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19章 --

第19章 --

        陆怀瑾上楼,从书房找到两只包装完好的备用手机。他把两部手机都装上手机卡,拿在手里掂量一下,感觉还不错。

        这两部机子都是黑色款,他知道这个型号的机子有粉色款,于是想着明天要不要去买只粉色给顾霜霜?

        他虽然看不见颜色,但不代表他不了解颜色。他知道女孩子对粉色钟爱。打定主意,他决定先拿黑色给她用,改天再带她去买粉色款。

        陆怀瑾特意去网上找了几张好看的桌面,然后发给安琪助理,问她:“这款颜色怎么样?”他看不见颜色,只能寻求助理的意见。

        安琪助理似乎无时不在,很快回信:“深色,不适合顾小姐。”话刚说话,她传过来一张大白的手机桌面,说:“这个顾小姐应该会喜欢。”

        “嗯,相信你的眼光。”陆怀瑾把安琪发过来的桌面保存,退出微信,给手机换了一个大白桌面。

        他把手机各种参数设置好,在通讯录里输入自己的电话。

        陆怀瑾拿着手机下楼,走到拐弯处楼梯口,就看见秦衍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将顾霜霜困在墙角,说话毫不留情面:“浪完了吗?浪完了,还不滚。”

        听见这话,单不说顾霜霜心里怎么想,陆怀瑾的火气是“噌”一声冒上来。他双手撑在楼梯扶手上,翻过围栏,从两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直接冲到秦衍身后,抓住他的肩膀将其撂翻在地。

        秦衍毫无防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摔在地上。

        他坐在地上有点尴尬。什么情况?他是精神错乱,还是没睡醒?

        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陆怀瑾的腿有点不舒服。他忍着小腿的震痛,迅速转身,去沙发上拿了一套运动服塞进顾霜霜怀里,将她给推进房间,“进去穿衣服。”

        顾霜霜很听话,走进客房把门“咔嚓”一声关紧。她抱着衣服坐在床上,手心直冒冷汗。刚才秦衍真是……太吓人了。

        外面。

        陆怀瑾转过身看着地上的秦衍,面无表情对着他伸出手。

        秦衍抓住陆怀瑾的手起身。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话,陆怀瑾已经迈出一双长腿,朝楼上走去。陆怀瑾走到楼梯口,停了一下,对着楼下发愣的秦衍说:“跟我上楼。”

        秦衍隐隐觉得不妙。带着几丝疑惑朝着客房的方向看了眼。上楼后,跟着他走进健身室。

        健身室足有一百来平,里面的健身器材一应俱全。陆怀瑾取下两只拳击手套,扔给秦衍一只。

        秦衍接过拳击手套,拧着眉头,一脸担忧问他:“听说你受伤了,好了吗?”

        陆怀瑾咬上牙套,沉着一张脸不说话;他戴好拳套,冲着秦衍摆开架势,开始在原地跳跃热身。

        他身上的肌肉紧绷,麦褐色的肌肤里透着一种健康的色泽。

        秦衍知道他的脾气。所以这拳,即使他不想打,陆怀瑾也会逼着他打。于是他慢慢地解开衣扣,把衬衣脱下,扔去一边。

        秦衍刚戴好拳击手套,还没来得及热身,陆怀瑾就一拳挥过来。他避之不及,嘴角顿时淤青一块。

        他抬手,隔着手套揉了揉嘴角,“陆怀瑾,你玩真的?”

        陆怀瑾戴着牙套不能说话。一双比狼还利的眼睛瞪着他,森森目光凉得就跟寒冰刀刃似得。趁着他迟钝这段空挡,一脚又飞上去,侧踢在秦衍腰部,疼得对方闷哼一声,往后连退几步。

