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496章、分家!

第496章、分家!

        第496章、分家!

        方炎没想到会遇到秃子,更没想到秃子会和苏琪在一起。

        而且两人还会一起到大排挡吃宵夜。

        他们俩站在一起的画面太美,方炎都难以想象。

        听了苏琪的问题,方炎微微挑眉,对着苏琪微笑,淡然说道:“不是她们。”

        苏琪愣了一下,不是她们?

        不是她们的话,又是谁呢?

        连天南星组合的蒋钦和袁琳都不是那个能够让他地内心悸动的女人,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够占据那样一个重要的位置?

        苏琪真的很好奇,又真的很不甘心。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到他的不同。他的外形俊俏,但是气质深沉。那么年轻的人却有着这样沉稳的气质,确实是一件很让人奇怪的事情。

        他的眼睛很干净,但是眼神深处隐含着无穷尽的怒气。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却不知道要把自己的这股子怒气向谁诉说。

        他温和儒雅的那一面就像是海水,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溺下去。他暴戾冰冷的那一面又像是火焰,熊熊燃烧,让人明知道危险,却又忍不住想要化身飞蛾飞奔而去的冲动。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有魅力的普通人,现在却现他和天南星组合关系密切——这样的人却只是朱雀中学的一名保安,难道这不是世界上最荒诞的事情吗?

        在苏琪和方炎对话的过程中,蒋钦和袁琳也同样在打量着苏琪。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像年轻时的自己。

        而且,这个女孩子身上有一股子贵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出生的孩子。

        袁琳是这方面的行家,她从女孩子身上裙子的针脚,鞋子的布料以及随身携带的包包款式很容易就看出来,这个女孩子的这一身行头至少价值十万华夏币。

        两女彼此对视一眼,一幅你挺我我也挺你的心照不宣。

        听到方炎和苏琪奇怪的对话,袁琳出声问道:“方老师,你们在说什么?”

        “说起一个以前的朋友。”方炎笑着说道。

        “是吗?我们认识吗?”袁琳问道。

        方炎点了点头,蒋钦和袁琳见过秦倚天。

        “是秦姐姐吗?”蒋钦冰雪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他们说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因为苏琪用了比她还要勇敢之类的形容词,秦倚天无疑是她们见过的最勇敢的女生。

        哦,叶姐姐也很勇敢。

        方炎没有回答蒋钦的问题,而是看着苏琪说道:“你们还没有吃过东西吧?我们先走了,你们吃完东西早些回去休息。”

        又对秃子说道:“秃子,一定要保证苏琪同学的安全。”

        说完,迈步朝着停车场走过去。

        “等一等。”秃子气愤地喊道。

        方炎转身,看着秃子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秃子脸色潮红,走到蒋钦和袁琳面前,小声问道:“请问,能和你们合一张影吗?”

        蒋钦和袁琳点头答应。

        于是,蒋钦和袁琳一左一右地依偎在秃子的两侧陪着他合影。因为秃子过于羞涩,拍照的时候低头弓背都不好意思看镜头,这张照片就显得秃子过于猥琐,就像是被两个美少女警察合力抓捕起来的抢#劫犯。

        方炎带着蒋钦袁琳离开,苏琪站在原地沉思。

        “那个秦姐姐——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苏琪问道。

        “她不是人。”秃子还沉溺在和偶像拍照的荣光中,漫不经心地说道:“她是女神。”——

        又和往常一样,方炎早晨六点准时起床。拉开窗户,准备换上练功服去后院锻炼时,看到别墅的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奔驰轿车。

        方炎嘴角浮现一抹冰冷的嘲讽,然后轻手轻脚的朝着楼下走去。这个时候6朝歌还没有醒来,他不想打扰她的休息。

        方炎走到奔驰车窗边朝里面看了看,然后轻轻地敲击窗户。

        车窗迅地按开,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兰山谷揉#搓着自己的眼睛,不好意思地说道:“方少,不好意思,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方炎问道。

        “昨天晚上过来的。”兰山谷推开车门下车,身上的骨头咔啪咔啪作响。他在车厢里面保持一个姿态实在太久太久了。

        “进屋喝杯咖啡吧。”方炎说道。

        方炎亲手煮了一壶咖啡,端着咖啡来到客厅,帮兰山谷倒了一杯,兰山谷连忙道谢。

        方炎自己捧着一杯,嗅闻着咖啡浓郁的香味,问道:“昨天晚上跑来见我,总不是想着来蹭一杯咖啡喝吧?”

