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二十六章 精彩决斗

第二十六章 精彩决斗

        小白人性化的点了点猫头,一溜烟来到刘璐璐面前,一跃而上,往刘璐璐肩上跳去。

        刘璐璐一连退了好几步,往左斜了一下,才避开小白的爪子。

        来不及多想,刘璐璐以诡异的步伐来到小白面前,正准备用脚踢它,就被小白发现她的动机。

        小白眼里闪过一丝轻蔑,它可是主人亲自调教出来的,能很差吗?

        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肥肥的身子落在范风宇肩上,又跳到祥子肩上,它可是睚眦必报,谁不服就打到服?

        不得不说,什么样的主人教出什么样的宠物?

        刘璐璐看到搞怪的小白,眼里闪过一丝慎重,到底要怎样才能一招制服呢?

        不得不说,小白真难缠。

        小白看到玩的差不多了,以电光石火的速度来到刘璐璐面前。

        “咪——咪——”

        白色爪子,一掌击出,小白猫眼微瞪,原地跺了跺,步伐优雅。

        面前这个女人在想什么?竟然还不行动,她是想要它先出击吗?

        抬起猫头,朝刘璐璐一叫,想要试图唤起她的主动出击。

        只是,刘璐璐始终保持着只守不攻的状态,小白的耐心都快被刘璐璐用完了。

        小白愤怒到了极点,朝刘璐璐一吼,利爪扬起,毫不犹豫再次辉向刘璐璐。

        愤怒的气息!

        危险的气息!

        即使不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她也不能掉以轻心,刘璐璐双手一掌,灵巧的身子脱跳而出,闪眼便躲过小白的攻击。

        小白看到又被刘璐璐躲开了,烦躁无比,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才到头?

        小白猫脸闪过一丝恼火,矫健四肢,猛地下蹲,敏捷的身躯猛地朝刘璐璐跃去。

        刘璐璐膝盖一曲,下蹲蓄力,纤细的双腿一蹲,翻身而起,正准备抓住小白,却被它灵巧的躲过。

        一人一猫,比了半小时,也没比出个输赢!

        小白警惕的看着刘璐璐,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得不说她是个强劲的对手。

        刚开始它只是随意挑,没想到,给自己挑上了个劲敌。

        小白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它小脚在空中用力一蹬,正准备扑向刘璐璐。

        刘璐璐脑中思索着对策,突然想到什么,快速从口袋拿出今天早上在地上捡起的石弹,在小白看不见的地方,用力一抛准确无误的打在小白的猫头上。

        “咪咪……”主人,她使诈。

        “兵不厌诈。”陈瑶淡淡说道。

        “咪咪…”主人,你果然不爱我了。

        “所以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陈瑶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一脸委屈的小白,说道。

        “咪咪…”主人,小白错了,小白不该自以为是,小白抬起猫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瑶。

        “下不为例。”

        “咪咪…”谢谢主人。小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角落,蹲在地上,闭门思过去了。

        陈瑶看到小白的动作,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次是真打击到了。

        “人和动物,很难定输赢,只有智取方能成功。”陈瑶一脸笑意看着刘璐璐说道。

        “今天碰巧捡到一颗石弹,不然,还真不知怎么比试呢?”刘璐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道。

        “嗯,继续加油。”陈瑶拍了拍刘璐璐的肩膀说道。

        “嗯…”刘璐璐双眼含笑看着陈瑶,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也看了一场精彩的免费表演,现在就开始训练,以后小白和你们一起训练。”陈瑶看着众人说道。

        “是……”响亮而又整齐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而范风宇和祥子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那只猫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但能听懂人话,那敏捷的身手也是无人能及。

        还有那个女人,也很厉害,打了那么久,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脸上没一丝疲惫的神情。

        两人崇拜的眼神看着训练的众人,看他们的熟悉程度,身手肯定都很好?

        也不知道,自己哪天才能达到他们这样的水平?