        秦衍龇牙,摆好姿势在原地跳跃几下,咬上牙套挥拳出击。

        陆怀瑾射箭比不上秦衍,但是拳击、击剑却是他的强项。他想起昨晚顾霜霜露宿街头,又想起秦衍刚才对顾霜霜说的那番话,眼底直冒烈火。

        对着秦衍胸口又是“砰砰”几拳。他拿秦衍当沙包,出拳之快,使对方毫无还手余地。

        听见健身房内“乒里乓啷”的声响,顾霜霜趿拉着拖鞋上楼。

        她走到门口,隔着一道门,听见拳头砸在人胸膛上的那种“闷沉”声。她轻轻地推开门,看见陆怀瑾把秦衍压在地上,双手困住秦衍的双手,双膝顶着他的腹部。

        然后,陆怀瑾重重一拳锤击在秦衍胸口,发出“砰”的一声。顾霜霜看着这场肉/搏,打了个激灵。她只是个旁观者,却莫名觉得肉好疼。

        陆怀瑾看见顾霜霜,这才放开秦衍。他取下牙套丢进垃圾桶,随意把拳击手套扔在地上。然后对地上躺着的秦衍伸出手。

        秦衍用指腹摁了摁流血的嘴角,叹了声气,抓住陆怀瑾的手,准备起身。然而他的屁股刚离地,陆怀瑾突然松开手,导致他一屁股又坐回地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陆怀瑾浓眉一挑,阴阳怪气:“哈,对不住,手滑。”

        秦衍觉得陆怀瑾有病。莫名其妙揍他一顿,还搞这出?明显是故意的!他起身,狠狠瞪着他:“你是摔坏了脑袋还是怎么着?”

        陆怀瑾板着脸:“拜你所赐,脑袋坏了。”

        秦衍噎住。这次陆怀瑾出意外,的确是他的责任。如果不是他让陆怀瑾去拍《偶像变身记》节目,陆怀瑾也不会翻下山崖。

        他现在看见陆怀瑾安然无恙,一颗心也算落下。这一顿揍,是他应得的,他没怨言。他揉着嘴角,用兄长的口吻教育他,“你刚回来,好好休息,带个女人回来乱搞算什么?”

        “乱搞?”陆怀瑾扭过头,对着门口的顾霜霜招手,“村姑,你过来。”

        顾霜霜怯怯地看了眼秦衍,然后小心翼翼走过去,似有似无躲在陆怀瑾身后。

        陆怀瑾指着顾霜霜,对秦衍说:“跟她道歉。”

        秦衍英俊的脸突然冷下来。他淡淡扫了一眼顾霜霜,冷笑一声:“臭小子,你开什么玩笑?”

        “道歉。”陆怀瑾脸上没有表情,一字一顿说道。

        如果说陆怀瑾是个高傲的人,被众星捧月的秦衍就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

        秦衍:“你累了,今晚早点休息,我先回。”说完,拿了衬衣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陆怀瑾阴阳怪气讽刺一声:“做错事从来不肯承认,这就是你秦衍的作风。”

        秦衍在门口停了一下,扭过身看向他,一句话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陆怀瑾,你别太过分。我是你兄长!”

        “呵,是,差点害死我的兄长。”陆怀瑾一句话像把刀似得戳在秦衍胸口。

        秦衍目光阴鸷,在顾霜霜身上扫了一下,“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什么样的女人都敢带回家,你什么时候变成了空腹狐狸?什么样的女人都上?”

        这句话秦衍说得过分,听得顾霜霜一怔。她是不聪明,可也不傻。原来……秦衍把她当成了那种女人。

        陆怀瑾捏紧拳头,想一脚把秦衍给踹出去。顾霜霜伸手抓住他的小臂,声音弱弱地:“你们别吵了……”

        秦衍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冷哼一声,走出健身房。

        等秦衍走后,顾霜霜松开陆怀瑾的手腕,问道:“陆大哥,我……是不是真的很讨厌?”

