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27章

第27章

        陆怀瑾抬手撑着额头愣了一下,他仔细打量眼前的短粗“大汉”。眼前的人除了一双眼睛和声音,还有哪里像蘑菇头?

        顾霜霜见陆怀瑾被吓得不轻,有点得意,学着江湖大侠的模样拱手,刻意放粗声音道:“陆老板,有何贵干?”

        还有何贵干……鸡汤不许吃了!

        陆怀瑾提着鸡汤起身,扭过头问唐岚小助理:“秦衍在哪儿?我这里有份鸡汤送他。”

        顾霜霜一听鸡汤,顿时两眼放光,细脆的声音从满脸胡子的小嘴下钻出来:“鸡汤!我也——”她正打算拽住陆怀瑾的胳膊索要鸡汤,余光一瞥,却看见剧组保姆车后,有个男人背着一个大包走过去。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人无论是身形、体格,还是走路的姿势,都像极了她二叔。

        她从陆怀瑾身边跑过去,叫了声:“二叔!”

        陆怀瑾愣住。他看着顾霜霜奔跑的方向,迟疑片刻,把手中饭盒塞给小助理,追了上去。

        唐岚一时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人认识?

        助理问她:“鸡汤怎么办?”

        唐岚瞥了助理一眼:“当然是给秦衍送过去。”

        小助理说:“岚姐,不对啊,秦衍不吃鸡肉,这事儿谁不知道啊?这鸡汤,不是送给秦衍的吧?刚才看情况,似乎是送给那个箭替的。”

        唐岚眸子微沉,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凭顾霜霜那个手段,怎可能让她昨晚一败涂地?一定是陆怀瑾。

        明白这个缘由,唐岚不禁失笑。

        自己方才是有多傻?在陆怀瑾眼里,她就是一白痴吧?

        恰好这个时候,坐在不远处的男二号在念台词——多行不义必自毙,且看苍天饶过谁?

        唐岚觉得讽刺。倒在椅子上,阖上眼,心力交瘁。

        顾霜霜腿短但跑得快,陆怀瑾腿长,在后面居然追不上她。他追着顾霜霜跑到道观后院,一眼扫过去,一个人影都没,哪里有她嘴里的“二叔”?

        见鬼了吧?

        顾霜霜四处张望,看着空空落落的院子,在原地急得直跺脚。她回过身,眼里包着泪花花,冲着陆怀瑾说:“陆大哥,我刚才真的看见二叔了!真的是他!”

        “是不是看错了?”陆怀瑾打量四周。

        一口枯井,一棵柳树,四面墙壁;连高点的障碍物都没有,躲人是不可能。他走过去,“可能正是你看错了。”这附近压根没人。

        顾霜霜觉得自己不可能看错,刚才那么清楚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看错?

        陆怀瑾看着她一脸胡子,不由蹙眉,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剧组的人应该认识。你明天把照片拿过来,问问剧组的人。”

        顾霜霜小眼神一亮。

        对啊,她有照片啊,她可以拿着照片去问剧组的人啊!她仰起下巴,一把胡子甩起来:“陆大哥你真聪明!”

        “是你笨。”陆怀瑾嫌恶地看了眼她满脸胡子,“赶紧把胡子摘了,丑死了。”

        “哦……”虽然她也知道这个样子不好看,但也算不上丑吧?这么可爱有趣的装扮,陆大哥居然嫌弃丑。她慢腾腾的摘胡子,脸上明显有点不高兴。

        陆怀瑾见她委屈死了,心焦地很,服软道:“得,不丑,不丑,好看好看。”

        顾霜霜脸上笑开花。她就知道!陆大哥一定能欣赏!

        gn战队月初得去洛杉矶打一场比赛,陆怀瑾后天就得坐飞机闪人,半个月后才回来。这段时间对他来说无疑是个折磨。以前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对厦川从未有过什么不舍,可是这次,他可真想把自己分成两半。

        一半去洛杉矶,一半留在厦川。

        两人去道观的食堂坐下。陆怀瑾问她:“明天能离开剧组吗?”

