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594章、宋插秧!

第594章、宋插秧!

        第594章、宋插秧!

        方炎不傻!

        正如白修所说的那样,在很多人的眼里,方炎实在过于聪明,而且又和他们不是同一条路上的朋友。这也是他们下定决心把他做掉的原因。

        但是,此时此刻的方炎正在做一件愚蠢无比的傻事。

        无数前辈总结出来的血泪教训: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跑不掉就装死。

        方炎也一直以这句话为自己的行事准则,但是,在面对灰袍人这绝世强者的时候,却将前辈的金玉良言抛诸脑外,脑袋一热就要冲上去和人拼命。

        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

        灰袍人的掌力浑厚,每一次击中方炎的胸口时,都如一把巨锤在用力的击打——如若不是太极之心总是第一时间过去防御,方炎早就胸腔塌陷被他打死打晕过去。

        砰——

        方炎再一次摔倒在地上。

        挣扎了一阵子,又一次艰难地从乱石堆里面爬了起来。

        他满头满脸的灰尘,除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仍然闪出坚强不屈的光芒,其它的五官已经很难从尘土里面辨别出来。

        方炎再一次挺直身体,再一次朝着灰袍人走了过去。

        他的身体更加弯曲,行走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个煮熟的虾米。

        他的身体摇晃,但是每走一步都异常的坚定。

        他的眼睛直视着目标,那个一掌又一掌把他拍飞出去的灰袍人。

        他的目标也只有一个,那个抢走他的杀父仇人白修几乎又要拿走他小命的灰袍人。

        他知道他的实力很强大,他知道他的劲气很深厚,他知道他成名早自己数十年,他知道他是全天下有数的高手,他知道就算是老酒鬼莫轻敌来了也不一定就能够挡下来——

        那又如何?

        那就是自己退让和逃避的理由?

        再说,方炎心里很清楚,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灰袍人的身份,但是他在这个时候掺和进来力保白修,证明他就是凤凰所说的更强大的谋划者——他在这场杀局里面占据着主导地位或者说压场的地位。

        白修是自己生死仇敌,这个灰袍人同样是自己的生死仇敌。

        如果这一次求饶,下一次还如何面对他们?

        如果这一次退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为父亲报仇雪恨?

        以方炎对白修的了解,这小子如果这一次逃命成功,以后一定会隐姓埋名甚至不惜毁容让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方炎不得不坚持,也不得不白痴!

        哐——

        哐——

        哐——

        因为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定,所以脚步就显得很沉重。

        方炎每一脚踩下去,都会有石头被压碎草丛被碾出汁液。

        嗖——

        灰袍人的身体消失了。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一掌拍向方炎的胸口。

        没有繁琐的动作,没有漫天掌影。

        只是简简单单,看起来平凡普通的一掌。

        当然,那一掌快得让人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砰——

        灰袍人的手掌即将拍到方炎胸口时,奇怪的事情生了。

        在他的手掌前面出现了一个拳头,拳头闪电即至,那是方炎拦截而来的拳头。

        方炎准备了无数次,这一次终于摸准了灰袍人出掌的轨迹。

        轰——

        掌拳相接,强烈的劲气进行着厮杀搏抖。

        啪啦啪啦——

        空气被焚烧,空间被撕裂。那碰撞在一起的手掌和拳头已经看不清楚影子。

        “我挡下来了——”方炎咧嘴笑着。这就是他的理想,是他的目标。他很想一拳轰死那个灰袍人,当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想接他一掌,想和他硬碰硬地火拼一掌。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挡下我了吗?”灰袍人的身体又变得虚幻起来。方炎清楚,那是他的度运行到一种极致状态时自然出现的人体反应。就譬如我们看美剧《闪电侠》的时候,当人的身体越了一定的法则,就可能出现两个真实的你。甚至能够跑到过去和未来。

        “做梦。”灰袍人和方炎的拳头撞在一起的手掌突然间再次加力。

        方炎也同时加力,这是二重劲气的使用。

        一般人体在一拳挥出去的时候,要有一个回收重新蓄力的过程。但是对这些绝世高手来说,可以减化或者完全不需要这个过程。

        可以不停地使用力度。

        二重劲!

        三重劲!

        甚至到传说中的四重劲!

