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36章

第36章

        顾霜霜见老爷子脸色不对,啃了口枣,问他:“陆爷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抢匪那脚踹的太疼?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陆老揉着胸口,长叹:“老了,受不得外力,胸口闷着疼啊。”

        她啃枣的动作一顿,疑惑:“抢匪踹的不是你的肚子嘛?你怎么胸口疼?”她三两下把枣塞进嘴里,朝着陆老坐过去,伸手给他揉胸口,“我给你揉揉,揉揉胸口就不闷了。以前我们村的孙爷爷,经常心口闷,我给他揉揉,他就没事儿了。”

        看见小姑娘长大成人,且这么懂事,陆老感到欣慰。

        陆老问:“孙爷爷是?”

        小姑娘睫毛往下一刷,脸上笑容收住。

        “孙爷爷是我们村最有文化的人,他教我写毛笔字,教我画画拉二胡。”她轻叹一声,“孙爷爷走的时候98岁,村里人都说他活到这个岁数,也是值了。”

        陆老心里又是一番感概。

        陆怀瑾过来时,见一老一少在讲话,不好打扰,便不动声色坐在一旁。顾霜霜余光一瞥看见他,惊讶地叫出声来,“陆大哥!你……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他的目光落在她手上。

        “我……我说你肯定是想我了,是不是?”她赶紧把裹着纱布的手藏在身后。

        陆怀瑾对她摊开手,“手过来。”

        她把没受伤的手伸过去,轻轻放在他掌心。陆怀瑾蹙眉:“另一只。”

        他语气严肃,不容抗拒。她只好乖乖把受伤的手伸过去,重新放在他掌心。

        陆怀瑾看着她裹着纱布的手,轻声问:“医生看过了吗?怎么说?”

        “医生说……好着呢。就是划破了一层皮,不碍事的,流了一点点血。”

        陆老见两人相处融洽,感到欣慰。他忍不住插话:“大孙子,霜丫头这是唬你呢,她没去医院,你等会送她去打一针破伤风。”

        陆怀瑾看了眼老爷子,又看了眼顾霜霜,眸色沉下去,“学会撒谎了?”

        谎言当场被拆穿,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双手合十,放在鼻尖处,可怜巴巴看着他:“陆大哥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老孟端着三杯茶水过来,又补一刀:“她是怕你骂她。”

        “……”她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陆怀瑾起身,板着脸说:“跟我去医院。”

        “……哦。”顾霜霜耷拉着脑袋起身。

        她最怕陆怀瑾板着脸的模样,更怕被他嫌弃。

        陆老爷叫住陆怀瑾:“大孙子,你等等,我跟你说两句话。”

        陆怀瑾把车钥匙递给顾霜霜:“你去停车场等我,我马上下来。”

        她点点蘑菇头,攥着车钥匙去了停车场。

        等顾霜霜离开后,陆老才说:“大孙子,你觉得霜霜怎么样?”

        陆怀瑾:“挺不错的小姑娘。”

        陆老又问:“如果我没记错,夏董家的大儿子,留学归来,还没有女朋友吧?把你老姑介绍给他,你觉得怎么样?”

        陆怀瑾递过去一个不快的眼神,“老什么姑?霜霜是我老女朋友!哪儿有爷爷把自己孙媳妇介绍出去的?陆老爷,您老少操点心好吗?”

        陆老一怔,掏掏耳朵:“大孙子,你刚才说啥?”

        陆怀瑾一字一顿重复:“我说,她是我的老——女——朋——友!”

        幸福来得太突然,老爷子此刻就像吃了块糖,腻得他差点晕过去。

        陆怀瑾看了眼老爷子,叹气一声:“我先送霜霜去医院,你跟老孟聊聊箭馆最近的情况。”

        陆老拽住他的胳膊,“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陆怀瑾一脸无奈,“我跟她昨天才确定关系,总要有一个互相了解的过程不是?”

