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800)惧怕之感?转身离开!

(800)惧怕之感?转身离开!

        此时此刻,有心想要洗脱嫌疑的,生怕自己再次被盯上,因此不敢轻易张嘴。而敢于张嘴的,又因为心里的落差太大,有些不太想说话。如此也就造成了,整个场面,有些尴尬,也有些冷清的结果。

        好吧,欧阳夏莎又不瞎,当然也看清楚了他们各自的别扭啰!虽然欧阳夏莎并不认为这是一件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在意,还一定需要他出马才能够解决的大事,可任由他们继续这样别扭下去,显然也不是一个什么很好的选择,毕竟,他们如今所处的环境,早已决定了他们时间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再加上还有东篱轺几人需要他去操心,如此,也就更加没有时间任由他们为了屁大一点,甚至完全可以忽略的小事,在这里干耗时间了,所以,为了能够尽早的解决问题,过多的去浪费一些不必要去浪费的时间,欧阳夏莎有出头调和的打算,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至于这样处处迁就他们,纵容他们,不过一点点小事,就搞的如此在意,大费周章,接连着几件不大的小事,全都需要他去从中去调和,他们自己完全像是没有能力从中解脱出来一般,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惯的他们了,继续这样下去,会不会养成他们什么不太良好的习惯,那在欧阳夏莎看来,就是之后的调教问题了,暂时可以不提,一切都等出去了再统一解决,如今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那才是王道。

        只是很多事情往往就是喜欢事与愿违,就好比此时此刻,欧阳夏莎想要开口调和的打算,便是如此。这不,这边欧阳夏莎刚下定决心,准备出言调和,还不等欧阳夏莎发出声来,这周遭就传来了一声异动。

        可别小看了这声异动,在这陌生的大环境下,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人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更何况是在这异常安静的环境之下,这声异动,也就显得更加的清晰了,那感觉,就好像生怕在场的众人不知道问题来了似得。

        “帝江,鲲鱼,你们帮我盯紧他,顺便再找找东篱轺他们,我去看看到底有什么情况!”在这本就充满了各种可能的奇异之地,突如其来的异动,要说没有问题,傻子才会相信好吗!也许欧阳夏莎天生就有所谓的冒险精神?也许欧阳夏莎的好奇心太过强烈?也许欧阳夏莎只是单纯的不希望出什么问题,为了安下心,所以需要去确定一下?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在那声异动出现之后,欧阳夏莎顿时便压下了之前即将要出口的言辞,并在那声异动之声落下的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朝着那声异动传来的方向快速奔驰了过去,那却是不争,也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过欧阳夏莎就算再如何的着急,也不忘将事情和安排交代清楚,哪怕他只来得及使用传音的方式,根本就无法做到面对面的交谈,但交代清楚了,就是交代清楚了。至于那个要求被盯紧的‘他’,除了云栖,还真没有第二个人。

        转身之际,欧阳夏莎也不是没有犹豫过,犹豫他这一离开,时间不定,到时候他的队员要怎么办才好!毕竟,他这队伍里不管是哪一个,也不管实力如何,毫无意外的,全都是些没有算计争斗经验的小白。他担心在他离开的时候,他们会碰到什么突如其来的人或是事,就好比云栖的那些同盟,要是到时候被忽悠着骗了,或是吃了什么大亏了,那可如何是好!当然了,以帝江和鲲鱼如今的实力,碾压冥界的任意一人,那还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对方人多势众,争夺个逃跑的时间,那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他们最多也不过只会吃点亏而已,小命倒是没有任何的危险,或者说,欧阳夏莎对他们的担心,倒不是担心他们要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会与对方撕破了脸什么的,相反的,欧阳夏莎担心的,则是他们不与对方撕破脸,反而被对方忽悠住了的情况。还有东篱轺那几个,这会儿没找到,那倒还好,正所谓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可要是一会儿,在他离开之后找到了,且还受了伤,那又该如何?帝江和鲲鱼能处理好吗?还有他一旦离开,要是云栖没有发现什么那倒还好,要是云栖一不小心发现了帝江和鲲鱼某些方面居然如此单纯,到时候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他到时候不是会悔的肠子都青了?想着想着,欧阳夏莎渐渐的有了停下脚步,不再探究的冲动了。

