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45章

第45章

        陆怀瑾把老爷子和老孟送回箭馆,带顾霜霜回了家。

        几天不见金元宝,这货又长结实不少。自从回了厦川,金元宝一直由狗保姆喂养。他摸着金元宝狗头感概:“以前元宝很傲娇,只能我亲自喂食,否则它宁死不吃,现在好了,不挑人了。”

        顾霜霜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条冬裙,在镜子跟前比划,“哦……这狗跟陆大哥你一模一样啊,以前都矫情。”

        “……”陆怀瑾拍拍金元宝的脊背,示意它出去玩。金元宝倒是很聪明,吐吐舌头,朝着门口跑去。跑到门口,金元宝停了一下,转过身朝着顾霜霜扑过来,咬住她的裙子往外拖。

        这一下让顾霜霜措手不及,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裙子被拖走。等狗保姆把她的裙子给追回来,她的裙子已经脏不能直视。

        ——果然不愧是陆大哥的狗,真是跟以前的陆大哥一个德行!

        就在她气得鼓着腮帮子要揍狗的时候,陆怀瑾出门取了一只快递。进屋后放在茶几上拆开,招手让她来看。

        顾霜霜横眉竖眼走过去,看见茶几上的礼盒,心情稍微好了点点。她将礼盒里的衣服拎起来,居然是条白色的蕾丝裙,上面还有珍珠点缀,很漂亮。

        女孩子做梦都想要一条漂亮的裙子。

        她进屋换上裙子,出来后在陆怀瑾面前转了个圈儿,“哒哒哒,陆大哥,好看吗?”

        陆怀瑾扭过头看她。

        这条裙子很适合她。她腰细,骨架小,裙子一上身,显得身材不错。她的头发已经长到脖子,齐刘海因为长长的缘故,被她往右撇,额头露出一小块,有点斜刘海趋势。

        总之现在的蘑菇头,已经不是当初那只蘑菇头。

        成熟不少,从内心,到外形。

        下午吃过饭,陆怀瑾带她去化妆。

        在她化妆造型间隙,陆怀瑾去隔壁的商场走了一圈,在珠宝店一个单独的玻璃柜里,看见一只钻石小发夹。小小一只,仔细看,发夹尾部是小太阳的形状,用干净通透的钻石点缀,设计感很强。

        导购员过来介绍说:“这款发夹名为‘sun’,太阳。”

        陆怀瑾目光垂直落在小发夹上,手指在上面敲了敲,“取出来,包装好。”

        他觉得翻译为“恒星”更合适。一颗散发着光和热的恒星。

        等导购取出钻石发夹,他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发了一条朋友圈。

        陆怀瑾朋友圈:“我的,小太阳。【图片】”

        没一会,评论跳出来。

        卡卡:老大,要求婚了?上游艇上钻戒啊!

        king回复卡卡:俗气。

        陆老爷:大孙子,加油!↖(^w^)↗

        老孟:小少爷,加油!↖(^w^)↗

        父:小少爷,加油!↖(^w^)↗

        父:复制错。加油!↖(^w^)↗

        “……”陆怀瑾关上手机。

        加什么油?又不是求婚。

        他回到造型屋,顾霜霜妆已经化好,头发被打理成斜刘海内扣*头。陆怀瑾把发夹递给造型师amy,示意给她戴上。

        amy接过首饰盒,打开一看,感叹:“陆公子大手笔,这可不便宜。”

        顾霜霜凑过来看小发夹:“陆大哥,这个小太阳好漂亮。”

        amy将小发夹扣在她耳廓处,刚好扣住她的斜刘海。钻石太过张扬,别在侧面,正好可以收敛一下。

        在去丁颖家的路上,顾霜霜问陆怀瑾:“陆大哥,为什么去你妈妈家里吃饭,要打扮成这样?”她不解。

        等陆怀瑾把车开进丁颖家别墅,顾霜霜似乎明白了。

        别墅里灯火通明,下车脚下就是红地毯。她圈着陆怀瑾的胳膊,走了没几步,侍应生端着托盘过来,给他们送酒。

        走进大厅,里面更热闹。

        来往男女,西装革履,礼服着身,人手握着一只酒杯。这阵仗,哪里是吃年饭,分明就是电视剧里的party。

        顾霜霜伸出手指,在陆怀瑾腰窝处钻了钻,“陆大哥,你们城里人都是这样吃年饭的?”