        “想什么呢?”陆怀瑾扯过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是他秦衍说话过分。行了,别理他,你早点去睡。”

        陆怀瑾送顾霜霜下楼回到客房,又折回健身房,戴上拳击手套,一拳一拳打着沙包。“砰砰砰”的声响扰的楼下的顾霜霜半天睡不着,她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是秦衍的眼神和语气,心里闷闷地。

        她长这么大,头一次体会到被人讨厌的滋味儿。

        一直到深夜,她还是没有睡意。索性取了她二叔的照片来看,他二叔在照片上精神焕发,二叔的音容笑貌顿时朝着他砸过来。

        这些年二叔待她很好,她一直记在心里,但是她不明白,二叔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她握着照片,用指腹轻轻地在上面摩挲,眼眶里突然有点湿润。

        二叔是不是因为烦她,所以才抛弃她,离开她的?

        楼上的陆怀瑾打完沙包,半点瞌睡都没,精神的很。回到书房,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份顾二叔的照片复印件,给安琪传了一份。让安琪帮忙找这个人。

        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但安琪信息回复的很快。

        安琪:“知道了,陆先生早点休息。”

        陆怀瑾知道顾霜霜想找她二叔,所以这个忙他一定得帮。他欠顾霜霜一条命,帮她做再多事,也还不清的。

        另一方面,他挺好奇顾霜霜的身世。从她的射箭本事来看,进国家队是没什么问题。要说顾二叔是为了培养一个优秀的射箭运动员,才带着顾霜霜住进山村;可为什么将霜霜培养成功后,却又一声不吭离开?

        奇怪。

        陆怀瑾往椅背上靠了靠,想不通这一点。

        *

        第二天一早,顾霜霜醒得很早。她在床上做了几个仰卧起坐,才慢吞吞爬起来。随后光着脚丫,去浴室洗漱刷牙。

        她在山村从来不用洗面奶,顶多用药草搓一搓就算洗干净。她拿起陆怀瑾的男士洗面奶,看了一下说明,尝试着挤了一点点,在手中打出泡沫,在脸上慢慢地揉。

        这东西洗完后,脸上很舒服,洗得很干净,皮肤也水润水润的。她又取过一瓶乳液,照着说明拍在脸上。这种乳液比她用的青蛙王子宝宝霜好用的多,香味很淡,不油腻。用过之后,皮肤感觉特别通透。

        由于她昨夜头发没干就睡了,导致她的蘑菇头炸开,乱得就跟鸡窝似得。她用手接了点水,想把弯曲膨胀的头发压下去,可没一会头发又卷上来,让她很是恼火。

        她光着脚出来,陆怀瑾已经做好早餐。

        陆怀瑾把吐司面包和果酱、鸡蛋、牛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见她出来,用遥控板打开电视。她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望着一茶几的美食,一脸满足,一下就笑开:“陆大哥,这全是早上吃的吗?”

        “嗯,你尝尝合不合胃口。”陆怀瑾在吐司面包上抹了一点蓝莓果酱,递给她。然后又开始给她剥鸡蛋。他剥了两只鸡蛋,把蛋白和蛋黄分离,说道:“锻炼的话,最好不吃蛋黄,吃两个蛋白。”他把剥好的蛋白递给她,“喏。”

        顾霜霜咬了一口面包,吞下食物,笑说:“陆大哥,以前是我照顾你,现在换你照顾我啦?我有点不习惯。”

        “你的地方你熟悉,我的地方当然是我熟悉,你照顾我这么久,现在也是我应该做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陆怀瑾把蛋白递到她嘴边。

        她一口含住他递过来的蛋白,点头“嗯”了一声,嘴里包着食物含糊道:“对,知恩图报方为大胸襟,以后谁要嫁给你当媳妇儿,一定是很幸福的!”

        电视上刚好在播秦衍演的一部古装剧。秦衍演吕布,一身戎装打扮,骑着白马,提着雕屠龙的枪从滚滚沙尘之中冲出来。

        吕布在城楼下勒住缰绳,目光如炬,抬头望着城楼上士兵。

        神情到位,姿势帅气,那种从头到脚散发出的英雄气质,深深地将顾霜霜折服。她喝了一口牛奶,正看得有劲儿,陆怀瑾却调换了频道。

        顾霜霜急了,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陆大哥你干嘛啊!”

        陆怀瑾:“这种人演的戏,有什么可看的?”