        顾霜霜往饭盆里扒了半盘醋溜白菜,就着酸甜酸甜的汤汁儿吃白米饭。她嘴里包着食物,摇头说:“我答应导演,月底走。”

        陆怀瑾掏出一张卡,递给她:“这是我帮你办的卡,上次夏先生给你的一百万感谢金,全在里面,密码是231312,缺钱了去银行取着花。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或则去找老孟,他能帮你。”

        顾霜霜扒饭的动作停下,把嘴里一口饭吞咽下去,抬头问他:“陆大哥,你怎么突然跟我交代这个?”

        陆怀瑾说:“我后天得出趟远门,半个月后回来。”

        她咬着筷子,顿住:“半个月,这么久?”

        陆怀瑾点头:“陆大哥除了你,手底下还有一群要吃饭的兄弟。我得亲自带着他们过去打赢比赛,这样,他们才能拿奖金,拿荣誉。”

        提及荣誉,顾霜霜想起什么,问他:“陆大哥,今天导演说我的水平可以进国家队。我想……进国家队。”

        陆怀瑾愣住:“你进国家队?你知不知道,一个职业运动员所要承受的将会是什么?你想清楚了吗?”

        顾霜霜一脸迷茫,摇头:“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想进国家队?”陆怀瑾很严肃。

        他这样严肃、不带感*彩的问话,他曾经问过gn战队的队长king,“为什么选择电子竞技?”

        king的回答很坚定,“热血和爱。”无论是电子竞技还是射箭竞技,这两者所走的路,于陆怀瑾来说都一样。这条路枯燥、乏味、艰辛。拿不到荣誉,你永远只是被尘埃淹没的蝼蚁。

        可顾霜霜回答的态度明显随意,甚至很茫然。她射箭是比一般人厉害,可她真的热爱它吗?

        陆怀瑾对于她的态度,明显有点愤怒,“把竞技当成职业,首先你要对它热爱。我问你,你爱它吗?”

        顾霜霜咧嘴一笑:“不,比起弓箭,我更喜欢陆大哥你!”

        陆怀瑾一张脸瞬间冷下来,怒道:“顾霜霜,请你严肃回答我的问题。选择职业,也是选择你一半的人生。如果你拿它当儿戏,就请不要糟蹋它。”

        他的神情和语气太过严肃,顾霜霜明显被吓到。

        她在山里天天训练,顾二叔给她灌输的目标是进国家队和拿冠军。可实际上,她并不知道国家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也并不知道冠军代表着什么样的荣誉。

        顾二叔对她的训练堪称严苛,但从来不给她仔细讲解国家队和奥运冠军。

        陆怀瑾见她不说话,语气柔和了些:“没有态度的事情,你又何必去做?你二叔想让你进国家队拿冠军,可你自己想吗?你跟外面的世界严重脱节,很多事情你不明白,我可以帮你。但唯一有一件事,我帮不了你。”

        她抬眼,可怜兮兮看着他:“什么事”

        陆怀瑾依然严肃:“你的目标。你不是小孩子,做什么事情之前得想清楚,规划清楚。比如你进国家队,到底是为了你二叔还是为了你自己?一旦进入国家队,你将面对的是日复一日的严苛训练;而且少有假期,甚至没有时间跟朋友相聚,你将要舍弃的东西更多。这些,你都准备好了吗?”

        顾霜霜问他:“那我进了国家队,就不能拍替身戏,不能经常跟你和老孟一起吃大盘鸡了吗?”

        陆怀瑾很负责地告诉她:“不能。一年恐怕没有几次机会。”

        陆怀瑾拧着眉头:“你还想呆在剧组?”