        陆怀瑾冷哼一声:“也只有她干得出来。”

        丁颖在里面招呼客人,看见陆怀瑾,带着一个女孩走过来。

        她淡淡扫了眼顾霜霜,目光落在陆怀瑾身上:“怎么才来?”

        陆怀瑾眉梢淡漠,没有一丝暖意。他的目光扫过母亲,落在女孩身上,神色温和不少,语气也有些吃惊:“孟雨?”

        被叫孟雨的女孩穿着抹胸长裙,一头柔顺中分长发。听见陆怀瑾这么叫她,主动伸出手,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容:“怀瑾,难得你还认得出我。”

        出于礼貌,陆怀瑾握住她的手:“虽然女大十八变,但一个人的五官眉眼无论怎么长,都不会有大的变化。除非,你整容了。”

        孟雨抬手捋了捋耳发,笑说:“你说话怎么还是这样。以前是我比你高,现在你比我高了半个头。”

        两人叙旧,丁颖和顾霜霜在旁一时搭不上话。

        丁颖提议:“你们两几年没见,先叙叙旧,我跟顾小姐聊聊。”

        陆怀瑾不放心母亲跟顾霜霜单聊,他正想说话,被顾霜霜打断:“陆大哥,你们老熟人几年没见,一定有好多话要说,你们先聊吧,我跟阿姨先说会话。”

        她的话刚说话,就被丁颖拉走。

        陆怀瑾一直望着母亲和顾霜霜离去的方向,有些不太放心。

        孟雨邀请他出去走走,他没拒绝。下阶梯时,孟雨扭到脚,跌进陆怀瑾怀里。

        陆怀瑾蹙眉,扶她起来。孟雨起来时,嘴唇在他下巴擦了一下,女人湿润的唇像是给了他一记耳光。

        算勾引?

        他不能确定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突然对眼前这个女人,有点生理性厌恶。

        时间能改变太多东西。当初那个跟在他和秦衍屁股后面,扎着马尾辫,戴着黑框眼镜的呆呆女孩,已经蜕变为成熟女人。

        如果不是老交情,陆怀瑾真会一把将她推进身后的游泳池。

        孟雨站稳身子,抬头问他:“刚才那个,是你新交的女朋友?”

        “未来老婆。”陆怀瑾纠正她,“不是新交,是第一次。”

        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孟雨居然不知怎么接话。

        孟雨问他:“怀瑾,你知道我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

        陆怀瑾不动声色朝后退了一步,侧过身,假装理袖口,淡淡问:“不会是为了秦衍吧?唔,他现在有女朋友,还是个厉害角色,劝你死了心,他现在很惧内,可不敢出轨。”

        孟雨摇头,一脸深情:“为了你。”

        陆怀瑾神色淡漠,语气更淡:“唔……我比秦衍惨多了。他惧内,我更惧内。我家老霜能徒手撕狮,我要敢出轨,她非得把我变成手撕鹿不可。”

        “……”

        不按常理出牌。孟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片刻后,她笑开,缓解这份尴尬:“陆怀瑾,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是说,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来看你!”她顿了一下,说道:“我挺怀念咱们小时候那段时光。你、我、秦衍,咱们三人一起上学放学。你们两不嫌弃我戴牙套,也不嫌弃我是四眼妹。我还记得,咱们上初二那会,隔壁班有个男生说我是牙套妹,丑鬼,你两第二天就把人给揍了一顿。真是,因为那件事,你们还被叫家长。”

        想起那件事,陆怀瑾有印象。

        他说:“我记得。那次陆老爷被叫去学校,我两被罚站在政教处。主任当着陆老爷的面,指着我两说——”

        他停顿了一下,清清嗓门,开始模仿政教处主任说话:“‘老先生,看看你们家两孙子!’本来我和秦衍都以为陆老爷会发火,没想到他一脸嘚瑟,说‘我两孙子多好啊!见义勇为,英雄救美,替同学出头’。”

        孟雨笑出声:“对,那次的事情我也记得。摊上这么一家长,主任真的差点气吐血。”

        回忆杀很温馨。

        刚才还对孟雨生了点厌恶的陆怀瑾,顿时对她又起了几分好感。少年时光,值得怀恋。

        刚才她可能真不是故意,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两人这一聊就是四十分钟。

        顾霜霜那边情况不太乐观。

        丁颖带她坐在落地窗前。她们所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陆怀瑾和孟雨。那两人聊得似乎不错,至少陆怀瑾脸上的笑容不会假。

        丁颖看了眼外面,问她:“你看到了,怀瑾并不是跟你在一起开心,他跟别的女孩在一起也一样开心。那个是怀瑾小学就认识的女孩,两人曾经在一起过。后来那个女孩出国,两人才分手。她现在回来了,你看清你自己的位置了吗?”

