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456章、家贼难防!

第456章、家贼难防!

        第456章、家贼难防!

        一石惊起千层浪!

        方炎喊出来的这句我有证据让全场的气氛再次达到了一个新的**。

        这种**是隐藏的,掩埋的。就像是深海的火山,无论水下喷薄的多么激烈,水面上也不过是荡起几圈涟漪而已。

        大家眼含深意彼此对视,却又不在言语上面有任何交流。

        在这种敏感时刻,没有人愿意让别人抓到什么把柄或者在一些小细节上面显示出自己的过度热衷。

        对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来说,都是礼仪上的忌讳。

        方炎跑来找江家要人,并不是空口无凭,而是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难道说,江家当真是6朝歌被绑架事件的幕后黑手?

        他有什么证据证明江家参与或者直接谋划了绑架6朝歌事件?

        可是,既然有证据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报警把江家人给抓起来呢?

        大家都在安静等待着,还有不少人在暗地里期待着。

        如果方炎当真丢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江家父子今天就要彻底地被打下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方炎,你这是欺我江家无人吗?”江逐流握拳喊道。事情明明就不是他们江家做的,他有什么证据?他能有什么证据?就算有证据,那也是栽赃陷害。

        方炎寸步不让,步步紧逼,着实逼坏了江龙潭江逐流父子。

        这是在江逐流的婚礼上面,事情闹得越大,场面越是混乱,江家越是难堪。

        今天婚礼上生的事情传扬出去,他们江家人以后还有脸见人吗?这个方炎心思实在太歹毒也太会选择时机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息事宁人,就此结束。但是,这显然不是方炎愿意看到的。

        江龙谭眼神犀利,如针一般的扎向方炎,声音平静隐含威严,说道:“刚才我觉得你是一个晚辈,晚辈做事出格一些,但是终究有一个可以原谅的理由。现在我觉得你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野兽。方炎,你这是把我江家往死里逼啊——”

        “方炎,我知道你仇恨我们江家,我知道你想把我江家打跨。你今天来了,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既然你执意这么做,我也没有立场阻拦——你说你有证据,那就拿出你的证据吧。如果你拿不出证据的话,我江龙潭今天就撞死在你的身上——江家都是生意人,但也有一身骨头几斤热血。”

        一个身材高瘦看起来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眼神不善的看着方炎,说道:“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我却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每一次和你有关的事情,都是你在砸别人的场子。”

        这话方炎就有些不爱听了,冷眼瞥着中年男人,说道:“我对你说的每一次和我有关的事情很感兴趣。那些事情都是什么事情?”

        “你一定不记得了吧?三年前燕京城,枫叶会所举办慈善拍卖会——也是你上门砸别人的场子,差点儿导致那场拍卖会取消。”中年男人出声说道:“这一次又是如此。这是婚礼,是一对新人两个家庭最神圣也最幸福的时刻——你跳出来大吵大闹,言辞恶毒,手段狠辣,把人往死里逼迫欺辱——你不怕遭报应吗?”

        方炎冷笑出声,说道:“很抱歉,你说的那件事情我还偏偏记得。三年前我回燕京过节,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听说晚上乐痴出场演奏,就厚着脸皮找人帮忙带进枫叶会所——没想到偏偏有人看我们这些无名草根不顺眼,骂我们几句也就忍了。谁让你们是名门贵公子,我们只是一些小家小户的苦孩子呢?”

        “但是,你们还想把我们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这样就让我们忍无可忍了——有钱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欺负人吗?三年之前我是被欺负之后的反击,三年之后仍然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把6朝歌还给我,我转身就走,你们婚礼继续。如若不然,我就和你们不死不休。”

        “强词夺理。”中年男人冷笑出声。“你不是说你有证据证明江家是绑架6朝歌事情的主谋吗?那就把你的证据拿出来。如果你拿不出证据的话,我们将家可要向你讨还一个公道——”

