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811章、我要报仇!

第811章、我要报仇!

        第811章、我要报仇!

        厉新年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眼都不是威胁,以她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也着实用不着去威胁别人什么。

        她说弄死你就弄死你了,她说让你消失你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如果她当真恶毒的话,李君领和她的父亲李伯庸今天还有机会站在秦家的大厅吗?他们还有机会接受秦家的审判——无论是惩罚还是原谅,他们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只需要一句话的命令,甚至一个眼神的提醒,他们父女俩就会遭遇一场严重的车祸,或者其它的什么意外。反正他们的人生就此结束,再也没机会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或者秦家什么都不需要做,外面想要讨好他们的人数不胜数。有些聪明而且又不介意做这些脏活的人会把事情办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一次私密聚会上的不经意问候,你都不知道把他们父女送走的人是谁——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是权势的力量。

        任何事物到达一种极致时,它所能够爆发出来的能量都是惊人的和让人感觉到震惊的。

        有人过度膨胀,有人却能够很好的控制这股子力量。

        啪——

        李伯庸再一次抽了自己的女儿一巴掌,没有任何防备的李君领被父亲打倒在地。

        李伯庸居高临下地盯着李君领,怒声喝道:“还不给我跪下向夫人道歉——”

        “跪下道歉?”李君领捂着脸冷笑连连。“我做错了什么?我需要向他们道歉?我就是爱上了一个男人而已——这有什么错?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你已经是秦腔的未婚妻——”

        “我不是秦腔的未婚妻,你才是——”李君领看着自己的父亲哈哈大笑,说道:“你才是秦腔的未婚妻。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嫁给他。你想,你白天想,晚上想,你日日夜夜地想,想着我能够进入秦家的大门,想着我能够成为豪门太太替你光宗耀祖,想着我为你来填补你一直没有儿子的遗憾——你生气,愤怒,是不是因为你的美梦破裂难以接受?”

        “你——”李伯庸手指颤抖地指着自己的女儿,连一句完整地话都说不出来。

        李君领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服装,眼神倔强地看着厉新年,说道:“我连死都不怕,怎么可能会向你们这些人道歉呢?是啊,或许这样的事情对你们来说早已经司空见惯——弱小的向强大的道歉,不管强大的是不是站在道理那边。可是,今天一定要让你们失望了——”

        “你的道歉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厉新年看着李君领问道:“或者说,对秦家有什么意义?”

        “——”

        “我不在意,秦家更不会在乎——”厉新年云淡风轻地说道:“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或者说你还是你现在的钢琴女神,你和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偷情或者殉情,秦家都不会正眼看过去一眼。但是,你和秦家的男人订了婚,你的一只脚已经跨入了秦家的大门,不管是有意也好或者无意也好,在订婚仪式上你终究是点头答应了的——在订婚之后你做出这种事情,确实让秦家人颜面无光,暂时性地要承受一些无聊人士的非议。”

        “但是,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秦家仍然是秦家,在别人议论的时候,秦家的名誉受到一些伤害。等到你被别人忘记,等到秦腔有了新的未婚妻——别人还能够记得起来你是谁?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姑娘——你还是不是你?”

        厉新年有些同情地看着李君领,说道:“同样是女人,我能够体会你的感受,但是,你的选择——实在太过愚蠢。你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事情曝光出来之后将会为你带来什么——你也不会明白,你现在能够站在秦家的大厅里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

        李伯庸额头大汗淋漓都顾不得擦上一下,不停地鞠躬道歉,说道:“夫人,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一个不识抬举的孩子——你有什么责骂都冲着我来,我是她的父亲,应该给她承担这些责任——”

        厉新年冷笑,说道:“行了行了,李伯庸,你们父女也别在我面前演这苦情戏了,我对看戏没什么兴趣。”

        “是是是——”李伯庸频繁点头,说道:“不演戏。我们不演戏——我们来就是道歉来的,我们错了,错得厉害——不管是打是骂,就是夫人让我出门跳到山谷里面,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厉新年抬头看了一眼李伯庸,说道:“你倒是个好父亲,就是太过宠爱女儿了——回去吧。”