        “东西来了,林麟过来帮一下忙?”外面传来张林的声音。

        林麟大步流星往外面走去。

        没一会,两人把两套木桩材料和沙包提了进来。

        “你们两个过来。”张林指了指远处的范风宇和祥子喊道。

        范风宇和祥子听到张林的喊声,马上迎上去。

        “跟着我做。”张林看着两人说道。

        “双脚并拢,左脚不动,右脚脚尖向外90度,再以脚尖为轴,脚跟向外180度,再以脚跟轴,转动90度,两脚距离定好了,然后下蹲,小腿与大腿为90度脚上与身体为90度。”张林边示范边解释道。

        范风宇和祥子跟着张林做,只是总站不稳,不是往这边倒就是往那边斜。

        “刚开始,是有点东倒西歪,时间长了,就不会这样,你们现在最主要是把扎马步的正确姿势记住。”张林耐心教导着。

        “是……”两人重重呼了一口气,说道。

        “你的脚还要进去点。”林麟走到范风宇面前说道。

        “姿势不正确,还要蹲上去点。”林麟又来到祥子面前说道。

        “基础打好,以后才会事半功倍。”张林看到两人急切的表情说道。

        范风宇和祥子尴尬的看了一眼张林,觉得自己有点急于求成了。

        “你们两个,首先要学会怎么做人,然后再是把心态调整好,人从爬到走,再到跑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你们看到谁还没学会走路,就直接跑的。”陈瑶移着小步,双手抱胸,来到范风宇和祥子面前说道。

        “是。”两人微低着头说道。

        “把头抬起来,下次再看到你们把头低着,就不要来了。”陈瑶全身散发出寒冷的气息,红唇上扬,缓缓说道。

        “是…”两人坚定的目光看着陈瑶。

        “继续训练。”陈瑶摆了摆手说道。

        范风宇和祥子直起身子,抬起头,继续着标准的扎马步。

        不得不说,两人的领悟能力很强,经过数次失败后,终于能扎稳了。

        从开始的两分钟到五分钟,再到十分钟……最后到半小时。

        “很好,只要继续坚持下去,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学其它的了。”陈瑶看着两人说道。

        她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

        范风宇和祥子听到陈瑶的表扬,心里激动不已。

        他们虽然认识陈瑶不久,但从大家崇拜和尊重的眼神中,不难看出陈瑶是个很严肃的人,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他们就交给你们了。”陈瑶看着张林和林麟说道。

        “是。”

        “你们也不能松懈训练,不然陈晨和刘璐璐会把你们甩很远。”陈瑶开玩笑道。

        “不会松懈训练。”张林看了看远去正在训练的刘璐璐,精神一震,响亮的声音在空中流畅着。

        “不但不能松懈,还要更加努力。”林麟咬牙彻齿道。

        那一次是他的奇耻大辱。

        陈瑶看着林麟摇了摇头,对着众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

        “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今天陈晨结婚,所以晚上不训练,一起去皇朝酒吧庆祝。”陈瑶一脸笑意看着大家,红唇上扬,缓缓说道。

        只是大家听到陈瑶的话,并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

        他们只想不断训练,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其它地方。

        “不想去?”陈瑶挑眉问道。

        “我…我们想留在这里训练。”陈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陈晨是你们的队友,是你们的好兄弟,你们不该好好祝福她吗?”陈瑶觉得他们整天只知道训练,会不会练傻了?

        “是啊?好兄弟结婚当然要去好好庆祝下。”张林带头说道。

        “我们不但是她同甘共苦的好兄弟,更是她娘家人,我们不给她庆祝,谁给她庆祝。”苏三接着说道。

        “去…”

        “去…谁不去,就揍到他去。”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道,而范风宇和祥子发晕的看着兴致勃勃的大家。

        什么好兄弟?

        什么娘家人?

        他们一点也听不懂?

        “好,今晚七点皇朝酒吧不见不散。”陈瑶摆了摆手说道。

        就在这时,陆羽从外走进来,对陈瑶说道:“少奶奶,还要去西郊区吗?”