        陆老:“大孙子,你上次在医院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你说想追人家姑娘,不放心把人姑娘教给其它男人养,说的可肉麻。怎么?现在追上了人家,就没危机感了?依我说,互相了解嘛,以后结了婚也可以慢慢来。万一霜丫头被人抢走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陆怀瑾声音一沉:“现在她是我的女朋友,谁敢来抢?”

        陆老给了他一记白眼:“呦呦呦,学霸道总裁呢?”他抬手在陆怀瑾脑门上戳了戳,“你这脾气得让霜丫头好好治治。霜丫头现在喜欢你,那是她没见识,没眼光,你以为网上一群人喊你老公,就是真想嫁你?别把自己当块宝。”

        陆怀瑾:“……”

        *

        直到出了电梯,走进停车场,老爷子那番言论还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目前为止,他没想过结婚。他跟霜霜目前这样相处,也挺好,结不结婚,似乎没那么重要。

        走到停车位,陆怀瑾看见顾霜霜捂着耳朵在原地直跺脚。冬天外面干冷,她鼻尖被冻得发红。

        他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车钥匙,打开车锁,替她拉开副驾车门,问她:“你怎么不进车里坐着?”

        她钻进车里,揉着耳朵说:“你的车钥匙我不会用……拖拉机的钥匙我倒会用,你这个钥匙,我还真捣腾不来。”

        听了她的话,陆怀瑾哭笑不得。他坐进车里,俯过身替她系上安全带,说:“怪我没跟你说清楚。”

        “不不不,不怪你。”她挥着自己的粽子手,说:“这怎么能怪你?怪我笨。陆大哥,刚才你爷爷,跟你说什么呢?”

        陆怀瑾发动车子,慢慢把车倒出去,“关心了你两句,没其它什么事。”

        “唔……”她说,“你爷爷刚才真奇怪,问了我好些事情。”

        “老人家是这样。”陆怀瑾从置物箱摸出一瓶奶茶递给她,“没吃午饭吧?先喝点奶茶。”

        她接过奶茶,拧开喝了一口,问他:“陆大哥,你不是去俱乐部了吗?怎么过来了?”

        提起这个,陆怀瑾一颗心现在还惊着。他说:“我接到老孟的电话,他说你见义勇为受了伤。”

        “这个老孟,让他不要说他偏说,真讨厌。”顾霜霜鼓起腮帮子,心里有点不痛快。

        到了医院,医生给她打了一针破伤风,重新替她清理了一下伤口。陆怀瑾问医生:“平时需要注意什么?”

        女医生戴着口罩说:“就是划破了皮,小伤,没什么大碍,该吃吃,该喝喝。”

        从治疗室出来,顾霜霜紧跟着陆怀瑾,她腿短,走路总是落后,“陆大哥你慢点。”

        陆怀瑾突然停住。

        她走太急没刹住,一头撞在他脊背上。他的背就跟堵墙似得,撞得她额头疼。她揉着脑袋,盯着他的脊背说:“陆大哥你停的时候好歹说一声啊。”

        陆怀瑾转过身,低头看着她,无奈地抓住她的手,牵着她走进电梯。

        被他牵着,顾霜霜心里甜得要滴出蜜。她仰着脑袋打量他的侧面,他鼻梁挺,睫毛长,下巴尖,标准的美男胚子。

        这样好看的陆大哥,再难让她挪开眼。

        她突然抱住陆怀瑾的胳膊,脑袋靠着他的肩,“陆大哥,你的手真暖和。”

        陆怀瑾忍不住发笑。

        他这一笑,顾霜霜忽然觉得有束阳光渗进来,将她内心烘地一片暖洋洋。

        *

        接下来几天,陆怀瑾主动带她去百步穿扬报名。赛方给了他们一张比赛单,上面有练习赛、淘汰赛、预决赛以及决赛的时间。

        十二月底,顾霜霜收到一份赛方寄来的参赛名单。

        名单以年龄排名,依次往下。上面的资料很详细,有照片、年龄以及简短的介绍。二十名参赛者里,只有两名女性,一个是顾霜霜,另一个则是来自贝宁市,一个叫林熙的女孩。

        这个女孩才19岁。从照片上看,女孩清瘦,长得很标致,眉眼间有股英气。

        顾霜霜被女孩一双眼睛吸引,她总觉,这个女孩的眼睛,有股魔力,深深吸引着她。

        陆怀瑾正好有空,替她梳理了一下其它参赛者的详细资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是他的习惯。