        “陆大哥你快换回来!我要看吕布!”顾霜霜叫嚷着。

        陆怀瑾无奈,只好把频道调回来,“他昨晚那样说你,你不生气?”

        “有什么可气的。”顾霜霜又往嘴里塞了一只蛋白,腮帮子鼓鼓地,说道:“我是有点不高兴,但是我不生气。我又不是酥肉煮面条,怎么可能人人都喜欢我嘛。陆大哥,你天天叫我村姑,我也没跟你置气啊。”

        “酥肉煮面条什么东西?”陆怀瑾看着她的侧脸,心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囫囵吞了一只蛋白。他说:“你怎么能把我跟秦衍比?我叫你村姑那是亲切,没有恶意,秦衍那是——”

        顾霜霜摆手打断他:“哎呀陆大哥,你别说话了!看吕布杀人!”

        电视里,城门一开,一群士兵冲出来,将吕布团团围住。秦衍所饰演的吕布在特效和镜头、威亚的三重作用下,挥动手中屠龙枪,大有一敌三军的气势,帅到掉渣。顾霜霜看得热血沸腾,帅!好帅!跟她想象中的吕布一模一样!

        虽然秦衍不喜欢她,但不代表以后不喜欢吧?

        她扭过头对陆怀瑾说:“陆大哥,你在村里跟我说的话,还算数不?”

        “算!”陆怀瑾,“我这人一向讲信用,不像秦衍那德行。”

        “你不是说,要做主让秦衍娶我吗?那你啥时候让我们两正式相亲?”顾霜霜扭过头看着他,“我觉得,秦衍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以后不喜欢,你可以先安排我们相亲,让我们互相了解一下,你觉得呢?”

        陆怀瑾正喝牛奶,听了她的话,一口牛奶喷出去。他慌忙扯了纸巾擦嘴,咳嗽一声问她:“就秦衍那德行,你看得上他?”

        “看得上啊,他演的吕布多帅啊!陆大哥,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嫁一个吕布一样的男人,你难道不觉得,秦衍就是吕布转世吗?”顾霜霜放下手中食物,擦擦手,一脸憧憬道:“你不知道,昨天在剧组片场,秦衍舞剑的时候是有多帅!虽然吧,他体力差了些,但是体力这东西嘛,是可以慢慢锻炼的。”

        “不行。”陆怀瑾打断她的憧憬,然后问她:“其它诺言我都可以实现,唯独这条,我能反悔吗?”

        顾霜霜扭过头一脸严肃道:“陆大哥,你可是跟我拉过勾的!”

        陆怀瑾:“拉勾又不是发誓。”

        顾霜霜有点不开心,憋着嘴一脸怨恨瞪着他:“骗子陆,小鳖孙,白眼狼!”

        “……”陆怀瑾真是怕了她,“好好好,相亲相亲!后天我安排你们去动物园相亲好不好啊?”

        “好啊!”顾霜霜声音清亮,脸上笑容灿烂,就跟绽开的花似得。

        陆怀瑾说完就后悔,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他抬手扶额,无限怨念。他昨晚才把人给揍了一顿,于是……他该怎么跟秦衍说这件事?

        他叹了声气:“你赶紧吃饭,待会我带你出去买点东西。”

        “哦对了,陆大哥你以后能经常送我去秦衍的剧组吗?”顾霜霜问他。

        他问:“相亲八字还没一撇,你就想着发动攻势了?”

        顾霜霜说:“不是,是我昨天跟导演签了一个合同,做他们剧组的射箭替身,以后我得经常过去。”

        “你帮剧组拍替身戏?你还签了合同!?”陆怀瑾几乎吼出来,“顾霜霜,你有没有脑子?乱签合同?你不怕被卖掉吗?”

        顾霜霜被他这么一吼吓了一跳,她缩着脖子说:“陆……陆大哥,你小声点,这么吼,嗓子受得住吗?”

        陆怀瑾鬼火冒:“受得住!你这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吧?”他平静了一下,问她:“你签的是秦衍的剧组?”