        “嗯,我们走。”陈瑶对陆羽点了点头,就往外走去。

        ……

        而龙琰带着两位老爷子在部队到处转了转,陈浩然虽然很激动但没显露出来,部队中很多东西,他在训练基地见过,所以现在他能控制好自己激动的心情。

        “龙上校好。”一名中年男子对龙琰行了个军礼。

        龙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又带着两位老爷子往前走。

        “那是什么枪?”陈老爷指着那把枪问道。

        “突击步枪,式突击步枪为无托结构步枪,外部材料大量使用了工程塑料。5。8毫米枪弹后坐力小。”龙琰慢慢解释道。

        “这么厉害?”陈老爷和陈浩然惊讶的捂住嘴巴问道。

        “很厉害吗?枪再厉害,还要人配合。”一把好的枪,如果不是懂它的人使用,也会埋没它。

        “还真有道理。”两位老人英雄所见略同的点了点头。

        “那是什么?火炮?”陈老爷指着几十门类似于火炮的东西问道。

        “嗯。”龙琰抿嘴点头。

        龙琰带两位老爷子一直转到下午两点才回家。

        ……

        而陈瑶和陆羽来到西郊区时,附近很多居民都在围观。

        “安排一些人,把场面控制好。”陈瑶皱了皱眉头对旁边的陆羽说道。

        “是。”陆羽快速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远远看到二十多名强壮的青年往这边走过来。

        “陆特助,有什么吩咐吗?”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问道。

        “这边在动工,那边围观的人太多,怕出事。”陆羽的意思不言而喻。

        “好,包在我们身上。”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保证道。

        陈鹏远远看到陈瑶往这边走过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马上迎上去说道:“瑶瑶,这里昨天就开始动工了?”

        “一切都顺利吗?”陈瑶斜头看着陈鹏问道。

        “一切都顺利,不出一个月就可以建好。”陈鹏黝黑的脸满是笑意。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人手问题,根本不用他担心。

        “这边稳定后,你也可以回家了?”陈瑶看着远处的几座山说道。

        “嗯,三四天就差不多了。”

        “两位老爷子明天要回桃花村。”陈瑶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陈鹏。

        “啊!这么快,怎么不多玩几天?”陈鹏瞪着双眼,一脸惊讶道。

        “舍不得家里的水库,我已经安排人送他们回去,不用担心。”陈瑶说道。

        “瑶花园的仓库现在谁在打理?”陈瑶双手抱胸,再次问道。

        “你爸、刘璐璐父母和陈晨父母一起打理。”陈鹏说道。

        “我爸,他怎么忙得过来?”陈瑶惊呼出声。既要打单又要清货,还要去后山和小坑山转转能忙得过来吗?

        “还行,他已经在培养人手了。”陈鹏不得不说,不同的环境就会培养出不一样的人。

        像桃花村就是典型的例子。

        以前大家都比较懒散,对生活没有太多的激情和欲望;大家都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

        而现在一个个精神焕发,满脸笑容,团结友爱、诚恳奋斗、对生活充满着憧憬和激情。

        这一切都源于陈瑶,是她改变了大家?

        她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告诉大家,人可以穷,但一定要有目标和梦想。

        有了梦想就有动力,有了动力就有能力。

        陈鹏在这点不得不佩服陈瑶,哪怕要他叫陈瑶——大姐,他也在所不辞。

        “哦……”陈瑶摸了摸精致的下巴,还真有点意外呢?

        “家里就别担心,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你们在这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累。”陈鹏认真的表情看着陈瑶说道。

        “好,学校的事也请你多打点招呼?”陈瑶一脸笑意看着这个比她大了快十岁的中年男子说道。

        “既然已是教导主任,当然要好好干,才对得起教导主任这几个字。”陈鹏黝黑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

        “对了,差点忘了,回桃花村后,记得要我爸例出十个名单出来,要做事勤奋,人品好的?”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笑意,在太阳的照射下犹如一朵盛开的幽兰,像潺潺的溪水一样流过心间。

        “你又准备干什么?”陈鹏有点心痒痒的。

        “第一批旅游人员该出来了,这样大家以后更有潜力?”陈瑶绝美的面容闪过一丝邪笑。

        “那不是又要浪费一笔钱。”陈鹏担心地问道。

        “这不是浪费钱,这是提前投资,你想想啊?选一批人出来后,那些没选上的,是不是以后会更认真的干活,其实旅游的钱都是他们努力的成果,一举两得,可乐而不为?”陈瑶一脸笑意看着陈鹏说道。

        陈鹏低头沉思着,好一会,他才抬起头看向陈瑶,一脸笑道:“瑶瑶,你好贼!”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呢?”陈瑶调皮的眨了眨眼说道。

        “坏丫头。”陈鹏瞥了一眼陈瑶,宠溺说道。

        陈瑶装作什么也没听见,若无其事的看看这,看看那,那可爱的表情把陈鹏逗得哈哈大笑。

        陈瑶把一切重要事,交代清楚后,又去了一趟锐紫公司。

        陈瑶在去锐紫公司之前,给海萍打了个电话。

        锐紫公司在北环路,离西郊区有五十公里的路程,陈瑶吩咐陆羽把她送到那里后,又安排陆羽去了九龙休闲城。

        海萍接到电话后,就一直在公司门口等陈瑶。

        门卫看到他们不苟言笑的董事长,今天竟然满脸笑容,双眼望着远方,好像在等什么人?