        轰——

        两人的劲气再次撞击在一起。

        方炎的胸口一闷,喷出一口鲜血。

        灰袍人的身体一抖,脸上也隐现痛苦之色。

        从外面看过去,灰袍人的手掌和方炎的拳头根本就没有分开过,看起来两人就是在不停地比拼内力。

        但是,灰袍人和方炎心里清楚,他们在这瞬间的时间里已经火拼了三次。

        每一次都凶险万分,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轰——

        灰袍人再次使力,方炎也同时跟上。

        三重劲气的缠斗!

        体内的太极之心疯狂地旋转,太极双鱼源源不断地将生机和劲气传输到方炎的拳头上去。

        如果不是之前太极双鱼的形成,方炎现在早就精疲力尽,被灰袍人踩在脚下了。

        方炎刚刚准备第四次力,一股子极尖极利的劲气突然间从灰袍人的手掌心传了过来。

        掌心剑!

        或者说,这是掌心气剑!

        以气凝剑,杀人无形。

        方炎只觉得拳头一阵刺痛,然后身体便倒飞了出去。

        咔嚓——

        这一次比前面无数次摔得都要惨都要重,当他想要用肘膝把自己的身体顶起来时,手臂一软,刚刚仰起来的上半身就再一次摔倒在了地上。

        方炎躺倒在坚硬不平的地面上,仰脸看着头顶黑漆漆地天空。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一块巨大的黑幕遮掩。

        遮住了空气,遮住了光亮,也遮住了希望。

        方炎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艰难,觉得自己的心口越来越压抑。

        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想要把那头顶的黑幕撕裂,想呼吸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

        方炎把刚才和灰袍人对轰的那只拳头举到半空,拳头火辣辣的疼痛,举起来的时候还不停地颤抖着,有鲜红色的血液从伤口流淌出来。

        这只拳头也报废了!

        “不能低头——”方炎咬牙对自己说道:“王冠会掉——”

        他像是个刺猬似的翻滚身体,然后才用双腿支撑着站了起来。

        “不能流血——”方炎再一次对自己说道:“傻逼会笑。”

        他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将手上那道被剑气所刺出来的伤口给严实地包扎起来。

        然后,他认准了灰袍人站立的方向,再一次朝着灰袍人走了过去。

        “你打不死我,我就要打死你。”这是方炎心里最执着也是唯一的想法了。

        灰袍人的脸色难堪之极。

        方炎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一次又一次地向自己冲过来,这对灰袍人而言是一种挑衅。

        他眼神冰冷地盯着方炎,说道:“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没有。”方炎咧嘴笑着,嘴角鲜血淋漓。“死亡这种事情——就是给我一百年时间我也准备不好。”

        “不得不说,我钦佩你的毅力,但是,我已经对你失去了耐心——”灰袍人说道。“原本我今天晚上并无意杀人,但是现在我又改变了主意——见证奇迹的诞生是一桩美好的事情,扼杀奇迹也同样让人记忆深刻。”

        灰袍人的声音越来越虚,他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了。

        方炎凝神戒备,等待着他的再一次攻击。

        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灰袍人并没有立即动攻击,也没有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他的身体变成了一阵轻风,绕着方炎的身体转圈圈——

        嗖——

        他的身体出现,方炎一拳轰出。

        嘶啦——

        方炎一拳轰在黑袍人的黑袍上面,黑袍出布料撕裂的响声。

        但是,方炎却知道自己中计了——

        金蝉脱壳!

        方炎只觉得后喉咙一紧,然后他的身体便失去了自我控制。

        灰袍人的身体看起来那么瘦小,但是却那么轻易地把方炎的身体给提到了半空。

        黑袍人掐着方炎的喉咙,近距离地看着方炎被憋红的脸色,说道:“你是一个天才,但是你太年轻了些——”

        他越来越用力,方炎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他没有直接扭断方炎的脖颈,而是想慢慢地杀死方炎,让他窒息而死。

        武痴大急,朝着灰袍人奔去,一掌劈向灰袍人的后背。

        霹雳啪啦——

        龟裂掌!

        灰袍人左手一挥,那龟裂掌的龟裂之气便凭空消失。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灰袍人那灰色的眸子盯着武痴,沉声问道。

        “放他一命——他太年轻了,不懂事——”武痴哀求着说道。

        “晚了。”灰袍人说道。“没有谁可以有两次机会——”

        “方炎——”凤凰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失血过多已经让她失去了对身体的支撑。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能声音悲愤地喊叫着方炎的名字,却做不出任何可以帮助方炎的事情。

        “宋插秧,何苦呢?”一个清朗祥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06/2308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