        咖啡的味道香浓,喝进嘴里的时候又有一股子浓烈的涩苦。

        咖啡苦涩,兰山谷的心情更苦涩。

        兰山谷表情凝重地看着方炎,说道:“大少,我是来给你道歉的。”

        “道歉?因为帮傅雷说情的事情?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没有做错什么——”方炎说道。

        “大少,是别的事情——”兰山谷说道。“兰家正准备和将家同时入股龙图,加大对龙图集团的投入——”

        “所以,我的那一部份股权将会被稀释?除非我也跟着投入,不然的话,我就在龙图里面没有太大的话语权了,是这样吗?”

        “是的。”兰山谷无比坦诚地说道。

        “这对兰家是一件好事情。”方炎眼神玩味地看着兰山谷,说道:“谁都知道能源产业的火爆可以预期,但是这个领域的门槛太高,一般人不得其门而入。如果兰家能够接受将家递过来的这张入场卷,对兰家的未来展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将家对兰家还真是大方,江家那头巨象死亡,他竟然舍得割下最肥美的一条大腿送给你们——”

        兰山谷并不觉得方炎这是赞美,眼神灼灼地盯着方炎,问道:“方少的看法呢?”

        “我的看法?”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我能有什么看法?我是一个局外人。我可没有权利去决定你们兰家的家事,那样的话,你们可要怪我不太懂事了。”

        “我明白怎么做了。”兰山谷声音沉重地说道,像是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心。

        方炎拍拍兰山谷的肩膀,笑着说道:“喝咖啡吧。我的手艺还不错。不会让你失望的。”

        兰山谷抿了一口,笑着说道:“方少从来都不会让我们失望。”——

        兰山谷要和兰家闹分家,这件事情迅地传遍了整个花城。

        “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地疯子。”

        “他丫有病吧?兰家本来就是他的,未来的兰家继承人——他要和谁闹分家呢?分他自己的家?”

        “兰山谷到底玩的是哪一出?兰家又玩的是哪一出?想不明白,真是想不明白啊——兰山谷这个人,看起来是一个疯子,本质上也就是一个疯子,疯子最可怕啊——”——

        兰家老宅,兰家的重要人物齐聚一堂。除了远在燕京的三叔和远在美国的五叔五婶,这是家族最齐全的一次聚会。

        砰!

        兰家老太爷轻轻地把手里的茶碗放在桌几上面,虽然他的动作很轻柔,但是在大家就连呼吸都小心谨慎的时刻仍然显得过于大声响亮。

        兰老太爷看着跪在堂屋中间的兰山谷,声音嘶哑地问道:“决定了?”

        “没有决定。没有决定。”兰山谷的父亲兰岭跳了出来,跪倒在兰山谷的旁边,急声说道:“爸,山谷这孩子平时就是疯疯癫癫的,这一次更是病的厉害——我这就带他回去和他好好谈谈。爸,你别生气。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抽他一打骂他几句,让他尝尝咱们兰家的家法——”

        “行了行了。”兰老太爷摆手,不耐烦地说道:“我问的是山谷,你跑出来搅和什么?山谷还是个孩子?”

        “爸,山谷他就是个孩子啊——”

        “混帐。”兰老太爷生气了。“他要是个孩子,兰家的未来能够交付到他的手上?他要是个孩子,一家老小的命就给他当作玩具?以前大家扶他顶他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是个孩子?”

        “爸,你别劝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兰山谷抬起头来朗声说道:“我从兰家脱离出去。”

        “条件呢?”

        “让我带走大山贸易。”兰山谷说道。大山贸易是兰山谷一手创立起来的,之前是挂靠在兰家的集团公司名下,只不过兰山谷占据着大量的股份,也是贸易公司的法人代表。兰山谷和6朝歌所代表的朝炎科技合作,就是用大山贸易帮助朝炎科技的小火苗产品做销售商。

        “还有呢?”

        “没有了。”兰山谷说道。

        哗——

        全场哗然!

        兰家家大业大,名下的上市公司都有好几家。兰山谷做为兰家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分家出去的要求仅仅是一家大山贸易。这真是让其它兰家嫡系笑得合不拢嘴啊。

        “你就那么看好他?”

        “我愿意赌一把。”

        兰老太爷沉吟良久,说道:“把华茂也给你。”

        “谢谢爷爷。”兰山谷感激地说道。

        老太爷摆了摆手,说道:“去祠堂领一顿板子,然后滚出去吧。”

        兰山谷不再说话,对着老太爷所坐的位置砰砰砰地磕头。

        当他抬起头时,额头鲜血淋漓,老太爷已经不见了踪迹。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06/697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