        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董事长有这么大的改变?

        沒一会,陈瑶姗姗来迟,海萍看到陈瑶背着一个小型背包,一身蓝色运动服套装把她女性柔美的线条展现更加的完美。

        一张漂亮至极的鹅蛋脸,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既翘又长的睫毛溢风情,高挺而又性感的鼻梁,一张水嫩的红唇让人忍不住娇嫩欲滴。

        “瑶瑶,这里。”海萍用力的挥动着手,大喊道。

        陈瑶听到声音,大步流星迎上去,挽着海萍的手臂说道:“妈,怎么下来了?”她听海萍说她的办公室在十楼。

        “今天来稀客,当然要下来迎接。”海萍拍了拍陈瑶的手背开玩笑道。

        “妈,你只知道打趣我。”陈瑶头贴在海萍肩上,撒娇道。

        “哈哈哈哈……”海萍看到陈瑶小女孩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门卫看到自家董事长笑得那么开心,也唇角微微上扬,脸上扯出一点点笑容。

        锐紫公司已成立十多年了,公司的效益特别好,上级领导对下属和员工也是关爱有加。

        他在锐紫公司从一千五百元的工资开始做起,一直到现在的七千元工资。

        公司规定只要满五年的的员工就可以买社保基金。

        他们普遍员工每年只要交一千元,满十年后就可以领工资,通过了解,工资最少也是三千元一个月。

        这么好的待遇谁不想要?

        “来,小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媳妇,以后看到叫少奶奶就行了。”海萍对门卫小吕招了招手说道。

        “少奶奶好。”小吕恭敬的对陈瑶行了个礼。

        上次看新闻,听说龙少已结婚,龙太太虽然也出现了一会,但照片被人处理过,看得很模糊,一点也不清楚。

        大家只知道是个很漂亮很特别的女人。

        “嗯…”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我们去楼上。”海萍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海萍带陈瑶往专用电梯走去,没一会,两人到了十楼。

        陈瑶明亮的双眸看着办公室的装饰,一张办公桌摆满了文件,一张摇摆椅子,墙角摆放着一套老红色金皮沙发,离窗户不远有一套小型柜子,里面装了不少资料。

        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简单干净。

        “我喜欢简单的装饰。”海萍笑道。

        “我也是。”简约的风格给人一种安静和谐的感觉。

        陈瑶双手抚在身后,走到窗户边,放眼望去,欣赏着下面的美景。

        看云淡风轻,看人来车往,看路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看遍人间春花秋月,看尽人间千姿百态,看透人间冷与暖。

        海萍走到陈瑶身后,说道:“我碰到难题时,就会在这地方站上一会。”

        “人家说高处不胜寒,其不然,要看你怎么去琢磨它?”陈瑶双手抱胸反过身说道。

        生活就像荡秋千,总在起起落落,在高处你能看到远方的美景,然而只有落下来你才会感到踏实。

        “是啊?很多人为了自己的事业而迷失本心,到最后事业是成功了,但身边没一个关心他的朋友;有很多人为了能成功却不择手段,最后虽然成功了,却弄的妻离子散。”海萍望着下面的景色幽幽地说道。

        在这样喧嚣,灯红酒绿,花花世界的京都,又有多少人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

        “妈,大伯母和小伯母今天没上班吗?”陈瑶转移话题。

        “大伯母去瑶康公司了,小伯母在家正高兴着呢?”海萍想起马靓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

        那傻乎乎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疯子呢?

