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30章

第30章

        陆怀瑾赶紧调整情绪,系上衣扣。

        小姑娘可能是刚睡醒,还没缓过神,面部表情很呆。陆怀瑾倒了杯热水递给她,她愣了好一会才伸手来接。

        陆怀瑾挨着她坐下,安慰她:“霜霜,有些事情你无力改变,要学会努力适应它。”

        顾霜霜点头,小嘴咬住杯口,喝了口热水。她抬手用手指刮了刮凌乱的头发,声音有些发哑,“陆大哥,谢谢你。”

        “应该的。”陆怀瑾问她,“霜霜,你八岁离开厦川。那在你八岁之前,也一直跟你二叔生活?”

        她点头:“嗯,一直。”在她的记忆里,八岁之前她被寄放在一个托管所。二叔每天清晨送她过去,晚上接她回来。

        在那个托管所里,她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八岁那年,二叔带她去了山村。这一呆就是十几年,刘家村也成为她第二个故乡。

        陆怀瑾想起在山村时,看过一张顾二叔跟世界冠军的合照。当时他便觉得奇怪,见到顾二叔后,奇怪的感觉愈发强烈,一点不减。

        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几乎被他一瞬之间抓住。他扭过头对她说:“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我有事出去一趟。”

        她点头,目送陆怀瑾匆匆出门。

        等陆怀瑾走出休息室,她躺回床上,蒙上脑袋开始睡觉。

        陆怀瑾下楼,king看见他,忍不住调侃:“老大?您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嫂子照顾好了吗?”

        gn其它成员纷纷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

        陆怀瑾秒懂,冷冷扫过去一眼:“现在,所有人回去换衣服,去健身房跑步,一个小时。”

        “!!”众人一度哀嚎,“老大!一个小时会死人啊!”

        “作为职业电竞人,首先你们得有一个健康的体魄。”陆怀瑾抬腕看手表,“今天晚上的会议明天飞机上再开,现在是七点一十分,我会在八点十分前赶回来,希望回来能看见你们的汗水。”

        众人纷纷拿头砸键盘,发出“砰砰砰”声响。

        一个小时……简直要命!

        陆怀瑾前脚刚出门,顾霜霜便跟着下楼。

        她只是想下楼尿尿,结果就看见十几个大男人齐刷刷用脑袋砸键盘,然后齐刷刷抬头看向她。

        被十几个大男人这样看着,顾霜霜差点尿出来。

        “那个……请问……茅厕在哪儿?”她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搭在木扶梯上。

        众人定定打量她。蘑菇头、大眼睛、白皮肤,身上穿着宽松的休闲服,衬得她身材特别娇小。怎么看这姑娘都像高中生,未成年?

        一群单身汉面面相觑,几乎同时抬手,指向楼梯下的小房间。

        擦!老大原来好这口!这么嫩的姑娘也下得去口!禽兽啊!禽兽啊!

        king起身给她指了指楼梯下的小隔间,“你下来左转就可以看见。”

        顾霜霜脸颊烧得通红,下楼后,低着头匆匆走进隔间。

        一进去,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厕所里有三个隔间,三个小便池,她挑了个最干净的小便池蹲下,捏着鼻子上厕所。

        外面议论纷纷。

        卡卡摘下耳麦,趴在桌子上小声说:“我咋觉得嫂子长得那么像国民老公?”

        柿子:“别说,真有点啊?”

        king:“不是真有点,分明是!”

        卡卡:“老大心机boy!人家抢了他的国民老公位置,他就神速把人姑娘给办了?这泡妞手段,牛逼啊。”

        柿子一拳头砸在卡卡脑袋上:“小孩子别瞎说大实话。”

        卡卡揉着脑袋,嘟嘴:“还不都是被你们这群单身老男人给带坏的?”

        有人捏着下巴问:“你们说,老大把人小姑娘撂下,出去干啥了?”

        卡卡邪魅一笑:“还能干啥?买套套呗。”

        随后,大家一阵眼神交流。一群单身狗在心里狂骂五百遍——老大禽兽。

        半个小时后。

        柿子蹙着眉头问:“嫂子掉厕所了?”

        卡卡:“不会晕倒了吧?”

        厕所不断传来抽水的响动,让外头一群男人一头水雾。

        “咔嚓”一声,厕所门被打开。顾霜霜捏着鼻子走出来,大喘一口气,“臭死了,比刘大婶家猪圈还臭。”

        众人:“……”

        嫂子不带这么比喻的!