        “嗯,他们最近在拍《大唐女将樊梨花》。樊梨花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巾帼女英雄!演樊梨花那个女明星,长得好漂亮,她还跟我说话呢!”顾霜霜一脸激动,感叹道,“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明星,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他们,现在居然能面对面看。对了,导演还说了,说这部电影,要让我的手出镜!”

        “……你还有这虚荣心?”陆怀瑾无语。

        “这不是虚荣心,万一我二叔也看电影呢?他要是看见我的手认出了我,指不定会来找我的。”顾霜霜说。

        陆怀瑾“呵呵”一声,“你二叔的脑补能力够强悍啊?看手就能认出你?”

        顾霜霜噎住,“哎呀陆大哥,你能不能不要堵我的话?你让我憧憬一下不好吗?”

        “憧憬也要建立在实际逻辑性的基础之上。”陆怀瑾没好气得教育她,“行了,你赶紧去梳个头,看你这头乱发。我去车库取车,在门口等,你梳好头就赶紧出来。”

        “嗯,好!”

        陆怀瑾出门开车,顾霜霜进屋刮了几下头发,然后背着小书包出了门。等她坐进陆怀瑾车里,陆怀瑾看着她背着的小书包,蹙着眉头有点嫌弃:“这破包能不背了吗?”

        “书包里有我的合同。还有钱,你的钱。”顾霜霜说。

        “给你的就是你的了,你想背就背吧。”陆怀瑾发动车子,驶上大道。

        半个小时后,陆怀瑾开车在市中心一个大型商场停下,带着顾霜霜进入购物超市。顾霜霜一走进超市,吓了一跳,她拽着陆怀瑾的衣服说:“陆大哥,好多吃的!”

        陆怀瑾取了一只推车,“这里的东西你随便拿,不要钱。你想拿多少拿多少。”

        “陆大哥!买东西不付钱,会被抓起来吧?”顾霜霜说,“被警察吊起来打!”

        陆怀瑾情绪不高,他在她脸上淡淡扫了一眼:“他们敢吗?吊起来摸还差不多。”

        顾霜霜被他逗笑:“被警察吊起来摸?”她一阵恶寒,“吊起来摸好可怕。”

        陆怀瑾嘴角一扯:“这家超市我家的,我拿自己家的东西哪儿有给钱的道理?随便拿。”

        “真的?”顾霜霜感叹,“陆大哥,你们家好有钱,居然有这么大一家超市!”

        “这只是其中一家。”陆怀瑾推着车,带着她往进口零食区走去。顾霜霜紧跟着他,在货架中间四顾右盼,目光被一只卡通包装的曲奇饼干吸引住。

        她伸手拿下一袋,问陆怀瑾:“陆大哥!我能不能尝尝?要是不好吃,我就不拿走了。”

        “好。”

        他的好字刚说完,顾霜霜就迫不及待拆开,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蛮奇怪的,她不喜欢。然后把拆开的曲奇饼干放回原位,继续往前走。

        超市经理紧跟其后,指挥工作人员把被拆开的饼干盒收起来。这些食物包装一旦拆开,就没办法继续卖。顾霜霜显然不知道这个,她没心没肺地一路拆一路吃,她觉得这些食物的味道一个比一个怪异。

        这都是什么怪味道……

        她边走边拆,边吃边吐,完全没有发现,前面有人清路开道,后面有人给她收尾。

        走到冰柜前,她盯着冰柜发愣,扭过头问推着推车的陆怀瑾:“陆大哥,这些,是冰棍吧?”

        “嗯,雪糕。”陆怀瑾松开空空如也的推车,打开冰柜给她拿了一只巧乐兹。撕开包装袋,递到她嘴边,“味道不错的,你尝尝。”

        她“唔”了一声,张嘴咬了一口。这一口咬得有点大,雪糕里夹着脆脆的巧克力,仔细一抿,味蕾顿时被巧克力的醇香包裹住。

        她觉得这味道真是不错,可才咬了几口,巧乐兹里面的巧克力就没了。没了巧克力块的巧乐兹,一点都不好吃,她蹙着眉头问陆怀瑾:“下面不好吃了,这个……恐怕不能放回去了吧?”

