不怕大家围攻你吗?”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好怕怕?”海萍做出一副我很害怕的样子,把两人逗得哈哈大笑。

        “进去吧?他们两个等急了呢?”方雅来到推车后面,用力挤了挤海萍。

        “干嘛?我的孙子,我来推就可以了?”海萍一脸没好气的表情看了一眼方雅说道。

        “推一下,让我过把瘾吧?”方雅一副我们是好姐妹的表情看着海萍说道。

        “那就勉为其难的让你推一下。”海萍高傲地瞥了一眼方雅说道。

        方雅看着海萍高傲的样子,牙根恨得痒痒的?

        不过,看到可以推小宝贝的份上,就放过她!

        “这里,这里,接个人怎么那么久?”柳丹彤看着方雅说道。

        “这小宝贝是谁啊!好可爱。”像她们这个年纪,最想的是什么?当然是快点升级当奶奶。

        “我孙子,欢欢宝贝,快给各位奶奶大声招呼,等一下,奶奶们会给你们每人一个大大的红包?”海萍一点也不觉得,这样说会很俗。

        她此刻很高兴,她想把这份开心,传递给每一位好友。

        “你家琰真的结婚了,当初看新闻,还以为是别人假冒呢?”当然曹冰蓝这句话全属开玩笑,假冒谁也不能假冒龙琰,除非有人不想活了?

        “婚姻岂能乱开玩笑!”海萍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几位好友说道。

        “你嫂子推的又是谁,不会是她家孙子吧?”柳丹彤指着黄玉灵的小推车问道。

        海萍走到黄玉灵前面的小推车旁边,把乐乐抱起来说道:“我家孙女,怎么样?羡慕吗?”无时无刻都在炫耀。

        黄玉灵很默契的抱起欢欢说道:“这是欢欢,也是她孙子。”

        “天啊?两个,都是龙琰的?”柳丹彤双眼看了看海萍怀里的乐乐,又看了看黄玉灵怀里的欢欢问道。

        “这个是哥哥,这个是弟弟?”海萍眉开眼笑道。

        “等一下,等一下,让我先消化一下?”柳丹彤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懵然地站在原地,她只听说龙琰结婚了,也有个孩子,但没说是龙凤胎。

        靠,新闻果然不可靠?

        这么重要的消息也给漏掉?

        她哪里知道,那是龙琰故意的。

        “你的意思是琰小子一举得两,而且还是罕见的龙凤胎,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柳丹彤想清楚后,一脸虚心地看着海萍和黄玉灵问道。

        “嗯,不过是生了对龙凤胎而已,有那么难以接受吗?”站着说话,不嫌腰痛,就属海萍。

        方雅几人恶狠狠地瞪了海萍一眼,这便宜话,是该她说?

        龙凤胎,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很多人,怕痛不敢生二胎,哪怕怀个双胞胎也好。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实现?

        很多人看到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也尝试过人工授精,但那个过程,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更何况,就算是人工授精,也有出错的时候。

        柳丹彤白了一眼海萍,一脸笑意来到黄玉灵面前,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

        而黄玉灵怀里的欢欢看到陌生人,不但不让生,还友好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甜甜笑容,好像鼓励柳丹彤抱他一样。

        柳丹彤看到欢欢的笑容,瞬间心似棉花般,软软的。

        “咿呀呀…”奶奶,奶奶,这位奶奶欢欢该怎么喊?欢欢小手小脚不停的乱动着。

        “他这是怎么了?”柳丹彤有点不知所措。

        “太高兴了呗,别看他才两个多月,像人精一样?”海萍一脸笑意看着柳丹彤怀里的欢欢说道。

        “两个月有这么大吗?”柳丹彤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人儿,她回想着她家小子两个月的时候,恐怖只有欢欢的三分之一高。

        这也太打击人了,有木有?

        “对了,海萍,你儿媳妇是哪里人?”方雅问道。

        “乡下的?”陈瑶一点也没觉得乡下有什么不好,反而一脸骄傲的样子,让方雅几人觉得莫名其妙。

        “乡下,你们家龙琰找了个乡巴佬?”很少说话的曹冰蓝,一脸惊讶问道。

        “哼,别以后你是我好友,我就不敢骂你了,乡巴佬。”海萍阴阳怪气的看着曹冰蓝,冷哼一声说道。

        “京都的名门世家,十个也抵不住我家瑶瑶一根汗毛。”海萍不屑道。

        “别那么激动,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龙琰什么时候去乡下了?”曹冰蓝一脸笑意看着海萍说道。

        虽然她有门当户对的思想,但也知道缘分这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

        “那三个字,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听到。”海萍瞪了一眼曹冰蓝说道。

        ------题外话------

        9号:

        mirael评价票一张,钻石一颗,打赏100;

        lyceci422评价票两张,月票一张

        1966040414评价票一张

        18648933115钻石五颗,打赏424;

        xiaodoumm月票一张

        柠檬茶2010月票一张

        jiangjuanzc评价票一张,月票4张

        15000092902月票4张

        lzh3815月票一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9959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