        顾霜霜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她说:“其实……我觉得跟他们一起演山匪,还挺好玩的,比拍射箭戏,好玩多了。”

        顾霜霜埋下脑袋,不敢再直视陆怀瑾的眼睛。她仔细想了一下他的话,进国家队似乎并不自由,甚至不如在剧组拍戏好玩。虽然她现在还不明白,陆怀瑾为什么会对她发脾气,但她总觉得,陆大哥心里自己一直坚定和守护的东西。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陆大哥好伟大。

        至于怎么个伟*,她也说不上来。

        陆怀瑾陪她吃完饭就下了山。她一个人回到剧组,慢腾腾地开始换衣服。

        她想事情想得出神,完全没注意到里间还有人,衣服脱了一半,露出半个肩膀,才看见秦衍。

        她手忙脚乱拉上衣服,脸羞得通红。

        秦衍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四周,从她身边走过去时,停了一下:“在剧组多做事少说话。这里没有人会因为你一包辣条而偏爱你。”

        顾霜霜扣好衣服,往后一退,给他让开一条路。她盯着秦衍的背影,又是一阵发呆。

        下午没顾霜霜的戏。陆怀瑾让人送来一箱葡萄,她跟副导演和剧组几个演员洗了一大盆,坐在树荫底下一边吃,一边看男女主角飙戏。

        下午这场戏,是薛丁山和樊梨花智斗敌国使者的戏。

        敌国使者以为樊梨花一代女将,不擅文墨,刻意刁难。于是樊梨花临危不惧,当着诸位大臣的面,开始画一幅“山河图”。

        唐岚临危不惧,提笔蘸墨,一脸坦然。神情、姿势都很到位。

        “咔!”拍到这里,需要会书法的手替演员上场。代替女主演完成落笔绘画的过程。

        导演喊手替上场,半天没人回应。

        工作人员跑过来告诉导演:“导演,手替说,给唐岚这种没素质的演员代戏实在有降身份,所以……不干了。”

        导演气得青筋直跳:“什么?什么叫有降身份?”

        副导演从顾霜霜手里抢过一串葡萄,边吃边含糊说:“多正常这些个文人大家自持清高,做出这样的事一点儿也不奇怪。”

        唐岚脸色变臭。

        导演急道:“那现在怎么办?你会书法,你上?”

        副导演把嘴里葡萄皮儿吐出去:“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男人的手,去替女演的手?这肯定不行。”

        导演叹气,他也就是随便说说。

        “那这个镜头以后再补,先拍下一场。”

        这时候,顾霜霜捧着一串葡萄站起来,自告奉勇道:“导演,我会画,你要是不嫌弃我画的丑,我来替?”

        导演狐疑地看了眼她:“你先画个试试?写两个字。”

        顾霜霜把手里的葡萄塞给副导演,擦擦手跨过来,插到唐岚和秦衍两人中间,拿起笔,蘸蘸墨,开始画秦衍。

        她行笔流畅,用笔墨几勾几画将秦衍轮廓特征勾勒清楚。

        画上的秦衍俊眉朗目,眉眼间带着丝猛将英气。她画的不是现在的秦衍,而是秦衍曾经演过的吕布。

        顾霜霜只是画了一个脑袋,一个眼神,就被导演给认出来:“你这是画的吕布?”

        秦衍是演什么像什么。他演吕布,那骨子里眼神里,必然透着吕布的气质。他演薛丁山,必然是薛丁山的气质;同一个人,能将各种角色的神韵都琢磨透彻,这也是秦衍成名的原因之一。

        跟顾霜霜一起演山匪、吃葡萄的副导演,也凑够来看她的画,以内行的眼光评价道:“小姑娘,你这功力不浅啊。”

        她问:“导演,副导演,我画的不算丑吧?陆大哥都夸我画得好。”

        现场除了导演和秦衍,其它人并不知道她嘴里的“陆大哥”是谁。副导演抬手戳了戳她的脑袋,“丫头,谦虚是好事,过分谦虚大家可就觉得你装了啊。”

        唐岚明显不高兴:“她的手那么粗糙,怎么能替我?”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秦衍看了眼画,对着导演说:“就让她替。”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15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