        “瑶瑶,我带你去公司到处转转?”海萍看着陈瑶眉开眼笑道。

        “下次再去,妈中午不回家了吧?”陈瑶摇头说道。

        “欢欢乐乐,有你小伯母在家照顾我也放心,不打算回去了?”海萍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一眼陈瑶说道。

        “我们一起吃饭?”面若天仙的面容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犹如盛开的桃花,漂亮耀眼。

        海萍正准备说:“好。”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请进。”海萍站起身往摇椅的方向走去。

        “董事长,这是万和的合作方案?”一名二十三岁左右的女子,穿着一件花式白色短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裤,戴着一副小眼镜给人的感觉就是干练。

        “放在桌上,没事不要来打扰。”海萍坐在摇椅上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来人说道。

        “是…”女子点了点头说道。

        在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她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瑶,心里疑惑,这女人是谁?

        “瑶瑶,我们去吃饭?”海萍来到陈瑶身边,一脸笑意道。

        陈瑶缓缓站起身,挽着海萍的手,边说边笑往公司旁边的恒丰酒店走去。

        现在正是中午,锐紫公司的职员三个一伙,四个一群往食堂走去,很多领导也是结伴而行往恒丰酒店走去,他们在恒丰酒店看到董事长正和一位小女孩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什么?

        在他们心目中,海萍是严肃的、是不苟言笑的。

        但今天,他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董事长,笑容可掬、和蔼可亲。

        “咦,今天董事长也在这?”海萍的助理小方双眼扫过大厅,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旁边的同事问道。

        “小方,这边坐?”一名身材高挑女子挥手喊道。

        “你知道和董事长坐在一起的那名女子是谁吗?”挥手的女子好奇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她也知道那是谁呢?

        “你不是董事长的助理吗?你不知道谁知道?”女子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小方说道。

        “还真不知道,可能是董事长的亲戚。”乱猜中。

        “董事长娘家的亲戚?”女子再次问道。

        “秦玉雅,有句话形容现在的你,刚好合适。”小方看着旁边好奇的女子,幽幽地说道。

        “什么话,什么话?”叫秦玉雅的女子双手用力的摇着小方的肩膀激动地问道。

        希望能听到什么好听的话?

        “好奇心害死猫?”小方优雅的扳开秦玉雅的双手,面色淡然道。

        秦玉雅瞬间焉了,要不要这么直白?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

        结伴而坐的同事听到两人的谈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理你们了,只知道取笑我!”秦玉雅红着脸说道。

        又是一阵狂笑。

        “妈,锐紫公司的同事关系似乎很好。”陈瑶看着远处那桌人肯定的说道。

        中间有名女子开始来过办公室,所以她有点印象。

        “一个公司这么大,不能保证他们都相处的很好,但比其它公司要好很多。”海萍顺着陈瑶的目光望去。

        “已经很好了。”陈瑶毫不吝啬道。

        “从你口中说出很好了,说明真的很好了,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下!”海萍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有吗?我不过是实事求是而已。”陈瑶一点也没觉得会有什么不好意思?

        海萍听到陈瑶的话,满脸都是笑容,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美若天仙的面容,临危不惧、气定神闲的气质,怎么看怎么喜欢?

        就在这时,陈瑶口袋中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手机一看,是龙琰的电话。

        “琰,打来的吗?”海萍问道。

        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龙琰性感的声音:“老婆,中午了,怎么还不回家?”

        “你在家?”陈瑶以为龙琰中午不会回来。

        “嗯,什么时候回来?”龙琰再次问道。

        “中午不准备回去,我在妈这里。”陈瑶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去向。

        “等我。”说完也不等陈瑶回答就把电话挂掉。

        “怎么了?琰,回家了?”海萍抬头看着陈瑶问道。

        以前十天,半个月也没看到琰的踪影,现在几乎每天都能看到。

        “他说要来这里。”陈瑶盯着手机,好想打过去,叫他不要过来。

        只是可能吗?他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

        而挂掉电话的龙琰,来到龙老爷面前说道:“爷爷,我带欢欢乐乐去妈公司。”

        “你一个人能带两个吗?”龙老爷一脸无语的看着龙琰,瑶瑶,只不过,一顿中饭没回来而已,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和瑶瑶集合。

        那以后出任务了,怎么办?