        参赛者分别来自不同的城市,都是每个城市的佼佼者。陆怀瑾将他们曾经的比赛成绩记录下来,打算给顾霜霜做个参考。

        按着名单顺序一路查下来,到顾霜霜这里,画风突变。她没有百度百科,网上更没有她以往的比赛成绩。就连她曾经风靡一时的“打狮”新闻,也被删得七七八八。

        陆怀瑾不禁失笑,将这种新闻删得如此彻底干净,他是做不到。所以,这件事老爷子应该出了不少力。

        陆老对百步穿杨的厌恶,已经达到不许身边人触碰的高度。让陆怀瑾感到意外的是,陆老不仅没有阻止,反而大力支持。还吩咐老孟提供最好的设备和场地给霜霜练习。

        顾霜霜看过其它参赛者以往的比赛成绩,撑着下巴感叹:“陆大哥,他们也太厉害了。”

        这些天,她模拟比赛射出的成绩都不理想。在这些参赛者中,她的成绩只能勉强算中等偏下。

        中国区参赛者共二十人,如果她一直保持这个中等偏下的成绩,连预决赛都进不了。

        顾霜霜戳着林熙的照片问陆怀瑾,“陆大哥,网上有这个女孩的比赛成绩吗?”

        “没有。”这也是令陆怀瑾感到奇怪的地方。

        网上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女孩的资料。

        顾霜霜盯着女孩的照片说:“陆大哥,我觉得她好漂亮,你觉得呢?”

        陆怀瑾扫了一眼,回答很随便:“一般般吧。”

        她叹了声气:“我目前的成绩很不理想,进决赛的机会太渺茫了。”

        陆怀瑾安慰她:“欲速则不达,慢慢来,凡事尽力就好。”

        老爷子检查完箭馆器具,也坐过来安慰她:“霜丫头,比赛的时候心态要好,不能紧张,这样你才能在有效的时间□□出完美一箭。你基础不差,心理素质差点。我让人订做了一把百步穿杨比赛专用弓,磅数和规格都一样,从明天开始,你就用那把弓训练,熟悉熟悉手感。”

        顾霜霜捧着脸很感动,“谢谢陆爷爷!”

        “谢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他叹息一声,又说:“要是换怀瑾参加这个比赛,我一定打得他屁股开花。”

        顾霜霜同情地看了眼陆怀瑾的屁股。她陆大哥的小翘臀,打坏了可怎么好?

        她不解,疑惑:“为什么啊?”

        他摸着两撇胡子,口吻有些孩子气:“讨厌主办人。”

        顾霜霜似懂非懂:“难道……就因为这个主办人,是韩国人?”

        “那个万荃勇,是孟天华的手下败将。他进入国际射箭协会后,创办了百步穿杨。这个比赛很快风靡全国,一跃成为自由射箭人心中不可触及的神圣。百步穿杨有个规定,下一届全国总决赛在哪个国家举行,取决于上一届冠军是哪国人。百步穿杨举办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中国人拿过冠军。万荃勇曾大言不惭,说我国自孟天华之后,再无射箭人。”

        听完陆老的话,顾霜霜一掌拍在桌子上,激动起身:“这个泡菜人好讨厌!”她捏捏拳头,一脸狠劲儿,“从明天开始我要好好训练!我让那个姓万的知道我顾老霜厉害!”

        陆怀瑾看了她一眼,她立马缩着脖子坐下,说话声音细下来,坐姿也淑女不少:“……我顾小霜要灭灭那个泡菜人的威风。”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15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