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391章 、古有苏秦背剑,今有方炎背贱!

第391章 、古有苏秦背剑,今有方炎背贱!

        第391章、古有苏秦背剑,今有方炎背贱!

        先生提着粪筐回来,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影跪倒在自己的小屋门口。

        他的眼睛眯了眯,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把粪筐里面的猪粪倒在后院的粪池,将粪筐放到屋外的角落,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准备开锁。

        “先生,我错了。”方炎的身体挺得笔直,沉声说道。

        先生耳背,没有听见方炎的话,把铜锁打开径直推门进屋。

        把外面的羊皮袄脱掉挂在墙上,用一个铝盆从炉子上的水壶里面接了小半盆水洗脸洗手,脸上和手上都冒着热气,身上的寒意也驱散了不少。

        先生打开方桌上面缺了个口子的老茶壶,抓了一把碎茶叶丢进去,又拎着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的古董暧瓶往茶壶里面注水。也没有什么繁琐的泡茶步骤,简单粗暴,感觉茶叶出味了,就用一个大海碗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水轻轻的吹气喝着。

        “先生,我来给你道歉。”跪在门口的方炎再次出声喊道。

        先生面无表情,仍然装作没有听见,站在小屋的门槛里边有滋有味的喝着他的大碗茶。

        “先生,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原谅了。”方炎大声喊道。

        先生还不说话。

        先生不说话,方炎便没有起来。

        他知道,有些时候可以活泼,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严肃。

        譬如现在。

        先生不说话,方炎也不说话。

        一个站在门槛里面,一个跪在门槛外面。

        先生住在后村,后村面对后山。

        野风呼啸,千里雪埋,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方炎就成了这白色世界的一个小点。

        先生站着喝茶,方炎跪着。

        先生坐着听曲,方炎跪着。

        先生躺着睡觉,方炎跪着。

        先生睡醒起床洗米刷锅做饭将咸鱼切成两段一段挂在墙上一段丢进米锅,去后院拔了一把青菜和几根小葱在冰水里面洗净白灼,方炎仍然跪着。

        先生吃了咸鱼饭咽下那几棵小青菜将碗筷洗好铁锅刷净,又往早上的茶壶里面注了开水喝了碗热茶,方炎仍然跪着。

        早上还温暖的阳光,到了中午就消失的没有影子。

        停歇的雪花又一次沸沸扬扬的飘荡起来,雪花轻柔,但是寒意伤人。

        方炎跪立风雪之中,头被凉风吹乱,身体被白雪覆盖,就连眉毛都凝结成冰。

        方炎成了一个雪人。

        就像小时候他们经常用冰雪堆积起来的雪人,他们为雪人戴上帽子系上围巾,让它看起来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方炎是最鲜活的雪人,因为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在方炎跪着的时候,燕子坞仍然安静如往昔。

        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很多家的院子院门敞开,有人站在门口朝着远处张望。

        李家。

        一个穿着灰色棉袄的老太太站在门口,出声问道:“方家那娃娃还跪着呢?”

        “跪着呢。”李小天站在老太太身后,表情不忍的回答道。

        “唉。”老太太叹了口气,对孙子说道:“这孩子有大志向,受一点皮肉之苦也在所难免”

        叶家。

        叶道温在书房跺来跺去,推开窗户问外面扫雪的家丁:“方炎还跪着呢?”

        “跪着呢。”家丁回道。

        咔啪----

        窗户又关上了。

        家丁眼神对视,又低头扫地。

        方家。

        方虎威老爷子今天没有吵着要喝梅子酒,也没有让方英雄和方好汉陪着他下棋。

        他让人将他推开窗前,没有用褥子取暧,也没有戴那顶出门时保暖用的皮帽子,光秃秃的大脑袋比外面的白雪还要光亮一些。

        他的视线看着窗外,看着院子里那几株用稻草包裹着的梅树。

        突然间就起脾气起来,出声骂道:“谁包的?谁包的?不经历风雪,哪有异香扑鼻?拆了。把那些稻草都给我拆了----”

        方英雄和方好汉不敢反驳,赶紧跑出去拆那些今天早上才包裹起来的稻草捆子。

        这个时候的方虎威杀气凛凛,不像是瘫痪之人,倒像是刚刚从战场里下来的猛将。

        叶温柔推开院门,老酒鬼看也不看一眼,说了一句:“我醉了,你随意。”