        陆怀瑾没什么表情:“不想吃扔掉就行。”

        一听他要把雪糕扔掉,她急忙忙拦住他:“太浪费了!浪费好可耻!”

        陆怀瑾有点不耐烦,浓眉一拧,拿着雪糕低头看着她:“你不吃又不让丢,难道是让我吃吗?”

        “可以啊,陆大哥剩下的你吃吧。”顾霜霜眉眼弯弯,“咱们不能浪费,你说是吧?”

        顾霜霜一双清湛的大眼睛盯着他,他顿了片刻,居然真的就开始吃她剩下的半块雪糕。就在他快吃完的时候,顾霜霜又拿了一块巧乐兹拆开,几口咬掉巧克力块,然后把剩下的递给他:“陆大哥,喏,我吃上面小的,你吃下面大的,咱两分工合作!”

        “……”陆怀瑾握着雪糕棒,异常无语地看着她。他大喘一口气,“你要是喜欢吃巧克力,跟我来。”带着她往巧克力区域走去。

        顾霜霜握着雪糕紧跟着他,在巧克力区域停下。陆怀瑾伸手在货架上拿了一盒味道不错的,拆开,取出一块递给她,“尝尝。”

        顾霜霜尝试着咬了一口,直摇头:“还是雪糕好吃,冰冰脆脆的,这个不冰……陆大哥,我还想再吃一块雪糕,你陪我一起吃吗?”

        “不许吃了!”陆怀瑾从她手里夺过剩下的半只雪糕,扔进垃圾桶,霸道地拽着她往生活用具区域走。

        顾霜霜被他强行拉走,有点不痛快:“小气……大不了以后我赚了钱还给你嘛。”

        陆怀瑾往推车里放生活用具,冷着脸说:“小气?我对你小气过?顾霜霜,你摸着良心说话!”

        顾霜霜在他跟前站定,摸着自己胸口,一脸正经说:“我现在摸着良心说,你就是小气!刚才进来的时候让我随便吃随便拿,我才吃了两个雪糕你就不乐意了。”

        陆怀瑾捏起拳头抬起来,想揍她,最后实在下不去手,就用拳头在她脑袋上轻轻砸了两下。

        顾霜霜打掉他的手:“哎呀你好烦!你砸脑袋会让我变矮的!”

        陆怀瑾见她有点抓狂,心情倒是有点得意,嘴角一扬调侃她:“小矮个,你还想长高啊?”他的手掌从她头顶滑过,比划了一下,“你这身高,叫你小朋友也不为过。”

        “陆大哥!你再说我不喜欢你了啊!”顾霜霜捏着两拳头,踮起脚尖,气鼓鼓地。

        “哦,原来你喜欢我。”陆怀瑾声音不轻不淡地。

        顾霜霜涨的小脸通红,反驳道:“谁喜欢你啊?我喜欢的是秦衍!”

        他脸色一沉。他现在很讨厌“秦衍”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心情好不容易好了点,又开始不爽。

        他们买完东西已经是下午,由于顾霜霜坚持要住回自己的出租屋,陆怀瑾也就由着她。

        他帮着她把东西搬到孟道箭馆,等到了箭馆,老孟看见陆怀瑾,张嘴就要喊小少爷,却被陆怀瑾一个眼神打断。

        老孟看了眼顾霜霜,意会,什么话也不说帮着他们把东西搬进房间。

        小房间环境倒是不错,也不知道顾霜霜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只花了六百块钱租了这里。顾霜霜杵在床边整理东西,陆怀瑾就靠在窗边看着窗外。

        他忽然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两只手机,把其中一只递给顾霜霜,“这手机你拿着,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她显然不会用,于是他又很耐心的教她。教会她使用手机,他又说:“这个颜色可能不好看,改天有空我再带你买只新的。”

        顾霜霜捣腾了一下手机,爱不释手,“就这个吧,不浪费钱了,这个挺好的!”