        顾霜霜淡淡“哦”了一声:“陆大哥当然不会只跟我在一起开心!他跟陆爷爷、老孟、金元宝在一起都会很开心。至于我的位置嘛——”她顿了一下,看着丁颖笑得阳光灿烂,“我是陆大哥未来老婆嘛,那个女孩又不是。”

        丁颖觉得这女孩脸皮厚了不少。她言语并不轻松,顾霜霜却时刻以笑脸回敬她。就是这种纯净的笑容,将她身上的气势一点点给压下去。

        这次谈话,跟上次明显不同。顾霜霜没上次紧张,更没上次自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

        “顾小姐,你也知道,怀瑾事业不景气,你帮不了他。他需要的是一个人能帮他事业的女人。”丁颖正色。

        顾霜霜:“阿姨,这点你放心。就算以后陆大哥事业失败吃不起饭,有我一口饭吃,也绝对不会亏待他。你就放宽心把陆大哥交给我。”她拍拍自己的肩膀,无比有力,“我的肩膀能承受陆大哥身上所有重量,他的体重,他的压力。”

        “……顾小姐,请你严肃对待我们之间的谈话。”丁颖明显有些生气。总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顾霜霜眼睛一眨,正色:“阿姨,我很严肃啊。你上次跟我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已经在慢慢开始筹划自己的事业。我不确定能成功,但一定会努力去做好。另外,我认为婚姻伴侣最重要的,是能承受来自于另一半的所有负能量,这一点,我能做到。”

        平时能言善辩的丁颖,这会对着顾霜霜,居然开始词穷。

        两人相对无言,尴尬地朝着陆怀瑾和孟雨方向看过去。

        孟雨踮脚,搂住陆怀瑾的脖子,吻住他。

        丁颖很得意,扫了一眼顾霜霜。

        她得意的情绪刚上来,就见陆怀瑾一脚把人给踹进泳池……

        “呃……陆大哥好粗暴,我去安慰姑娘,阿姨您先坐着。”说罢跑出大厅。

        顾霜霜在门口找了根铁棍,来到游泳池边,让姑娘抓紧棍子爬上来。泳池里的水冰凉,孟雨刚抓上棍子,陆怀瑾就走过来一把夺过顾霜霜手中的棍子,扔了出去,拉着她往大厅走。

        “陆大哥……那……姑娘……”

        这大冷的天,泳池里多冷!

        “死不了。”

        陆怀瑾边说边抬起手背擦嘴。

        ——妈的,真恶心。

        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陆怀瑾不停地用手帕蘸白开水擦嘴。他抬眼看顾霜霜,见她手托着下巴,一脸严肃看着他。

        孟雨被佣人往楼上送。经过大厅,她浑身湿透引起人注意。大厅的客人目光纷纷落在她身上,让她窘迫。

        陆怀瑾用手帕继续擦嘴,瞟了眼那方,没好气道:“活该。”扭过头,看见顾霜霜那双严肃的大眼睛。

        他心虚:“是她扑上来我可没——”

        顾霜霜打断他,语气严肃:“陆大哥,你坏。”

        陆怀瑾见她神色这么严肃,心里有点慌:“那个……我也吃亏。”

        顾霜霜说:“陆大哥,虽然人家女孩子不对,但是你可以轻轻推开她,下脚是不是太狠了?”

        陆怀瑾叹气,解释说:“她的举动挺突然,吓得我脑袋发麻,四肢失控。狠点也好,可以断了她所有的心思,希望她自己也反省反省。这么多年不见,真看不出来,她居然还有做小三的潜质。呵,秦衍要是知道,得多讽刺。”

        顾霜霜:“好歹人家也是你初恋……你是不是太狠了?”

        “初恋?”陆怀瑾内伤,“听谁瞎说呢?”

        她眼睛发亮:“难道不是啊?”