        卡卡凑过去,站在厕所门口打量,“哇擦”一声足以代表他的震惊。

        king和柿子也好奇凑过去看。卫生间里焕然一新,一片亮堂,甚至比他们卧室还干净。这么一比,他们的卧室还真是猪圈。不,甚至猪圈不如。

        卡卡殷勤地给顾霜霜捶肩膀:“嫂子,我是你粉丝。你微博下那个天天喊你‘老公’的卡卡,就是我。”

        顾霜霜扭过头,看着跟她一样留着蘑菇头的大男孩,神情呆滞,肩膀一扭,向后退了一步。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

        “好高冷……的嫂子。”卡卡一双殷勤的小锤头还悬在半空,受到冷待,有点尴尬。

        king取笑他:“自讨没趣了吧?”

        顾霜霜坐在板凳上,盯着众人看。大伙儿被她看得心里忐忑。嫂子这是授命来监督他们的?

        在她的注视下,本来不想去健身室跑步的众人,只好丢下鼠标,心照不宣起身,懒洋洋走近健身室。

        顾霜霜只是好奇他们在用电脑玩什么游戏。她只看了两分钟,这些人就起身走进健身室。她左右没有瞌睡,也跟着他们走进去。

        健身室有许多运动器材,一半的人开始跑步,一半的人玩投掷飞镖的游戏。参加游戏的人如果能掷中红心,就有权利点名让其它人受罚,并且做十个引体向上。

        这么变态的比赛规则,当然是陆怀瑾想的。

        顾霜霜在一旁看着他们玩飞镖,卡卡是最大赢家,虐的众人哭爹喊娘。顾霜霜觉得那个跟她一样的蘑菇头,实在太欺负人。于是她走过去,小心翼翼问king:“大哥,我能玩吗?”

        被叫大哥的king受宠若惊,“嫂子叫我king就好。”king递给她一把飞镖,问她:“嫂子会玩吗?”

        “你们……叫我霜霜吧,我又不老。”在她们山村,只有结过婚的妇人会被称为嫂子。她说:“会一点点,但是玩得不好。”

        卡卡一脸得意,笑着说:“没关系,你要是掷不中红心,我就只罚你坐一个仰卧起坐。”

        顾霜霜手里握着一把飞镖,不等卡卡把话说完,她已经掷出两支。

        两支都掷中红心。

        她手上一共八支。八支飞镖掷出去,每一支都戳中红心一点。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分分钟想给她跪下。

        嫂子掷飞镖的样子,真是帅!哭!

        一向稳重的king也呆住。

        king嘴巴微张:“不叫你嫂……子,叫你老公成吗?”

        一群大老爷们,被老大的女人完虐!

        老大……这是带着嫂子来虐他们心肝脾肺肾的吧?

        *

        于此同时。陆怀瑾已经抵达医院。

        他走进病房时,老爷子还没睡,正坐在床上看抗日神剧。陆爷爷没想到这么晚了他会过来,摘下老花镜说道:“大孙子,这么晚了,你过来做什么?”

        陆怀瑾拉开凳子,在病床边坐下,“我来向您打听一件事。”

        陆爷爷笑道:“你这小子,还有事跟我打听呢?”

        陆怀瑾脸上神情严肃,“如果我记得没错,爷爷您应该认识孟天华,是吗?”

        闻言。陆爷爷收住笑容,往事涌上心头,一脸惆怅:“何止认识啊,忘年之交。我创立孟道箭馆,可不就是为了纪念他。”

        陆怀瑾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他:“这照片上的人,您认识吗?”

        陆爷爷戴上老花镜,摁开台灯,把照片放在台灯下仔细看。良久,浑浊的眼睛里犯起泪花,“认得,他是小孟最好的兄弟,也是小孟的教练,叫……陈涛。你问这个做什么?”

        陆怀瑾只问不答:“孟天华真的是癌症去世?”