        “夫人?”李伯庸脸色惊恐地看着厉新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说道:“夫人,求求你,放过我们这次吧——我愿意为这件事情赎罪,我愿意为秦腔——为秦大少以死谢罪。我只求你们能够放过君领,放过我们李家一家——”

        李君领脸色苍白如纸,父亲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秦家想要杀人雪耻?这些豪门贵族——他们的心肠可真是狠毒啊。

        “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厉新年的眉毛挑了挑,有些不太满意地瞥了李伯庸一眼,说道:“眼泪能够换来宽赎,也能够换来别人双倍的憎厌——你放心吧,秦家不会报复你们。从此以后,两家不再有任何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李伯庸连连点头。两家不再有任何关系,说明厉新年已经当众把秦腔和自己家女儿的婚事给取消了。女儿做了那等事情,这也是秦家应有的反应。另外,李家的家族产业大多数都和秦家有牵连,秦家断绝和李家的关系,那些生意怕是保不住了——不仅仅如此,恐怕还会得到那些闻风而动的那些人的打击。那个时候,少了秦家的支撑,李家哪里还有还手之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家产业被那些恶狼分食而已。

        “除非将家愿意保他们——”李伯庸内心深处地某一个角落这么想着。

        厉新年摆了摆手,说道:“回去吧。”

        李伯庸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厉新年鞠躬,对着几乎一言不发的秦老爷子鞠躬,对着秦家的每一个人鞠躬,然后拉着李君领的手就朝着外面走去。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那个女人做了这样的事情——”

        “就是,让人打断她的两条腿才是道理,看她以后还怎么去偷男人——”

        “不打不骂的,一句重点的呵斥都没有——外面要会不会笑话咱们秦家软弱可欺?”——

        无论如何,厉新年都是秦家现在的当家人。在她处理家族事务时,外人不许插嘴和指责。特别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秦家人更要给人团结一致气氛融合的印象。但是,在外人离开之后,他们就有了自由发言和申诉不满的权力。

        当然,厉新年也有不理不踩的权力。

        厉新年看着坐在对面悠然喝茶的秦老爷子,笑着说道:“这茶是倚天院子后面种得那几棵茶树上面摘得,因为是倚天一点点看着它们长大,所以平时就宝贝地紧。摘茶的时候都不许别人搭手,自己一片片叶子从茶树上面摘下来,每摘一片都跟在自己身上割一片肉似的——辛苦了好几天的成果,炒熟之后也不过得到了二两茶叶。她平时小气的紧,一般都不愿意给人喝。只有我到她那儿看她的时候,她才会让人给我送一杯茶水过来。还是跟爷爷亲,怕是二两茶叶都给你这边送来一大半吧?”

        秦老爷子哈哈大笑,不无得意地说道:“我那倚天孙女可是骄傲的很,一般人连她的一杯茶都喝不着,更不用说喝她亲手采摘的茶叶了——不过倚天跟我比较亲,她的茶叶炒好后就偷偷给我送了一小罐。还嘱咐我说千万别让你给发现了——怎么你一眼就给看出来了?”

        厉新年把手里的咖啡杯放下,幽怨地说道:“您手里的可都是世间少见的好茶,哪有泡开来这么大叶片的茶叶?”

        秦老爷子受了这一记马屁之后神清气爽,笑容也更加灿烂了,说道:“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送你一些——不过,和你说句私密话你可不能让倚天那丫头知道。不然的话我就再也喝不到她的宝贝茶叶了。她送来的这茶叶啊,味道还真是不怎么样——和我收集的那些茶叶差远了。不过孙女都已经把茶叶送来了,不喝又会让她心里觉得受伤——所以我才有事没事泡上一杯,想着赶紧把它给喝完算是完成任务——”

        “——”客厅里的秦家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在很严肃地质疑这种处理方式好不好?你们无视我们在谈论秦倚天的茶叶算是怎么回事儿?

        秦腔推开客厅的门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厉新年的面前。

        “我要报仇。”秦腔声音嘶哑地说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06/88323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