        陆怀瑾擦擦嘴,用力将手帕摔在桌上:“顾老霜,你才是我陆怀瑾的初恋,别听人瞎说。”

        这话怎么听都有种“我陆怀瑾被你顾老霜承包了”的错觉。

        顾霜霜大囧,偶像剧果然开阔脑洞。

        晚宴快结束时,陆怀瑾带着顾霜霜拜访继父和妹妹。

        他跟这家人不是很亲,寒暄两句也就过了。顾霜霜知道陆怀瑾有个妹妹,所以一早准备了礼物,用一只礼盒装着。

        小姑娘年龄不大,但是很懂礼貌,她问顾霜霜:“嫂子,这礼盒里装的是什么?”

        顾霜霜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贵的东西你可能不缺,里面是我手工做的一只荷包。”

        小姑娘问她:“我可以拆开吗?”

        顾霜霜点头:“没问题!”

        小姑娘当着大家的面拆开,里面果然是一只手工荷包。荷包上面绣着花纹,样式很特别,挺有民族风情味道,小姑娘很喜欢这样精致的小礼物。

        倒是丁颖不咸不淡来一句:“低俗。”

        小姑娘拿着荷包说:“不是啊妈咪,很漂亮啊,嫂子的手真巧!”

        小姑娘一口一个嫂子叫着,顾霜霜心里乐开花。

        恨不得多做几只荷包送给小姑娘。

        离开丁颖家,车开上城东高架桥,陆怀瑾才问她:“那只荷包,真是你自己做的?”

        顾霜霜点头:“是啊,本来是做给自己的,上面的花式我可是绣了好几个月。今天临时要过来,我也想不出要送你妹妹什么礼物,索性就问amy要了一只礼盒,把小荷包装起来,当礼物送给你妹妹。”

        陆怀瑾说:“其实不用那么费心,我跟那家人不亲。”

        顾霜霜说:“陆大哥,怎么说她也是你同母异父的妹妹,有血缘关系的,别搞得那么生分好不好。”

        陆怀瑾觉得她说的也是。这些年他跟丁颖不亲,无非是因为丁颖有了新家庭。换种方法说,以后他对那个妹妹好点,他跟丁颖之间的关系,也许可以得到缓解。

        顾霜霜在她耳边念叨:“大家都是亲人,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生疏?你妈妈和你爸爸缘分不够,现在你妈妈有了新生活,新家庭,你应该祝福他们。”

        是啊,都是亲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才变得那样生疏?

        *

        春节过后。

        作为外援加入gn,帮助gn战队拿到旧金山暴雪的总冠军。gn俱乐部复苏,众多新厂商纷纷要加入赞助。从前失去的老赞助商,也抛来橄榄枝。

        gn的事情告一段落。

        顾霜霜跟林熙已经在韩国呆了半个月。百步穿杨总决赛延后,两人跟着其它国家的选手在韩国接受训练。

        今年百步穿杨赛事一再发生变化,很多人都猜这可能是最后一届。

        陆怀瑾跟一起订了机票,飞往首尔。

        他跟一出机场,就看见穿着牛仔衣的蘑菇头和穿着牛仔衣的林熙蹲在机场出口。两人指缝里夹着烟,蹲姿十足小太妹范儿。

        陆怀瑾看得冒火,扭过头冲着发火:“你妹妹能干啊?”

        心里也不痛快,瞪了一眼陆怀瑾:“你女朋友也挺能干啊?”

        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陆怀瑾抓住的衣领:“霜霜以前不会抽烟,一定是你妹带坏她。”

        觉得搞笑:“我妹也不抽烟。”

        就在两个大男人要打起来的时候,顾霜霜夹着“烟”回头,看见两人,激动地跳起来。她拍拍林熙肩膀:“熙熙,陆大哥和你哥哥来了!”

        林熙腿麻,抓着顾霜霜胳膊站起身。

        两人走过去,当着两个男人的面,把所谓的烟塞进嘴里,含着。

        顾霜霜含着烟糖,看着陆怀瑾,含糊道:“陆大哥你们终于来了,我想死你了!”说着,抱住陆怀瑾的腰。

        林熙捏起拳头,在肩膀上锤了一下:“老哥,你总算来了。秦衍呢,他没跟你们一起?”

        和陆怀瑾对视一眼,松口气。

        ——原来不是烟,是糖。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84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