        “琰小子,中午在家吃算了,不要东跑西跑了。”龙老爷有神的眼睛看着龙琰说道。

        “还是去那里算了?明天开始就会很忙,中午可能都没时间回来吃饭,晚上什么时候到家也不知道?”龙琰接过龙老爷手里的乐乐说道。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就好了,只是,你让谁送你们过去?”龙老爷看了看马靓怀里的欢欢对龙琰说道。

        “家里不是请了阿姨吗?”意思不言而喻。

        龙琰怀里的乐乐,听到龙琰说要带他们去找妈咪,粉嘟嘟的小圆脸,扬起一抹抹灿烂的笑意,又圆又大的小眼睛犹如两颗黑葡萄,不停地转动着,那古灵精怪的样子,谁会相信只有两个多月呢?

        “咿呀呀…”帅爸比,你真棒?乐乐手舞足蹈的咿呀呀叫着,那开心的样子感染了大厅里的众人。

        “咿呀呀…”妹妹,爸比要是听懂你这句话,他肯定会高兴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马靓怀里的欢欢听到乐乐的叫声,马上用咿呀呀回应道。

        自从上次陈瑶说过两人后,欢欢乐乐从没吵过架,感情也是出奇的好。

        “咿呀呀…”哥哥,真的吗?那以后我们是不是要多说说这类的话。

        “咿呀呀…”爸比只喜欢你?

        “咿呀呀…”怎么会呢?乐乐看到帅爸比也很喜欢你,每次抱你的时候,他眼角总会微微上扬,那不是喜欢是什么?古灵精怪的乐乐这么小就知道安慰人了。

        “咿呀呀…”真的吗?欢欢不相信的问道。他怎么没发现。

        “咿呀呀…”当然是真的,绝对是真的,乐乐可以用自己的人格保证。

        “咿呀呀…”人格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在马靓怀里的欢欢小小的脸蛋皱成一团问道。

        “……”乐乐听到欢欢这句话,瞬间焉了,她能说她也不知道人格是什么东西吗?

        上次太爷爷看电视的时候,被她无意看到了一段,用人格做保证的对话。

        所以她活学活用,难道词语用错了?

        乐乐嘟嘴想着,到底要怎么用才合适?

        龙琰赶到恒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

        俊美绝伦的脸走到哪都能吸引大家的目光,更何况还抱着一个小娃娃,更能吸引大家的注意。

        “哇…那男的好帅?”路人A。

        “那么帅的男人竟然抱着一个小娃娃在路上乱跑,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路人B。

        “难道现在好看的男人都成奶爸了吗?”路人C。

        “帅气的男人,哪怕是抱着孩子,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有神秘感?”路人D。

        “咿呀呀…”花痴加白痴。

        “咿呀呀……”妹妹,还是闭目养神吧?

        龙琰英俊的脸低头看着怀里的乐乐,唇角上扬,柔和的声音缓缓说道:“乐乐宝贝,你在说什么?”

        “帅爸比,那群人好可怕?”乐乐胖嘟嘟的小手在龙琰面前晃了晃。

        龙琰有点挫败的看了看乐乐,为毛他就是听不懂欢欢乐乐的话呢?他也喝了不少灵泉水,也吃了不少人参和灵芝?

        “乐乐宝贝,爸比给妈咪大哥电话哦。”龙琰听不懂乐乐的话,不再纠结,他温柔的目光看着乐乐说道。

        龙琰从口袋拿出手机,快速给陈瑶拨了一个号码说道:“老婆,来外面接接我们?”

        “你不会是把欢欢乐乐也带来了吧?”那边传来陈瑶的声音。

        “是啊?他们想你了,看到我要出来,乐乐竟然抓住我的衣服,不肯放手。”把乐乐拿出来当挡箭牌。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那边传来陈瑶生气的声音。

        “咿呀呀…”妈咪你不能生气哦,帅爸比说得全是真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圆谎话,真不简单。

        陈瑶把电话挂掉后,一脸无奈的看着海萍,说道:“欢欢乐乐也来了?”

        “啊!我去门口接我家宝贝孙子孙女。”海萍听到陈瑶的话,立马站起身,往外走去。

        陈瑶紧随而上。

        海萍远远看到龙家阿姨抱着欢欢,她马上满脸笑容迎上去说道:“欢欢宝贝,是不是想奶奶了?”