        然后便躺在廊檐的角落里呼呼大睡,还有响亮的鼾声传了过来。

        叶温柔手掌拍缸,缸口密封的灰泥便脱缸而起,飞的不见踪迹。

        她的脚尖一挑,面前的一口大缸便飞到了半空。

        酒缸微斜,下坠的同时有一股泉水倾倒而下。

        叶温柔张嘴猛吸,姿态潇洒,狂妄写意。

        还有很多家院门敞开,远远观望。

        今天的燕子坞,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个跪倒在风雪里的少年身上。

        方炎,他已经是燕子坞的传奇。

        先生连喝了三碗热茶,直到茶壶空了,倒出来的茶水颜色越来越深,味道越来越苦,先生这才放下了茶杯。

        他对着外面喊道:“别演了,进来吧。”

        咔----

        方炎从雪地里起身。

        因为他长久不动,他的膝盖和小腿在雪地里竟然结了一层薄冰。轻轻一动,那冰层便破碎开来出清脆的响声。

        咔啪咔啪----

        这是他全身骨头响动的声音。

        那郁结的气血,那僵硬的骨架都舒展开来,恢复了活力。

        方炎有太极之心护体,所以才能够一直保持着不让酷寒入侵。

        冰雪、身体以及太极之心变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太极之心成为方炎和冰雪之间的一道沟通桥梁。将冰雪转化成为一种能量传输给方炎,让方炎温和舒适的接触,而不是直接的去体验那严寒的侵袭。

        当然,如果有内劲儿的话,也能够将内劲儿转化成热量来防御严寒烧化冰雪。只不过太极之心贵在自然,而用内劲儿御寒更加的消耗心神体力,难以持久。

        这也是太极之心和其它几家的内家心法或者劲气相比较更加宝贵的原因。

        当方炎活动起来,身上的雪花脱落,眉毛上的寒霜消失,他又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

        他的后背上插着一把铁剑,剑柄向下,剑尖向上,以苏秦背剑式斜挎后背。

        方炎走进小屋,面对先生说道:“先生,我来向你道歉。”

        “何错之有?”先生问道。

        “方炎年轻,不应该擅作主张逼宫先生。”方炎认真说道。

        先生看着方炎,说道:“你不是擅作主张,你是谋划已久。”

        “方炎知错。”方炎低头认错。

        “方炎,你这么一逼宫,整个燕子坞因你而动----你想过没有,在你为燕子坞争取到利益的同时,也把燕子坞推到了世人的眼前。这对燕子坞是利是弊?”

        “古有杯酒释兵权,又有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国家有难,我们仗剑解忧。国家太平,我们葬剑耕田。我们都是武人,一心习武求道,过着安份守已的日子。和和美#美,繁衍千年,这样不好吗?”

        “三十年功名尘与土,黄梁美梦一场空。争什么?求什么?”

        “先生,我知道错了。”方炎的脑袋低得更低。

        “你没错。”先生摇头。“年轻人嘛,胸有豪言壮志,体内热血沸腾,谁不想疆场杀敌?谁不想名扬四方?谁不想刻石记功,把自己的大名写在燕子坞村口那块石碑上?”

        “我的职责是守护燕子坞血脉延续,让这燕子坞忠心不改,武道不衰。所以我希望低调,沉默。就像数百年来这样,甘愿被世人遗忘。你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一条积极进取、张扬残酷的路----没有对错,只是,你想清楚没有,哪一条路更加适合我们燕子坞?”

        方炎抬头看向先生,朗声说道:“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我们燕子坞忠心不改,武道不衰。我们苦练武技,日夜思索,只为强健体魄,弘扬正义。我们誓死守护家国,抛头颅洒热血,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先生,世界在变,我们也在变。我没想过这条路是否对错,我只想过这件事的对错----我不愿意积极进取,我更不愿意张扬残酷,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被欺负。我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野心而已。”

        先生沉吟良久,看着方炎说道:“既然----你都想明白了,你来道哪门子歉?”

        “先生永远是先生,是方炎的先生,是燕子坞的先生。我目无尊长,忤逆了先生,自然要来道歉。”方炎面不改色的说道。

        “方炎跪下。”先生说道。

        方炎听命跪下。

        “有子方炎,目无尊长,胆大妄为,忤逆先生,陷燕子坞于危险境地”先生伸手抽出方炎背后的铁剑,说道:“重罚三记,以示惩戒。”

        先生手持长剑,剑身平端朝着方炎的脑袋敲击过去。

        铛----

        一剑下去,不是方炎的脑袋切成两半,而是那铁剑----断成两截。

        方炎羞愧难当,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怕先生----一怒之下当真把我杀了。所以----所以----就在剑里面动了些手脚。”

        先生手持剑柄,呆滞良久,才无奈说道:“古有苏秦背剑,今有方炎背贱----你且回去吧。回去吧。我教不了你。”

        (ps:觉得老柳和方炎这两个小伙子还不错的,就把票票投起来吧!鞠躬!)rg

        s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06/251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