        陆爷爷叹气,说道:“当年报纸报道,小孟是因癌症去世。实际上,小孟是车祸身亡。当时出事的车上有两个人,小孟和陈涛。车祸的原因,是因为陈涛醉酒驾车,后来警方逮捕他时,他消失了,人间蒸发。当时的国家队需要脸面,就把这个事情给压下来,对外报道称是癌症。”

        “这个孟天华,有妻女吗?”陆怀瑾问。

        陆爷爷点头:“有。丈夫去世,妻子抑郁难产,生下女儿后去世。挚友的女儿我想好好照顾,就按着流程办理了领养手续。”

        “领养手续办好了?”陆怀瑾问道。

        陆爷爷眼睛湿润,“孩子三月大时,我跟你奶奶把她放进推车,推着她出门买菜。在菜市场,我跟你奶奶转身买菜的功夫,孩子就被抱走了。抱走孩子是个男人,我们没看见脸。当年的菜市场不比现在,人多也乱。等我们两个老家伙追出菜市场时,那男人已经抱着孩子不见了。我跟你奶奶报了案,至今没有结果。”

        陆怀瑾又问:“那个男人有没有什么特征?譬如瘸腿?”

        陆爷爷惊讶:“大孙子,你怎么知道那男人是瘸腿?是,我跟你奶奶虽没看见脸,但他跑的时候很奇怪,看起来,应该是腿上有残疾。”

        陆怀瑾闭上眼,理了理思绪,然后又问:“如果那个小姑娘没被抱走,我现在是不是该叫她一声姑姑?”

        陆爷爷擦擦眼泪,给了他一记大白眼:“那可不,算起来,她算是你爸的妹妹。”

        陆怀瑾嘴角微抽。

        好特么一场年度狗血大剧。

        这么一来,顾二叔的事情就能解释通。顾二叔酒驾导致孟天华去世,且肇事逃逸。

        他有酒驾肇事逃逸的前科,福利院不会给他□□的机会。所以他才用“抢”的方式,从老爷子手里抢了孩子。

        出于对孟天华的愧疚,他想把孩子教养成人。至于为什么要把孩子带进深山,应该是担心孩子上学后会被警方查出端倪。

        猜想到这里,陆怀瑾觉得一切都变得合理。

        只是……小姑娘一跃成为他老姑,这让他无法接受。

        “大孙子,你这是找到你老姑了?”陆爷爷有些激动,“是不是有你老姑下落了?”

        “老什么姑,人家只是个小姑娘。”陆怀瑾起身,头也不回走出病房。

        陆爷爷坐在病床上愣怔,等他反应过来时,陆怀瑾已经离开。

        陆爷爷老泪纵横。看来,这孝顺孩子真的找到他老姑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陆怀瑾辗转又去了趟顾二叔家,约顾二叔在小区公园见面。

        等见到顾二叔,陆怀瑾说明来意。

        顾二叔没想到十几年前的事情,会再被挑出来。他说:“是我害死了霜霜父亲,但这些年我也尽可能的补偿她。我教她认字,教她射箭,我把自己所有本事都教给了她,现在,也不欠她什么。为了她,我扔下怀孕的女友十几年不管不顾,欠他们家的情,我已经还透了。”

        “自私。”陆怀瑾心中压抑的愤怒喷涌而出,拽住顾二叔的衣领,冲着他的脸,揍了两拳。

        他不想送眼前这个男人去坐牢。真相对于顾霜霜来说,实在太过残忍。

        *

        陆怀瑾回到俱乐部时,顾霜霜正在跟俱乐部队员玩投掷飞镖的游戏。

        卡卡被体罚做了近六十个引体向上,累得哭爹喊娘。顾霜霜连赢卡卡数十把,心情实在愉悦。

        卡卡无力地趴在地上求饶,她耀武扬威道:“……小蘑菇头!你不许耍赖!还差三十个引体向上!赶紧做!”

        卡卡泪崩,趴在地上抓住她的脚踝,“老公放我一条生路吧!”

        陆怀瑾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卡卡,又看了眼眉飞色舞的顾霜霜。

        这两人,发型差不多。一个是男士蘑菇头,一个是女士蘑菇头。两人站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滑稽。

        陆怀瑾见她心情好了不少,嘴角不自觉弯了弯。

        顾霜霜看见陆怀瑾,立马冲过来,脆生生喊:“陆大哥!”

        陆怀瑾揉了揉她的蘑菇头,问她:“心情好点了?”

        她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尖,“我没事,好着呢。二叔当年一声不吭离开,我不是一样挺过来?没事,我心里那个结,解开了,我很开心。”

        陆怀瑾轻声问她:“饿不饿?”

        顾霜霜摇头,随后回过头,指着一群队员说:“我不饿,但是我这一群小媳妇儿都快饿死了!”

        陆怀瑾挑挑眉,扫了眼一群队员,“一群,小媳妇?”语调奇怪。

        大家被陆怀瑾凌厉的目光一扫,心里直呼呜呼哀哉。

        嫂子故意的,嫂子一定是故意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15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