        可转念一下,这样的情况,又何尝不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锻炼机会?一个锻炼他们独立的合适机会!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谁也不能保证,他能永远的保护在帝江和鲲鱼的身边,还有东篱轺他们,也是一样的道理。哪怕帝江和鲲鱼已经是他的灵魂契约兽了,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基本上,如若不出意外的话,是很难分开,哪怕以东篱轺的心性,既然认下了自己这个老大,那便没有离开老大,自立门户的可能,那也不能例外。要知道,人生何处无意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与其一直小心翼翼的防范着,还不如让他们全都能够自保来的有效。尤其是在想到帝江和鲲鱼的实力之后,欧阳夏莎就更是放心的彻底了。更何况,不管是帝江鲲鱼,还是东篱轺他们,以他们的骄傲,也都是不会喜欢自己被他所保护的。如此这般,让他们慢慢的学会独立,也就变得尤为重要了。

        至于东篱轺那边,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中毒而已,再不然就是受点小伤,之前是慌了神,这才忘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这会儿突然智商上线,想起了大罗金仙那次洗精伐髓的厉害之处,如此,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大不了就是受点伤而已,男子汉大丈夫,一点伤算的了什么?所以,想通了这一切的一切的欧阳夏莎,心中的那点犹豫,顿时便犹如过眼云烟般的消失殆尽了。好吧!如若不是帝江和鲲鱼,的确亲眼目睹到了欧阳夏莎之前的那一丝丝停顿的话,还真不会有人想到,欧阳夏莎之前曾经有那么一丢丢的迟疑和犹豫。虽然帝江和鲲鱼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欧阳夏莎的那一丝丝的停顿,也猜测到他的内心,此时此刻肯定正在为什么事情纠结在,可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帝江和鲲鱼还真的是不知道的。

        如若换做是其他人,肯定会有打破砂锅问到底,想要将事情搞清楚的趋势,可谁叫碰到这件事的是帝江和鲲鱼呢?作为魔兽的他们,好奇心本就不怎么强烈,再加上对欧阳夏莎这个主人的遵从,他们也就更加没有探听欧阳夏莎秘密的意思了。换句话说,就是欧阳夏莎想说的话,他们就乖乖的听着,不想说,他们就当事情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之前的他们也什么都没有看到过,那就可以了。至于那个所谓的‘秘密’的衡量标准,那就需要看欧阳夏莎是不是有主动提起的趋势了。主动提起了,则不是秘密,不愿,就可以将之划入到秘密的范畴之内了。

        “主人放心,还有请一切小心!”之前也说了,帝江和鲲鱼对于欧阳夏莎的吩咐和决定,向来是不会拒绝的,所以,这一次一样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虽然他们心中多少有那么点不放心,哪怕知道欧阳夏莎的背景如何,这种担心也不能例外,可到底考虑到了对欧阳夏莎的信任问题,外加上欧阳夏莎又跑的太急,让他们即便想要说些什么,也没有那个米国时间,于是,尽可能的用最简单的话,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重点,这就显得尤为的重要了。至于此时此刻,什么对于帝江和鲲鱼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仔细听听帝江和鲲鱼的回话,那便是最好的答案了。也就是说,除了对于欧阳夏莎交代的回答,便是认真嘱咐欧阳夏莎小心的问题了。简言之,就是回答与嘱咐了。

        叮嘱完欧阳夏莎,并收到欧阳夏莎已经听见,并承诺注意的招手示意,接下来,帝江和鲲鱼便将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被欧阳夏莎丢给他们的云栖身上。

        毕竟,这严格算起来,还是欧阳夏莎委派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所以,想要得到一个开门红的他们,当然想要将事情办的完美,不想让欧阳夏莎失望啰!于是,还以为自己暂且可以松懈一定的云栖,便再次紧绷起了神经。

        换言之,就是欧阳夏莎所担心的,云栖会发现什么问题或是弱点,从而借此忽悠帝江和鲲鱼,让其吃亏,吃大亏的可能,似乎是不会出现了,究其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云栖对于帝江和鲲鱼,有一种从骨子里产生出来的惧怕之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2990/32131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