        当天晚上顾霜霜没有跟陆怀瑾回家。陆怀瑾自己开车回家路上,一直在想该怎么跟秦衍开口,让他跟顾霜霜相亲的事儿。

        他恨不得有只月光宝盒能让自己穿回去,什么乌龟王八小鳖孙,统统见鬼去吧!

        他开着车不知不觉到了影视城门口,他掏出电话,犹豫了半个小时才把电话拨出去。

        秦衍接到他的电话,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看,到底还是老哥重要,一个女人算什么……

        等他接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开场白,陆怀瑾就在电话用吩咐的口气对他说:“后天早上十点,你在皇家动物园等我。”

        秦衍握着电话,用指腹压了压自己还淤青的嘴角:“怎么?打算约我看狮子道歉?”

        “一句话,来不来?”陆怀瑾懒得跟他废话。

        “好,昨晚的事情咱们就当扯平。以后玩女人挑着点儿,别什么女人都想啃一口。”秦衍开始在电话里授教。

        陆怀瑾在电话里吼道:“你知道个屁!霜霜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女孩,秦衍,你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

        秦衍好笑道:“最善良?这种女孩,哦,不,这种女人最能装。”

        “你瞎叨叨什么?你知道吗她是谁啊?她是老子救命恩人!你再这样说她,信不信老子冲进去当着剧组的人把你揍得脑袋开花?”陆怀瑾握着电话怒吼。

        电话那头,秦衍明显怔了一下,良久,才说了一句,“好,我不说,以后吃了亏,别怪哥哥没提醒你。”

        “你给老子闭嘴吧。”陆怀瑾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后天早上十点,你准时到动物园跟霜霜相亲,你要是不来,以后咱两恩断义绝!兄弟情尽!”

        秦衍一头雾水:“你等会,你让我跟谁相亲?”

        “昨晚你见到的那个女孩。”陆怀瑾沉了口气,说道:“她喜欢你,想跟你结婚。秦衍,她真不错,你要是能娶她是你的福气。”

        忽地,秦衍在电话里笑起来。好半晌笑声才停下来,“陆怀瑾,你这一回来,病得不轻啊,哈?你说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接触过几个女人?你知道吗她们心里想的什么?她们心里只有钱!”

        “钱个屁!她要是图钱,会喜欢你不喜欢老子?老子比你有钱!”打这通电话,陆怀瑾火冒三丈。

        在顾霜霜面前,他温润地跟快璞玉似得;在秦衍跟前,他立马变成了火山。

        陆怀瑾觉得这通电话要是再打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冲进剧组把他给狠揍一顿。

        他扔下最后一句话:“后天十点你要不来,我立刻登报发微博,跟你秦衍断绝堂兄弟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挂断电话,秦衍握着手机脸色很难看。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陆怀瑾神魂颠倒?

        陆怀瑾从初中开始,就躲着异性,专心学习。工作后,害怕因为感情影响工作,更是对异性避之不及。没想到这颗禁欲系顽石一夕爆发,居然这么可怕。

        挑的这是什么女人?要命的是,他玩过的女人,居然想介绍给他当老婆?

        陆怀瑾的脑子,是被撞出宇宙天坑了吗?

        要说秦衍和陆怀瑾两兄弟最大的却别,莫过于为人处世。

        陆怀瑾对待兄弟和下属,那是没话说。而秦衍,除了陆怀瑾,他谁都不放眼里。陆怀瑾是外冷内热,秦衍就是外冷,心也冷的典型。

        秦衍了解陆怀瑾的脾气,他说一不二,如果后天他不去动物园,他一定会登报、发微博跟他断绝兄弟关系。

        所以,这个所谓的相亲,他一定得去。

        秦衍躺在休息椅上,阖目。脑子里把顾霜霜那张脸重新勾勒了一遍。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清纯,又会装傻,射箭也有一套,也怪不得陆怀瑾回泥足深陷。

        加上救命恩人这个身份,陆怀瑾会这个反应,也不足为奇。

        只是,这个救命恩人到底耍的什么心机,他得亲自去探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15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