        “王婶,谢谢你了。”海萍抬头看向王婶说道。

        “夫人,严重了,这都是我分内之事。”王婶把欢欢递给海萍,说道。

        “来,来,中午就在这吃?”海萍拉着王婶的手说道。

        “谢谢夫人,我还是回家吃,祝你们用餐愉快。”王婶一脸笑意谢过海萍。

        海萍拗不过王婶,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远处的背影。

        “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陈瑶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龙琰的太阳穴,咬牙切齿道。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不要说?”龙琰死皮赖脸的看着陈瑶说道。

        陈瑶听到这句话,气得痒痒的,她好想一巴掌把面前这个男人拍死,肿么破?

        她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这样下去,下午的事能完成吗?

        “乐乐,我们不理他好不好?”陈瑶伸手去抱龙琰怀里的乐乐,却被他拦住说道:“让我来吧?”

        陈瑶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没好气的说道:“带他们去部队更好?”

        “真的吗?我就怕你不同意呢?老婆,没想到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龙琰俊美的脸满是笑意看着一脸气急的陈瑶说道。

        “龙琰…”点名带姓,这次陈瑶气得不轻。

        “老婆,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龙琰一只手搂住陈瑶说道。

        “别碰我。”陈瑶生气的打掉龙琰的手说道。

        陈瑶用手顺了顺自己的胸膛,气死她了,中午的太阳最猛烈,他竟然不声不响就把两个孩子带出来。

        万一中暑了,怎么办?

        虽然她是神医,但孩子真感冒了,她也心疼啊?

        “老婆,从明天开始部队就会很忙,所以我想和欢欢乐乐一起聚聚。”龙琰眼角含着笑意,凑到陈瑶耳边小声说道。

        陈瑶听到这句话,生气的脸慢慢变柔和,清澈的目光看向龙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D国最近有点蠢蠢欲动,我们想要先出击。”龙琰低头说道。

        “什么时候?”陈瑶冷静地问道。

        “还没确定好具体时间,确定好后,再告诉你。”龙琰俊美的脸满是笑意,深情看着陈瑶说道。

        “我们进去吧?”陈瑶说道。

        海萍看到两人的互动,好笑的摇了摇头,她这个儿子越来越接地气了。

        “欢欢宝贝,醒醒……”海萍看着怀里的欢欢喊道。

        闭目眼神的欢欢慢慢睁开圆圆的双眼,看着自家奶奶,好像在说:“有什么事吗?”

        “妈咪,在里面哦,我们也进去吧?”海萍不管欢欢能不能听懂,一脸笑意道。

        “啊?男神进恒丰酒店了,我们要不要进去?”路人A说道。

        “要去,你去。”路人B一副看疯子的表情看着路人A。

        互相谈论一下,还能接受,要是真为了一个陌生人进高档酒店,那才疯了呢?她又不是钱多没地方放了。

        只是,她看那男的好熟悉,不知道在哪见过?

        路人B挠了挠头,怎么想也想不起,那男的在哪见过?

        “哇,小方那是董事长的儿子吗?”秦玉雅夸张的揉了揉眼睛大惊小怪道。

        “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啊?”小方嫌弃的目光看着大惊小怪的秦玉雅说道。

        “呵呵,太开心了,你直接无视我就可以了?”秦玉雅的目光再次看着龙琰一行人,哇,龙少还真不是一般的帅。

        不过,龙少怀里好像抱了一个小娃娃,天啊?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吗?

        你们能想象龙少那俊美绝伦,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明亮得像钻石般的眼眸,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神彩的美男子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吗?

        天啊?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小方,你看看,龙少怀里是不是抱了个小娃娃。”秦玉雅双手颤抖的扯了扯小方的胳膊问道。

        “你眼没瞎。”小方淡定的说道。

        只是,心里真如她表面那么淡定吗?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哇,龙少旁边是她老婆吗?还真是郎才女貌,上次新闻说龙少结婚了,看来是真的,难道他怀里的小娃娃是他孩子?”另一位同事说道。

        “为这个,我不知留了多少泪。”秦玉雅一脸伤心的神情看着远处的龙琰和陈瑶。

        秦玉雅话刚落,就有好几道视线,往她这边射来,她看到大家的表情,就知道大家误会了。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秦玉雅哇哇大叫。

        “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是哪样?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想的是哪样?”小方绕口令问道。

        ------题外话------

        群号是:429783260验证码是:潇湘会员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9620/9959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