        将风行,将家嫡系。因为能力出众,在将家极受尊重。将家一些重要的投资都需要他来点头认可才行。

        他还是将上心的父亲,这次代表将家来参加女儿和江逐流的婚礼。婚礼进行当中闹出这么一出,心里自然对方炎百般的痛恨。

        他代表将家说出这么一番话,自然有着让人重视的力量。

        果然,听到将风行报出将家的大名,一些人看向方炎的眼神就生变化。

        大家都听说了方炎和将家的关系不和睦,但是今天将家重要人物站出来警告方炎,意义还是有一些不一样。

        “你不要威胁我。”方炎声音平静地说道。“将军令以前就干过这种事情,被我一巴掌抽了回去——你也一样。”

        “好一个一巴掌抽回去。我将风行就站在这里看你如何的兴风作浪——”将风行脸色阴沉如锅底,妻子李韵赶紧走过来细心安慰,劝他不要动气。

        “证据呢?”江龙潭虎目盯着方炎,喝道:“方炎,你说的证据呢?”

        “老爷,把6小姐还给他吧。”站在身边的老管家出声说道。

        轰——

        就像是地面上的火山爆,流石火浆一下子铺满天际。

        所有人都没办法再保持平静,也没有人再继续沉默隐藏。

        “天啊,江家的老管家竟然站出来指认老板——难道当真是江家干的?”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江家父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败在自己家人手里——”

        “江龙潭刚才的表演——当真是精彩绝伦啊——这头老狐狸,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任谁也没有想到,江家的老管家会站出来指认江龙谭要求他放人。这一刀直插心脏,让人痛入骨髓。

        啪!

        江逐流一巴掌抽在老管家的脸上,眼睛充血地嘶吼着说道:“柳老狗,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说让谁把人放出来?”

        老管家原名柳同,是跟随江龙潭一起打拼天下的老人。是江龙潭最信任的人,也是江龙谭的大脑和心脏。

        正如每一任君王都有一些脏事恶事需要有人来清理,譬如古时候的那些宦官和锦衣卫。

        柳同就是江龙潭选来清理这些最**事件的心腹人选。

        也正是因为对柳同的认可,所以才把自己江家未来的希望——江逐流交给他来教导照顾。

        江逐流对柳同感情极深,一直称呼其为柳叔,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待。

        所以,现在柳同站出来捅他们父子一刀,等于是对江逐流情感上的背叛。即使以江逐流积攒多年的养性功夫,也难以忍受暴怒出手。

        柳同脸上挨了一记,仍然站立原地不动,一幅任人抽打的架势。

        “少爷,6小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一家人,实在没必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江逐流更急更气,又想出手打人,却被江龙潭一把抓住了手臂。

        “逐流,停下吧。”江龙潭声音沙哑地说道。

        江逐流不敢反抗父亲的话,眼神恶恶恶地盯着柳同,如果不是太多人在场的话,他非要把这个狗奴才给活活地打死。

        江龙潭拍拍柳同的肩膀,说道:“平时我工作太忙,就把逐流交给你来管教——他对你有感情,一直把你当成亲人看待,所以情绪就太激动了些。孩子不懂事,你这做长辈的不要放在心上。”

        “老爷,我不生气。”柳同说道。脸色平静,却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他现在的心里也正饱受煎熬。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站出来举报自己的家主,这件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种背叛。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了。

        “逐流没有把你当作外人,江家也没有把你当作外人,我更是——把你当成我最好的兄弟——”江龙潭声音沙哑,看起来非常的动情。

        “老爷待我情重如山,我柳同永远都不会忘记。”柳同红着眼眶说道。

        “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或许你有你的难处,我理解你——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够给你什么?如果你想要,你可以找我要。我们是兄弟,只要你愿意张嘴,我全都给你——柳同,方炎他能够给你什么?他用什么收买了你?”

        “老爷,方炎他没有收买我。”柳同摇头否认。“我是你身边的老人了,你和铭图初建龙图集团的时候,我就跟在你们的身后,是你们信任和照顾的小弟——逐流是我看这长大的孩子,朝歌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平时你们有什么矛盾有什么怨仇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是朝歌已经失去了父母,已经离开了江家,我们是不是要给她一条活路?这么做手段是不是太激烈了些?”

        柳同对着江龙潭深深鞠躬,说道:“老爷,放了朝歌——她还小,不懂事,给她一条活路吧?”

        (ps:平安夜,约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06/2514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